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度遭綁架  黑龍江賢妻良母康愛芬遇害

七度遭綁架 黑龍江賢妻良母康愛芬遇害

【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綜合報導】佳木斯市六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康愛芬,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在家中遭前進公安分局國保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強行送入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她被迫害致心臟出現了嚴重的症狀,全身浮腫,雙腿不能站立行走,雙眼幾近失明,呼吸困難,生命垂危,於八月十七日被放回家「監視居住」。

她回家後,公檢法官員仍互相勾結強行推進所謂「案件」,時常上門騷擾迫害,一次還把康愛芬劫持到法院。康愛芬身心難以承受迫害重負,回家三個月後,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就在她去世前三天,十一月十五日,向陽區檢察院的一男一女和前進公安分局的趙鑫還到她家騷擾,送所謂《犯罪嫌疑人訴訟權利義務告知書》,讓她簽字。

康愛芬一身病 修煉後身體康復

康愛芬,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七日出生,生前家住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前進區站前南校區,戶籍為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前進區林海社區。

康愛芬患有嚴重小兒麻痺症,修煉前還曾是尿毒症、肺結核患者,多種疾病纏身,四處尋醫多年不見成效,小便失禁、褲子經常被尿濕,於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煉法輪大法後,通過學法煉功,所有病症都痊癒了。

二十多年來,康愛芬身心健康,再也不用打針吃藥了。原先脾氣暴躁的她,修煉法輪大法後也變得和藹可親,成為令人稱讚的賢妻良母、孝順的女兒和兒媳。康愛芬的父母和姐妹看到法輪大法的奇蹟,也先後開始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康愛芬屢遭迫害,至少七次遭綁架,一次非法勞教,一次送洗腦班,經常被騷擾,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一家人身心承受難以想像的痛苦。

康愛芬。(圖片來源:明慧網)

北京上訪 遭綁架勒索

二零零零年二月一日,康愛芬和牛玉環、劉麗影、齊淑清、周桂香等五人結伴去北京依法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之後遭綁架被劫持回佳木斯,惡警徐永利親自指揮將五人強行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

康愛芬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五十多天。佳木斯市看守所環境非常惡劣,天天都能聽到惡警咆哮打罵法輪功學員的聲音,很小的屋裏卻關押三十多人,每天吃的是餵豬用的糠做的窩頭,晚上沒有可以躺下睡覺的地方,只能坐著。

惡警還威脅康愛芬的家人,要將康愛芬送勞教,家人無奈只得請人吃飯走關係,花了一千多元(人民幣,以下同),還被惡警勒索了七千元才肯放人。康愛芬在精神上和肉體上都受到了很大傷害。

發放真相資料 第二次遭綁架勒索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三日,康愛芬在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佳木斯市永紅公安分局惡警綁架。惡警威脅要送看守所,向康愛芬的家人勒索了三千元錢後放人回家,但全案沒有經過任何正規手續。

佳木斯市向陽公安分局聽說康愛芬家經濟條件不錯,為勒索錢財,經常無故到家裏抓人,致使康愛芬的正常生活無法保障,造成她流離失所。

第三次遭綁架 酷刑勒索

二零零二年四月,佳木斯市110巡警一大批警察將康愛芬家包圍起來,並在門口設卡蹲坑,日夜圍困六天多,斷水斷電。康愛芬和丈夫二人在家裏沒吃沒喝,孩子在親屬家不敢回家。

惡警的惡行惡劣到了極點。後來警察撤了,康愛芬被迫流離失所,和大姐與三妹三人在外租房住。警察跟蹤康愛琴的丈夫(尚未修煉法輪功)發現她們住處,五月十五日晚八點多鐘,十多名警察野蠻撬門闖入住處,把康愛芬姐妹三人強行綁架、非法抄家。

在佳木斯市公安局110巡警支隊辦案室,康愛芬和大姐二人被綁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這些警察態度惡劣,口吐污言穢語,誣陷謾罵大法師父與大法,還把大法師父的法像放在地上,兩個惡警抬著康愛芬的腳要往上踩。

老虎凳酷刑。(圖片來源:明慧網)

康愛芬和大姐大聲訓斥惡警:「你們這樣要下無生之門的!要遭惡報,你們不要命,不為兒女想想嗎?」惡警這才住了手。第二天,將姐妹三人送佳木斯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康愛芬堅決不配合邪惡。迫害致使康愛芬的身體開始出現心臟病、高血壓等症狀。

康愛芬開始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要求無條件釋放。最後在康愛芬出現吐血狀態時,看守所怕擔責任,送她到二二四醫院檢查,一看檢查結果非常嚴重,以保外治療為名,逼迫康愛芬的丈夫交保金,勒索錢財。

惡警對康愛芬的丈夫說:「法輪功死了算白死,現在死多少人了?頭幾天不死了一個嗎!」康愛芬的丈夫見妻子身體極度虛弱,怕出人命,被逼交了五千元的保金,接妻子回家。康愛芬的大姐被非法勞教兩年,受盡各種酷刑迫害。

第四次遭綁架 非法勞教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康愛芬在發放真相資料過程中,遭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蹲坑惡警綁架,惡警非法訊問,康愛芬不配合邪惡,當天半夜十二點被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之後被非法勞教。

在送到佳木斯市勞教所時,檢查身體不合格,勞教所不收。惡警王化民用手段強行讓勞教所收下。康愛芬堅決不配合邪惡,惡警、猶大(原學煉法輪功被邪黨轉化的人)整天圍著康愛芬做洗腦轉化,並且威脅、恐嚇。

迫害導致康愛芬的身體出現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等症狀,嘔吐,食水不進。二十多天後,康愛芬被送醫院檢查,後被釋放回家。康愛芬到家後才知道,家人又被惡警王化民等勒索五千元錢,加上請客吃飯一千多元,共計六千多元錢。

第五次遭綁架 被強行送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轄區派出所不法警察及社區工作人員去前進區林海社區鐵路先鋒二小區,到康愛芬家裏騷擾,並綁架了康愛芬,把她強行送到伊春洗腦班迫害。

康愛芬的家人天天去社區要人,十多天後,社區負責人說再也不抓康愛芬了,還找藉口說康愛芬得了乙肝,後把她送回家。

第六次遭綁架 在外地被遣返回家後被騷擾

「建三江事件」後,黑龍江省農墾建三江法院在網站上發布消息,定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對「建三江案」公開庭審,地點設在建三江管局前進農場的前進法庭。

建三江事件,是發生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人和九位公民親屬,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公民。

康愛芬和同修起早乘火車,頂風冒雪趕到建三江,下火車後在一個小吃部吃完飯出來,正在找怎麼去法庭的過程中,在郵局裏遭當地警察綁架,數小時後被遣返。

回到佳木斯後,社區、派出所上門騷擾,當時康愛芬沒在家,回來後發現家門上對聯全都被撕沒了。「建三江案」第二次非法庭審前,康愛芬到朋友家被跟蹤、監視。有一天,康愛芬想出門,發現門被人從外面給反鎖上了。

依法控告江澤民 遭警察上門騷擾

二零一五年,康愛芬實名依法控告江澤民。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早六點十五分,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的四個警察,去前進區林海社區鐵路先鋒二小區,到康愛芬家騷擾。

二零一七年九月,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警察又到康愛芬家敲門騷擾,沒有回應。

全球法輪功學員聲援中國民眾向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違犯「反人類罪」。(圖片來源:明慧網)

警察上門騷擾抄家 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起,佳木斯不法警察就開始了藉以「掃黑除惡」為名的大規模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非法入室抄家,搶劫法輪功學員私人財物。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前進區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約八、九個警察,到康愛芬家騷擾,在家裏沒有人的情況下,擅自將門撬開闖入,非法抄家。之前,警察曾去敲門,欲綁架康愛芬,康愛芬無奈只好暫時離家。

警察搶走的有法輪大法師父法像,一套大法書籍約五十多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三十多本,牆壁上貼的幾張真相年畫也被掠走,小音箱一個,還有台式電腦一套,打印機兩台,大小切刀各一個,打印紙六箱,手機五個,大小訂書器共五個,還有些做書的工具,現金約一萬八千元。

身分證、網絡寬帶用的路由器都被掠走,房門的貓眼還被用東西黏住。直到康愛芬的丈夫從外地回來,用鑰匙開不了門,無奈把門鎖砸開後,卻看到屋裏一片狼藉。康愛芬有家不能回,並被不法公安人員在網上通緝。

第七次遭綁架 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一大早,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的國保警察去前進區站前南小區,到康愛芬的住處綁架她。

早上八點多,康愛芬的丈夫送外孫上學回到家,正在開二樓家門的時候,突然從三樓躥下來六、七個身穿便衣的男子,說他們是前進公安分局的警察,還拿出證件給康愛芬的丈夫看,其中有一個警察名叫趙鑫。

這伙便衣警察無視康愛芬丈夫阻止,強行往屋內闖,非法闖進屋裏綁架、非法抄家。其中有兩個便衣按住康愛芬,不讓她動,剩下的幾個就開始翻找物品。便衣警察掠走了所有的大法書籍四十多本、與大法有關的物品,真相幣近二千元,還有手機等私人財產。有個便衣說:別看你戴著帽子出門,我們也能認出妳來。

康愛芬的丈夫質問他們為什麼抓人,警察解釋說,「七一」了,上邊有要求。

便衣警察要帶走康愛芬,儘管她不配合,極力抵抗,最終還是被便衣警察綁架到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她被非法訊問後送去佳木斯市中心醫院體檢身體,在醫院折騰了一天,血壓高達220汞柱,兩條腿被警察拖來拽去迫害得走路很困難。

在此情況下,前進公安分局警察還是強行將康愛芬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看守所見此症狀拒收,這些警察使手段把康愛芬硬塞給看守所非法關押,時間已是當晚九點多。

據小區居民提供的信息說,這幾個陌生年輕男子(便衣警察),在小區涼亭裏已經蹲坑好幾天了。

在看守所當晚,康愛芬就已昏迷不醒,看守所認為是沒吃飯造成的,便強行給她灌食迫害。昏迷狀態下的康愛芬因強制灌食導致心臟突發不適,眼睛也突然出現失明狀態。這狀況持續了五、六天後,看守所強行給康愛芬打點滴,注射不明藥物,一直打了七天七宿,白天晚上連續掛吊瓶,越打點滴越嚴重。

康愛芬對看守所的大夫和獄警講,修煉後自己那麼嚴重的病都好了,這些年都沒吃一片藥。看守所的男大夫一個姓張,另一個姓王,他倆啥都不聽,還說:「到這裏來了就得相信科學,就得接受這裏的治療。」

後來康愛芬的兩隻胳膊都腫得很厲害,再也打不進去藥水了,就逼迫她用口服藥,她只好含在嘴裏趁人不備吐出去。最終康愛芬還是被不明藥物毒害導致得全身浮腫,喘氣都有上氣沒下氣,就像要憋死了一樣,不能入睡,眼睛仍然看不見東西,呈失明狀態,身子只能是背靠著東西躺不下去,整整兩個月血壓天天高達220汞柱。

康愛芬生命危在旦夕,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不得不以「監視居住」的迫害形式讓她回家。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構陷康愛芬一案,移送到前進區檢察院。

後經佳木斯市檢察院及佳木斯市中級法院指定管轄,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構陷康愛芬一案由前進區檢察院移送到向陽區檢察院。

回到家的康愛芬,身體沒有得到緩解,反而更加糟糕,見食物就噁心,嘔吐,一次吐了一大盆黑乎乎的東西,大約有十餘斤。康愛芬雙腿腫得難受,換衣服都很艱難,她強迫自己多吃飯。但也只能是一頓吃半小碗稀粥。

康愛芬渾身浮腫得很難受,沒有一會兒好受的時候,始終是這個狀態。

自康愛芬回家後,前進公安分局的國保警察趙鑫、楊某等,還有社區的一個女性成員,七、八天的就上門騷擾一次,少時七、八個人,多時十餘個。每一次的騷擾都給康愛芬的身心造成極大傷害。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前進公安分局的三個國保警察又到康愛芬家,把她架著下樓,開車拉到向陽區法院。

康愛芬也不知道讓她去幹什麼?到了那裏,也不知道前進公安分局警察讓法院幹什麼?法院不配合,前進公安分局警察就和法院幹起來了,兩方大吵。警察無奈又把康愛芬送回了家。

十一月八日,向陽區檢察院的兩男一女三個工作人員到康愛芬家騷擾,送達了檢察員張宏偉十月二十八日簽署的《起訴書》。

十一月十日,前進公安分局的國保大隊長劉某某(手機:13846154777)、警察張紅亮(手機:13115355575)、趙鑫(開車司機,手機:13603694645)及一名社區女性工作人員,到康愛芬家中騷擾迫害,還帶了個醫生,勸說讓康愛芬上醫院。

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向陽區檢察院的一男一女兩個工作人員和前進公安分局的趙鑫(司機)到康愛芬家騷擾,送達了《犯罪嫌疑人訴訟權利義務告知書》,讓康愛芬簽字,康愛芬不簽,讓康愛芬的丈夫簽,康愛芬的丈夫也沒配合。三個騷擾者站在門口說話,並沒有到屋裏。

這一次的追命騷擾迫害,致使康愛芬再也無法承受。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康愛芬漸漸恢復視力的雙眼再次失明。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早五時四十分,康愛芬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四歲。

相關責任單位及責任者信息仍在收集整理中,望知情人提供準確信息,同時正告所有迫害者,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立功贖罪,三退保命。

康愛芬被迫害得全身浮腫,雙腿不能站立行走。(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5/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康愛芬被迫害致死-434385.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