迫害好人遭惡報  赤峰市上百官員慘死或落馬

迫害好人遭惡報 赤峰市上百官員慘死或落馬

【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報導】明慧網獲悉,又有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共持續了長達二十二年的殘酷迫害中,於近日含冤離世。

其中包括:天津市王淑琴,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含冤去世,終年七十歲;寧夏石嘴山市黃雲龍十一月離世;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王玉傑,十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遭六年冤獄迫害 天津王淑琴含冤離世

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區的王淑琴,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在自家樓下被塘沽區工農村派出所警察綁架,遭非法抄家、關押構陷,並非法判刑六年半,被迫害致病危。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王淑琴多種疾病纏身,患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哮喘病,長期臥床不起,基本幹不了活,生活自理都困難,特別是哮喘病發作時,不能說話吃飯,身子不能動,只能出氣、不能進氣,形同植物人。

在修煉法輪功後,她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所有疾病一掃而光。不但照顧著自己的家庭,還盡心伺候長期癱臥在床的父親和行動不便的母親,直到兩位老人過世。

同時,王淑琴還經常去照看自己的公公婆婆,一直帶著孫子在身邊照看。王淑琴什麼活兒都能幹,給自己、給家庭帶來的幸福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就這樣一位善良婦女,卻被中共警察無故綁架。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上午,王淑琴外出歸來,走到樓下時,好幾個蹲坑的警察衝上來,把她摁倒在地,致使王淑琴當場昏厥過去,隨後綁架到貽成尚北派出所,非法審問,家裏還被非法抄走大量私人物品。

參與綁架的有兩個是天津市六一零人員。不法警察非法闖入王淑琴家中,抄走兩台電腦、兩部印表機、私人通訊錄,以及記事筆記等大量私人物品,並向她家人索要錢財。

參與綁架抄家的警察說,已經盯她好多天了,是市裏直接下的令,

王淑琴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濱海新區第一看守所。王淑琴通過修煉已經身體健康、精神飽滿,但因遭受迫害,短短時間內又疾病纏身。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濱海新區塘沽法院第一次非法開庭時,王淑琴暈倒。

王淑琴的律師依照法律為她做了無罪辯護。但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初第二次開庭前,塘沽法院給律師打電話說不許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否則就休庭。

在第二次開庭時律師仍秉承正義,按照律法為該案做無罪辯護,然而開庭還不到十分鐘就被法官休庭了。

不久,王淑琴被非法判刑六年半。在長達六年多的關押迫害期間,監獄明知道王淑琴身體不適,仍每天強迫她出工、幹活。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王淑琴被提前釋放出獄。八月初,在醫院檢查確診為肺癌。到二零二一年八月,王淑琴病情加重,於十月二十四日含冤去世。

截至二零一五年,確知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區有九名法輪功學員被直接迫害致死,有七人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到騷擾恐嚇間接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的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勞教的有一百二十五人;被非法拘留的有七十一人。

其中多人被多次綁架拘禁、勞教、判刑迫害。幾乎大多數法輪功學員都被警察執法犯法、威脅恐嚇抄家。

還有很多不知道姓名的,還有很多的非法迫害至今仍被掩蓋,沒有披露出來的,而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家庭因此所遭受的財產損失,更是無法估計。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寧夏石嘴山市黃雲龍  被迫害離世

明慧網通訊員寧夏報導,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黃雲龍,是一個被鄰居稱爲「好人堆裏挑出的更好的人」。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被嘴山市大武口區國保大隊和居住地派出所綁架、抄家劫掠、構陷。同年年底,被非法判刑七年。

黃雲龍被迫害致出現兩種中晚期癌症、嚴重尿血等多種嚴重疾病。保外就醫的過程中,他又遭嚴密監控,不斷被騷擾、恐嚇。於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含冤離世,終年約六十八歲。

黃雲龍是甘肅省靖遠煤業有限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黃雲龍因堅持真善忍信仰,為還大法師父清白,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隨後在甘肅省遭非法勞教兩年。

期間,他的腰部和胸部遭警察毒打,肋骨被打斷了兩根;他多次遭非法抄家、敲詐勒索、劫掠,還多次被非法拘留。

黃雲龍後來流落到寧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在遠離鬧市的賀蘭山東麓一個帶院子的平房居住。鄰居們都說:「老黃是個好人堆裏挑出的更好的人。」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一大早,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當地派出所警察開著七輛警車,闖到黃雲龍的住處,將黃雲龍的家四周包圍住,強行入室非法抄家,抄走了電腦、印表機、大法書籍、大法資料等私人物品。

當日黃雲龍被劫持到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國保大隊祕密關押、審訊,後被非法關押在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五月十日當天,至少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抄家、綁架、劫掠、騷擾等迫害。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黃雲龍被迫害後出現尿血、吃不下飯等病症,生命垂危,被送到當地醫院救治。經檢查患有兩種癌症等多種疾病,病程已達中晚期。警察這才讓家人給他辦了保外就醫。

二零一八年九月,大武口區法院對黃雲龍祕密進行了非法庭審。

在看守所,黃雲龍遇到一個央視拍攝「天安門自焚」僞案影片時,在現場執勤的警察學校的學生,他向黃雲龍講述了他所看到的不為人知道的造假、殘害生命的拍攝情節。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或十二月,黃雲龍被非法判刑七年。當時黃雲龍已失去行走能力,生活不能自理,在居住地被嚴密監控,時不時遭中共人員上門騷擾。

黃雲龍在被保外就醫期間,經常遭到居住地警察、社區人員和身分不明人員的騷擾和恐嚇,導致病情越發嚴重,於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含冤離世。

內蒙古赤峰市王玉傑  生前被毒打精神失常

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王玉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底被綁架後冤判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時遭毒打及強制吃不明藥物致精神失常,二零一四年她失去意識、誰也不認識、也不會說話。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王玉傑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八歲。

王玉傑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她身體不好、全身是病,從八歲就得了牛皮癬。身體的痛苦使她痛不欲生,看中醫、西醫、偏方,所有的醫治辦法都醫治了,也沒有治好。

自從她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她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身體很快康復,身體上的所有疾病全部消失。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赤峰市六一零、安全局、公安局,元寶山、紅山、松山等區公安分局、交警大隊約兩百個警察,在元寶山、元寶山電廠、元寶山礦、建昌營,紅衛、八家村等地綁架法輪功學員,歷時半個月,約有七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近三十人被非法判刑或勞教。

建昌營鎮派出所所長王建峰帶領警察又進行了瘋狂的大搜捕,非法抄家和綁架建昌營法輪功學員七人,其中包括正在大棚幹活的王玉傑。

王玉傑遭到元寶山公安國保大隊嚴刑逼供,警察對王玉傑拳打腳踢、使用各種酷刑,抓著她的頭往牆上撞。

有一個警察手裏拿著狼牙棒,使出全身的力氣狠命地往她頭上一個勁地抽,一直打到王玉傑昏迷過去。醒來後王玉傑失去意識,思維混亂、什麼也不知道了,生活不能自理。

王玉傑被非法勞教三年,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

在那裡,她遭受了無休止的迫害,警察跟包夾她的人,天天逼迫她、讓她說攻擊陷害大法的話,她不說,他們就說她煉傻了,說她是裝傻,包夾她的人就把她拖到廁所拳打腳踢,把她打得鼻青臉腫。

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圖片來源:明慧網)

惡警還強行給她吃不明藥物。她吃完藥,臉全部通紅,非常痛苦,每天以淚洗面。就這樣,惡警還逼迫她到車間勞動。

王玉傑被迫害得神志不清了,這群邪惡之徒仍不停罵她裝病,用各種難聽的語言刺激她。有一個吸毒犯人喬霞專門監控法輪功學員,在王玉傑沒有防備的時候,強行往她口裏塞不明藥物。

喬霞還在王玉傑飯盒裏放不明藥物,當時有法輪功學員看見,和當班警察說此事,警察根本不理。喬霞因為幫助獄警迫害法輪功學員,自己得到減刑。

被綁架迫害之前,王玉傑體重一百四、五十斤,當時被迫害得皮包骨頭,身體非常虛弱,一點力氣都沒有,惡徒還逼迫她出去跑步,跑不動就拳打腳踢。三天兩頭各種體罰打得她鼻青臉腫,王玉傑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從勞教所回家以後,王玉傑長期生活在迫害的恐嚇、威逼騷擾中。二零一四年她出現腦血栓症狀,失去了意識、誰也不認識、也不會說話。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王玉傑含冤離世。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自己國家的人民殘酷迫害至今已二十二年,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始終堅持把真相告訴全世界。(圖片來源:大紀元)

內蒙古赤峰市  一百四十五人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

這幾位含冤離世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僅僅是大陸法輪功學員們所承受的冰山一角。在中國人心目中,特別是在追隨中共迫害無辜大法徒的這些人的思想中,有幾人還能想到「人命關天」、「善惡有報」這些話?

古人傳下來的格言睿語,有著深刻的哲理。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蘊藏著天機。在中華大地上,被無神論洗腦了的四代人,有相當多的人把古訓、神機置之腦後,為所欲為,當天理應驗時,才感歎冥冥中的約束。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報導,近年來,在內蒙古「草原巨貪」屢屢出現,赤峰市則被稱為是「前『腐』後繼」的「重災區」,那些曾經耀武揚威之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這裏有什麼玄機嗎?

從以下這些惡報實例,您也許能找到答案,他們是迫害赤峰市元寶山區居民王玉傑、致其含冤離世的直接責任人。

張玉霞:元寶山區元寶山鎮「六一零」頭目。

自二零零一年以來,曾多次和警察闖入大法弟子家中騷擾、抄家,綁架了數名大法弟子,用罰蹲、不讓睡覺、謾罵、欺騙等方式迫害,強迫寫不修煉保證書。張玉霞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在自家的小三號水缸離奇淹死,死時五十一歲。

張春儒:二零一一年五月開始任職元寶山區政法委書記。

在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積極貫徹執行江魔旨意,把綁架、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案件,記入一年的工作的「政績」和「功勞」。晉升的夢想沒實現,卻於二零一二年九月患上癌症,於二零一三年淒慘死去,僅四十二歲。

劉偉民:五十多歲,原是元寶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劉偉民在元寶山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至少有八年,從城區到鄉村,劉偉民基本是親臨現場,隨時毒打、謾罵、酷刑逼供法輪功學員等,作一線打手。

有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勞教、判刑,有的家庭妻離子散,有的孩童成為孤兒。他還對勸善的法輪功學員說:「我怎沒報應。」後來遭惡報做了心臟搭橋手術,癱瘓在床不能自理。

任建華:曾任元寶山區政府副區長。

任建華追隨江澤民,積極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元寶山區因而成為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最嚴重的區之一,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勞教、判刑,有的家破人亡。

二零二零年六月爆出,赤峰紀委監委通報任建華涉嫌嚴重職務違紀違法,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張樹軍:曾任元寶山區政府原副區長。二零零二年一月至二零零七年九月,任赤峰市元寶山區政府黨組成員、副區長。

他在任期間,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勞教、判刑,有的家破人亡。二零二零年六月爆出,在赤峰市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趙全明: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一年九月,任赤峰市元寶山區平莊鎮鎮長;二零零四年二月至二零零七年九月,任赤峰市元寶山區政府黨組成員、副區長。

趙全明在任期間積極支持迫害,平莊及整個元寶山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非常嚴重,特別是平莊看守所的邪惡酷刑達二十多種,駭人聽聞。元寶山區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勞教、判刑,有的家破人亡。

二零二零年六月爆出,趙全明在赤峰市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王華:元寶山區馬林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副書記。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支持迫害法輪功,不信真相,隨波逐流,阻擋眾生得救。「十八大」以後(二零一四年至二零一七年間)落馬。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二年來,在內蒙古赤峰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現知至少九十六人;被非法判刑至少二百四十五人;被非法勞教至少三百三十人;被綁架、拘留、洗腦、騷擾等等目前無法統計。

有的法輪功學員三次被判刑,兩次被勞教,七次、八次的被綁架、拘留、洗腦,有的法輪功學員已記不清多少次被迫害。

在迫害中,參與迫害的內蒙古赤峰市各級官員和平民中,市級官員遭惡報的有十一人,政法委及「六一零」人員遭惡報的十七人,國安公安系統四十四人,法院檢察院五人,各部門基層幹部二十六人,宣傳及教育部門九人,無知幫凶市民村民三十三人。

以上遭惡報人數至少一百四十五人,其中五十九人死亡,但實際人數遠不止這些。

在這一百四十五人中,無知平民僅三十三人,絕大多數是體制內的公職人員,成為惡報最慘烈的群體。中共邪黨就是要把體制內的人都裹挾到地獄陪葬。這也是大法弟子冒險勸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遠離邪黨得救)的原因。

赤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員按職務統計。(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2/遭六年冤獄迫害-天津善良婦女王淑琴含冤離世-434677.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7/寧夏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黃雲龍被迫害離世-43447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3/內蒙古赤峰市王玉傑生前遭受的迫害-433846.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6/內蒙古赤峰市145人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434749.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