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他問自己:再多堅持一秒行不行?

迫害中他問自己:再多堅持一秒行不行?

文/歸雁(明慧之窗記者方心編輯)

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學員瞿延來,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五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呼蘭監獄。他曾因不轉化遭遇種種酷刑迫害,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難熬的情況下,他問自己:再多堅持一秒行不行?

拒絕穿囚衣 不轉化

二零零二年,瞿延來曾經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上海市提籃橋監獄。他不「轉化」、不配合、不穿囚服,一直絕食,遭受了毫無人性的殘酷迫害。這次他又被非法判刑五年,但是,他仍然沒有「轉化」。

在大慶看守所期間,省廳某某奉省政法委的命令來完成「轉化」瞿延來的任務。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這個人該做的都做了。但是,在瞿延來這他並沒有達到目的。

一天,這個某某把瞿延來提到審訊室,他對瞿延來說:「瞿延來,我服你了!過兩天我要回去了,我跟省裏講了瞿延來轉化不了。」接著,他又說:「這電腦你看吧,都是法輪功的事。」然後把筆記本電腦的密碼打開,說:「你看吧,看完我送你回去。我跟他們講了,把你投監獄去。」

瞿延來在看守所這段經歷,服刑人員們都看在眼裡,他們出獄後到社會上講,看守所警察回家跟家屬講:「瞿延來鐵骨錚錚、金剛不動。」 瞿延來對法輪大法的正信,影響了很多人,大家都在傳頌他的故事。

瞿延來在看守所遭遇的酷刑迫害這段歷程,就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那般的痛苦。然而,瞿延來一分一秒的堅持著、承受著。他用自己的生命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

在迫害中堅持挺過一分一秒

在省廳某某的安排下,瞿延來從看守所被送到了呼蘭監獄。監獄派去的「610」辦公室警察聽了大慶看守所的介紹:瞿延來不「轉化」,還不穿囚服,他就趕緊往獄政科打電話。

拉瞿延來的車到門口後,瞿延來剛一下車,獄政科的警察突然往他的眼睛噴辣椒水,瞿延來一下什麼都看不見了,眼睛疼痛難忍。接著,就上來好幾個人把他打了一頓,連小手指都掰劈了,他們說這叫「下馬威」。然後,把瞿延來拖到了集訓隊。

在集訓隊兩個月,瞿延來也絕食了兩個月。整個人都脫相了,連熟悉他的人都認不出他了。這兩個月的痛苦他沒說。

我們可以從二零零二年瞿延來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被迫害的自述中了解到,那痛苦是難以想像。

他在自述中提到:「被五根繩子綁在床上的滋味是極其痛苦的,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難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時組成的嗎?一小時不是由六十分鐘組成的嗎?一分鐘不是由六十秒組成的嗎?我問自己:再多堅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沒問題。那我就一秒一秒地堅持到迫害結束的那一天吧!」

法輪功修煉者遍布全球一百多個國家。中共大規模非法關押及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已是違法違憲,更是國際重罪。(明慧網)

真相電話揭露迫害制止邪惡

在集訓隊兩個月期滿後,瞿延來被送到了九大隊二中隊。瞿延來還是不穿囚服,還要煉功。九大隊大隊長出邪招,向監獄長打個報告,先把瞿延來送入小號關起來,長期折磨。

奇怪的是,監獄長並沒有在報告上簽字,而是寫了「你們自行處理」幾個字。

監獄長為什麼不簽字?事後他跟屬下說,國外的真相電話不停打來,其中一個電話說:「你們不能迫害瞿延來。全世界的外國人不知道中國有個黑龍江,可是知道中國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叫瞿延來。你要把他迫害死,你就要受到刑法處置。那時,你的事業、你的前途就完了!」

可見,揭露邪黨迫害瞿延來的真相資料遍及世界各地,駐呼蘭監獄的武警部隊當然也知道。

在監舍裏,瞿延來跟人講了在大慶看守所的事。因為他拒絕穿囚服,強行給他套上,他就脫下去。除此之外,他也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要求。他說自己無罪,警察就打他。

在九大隊,要過年的前一週,駐監獄的武警部隊會進入監舍搜危禁物品。那個場面很恐怖:搜床鋪、搜身。武警分為兩伙,其中有個小武警悄悄地問:「哪個是瞿延來?」有人告訴他:「那邊盤腿打坐的就是。」

令人想不到的是,這些小武警突然都跑過去了。這時屋裏亂了,那個頭頭說:「看是看,拉開距離,別擠堆。」「行啦!讓那邊的人也過來,換一下看。」小武警們都要一睹他們認為的「英雄」一眼。聽說關於瞿延來受迫害的真相資料他們都看過,都很震驚!

因為瞿延來堅持對真、善、忍真理的正信,雖然遭受如此巨難,但他心裏很坦然。

他曾說:「雖然有很多人對我行惡,但我心裏對他們沒有絲毫的怨恨。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幹的壞事以後都是要償還的。他們在無知中對我行惡,其實就是在害他們自己,我心裏真的很可憐他們。唯一後悔的就是我沒能制止他們的惡行。」

瞿延來在獄中每一分每一秒的堅持,是在大劫來臨前救人,就是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6/每分每秒都是「法輪大法好」-439848.html

(本文主圖來源:大紀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