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教師力行真善忍的轉變

強勢教師力行真善忍的轉變

文/北京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心篤改寫)

我是鄭茵(化名),是一名教師,因為得了醫院治不好的病,才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沒多少天,我所有的十幾種病都不翼而飛,成了一個健康快樂的人。

我用大法的標準「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遵循大法師父教誨,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結果,不但身體所有疾病消失了,也成為一個內心純淨的修煉人。我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從新活了過來。

下面就講講我在修煉中的三個小故事。

修忍: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人

修煉前,「士可殺不可辱」這句話一直影響著我,我認為知識分子的名譽非常重要,在眾人面前不能丟面子。因此我成為一個強勢、得理不饒人的人,誰敢在大庭廣眾質問我、臉紅脖子粗地喊我,我一定對他不客氣。

記得在我剛修煉法輪大法那一年發生了一件事,我發現自己的心性有了好的變化。

有一天在教工食堂排隊打飯,聽到後面有人喊我,回頭一看是教研室主任,就問:「怎麼啦?」

她大聲質問我:「今天下午口語訓練,學生都說妳沒通知。妳怎麼沒通知妳那四個班的學生?這麼大的事,妳怎能忘了?我都告訴妳了,兩點開始,在階梯教室。」

我說:「妳沒告訴我呀!我不知道今天下午有口語訓練。」她臉紅脖子粗地朝我喊:「我就是告訴妳了,自己忘了還不承認,我是叫L老師告訴妳的。」

我在第三排人群裏找到L老師,我問她有告訴我嗎?她尷尬的低下頭,不吱聲。我倆的對話她都聽見了,當時老師和職工很多,校頭們也都在,誰心裏都明白是怎麼回事。

整個過程中,我保持平靜、祥和心態,不氣不惱,不爭不鬥,更沒得理不饒人。

後來又想起師父的法:「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然後我便不說話了。

這時外語教研室主任也出面打圓場:「Z老師(指我)煉法輪功了,不會把這些事放在心上的。」

「法輪功」三個字提醒了我,我想到自己是個修大法的人,得忍,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不能往心裏去,而且光是忍還不夠,還得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人。

我便安慰教研室主任,要她別著急,我想辦法通知到學生。

我拿著空飯盒,一路小跑到教室,請在教室吃飯的學生幫忙,一撥去學生食堂通知,一撥去宿舍通知,也在四個教室黑板上寫上通知。接著我請求我班女生宿舍的學生,到另外三個班的女生宿舍去通知,包括走讀生。然後我又到男生宿舍,也是如此處理。結果,學生們都接到通知了。

講了一上午課,飯沒吃一口,水沒喝一口,食堂也關門了,下午還得參加口語訓練,但我心裏沒有半點委屈、抱怨。相反,卻為下午的口語訓練能如期進行而高興,同時也為自己「忍得心平氣和、忍得風平浪靜」而欣慰。是大法的威力,讓我發生了脫胎換骨地變化。

法輪功修煉者必須把心性修煉放在首位,修心性包括許多方面:改掉不好的習慣,正確處理失與得的關係,去掉不好的執著心,直至最終,真正符合宇宙的特性: 真、善、忍。 (圖片來源:明慧網)

修善:遇車禍毫髮未傷 放走肇事司機

一天上午十點,我外出辦事正趕上堵車,我順著自行車道低頭往前騎。一輛黑色高級轎車突然橫過車身,竄上自行車道,把我連人帶車撞翻在地。

我橫躺在地上,自行車滑倒在馬路邊,幸好沒撞上其它車。司機嚇傻了,看我從地上爬起來,他才緩過神來,去把自行車拎回來。

我身上哪都沒壞,也不疼,只是滾了一身土。那輛自行車可慘了,車把倒過來,前輪扭到後邊去,前後輪幾乎平行,車鏈掉在地上,腳踏板卡在癟鏈盒上,漆皮都撞沒了。那高級轎車的車身也劃出長長的一道傷痕。

司機把我的自行車又掰又拽又擰又拉的,總算能立起來了。他不說話,也不走,在等待我發落。

我想起師父的法:「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便安慰他:「你不要害怕,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會讓你賠償損失,更不會訛你的。」

這時圍觀的人都說:「司機全責,沒出人命就萬幸,賠是少不了。」

我耳聽眾人議論,腦子裏又閃現師父的法:「可我們現在的人就是這樣的,要不訛他點錢,這看熱鬧的人心裏都不平。」

我對司機說:「沒事了,你走吧!我是煉法輪功的,我要不煉法輪功,我不會這樣對待你的。」司機像得了赦免令似的,趕緊鑽進車裏,一溜煙兒開車跑了。

圍觀人不能理解:「你怎麼放他走了?他可是全責!不通知交警,不去醫院檢查,也不賠車,你想什麼呢?撞傻了!這司機可占大便宜了,偷著樂吧!」我在人們的譴責聲中,默默地走向自行車,可怎麼也推不走。

有人就說:「你看這車都啥樣了,報廢了,不買輛新的,也得讓他給修好了呀!」我說:「司機可能有急事,他不會有意撞人,他的車也劃傷掉漆了。」說話間,我抓住車把往前推,車竟然能推著走了。

我推著車往家走,走累了就騎上試試,竟然能騎了。雖說有些彆扭、很費勁、也很慢,但還是讓我騎到家附近的修車鋪。我一下車,車就順勢倒在地上,立都立不起來。

修車人看著躺在地上的自行車,問我怎麼弄過來的?我說是騎過來的。他睜大眼睛說:「就這車,你騎過來的?」他似乎有點生氣,以為我騙他,覺得難以置信!因為車傷得太狠,很難說什麼時候能修好,他讓我三天後再去看看。

在這場車禍中,我毫髮無損,連皮都沒破一點,自行車也能神奇地騎到修車鋪。感覺冥冥之中有人保護著我。

修真:說話要兌現 不能打誑語

我平時使用真相幣(在錢的背面打印上法輪功的真相短語)買東西,為了多流通、快流通,多以一元為主,每張錢上的內容都不重複,讓世人從錢上就能了解各種真相。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真相,我不怕跑遠路,多個市場輪番去。

印有真相訊息的紙幣 (圖片來源:明慧網)

為了讓商販高興,有時就誇他的菜(或東西)好,下回還買你的。有時臨走時說一句:下次我還買你的。有時商販也說:下次再來喲!我就答應:來,一定來。

開始沒當回事,只是隨口說、隨口答應。時間長了,次數多了,就覺得不對勁,我不能這樣呀!我是大法修煉人,在生活中實踐真、善、忍,說話要兌現的,不然就等於撒謊騙人。

我想起師父的法:「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

可是要兌現不容易,多個偌大的市場,那麼多人,僅憑一面之交,印象模糊,甚至都不記得了,下次上哪找去?既然這樣,我就提醒自己別再說、別再答應了。

可是想得挺好,做起來就不是那麼回事了,老毛病又犯了。

我去市場的一路上,都告誡自己不說、不答應,可是一到那時,不走腦、不動心地就說、就答應了,已經習慣成自然,撒謊成性了。我從邪黨篡政那年出生到現在,一直浸泡在邪黨文化的謊言毒汁中。世風就這樣,彼此也習以為常,都意識不到自己撒謊。

有次我又答應一個商販,怕自己忘路找不到,第二天就去市場找她兌現。可是到了那個位置,不是她,好不容易在市場另一個地方找到她。

我說我昨天說好下次買你菜,怕忘了,今天找妳來了。她笑了,大家都這麼說,誰當真啊!我心想:「我可當真了,因為修煉人是不打誑語的。」從那以後,我真做到不隨意答應了。

認識我的人說:「修煉法輪功改變了妳」

如今的我,身體輕盈,腿腳輕快,皮膚白而光滑,皺紋很少,思維清晰。認識我的人都說:「妳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二十歲,變得與人為善,做事情總是考慮別人。修煉法輪功改變了妳。」

《轉法輪》第一講開篇講:「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

這是千真萬確的,我真的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真正體驗到按照真、善、忍修煉的殊勝和美好。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3/在工作生活中-踐行真、善、忍-434745.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