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被騙抑鬱多年 一書讓她解開心結

錢被騙抑鬱多年 一書讓她解開心結

【明慧之窗記者子嫣綜合報導】曹月(化名)出生於地主家庭,一九五七年,一生都在中學任教的爺爺被打成右派分子,從此爺爺、父母親都要戴著「四類份子」的帽子,每天天未亮就去掃大街。

一九六五年,曹月初中畢業後,以全地區第一名的優秀成績,考上一所半耕半讀的場辦校;才剛上了一年,就遇上了文化大革命。從此經歷了大串聯、武鬥、逃難,後面三年的學業全都荒廢了。運動結束後,因出身不好,她只能回家。

由於所謂的出身不好,讓她吃足了苦頭,決心通過婚姻改變自己的命運;經人安排相親,認識了一位貧農家庭出身的男子,他雖然文化程度低,但人忠厚老實,心眼兒好、脾氣好,在一個國企工作,沒多久她就和這位對象結婚了。

一九八五年,企業普遍面臨著倒閉,廠裏叫職工自謀生路。她的丈夫和村裏幾個好友合夥開了個廠,由於大家的努力,廠子效益非常好,產品供不應求。兩、三年下來,每位股東都成了令全村人人仰慕的富戶。

雖然家境變富裕了,但曹月從小被貼上「地主成分」標籤的記憶總無法抹滅;於是居安思危,與丈夫商量著退出了廠裏的股份。

一天,她的丈夫外出時出了車禍,左腿被撞得開放性、粉碎性骨折。而肇事方卻因仗著法庭有人,不僅不出藥費,連理都不理。而禍不單行的是,在丈夫住院期間,又被丈夫在國企的同事把家裏的幾萬元錢全部騙走了。大筆錢被騙,這讓曹月的心始終感到抑鬱。

修煉法輪大法 抑鬱的心結解開了

一九九八年秋天,親戚送給曹月一本《轉法輪》。由於身體一直很好,又從小受無神論教育,從不相信修煉能成佛成仙的事,所以只把這本書拿來當成一般的書讀;但書中有很多道理深深地吸引著她,令她由衷的折服、茅塞頓開。

讀著讀著,她感到豁然開朗,曹月想:「原來被丈夫的同事騙走的錢不是屬於我的呀!不是我的東西我也爭不來呀!要真是我的,也就不會被人騙走了。」想到此,心裏覺得平衡了許多,也寬敞了好多。

越看越覺得好,曹月想:「這書寫得太好了,理講得也太透澈了,真的是高人講出來的都是高理呀!在這物慾橫流、人類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要是全國人人都學這本書,都按這本書上寫的去做,這社會該多好啊!」當時就萌生了要學法的念頭。

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曹月隨著學法日漸深入,她的整個世界觀都變了,明白了原來人來在世上的目地的是為了返本歸真。

平時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同時她也在自家成立了煉功點,每天學法煉功,很快全村就發展到四十多人了。大家集體學法煉功,心性提高很快,身體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

被迫害遠離家鄉 無法回家為母親送終

在修煉大法約半年之際,曹月萬萬沒想到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妒嫉,中共對大法開始了史無前例的野蠻鎮壓,而且打壓日益升級,不計後果。

曹月萬萬沒想到這麼好的功法,卻遭鎮壓,圖為1998年11月10日《羊城晚報》報導廣州一處法輪功煉功點5000人晨煉,及患高位癱瘓的女子在煉法輪功後恢復行走能力。(圖片來源:明慧網)

當時曹月的心情異常沉重,發自內心的對還在堅持的同修說:「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沒有錯!師父沒要過我們一分錢,卻使我們的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師父更沒有錯!」當時同修們也都表示一定要堅持下去。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為了給法輪功師父討回公道,曹月和村裡一行七人前往北京,來到了天安門廣場。他們在金水橋先後掛出了自己帶去的條幅,後來被人舉報,被公安拘留在駐京辦。當天夜裏被縣公安局拉回了縣拘留所。

夜裏趁沒人注意的機會,曹月逃跑了,重獲自由後,因形勢越來越殘酷,她只好遠走他鄉,已經五十多歲的人還要歷經流浪之苦,她還是全力以赴的投入講真相之中。「走上了漫長的流離失所之路,吃百家飯、穿百家衣,一生中從沒幹過的活兒也幹了,一生中從沒經過的事情也經歷了。」她說。

為了安全,八個多月沒給家裏有過任何聯繫。讓曹月深感遺憾的是,八十多歲的老母親臥病在床,她也不敢回家在床前行孝,直到母親死了,也沒能回家為老人送終。

被非法監禁 從新做精進的修煉人

二零零九年,曹月被抓了並被非法判刑三年,她絕食到了十二天,她被家人接回家。

二零一二年,她又被縣公安局和當地公安再次綁架,又一次被送進市看守所。自從被投入監獄之後,曹月經歷了從精神上、肉體上的雙重折磨,才真正體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在監獄裏,大法弟子的待遇不如一個殺人犯。」曹月說。

在被非法監禁期間歷經種種肉體上的迫害,精神上被虐待強迫洗腦,直到刑期滿後,才得以被釋放回家。由於曹月長期被迫害和關押,讓家人感到擔心受怕,對她的影響很大,甚至讓她感到迷茫。所幸在同修幫助下,從新走回修煉的路上,從新做一名精進的修煉人。

(原文:在修煉路上百煉成鋼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3/-429345.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