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奇險懸空寺 再次見證當今修煉者的正信

千年奇險懸空寺 再次見證當今修煉者的正信

【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報導】在距離山西大同市區62公里的北嶽恆山,懸空寺奇險千年。在過去的一千五百年間,雖然是純粹木造建築,經歷過無數次的地震,懸空寺至今完好。

最令人驚嘆的是,懸空寺建在半山腰,所處山勢陡峻,兩邊是直立百米、如斧劈刀削般的懸崖,它的「奇、懸、巧」成爲建築史上的一個千古之謎。

懸空寺曾經見證了當初建寺的和尚、道長這些修煉者對佛道的正信。歷史走過千年,如今,懸空寺再次見證了大法修煉者二十多年來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以及中共對善良人的邪惡迫害。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山西省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真、善、忍,被中共當局迫害,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一年的四年間,至少6人被迫害致離世;至少63人被非法判刑;至少490人次被綁架;至少517人次被騷擾;38人次被洗腦班迫害;總計至少1114人次被迫害。其中,戴秀榮女士所在的大同地區124人,王翠霞女士所在的運城地區93人。

由於中共網絡封鎖及恐嚇威脅等原因,還有許多沒有報導出來的迫害案例。讓我們來看看其中的兩例典型案例,即明慧網近日報導的戴秀榮和王翠霞在大法修煉中獲得新生後,堅守正信遭迫害歷程。

大同市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戴秀榮,因爲堅持修煉法輪功,曾兩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她被大同市雲岡區法院冤判兩年。這已經是她第二次遭中共法院非法判刑。

在距離大同市六百多公里的山西省運城市臨猗縣,法輪功學員王翠霞於二零二一年八月被枉判八年、勒索罰金三萬元,明慧網近日獲悉,王翠霞已被劫持到山西女子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婆媳和睦頑疾消失 王翠霞因講真相被枉判八年

五十歲的王翠霞,山西運城臨猗縣北辛鄉張家坡村人,修煉法輪功以後,按真、善、忍做好人,以前與婆婆的緊張關係徹底改善、身體頑疾消失,勤勤懇懇,操勞持家。

鄰居們都見證她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變化。為了讓人們像自己一樣受益,她出去講真相,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鄰居們都見證她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變化。為了讓人們像自己一樣受益,她出去講真相,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王翠霞被臨猗縣國保人員騷擾,被迫流離失所。國保大隊及北辛派出所企圖綁架王翠霞未遂,幾個月間,他們多次到王翠霞家非法搜查。

七月九日,臨猗縣國保大隊原建清、張潤來等人,再次闖入王翠霞家,在王翠霞家裏各個房間、樓上樓下、閣樓房頂都搜了個遍;隨後又竄到親戚家查問她的下落。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王翠霞在鄰鄉鎮講真相發資料,被臨猗縣國保綁架,十二月十六日被非法批捕,被非法關押在運城市鹽湖區看守所,一度絕食反迫害,多次被強制灌食。

臨猗縣國保警察以王翠霞、李秀娟、韓桂珍三人之間兌換和使用過真相幣,王翠霞還給過別人真相資料等構陷三人,將所謂案件移交萬榮縣檢察院誣訴,萬榮縣及運城市法院繼續給她們羅織罪名,再添一宗冤案。

期間,臨猗縣國保原建青、萬榮縣法院法官薛印端還多次剝奪阻止王翠霞與律師正常會見。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萬榮縣法院非法對王翠霞、李秀娟、韓桂珍開庭(運城市十三縣構陷法輪功的案子都由萬榮縣檢察院法院非法審理),沒有宣判,說是延期宣判。

山西省運城市萬榮縣法院二零二一年八月罔顧事實和法律,對三名臨猗縣籍法輪功學員一審以莫須有的「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之罪名誣判:王翠霞八年,勒索罰金三萬元;李秀娟,判二緩三,勒索罰金三千元;韓桂珍,判一緩二,勒索罰金兩千元。

明慧網近日獲悉,王翠霞已被劫持到山西女子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修大法全家獲新生 七旬戴秀榮數次被勞教冤判

山西省大同市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戴秀榮,因幫忙大姑姐李豔琴照顧家和孩子(李豔琴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中午,大同市雲崗區公安局和口泉派出所一車特警外帶一輛救護車,衝入李豔琴的住處,綁架了戴秀榮。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大同市雲岡區法院對戴秀榮非法宣判兩年徒刑,並勒索罰金人民幣三千元。

戴秀榮因堅持法輪大法修煉,二十三年來,遭中共人員多次綁架、關押、勞教、判刑等迫害。以下是戴秀榮敘述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美好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實。

1.因病痛折磨自殺未遂 修煉法輪功全家獲新生

我娘家是個多災多難的家庭。我們姐妹兄弟六人,父親一九八零年得膀胱癌,曾在北京協和醫院做過兩次大手術。母親體弱多病也常住醫院。兩個弟弟陸續成為盲人,一個妹妹住院打卡那黴素中毒成為聾啞人。

在家中我是老大,困難中從小就擔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擔,一切事務我挑大梁,從小理財理家。養成了吃苦耐勞、爭強好勝、剛強、倔強、視惡如仇、寧死不屈的性格。

我曾經多病纏身,婚後夫妻之間矛盾很多,家庭暴力時有發生。日積月累落下一身疾病,胃病、貧血、低血壓、低血糖、嚴重的婦科病、腦血管擴張、關節炎、心絞痛、常年頭疼頭暈,晚上吃冬眠靈藥也睡不著。也曾得過腎炎、美尼爾綜合症、抑鬱性神經症。

因爲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堪,曾多次萌發自殺念頭,有一次自殺未遂,後來看著幼小的女兒,最終放棄了自殺,可我活得好苦好累。

父親從一九八零年得了膀胱癌後,每年都要到北京看病。當時我拖著病弱的身體,帶著幼小的孩子。為父親治病,奔波於醫院與旅館之間,身體的勞累還可承受,內心痛苦的煎熬使我徹夜難眠。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我們從北京回家,三月一日父親、母親、妹妹和我坐車到石家莊,參加了李洪志先生開辦的法輪功學習班。

從此,我們全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父親從此再沒有去過北京看病,母親也從此再沒有吃過藥、住過醫院,給國家節省了太多的醫藥費和差旅費。我與丈夫的關係也融洽了,家庭和睦了,身體健康了。是法輪功給了我和全家第二次生命!

2.堅持修煉 遭中共綁架、拘留、勞教、判刑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因為江澤民出於妒嫉,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法律之上,操控國家機器和社會資源,對法輪功實行滅絕式的打壓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公開開始迫害的那一天,我在口泉公園的晨煉點,被非法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十幾個小時。

一九九九年九月,第一次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九月十六日被非法關押在大同市礦區拘留所,說是關押二十五天,實際上我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訪,為了説句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在天安門派出所,後送石景山看守所關押。之後被工作單位接回大同,直接送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數以萬計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被關押期間市看守所政委指使他人給上背銬,而且是幾人連銬,我昏死過去。後又被多次戴背銬,去除背銬時胳膊都不會動,只能靠別人把胳膊慢慢搬到身前。

在看守所期間,警察多次逼工作單位、丈夫、子女、兄弟姐妹來說服我放棄修煉。他們說:「只要妳寫個保證不煉了,就馬上放妳出去。」我拒絕了他們。當時,警察利用家庭、親情,摧殘人的精神與良知,邪惡至極。

二零零零年年初,我從看守所回家。同年三月八日我單位公安處用車把我接去,說是有事情核實。下午直接送到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同年年底回家。

回來後我再次進京,剛進天安門廣場,一個警察問我:「妳煉法輪功嗎?」我說:「我煉不煉法輪功與我站在廣場上有什麼關係?」「唿」一下當時圍過來四、五個便衣就往車上拉我,我不上,他們就揪著我的頭髮、連打帶踢,把我拖上警車。

當時廣場到處是警察和便衣,警車就在廣場上停著,真是紅色恐怖一片。這次我又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底回家。

在兩次被非法勞教期間,我被二十四小時包夾、監控,多半一宿坐在走廊裏「轉化」妳,不讓睡覺。一段時間把我單獨關押在另一處,並且強制洗腦「轉化」。一天,幾個吸毒犯在指使下用衣服蒙著我的頭拳打腳踢,還說用針要穿住我的嘴。

我被打後起不來床,每天只能拉著床邊的暖氣管才能慢慢起來。一個月後腰腿還是疼痛的。對法輪功修煉者各種方式的「轉化」,不僅僅是肉體上的迫害,更是一種精神上的摧殘,是一種更邪惡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在發真相資料時,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送到懷仁看守所。當時我身體出現不適,看守所不想收,毛皂派出所要讓收押。看守所叫來獄醫(姓麻)他大致看了看、問了問說沒事。就非法關押在懷仁看守所。

半夜我心臟病突發,被送到醫院急救。在懷仁看守所我心臟病多次突發。一次半夜又突發了,麻醫生不讓送醫院,讓其他關押犯把我抬到一間房裏。我雖然心臟跳動極速,不能說話、睜不開眼睛,但我意識清醒。

麻醫生用大拇指壓住我脖子一側的大動脈,很痛、很難受。我當時只感覺心臟快不跳了。生命的本能使我用力掙扎,終於掙脫了他的魔手。我想如果那天真的讓他害死,他一定會有一個冠冕堂皇的說辭,可周圍當時沒有一個人發現他的險惡用心。(這位麻醫生幾年前車禍死亡)

看守所通知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開庭,丈夫為我聘請了律師,庭上律師的意見沒被採納。法庭誣判我六年。本人不服,上訴。

3.遭殘酷精神打擊 兩位家人去世

第一次警察到家抓我時,幼小的外孫受到了驚嚇。在以後的當地派出所警察、社區居委會的騷擾中,孩子一見生人就抓住我的衣服寸步不離。特別經過市看守所的經歷後,孩子的心靈受到深深的創傷。特別是警察穿著警服進家,孩子就嚇得躲在我身後緊緊抱著我不放,唯恐他們再把我帶走。

父親在法院工作多年,我第一次被非法行政拘留時,父親精神上受到打擊,開始擔心不安。我被非法勞教後,父親的精神就徹底崩潰了,整夜整夜不睡覺,在雪地裏走來走去,擔心、害怕、思女心切,父親終於病倒了。

我在家時,父母的生活基本上是我在照顧,家裏家外的事也大部分是我操持,此時二老受到的打擊有多大,有多痛苦。

聽說我要從勞教所回來了,父親早早地就到路口等著,一趟一趟又一趟,從九點到下午一點半,還不見我回來,父親喃喃自語道:「騙我呢,騙我呢,回不來了。」癱坐在床上。

午後我突然出現在老父親面前,他抓著我的肩膀,從頭上看到腳下,又從腳下看到頭上說:「我以為妳回不來了,他們騙我呢。吃飯,吃飯,趕快吃飯。」這時的全家人才有心思吃飯。

我幾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對父母親的精神打擊太大了。長達幾年的精神打擊,老父親身體又出現了膀胱癌的症狀,一便盆一便盆地尿血,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於二零零三年離開了人世。

我幾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對父母親的精神打擊太大了。(圖片來源:pixabay)

我在被綁架、關押的同時,丈夫也受到了株連。他從一個刑偵科長,被調到民事調解當一名職員。當我再次從北京被接回的路上,單位公安處長說:「看我回去怎麼收拾賀連生(我丈夫的名字)。」

當我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回來前,丈夫就被徹底踢出公安處,到退休辦公室當一名職員。丈夫對他的種種打擊,都默默承受了,他說:「我知道他們什麼都幹得出來,只要妳能平安回來,什麼我都認了。」

他在單位曾多次被評為先進,是受過三等勛章的人員。因為我的個人信仰,他身心竟然要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二零零九年他得了胰腺癌,現已去世。

山西省參與迫害者遭惡報實例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一年的四年間,因為堅守正信被中共當局迫害的山西省法輪功學員中,至少6人被迫害致離世;至少63人被非法判刑;還有非法綁架和騷擾等,總計至少1114人次被迫害。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已經為自己招來了惡報。

◎據二零二一年四月消息,山西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劉新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通報調查。

據公開履歷可見,劉新雲曾經擔任中共江澤民集團設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頭目,並長期擔任多市公安局頭目,可見其長期參與迫害法輪功。

◎據二零二一年七月消息,山西省公安廳國保總隊已經退休兩年多的總隊長李柏,涉嫌嚴重違法違紀被查。

李柏在陽泉市公安局、長治市公安局及山西省公安廳國保總隊任職期間,對其管轄範圍內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據二零二一年四月消息,山西大同市公安局原中共黨委書記、局長王武道,因嚴重違法違紀行為,被立案審查調查並將其犯罪問題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在其任職期間,大同市法輪大法學員遭受了各種形式的迫害,作為大同市公安局的黨委書記、局長,王武道罪責難逃。

◎據二零二一年五月消息,山西陽泉市公安局副局長邵喜,涉嫌嚴重違法違紀,被查。

邵喜在其任職期間,積極追隨執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知法犯法,給轄區內法輪功學員及家人製造了巨大苦難,同時阻礙當地民眾了解大法真相。

◎據二零二一年十月獲悉,山西忻州市公安局局長楊梅喜遭惡報被抓。

多年來,楊梅喜指使國保大隊長王利民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綁架、抄家、搶奪財物、勒索錢財,殘酷迫害了眾多法輪功學員。

結語

上述人員都在山西省政法系統任職,其職務與迫害法輪功相關。表面上看,他們是由於貪腐或者是由於中共內部權力鬥爭而被處理,這也是他們參與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的報應。

惡報不是法輪功學員願意看到的結果,因為參與迫害者也是被邪黨脅迫和欺騙的,都是受害者。但是,人在做,天在看,人都得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因此,法輪功學員才冒著風險講真相,勸善。為了您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請您一定要善待法輪功學員。

回到本文開頭提到的山西最著名的古跡——懸空寺,絕壁上的懸空寺究竟為何人所建?無論從建築藝術還是建築技術上看,都令人歎為觀止,是千古之謎,也是千古神蹟。

山西省和全中國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中共如此邪惡的迫害下走到今天,法輪大法弘傳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又何嘗不是神蹟呢?

中共邪黨雖然還在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但是大勢已去,氣數已盡。希望每一位世人看明真相,支持、善待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儘快遠離邪惡,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相信也一定能親眼見證懸空寺之謎被解開的那一刻。

(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3/山西大同市七旬法輪功學員戴秀榮遭非法判刑-440015.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5/山西臨猗縣法輪功學員王翠霞被枉判八年入獄-439672.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6/二零二一年山西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436845.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6/2018-2020年山西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429562.html

(本文主圖來源:公有領域)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