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家不爭名奪利  規矩做生意卻被說傻

企業家不爭名奪利 規矩做生意卻被說傻

【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綜合報導】一位出身山東貧困山村的中共機關幹部林恆(化名),當年考上高等專科學校後,在山村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在他之前,包括周圍幾個村,從沒有哪個孩子因考學 (通過考試獲得深造的學習機會) 而走出這片山溝。

畢業後,林恆學校十幾個同學一起被分配到了某市一個政府機關工作。吃苦長大的農家孩子,能到政府機關工作,有個「國家幹部」的身分,林恆倍加珍惜,努力上進。

初入單位的時候,除了剛參加工作的興奮外,林恆完全是懵懂無知的,也沒有任何親戚朋友的指點。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用心觀察,他發現,在當前,中共政府機關內其實就是權力的運用,有一套權力邏輯。

在官場中,人們都想方設法要把手中的權力運用到極致,就是充分利用手中的權力顯示自己的重要,充分利用手中的權力獲取自己的利益。

作為政府機關工作人員,為了得到提拔、得到權力,大部分人都是巴結領導,說奉承的話,說違心的話,有時候說得還十分肉麻。

有的人表面是一個謹小慎微、一臉謙卑的人,但面對外人,對自己手下的人,在求自己辦事的人面前,則變成是一個身價特高、一身傲氣、高高在上的人。

官場如戰場  明爭暗鬥爭權奪利

在這樣的氛圍中,林恆從一個年輕書生也開始變得世故、世俗,變得越來越看重物質利益。在這場大型的生存遊戲中,他已經讀懂了規則:只要接近權力核心,討好核心份子,就有機會上位,享受權位名利美色等種種好處。現在就是如何實踐的問題了。

於是林恆在工作中努力表現「積極」,並儘量接近領導,對領導唯命是從。不知不覺中也學會了巴結奉承,業務上也學得開始虛誇,果然不久被「提幹」(當幹部)。

又經過幾年的努力表現,職務再一次得到提升,剛過三十而立之年,林恆就成為局裏的中層幹部。和林恆同學校一起分配來的同學中,他是最早得到提拔重用的,也是局裏最年輕的中層幹部。

雖然得到了提拔重用,林恆內心總是有一種隱隱的不安感覺。說實話,雖然中共官場就是這樣,自己也身處其中,但在他的內心深處是看不慣的,是不認同的,甚至有時是苦悶的。因為林恆覺得工作中沒有了自己的人格,身處矛盾、苦惱中。

更讓人不快的是單位同事之間的人際關係。他還發現,平時同事們一塊吃喝聊天,兄弟長兄弟短的很「融洽」,其實相互的關係卻很複雜,有時甚至是非常緊張。

平日大家就互相提防著,在暗中較勁,就連一同分配來的同學之間都沒有一句真心話,大家都是表面一套,背後一套,都把自己的心深藏起來。工作上幾乎沒有相互幫助,誰遇到麻煩都是冷眼相看,甚至希望別人工作上出漏洞、出問題。

在這種環境下,時間越久越感到壓抑,越覺得心累,越活越覺得沒有了自我。

有一次一個外地官員跟林恆講了一句話:「現在的中國就是這樣,官場上是『酒盅不深淹死人,筷子不長打斷筋』,老百姓是『嫌貧恨富』」。仔細想想,這總結很到位。在機關沒提拔當官是失敗,是沒有能力;但誰被提拔誰就成了被妒嫉的對像,就要想盡辦法把你搞下去,明爭暗鬥,恍如沒有硝煙的戰場。

一個外地官員跟林恆講了一句話:「現在的中國就是這樣,官場上是『酒盅不深淹死人,筷子不長打斷筋』,老百姓是『嫌貧恨富』」。(圖片來源:大紀元)

也許是林恆提拔太快擋了別人升遷路,也許是命運的安排,由於種種原因,他後來被迫離開了單位。

下海經商 同樣是生存戰爭

不能走仕途之路,那林恆就去掙錢,他要用錢證明自己的能力、用錢體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就這樣,三十多歲的他開始了下海經商。

一九九九年,林恆成立了一家公司。起初是承攬做一些小工程項目,屬於小打小鬧階段。經過幾年的努力,公司有了一點積累,他就開始做大項目。

做大項目,就必須和社會方方面面聯繫,從書記、市長到地痞流氓,各層人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接觸、了解、交往;與稅務、銀行到政府職能部門,都得打交道、搞好關係。因為要保證項目正常運轉,都需要這些人,需要這些部門的認可、幫助,離開這些人,離開這些部門寸步難行。

和這些人、和這些部門打交道,在辦公室辦事只是走形式,真正起作用的是在背後。一個是飯局,一個是水局,就是一起吃飯,一塊洗桑拿。

那時候林恆每天都有飯局應酬,從豪華酒店到農家小院,從海參鮑魚到山菜野味,常要費心安排不同的變化來回吃。吃完喝完,接著是洗腳桑拿,再來是KTV唱歌,這已經成為請客吃飯的標準流程。可以看到,不管哪個城市,生意最火的就是高檔飯店和桑拿洗浴中心。

當然,僅這些是遠遠不夠的,甚至是不起什麼作用的。請客吃飯只是加深交流感情的表面方式,真正辦事還必須單獨送禮。

事事講關係走後門  大小官都要送禮

大官大送,小官小送;大事大送,小事小送;過年過節必須送。當喝酒喝得盡興、摟著脖子表白是親兄弟關係的時候,林恆清楚知道,這個時候送多大的禮都是可以的了。

通過和不同的人、不同單位的人群接觸打交道後,林恆發現過去在單位時對社會的了解還太淺。那時只是感覺單位優越,人家求自己辦事,只是一種孤芳自賞的優越感,不知道真正的社會啥樣。

通過自己開公司,通過和不同社會階層人群打交道,他發現這社會真是三教九流各有各的道行。

越接觸這些人,對這個社會了解就越多越深,林恆的那種失望、空虛、壓抑感越重。因為不管和誰交往交流,談論的話題除了官場人事傳聞、社會桃色新聞、個人的顯擺,沒有任何其它東西了,全是這個,時間長了就覺得無聊。

特別是看到幾乎所有接觸的人,目的都是為了利益,林恆維護公司的利益就像守山頭一樣,而身邊所有的人都屬於攻山頭的人。

林恆有時捫心自問:難道這就是自己要的生活、這就是自己的人生追求嗎?當喝酒喝得暈暈乎乎的時候,當在卡拉OK扯著嗓子嘶吼的時候,當開著好車在眾人面前顯擺的時候,當在同學面前主動掏錢買單的時候,除了得到別人的一點恭維還有甚麼?難道這就是人生的成功?

越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就越感到精神上的空虛。

幸遇佛法修煉 回歸善良本性

二零零八年春天,給林恆公司項目做工程的一個老鄉到他辦公室閒聊。他突然問林恆:知不知道《轉法輪》這本書,想不想看?林恆隱隱約約覺得這位老鄉說的好像是法輪功的書,就沒太在意地說:「看看吧!」

拿到《轉法輪》後,林恆在辦公室裏開始看。說是看,實際就是隨便翻。因為根據自己的人生閱歷,根據自己對社會的了解,自以為對這個社會已經看得很透,還有什麼道理不懂?也就沒在意朋友推薦。

過了不到十天,那個老鄉又來找林恆,問看沒看書。林恆說隨便翻了翻,但老鄉說要從頭到尾仔細讀,勸林恆認真看一遍,體會體會。這個時候他就想:到底這是什麼樣的書?書裏面有什麼高深的大道理嗎?那就仔細看看吧!

這次林恆就讓自己靜下心讀《轉法輪》。這一讀,就感覺這部書像磁石一樣,一下子把他吸引住了。那天除了去吃午飯,他一整天都沒有出辦公室的門,用了一天多的時間讀完了這本書。

《轉法輪》是李洪志先生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40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為什麼這部書一下子吸引住了林恆?因為這些年的人生困惑、不解的事物,在這部書裏全都找到答案。他好像大海中沒有方向的一葉小舟,突然看到了航行的燈塔一樣。

這樣不到十天的時間,林恆又連續看了三、四遍,就感覺一遍比一遍清晰,一遍比一遍明白。

一天晚飯後,林恆坐在床上看書,讀了不到一個小時吧,讀著讀著,突然淚流滿面,不停地流淚,像個非常委屈的孩子一樣的哭。一個是有一種莫名的激動,就好像找到了多少年夢寐以求的東西;再一個就是後悔的心情,後悔怎麼這麼晚才得到這本書!後悔虛度了那麼多年華。

特別是,如果早得到這本書,早知道這些做人的道理,許多不該做的事不就不會去做,能避免的錯不就避免了嗎?當時林恆就是這種複雜而強烈的感覺。他知道中共並未停止迫害法輪功,但仍暗下決心:我一定修煉法輪功!誰也阻擋不了我!

這樣林恆就開始煉起了法輪功。

煉功一個多月,有一天林恆突然意識到,折磨自己二十多年的鼻炎,不知哪天已經不治而癒,而且走路輕盈,精力充沛。當然給林恆帶來的最大變化是精神上的,他就像脫胎換骨了一樣,有了做人的標竿,知道今後如何做人了。

當時項目剛剛啟動起來,林恆就嚴格按照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就是規規矩矩地做項目。到這個項目最後結束,林恆沒有拖欠施工隊一分錢的工程款,被不良施工隊多訛詐了一筆錢也沒放在心上。應該交的各項稅款全部交齊,應該交政府部門的各項規費一分不少;並且做到了工程上沒有任何偷工減料。

這一切有目共睹,以至於在這個項目結束的時候,一個經常跟林恆接觸的部門人員對他說:「你知道人家都在背後說你什麼嗎?都說你傻,不會做生意。」因為變著法的少交稅,賄賂領導減免、拖欠政府規費已經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潛規則」。林恆沒有這樣做,就成了行業中的另類。

煉法輪功確實改變了林恆,確實使他生活、工作變得有規有矩踏踏實實的感覺。他活得明白了,在迷茫中找到了人生的航向,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林恆覺得,自己生活輕鬆、釋然了。因為放淡了那種追求物質利益的心,沒有了那種為證明自己有能力而活給別人看的心。在今天這種躁動的社會氛圍中,他才能平靜下來,安定下來。

因有了做人的準則,林恆的心變的平和、淡定,知道了如何做人做事,對別人有傷害的事堅決不做。生活中遇到矛盾、遇到困難,林恆知道如何用一個煉功人的標準去對待、去解決。

林恆也活得堅毅、理性了。因為有了自己的信念,知道了什麼是錯的,什麼是對的,他懂得了一個人生命中最重要、最珍貴的就是堅守善念,無論發生甚麼事情,都要者守住自己心中的善。總歸一句話,林恆不再隨波逐流。

林恆懂得了一個人生命中最重要、最珍貴的就是堅守善念,無論發生甚麼事情,林恆都會守住自己心中的善。(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中國社會充斥仇恨心  有如魷魚遊戲競技場

中國大陸當前的環境,有點類似大型的「魷魚遊戲」賽場。一個人的成長過程,從出生、考學、到參加工作,都跟體制脫不了關係。

《魷魚遊戲》影集的主題是生存遊戲,被巨額債務逼到絕境的四百五十六名玩家以生命作為籌碼,加入一場以童年遊戲為靈感設計出來的獎金爭奪賽。玩家們在一道道關卡中彼此廝殺,最後生存獲勝者會獲得四百五十六億韓元(約合人民幣二點五億元、新台幣十億元)獎金。

玩家們必須在一場又一場殘酷又血腥的比賽中,想方設法活下去。主角們一開始還保留人性的善良,但隨著遊戲推進,活下來的人越來越少,他們開始不擇手段,犧牲別人成就自己,劇情殘忍暴力。

中共以培養仇恨為基點的教育方式,孩子們從求學階段開始到畢業進入職場,都因為心中充滿恨意,使得許多人變得越來越憤世嫉俗或鑽營苟且,離純真善良的本性越來越遠。

人們在這個「假、惡、鬥」的社會環境中,人與人之間失去了互助關愛,為了爭相成為有權有勢的「強者」,各個都想把別人踩到腳下,甚至於為了自己的利益徹底背叛別人、犧牲別人。

魷魚遊戲最後,主角成奇勳放棄遊戲與獎金,想和兒時玩伴曹尚佑一起回家。

現在中國大陸,也有很多人認清中共本質,拒絕參加這場中共所發起、所操縱的生存遊戲。盼更多人能夠覺醒,看清中共、退出中共,拒玩這場現實生活中的魷魚遊戲,回歸善良的初心,為自己而活。

(原文:《轉法輪》讓我在浮躁的社會中內心平靜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396229.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