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滄桑 如今變成最最幸福的人

歷經滄桑 如今變成最最幸福的人

文/冬陽(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改寫)

人生走到七十多歲,回首我的前半生,真是無數的眼淚堆起來的。尤其,有三個坎兒更是剜心透骨;每一個巨難之前,我都覺得過不去,老天卻都讓我走過來了。

人生的三次重大關卡

十六歲那年,因為腦膜炎,我差點丟了小命。那時得了這種病,得取骨髓,少不了要留下後遺症。為了我的幸福,父親硬是賭了一把;他和認識的醫院院長商量:不取骨髓,就按腦膜炎治,出了問題與醫院無關。沒想到,我真的好了,還幸運地沒落下任何毛病。

二十八歲,一場大地震,帶走了我所有的親人。那時,面對突然的悲劇,我的眼淚都快哭乾了。

四十八歲,我那聰明懂事的長女突然離世,當我聽到她竟然是被夫家殺害的,我當場昏死了過去。天吶,我還有活路嗎?!

滿身病痛 怎一個苦字了得

命運給我的試煉還不止是心痛,我的身體也不好過。二十多前,我渾身是病,從頭到腳難找一處完好健康的。

當時的我因貧血而臉色蒼白,渾身無力;一到夏天,就得天天喝藥救急,否則就得暈過去。咽喉炎、乳腺增生都到淋巴了。我的腰腿也差,除了髕骨軟化,還有腰椎五節增生;醫生已經預告了,等我歲數再大一點,就得拄著雙拐了。

每個月,我一領到薪水,就得買一大袋子的藥;還只夠我用到半個月,月中還得花錢再買藥。長女離世後,我又多了心臟的毛病,常常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唉,活著就是苦,就是流不停、擦不完的眼淚。

昔日的林黛玉 壯實起來了

長女遇害的第二年,有個朋友來我家,看到我憔悴成那樣,簡直都認不出來了。她勸我去煉法輪功,我說:「我什麼都煉不了,活不了了。」經不住朋友一再勸說,我才答應早上去煉功場上看看。

早晨的煉功場上,來了好多人,包括許多年輕人,他們散發出的溫和善良,讓我感到很舒服。煉完功,不趕著上班的人,就坐在一起學法。

有了這麼好的修煉環境,我每天就愛去煉功,風雨霜雪都不誤,路上被雨淋了,被雪打了都沒事。我這才發現,我渾身的毛病不翼而飛了。

過去,自行車我騎都騎不動,現在竟然能抬起自行車了,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一身輕鬆。我這一生都沒嘗過這種沒病的滋味,身體從沒那麼舒服過。

看我紅光滿面,上下樓手腳那個俐落,同事不禁讚嘆:「妳就是『法輪大法好』的見證啊。妳年輕時啥樣?就跟那個林黛玉似的,整天病懨懨的。看妳現在多壯實,多好啊!」

早晨的煉功場上,來了好多人,包括許多年輕人,他們散發出的溫和善良,讓我感到很舒服。煉完功,不趕著上班的人,就坐在一起學法。(圖片來源:明慧網)

丈夫不計得失 同事都嘆服

丈夫和我都是普通的工人,我們一塊兒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之後,他的腸胃病和腰腿疼痛全都好了。

抽了三十年煙的丈夫,聽了大法師父講法,談到戒煙戒酒。他當場拿出口袋裏的一盒煙,「咯噔」一下扔了,不再抽了。原本每餐必喝的酒也不喝了,全都戒了。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都不敢相信。

丈夫的單位體檢,大夥兒都有不少毛病。看到丈夫的體檢報告,同事都說:「咱們誰也比不過老牛,人家各項指標都好,小伙子也比不了他。」之後再有體檢,單位就不叫丈夫去了。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整整一年,丈夫被罰留廠查看,每個月只領二百多元的生活費。

他沒有抱怨,照樣幹活,默默補足別人不幹的事。同事都憤憤不平:「牛師傅,別幹了,給你那點錢,你還幹啥?」現在的工廠,當官的貪婪,工人們糊弄;丈夫還是一心一意地幹好自己的工作。

年終評獎,大夥兒都選丈夫。單位領導說:「不能選法輪功學員。」同事竟然異口同聲:「不選他,我們就不選了。」有的人受表揚,要招人妒忌的。丈夫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卻沒有一個同事心理不平衡的。

放棄賠償 盡解冤怨

長女離世後六年,兇手落網;法院要我們上法庭索要賠償。

丈夫和我商量了,我們決定按照大法師父的教誨去做,凡事先為人著想。我們不想讓兇手的父母為了賠償金,陷入生活困境;兇手曾經向我們借的一萬三千塊錢(人民幣),我們也不要了。

法官從來沒遇過這種事,一再追問:「你們真的放棄了?」我們在法庭上說:「一世冤怨一世了,不能再增加更多人的痛苦了。」聽到的人都覺得,大法弟子真是不一般;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索賠幾十萬都不算多的。

我們在法庭上說:「一世冤怨一世了,不能再增加更多人的痛苦了。」(圖片來源:明慧網)

真正無私地為孩子著想 次女改變了

我的兩個女兒個性完全相反:大女兒溫順優秀,無論上學上班,都給我們家增光;小女兒活潑叛逆,不好好上學上班,老愛吃喝玩樂,總讓父母操心,怎麼說也說不聽。

看著這樣的小女兒,我們夫婦倆實在絕望,更加思念大女兒。小女兒知道我們對她不滿意,婚姻觸礁了也不和我們說。直到親家打來電話,我們才知道女兒離婚了。

這時,我想起大法師父的教誨:「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丈夫與我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發現我們錯了,我們對孩子的要求,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名利之心。

原來,我們沒有真正為小女兒著想,我們的心念是自私的。於是,我拿起電話,找到了女兒:「閨女,回家吧,咱們三口子過。」女兒回家了。

我每逢週末就把外孫接來,讓女兒很開心。外孫長大了一點,回來告訴我們,奶奶家的人說我們壞話;我聽了只說:「寶貝,你告訴他們,我姥姥家的人從不說你們壞話,都說你們好。」外孫在愛的氛圍裏成長,沒怎麼受父母離婚影響,和女兒的關係也很好。

我改變了,女兒也變了。她考得五個證照,也努力工作了;工作掙了錢,她就給我們買衣服和營養品。我告訴女兒:「我們修煉人不追求這些。只要妳開心,我們就高興了。」

丈夫與我幾次被非法關押時,女兒一個人跑前跑後,全力營救我們;她的勇氣與擔當,讓我們很感動。

曾經飽經滄桑 變成最幸福的人

修煉二十多年來,丈夫與我沒吃過一粒藥,沒生過病;大法給了我們健康的身體。更重要的,我們知道怎麼做人了,知道怎麼做個更好的人,朝更高的精神境界提升了。

這一切,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們對大法師父的感恩。

那些苦不堪言的巨難,如今都成了過眼雲煙。留下的,只有已然徹底改變的我們;我們變成了世上最最幸福的人。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4/【慶祝513】大法渡航出苦海-442188.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