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留之際  我重新擁有第二次生命

彌留之際 我重新擁有第二次生命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有長達二十一年之久的時間,我的體溫一直是在37.3度到37.8度之間,他們說我是一名無名熱患者。因為找不到原因,也治不了病疾,我走遍了省內各大醫院,包括結核病院、國家級醫院都曾住院檢查過,然而,在所有檢查結果全部正常下,仍查不出我為何發燒,為何伴有嚴重的失眠、頭疼和無力。

那時,我不知道什麼叫頭不疼,我覺得我的腦袋裏好像有一根筋,它就是疼的。我的頭不動不晃就不疼,但一動一晃就疼。

我失眠時,常常伴有一陣冷、一陣熱。如果不出現一陣冷、一陣熱的現象,我半夜以後或下半夜還能睡著覺,要出現一陣冷一陣熱,我幾乎就很難入睡。因為冷時,我蓋多少被子都冷,熱時,我把被都掀掉還熱,根本無法入睡。

我求助中、西醫的治療,包括針灸也無太大效果,只能長年離不開各種安神丸、湯藥,每天晚上都要靠安眠藥和各種維生素類藥來維持睡眠。

人生總是禍不單行,在我生孩子的時候,婆婆病重住院,媽媽也倒在病床上。月子裏,我還因發高燒去了三次醫院。我總覺得辛苦已到盡頭,每一天都只有愁苦的淚水,伴隨我度過一個女人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

所以,月子期間,我又落了個眼睛疼的病。眼睛疼起來,又乾、又癢、又疼、又鬧心,而且又紅又腫,不能看電視、不能看報紙,不能認真看東西,寫字不能超過幾分鐘,更不能流眼淚等。只要做這些事情,眼睛馬上犯病,又紅又腫、又疼又癢,苦不堪言。而且從那時起,我就不能正常睜眼睛了,只能瞇著眼睛。

求生和難捨時的痛苦

一九九八年我小產,導致病入膏肓。小產以後,我身體更虛弱了,以前我還能靠著各種藥物維持那麼一丁點的睡眠,但現在我徹底失眠了。湯藥、丸藥、安眠藥,什麼藥都不管用。

由於長時間失眠,加上無名熱導致的體虛無力,我又吃不下多少東西,身體虛弱得連腿都有些站不穩,走路都要丈夫或孩子扶著。而且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最後連精神都有點恍惚。

人生至此,我心裏有一種害怕和不安。一天晚上,我吃了三片安眠藥,可躺在床上卻一點睡意都沒有,我又吃了四片安眠藥,整個人卻像木頭一樣,僵硬不能動彈,可心卻還是明明白白的。

這時我心裏害怕了,我想我沒救了,面臨的只有「死」路一條了。我還想到了媽媽、丈夫和孩子……面對死亡,我真怕了,我怕我死,而我還不想死,一種求生的願望和難捨的心,濃烈得無法形容。我求上天、求神佛,如果能再給我一次生存的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地珍惜,好好地待我身邊所有的人。

那股求生的意志讓我開始努力地吃東西,喝水,可是不管是飯或是水,到嘴裏嚥下去,都很費勁。嚥幾下,才能嚥下去。我意識到身體中的器官都在下降。

這時我開始拿筆、紙,寫下我的感受和我心中的掛念(遺書),我寫了兩份:一份寫給媽媽,一份寫給丈夫,因為我長期失眠,拿筆的手是顫抖的,一次只能寫幾句話。

丈夫領我去了一家省中醫院,找到一位教授,那位教授安慰我說:「我姐姐六十多歲,半輩子神經衰弱,一丸安宮丸就好了,你這麼年輕(當時我四十一歲),一丸安宮丸就沒事了。」丈夫不放心,一再讓她開二丸,那時我頭腦已經很不清醒,好像在夢裏一樣。

回到家裏,丈夫馬上拿出藥讓我吃下。我盼望著這藥能給我帶來療效,能使我恢復睡眠,哪怕是幾分鐘,十幾分鐘都行啊!可是事與願違,對別人有奇效的安宮丸,對我還是沒起一點作用。

丈夫又買了兩丸,還是沒有效果。丈夫還給我買了甲魚,給我喝甲魚血、甲魚湯,可我還是不見好轉,虛得下不了床,每天昏昏沉沉,我真的徹底絕望了。

我把兩份遺書,放到了一個筆記本裏,告訴了孩子。但我不敢告訴丈夫,怕他挺不住。

我囑咐孩子:「媽媽要是走了,你千萬不要想媽媽,你要是想媽媽,媽媽會更痛苦的。媽媽這些年就是因為有了你、為了你,才與病魔抗爭,活到了今天。如果沒有你,可能媽媽早就沒有勇氣、沒有信心活到今天了。」

孩子流著淚說:「媽媽我不想您,我就想媽媽去了一個最最美好的地方了。」這時我開始不說話,不睜眼睛,閉目養神地想把這最後微薄的時間和力氣留住,多看孩子一眼。

我的第二次生命

就在我等死的這一刻,一位朋友來看我,她拿來了一本法輪功的書《轉法輪》,還有一套十二盤的法輪功講法錄音帶。

她給我講了幾個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例子,並坐在我身邊,給我讀那本《轉法輪》,她讀那本書的時候,我聽著聽著感覺我和床好像被風吹著似的慢慢的轉動,再過一會,好像整個房子也在慢慢地轉動,飄飄的,有一種舒服感。

她給我講了幾個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例子,並坐在我身邊,給我讀那本《轉法輪》。(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不知不覺流淚了,求生的願望使我感覺到這個功能救我的命,我有希望了!

朋友臨走時,把李洪志師父講法的錄音帶放到了我家的小錄音機裏,並將錄音機放在了我的枕頭旁。她告訴我:「靜心聽,不管白天晚上都聽,妳會好的。」求生的心使我一秒鐘也不敢停地聽,真也是太神了,我聽著聽著,竟睡過去一下,我能感覺出來,絕對不是休克,是那一瞬間我睡著了,我終於可以睡著了。

這一瞬間,像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我知道真的有救了!就這樣,我天天聽、夜夜聽,時時刻刻都在聽。

我每天白天都能睡幾陣,而且一天比一天時間長,下半夜,也能睡一會。等到十天以後,我幾乎下半夜就能睡一個小時左右了。一個月後,我下半夜就能睡覺了,並且竟能在早晨能跟那位朋友到煉功點去煉功了。

兩個月以後,我的睡眠竟達到了有生以來最佳狀態,而且神奇的是,二十多年的無名熱消失了,我的體溫竟然正常了。

十多年的月子病:眼睛疼也好了,眼睛也睜開了,胃腸病也好了,我有生以來真正的體驗到了沒病一身輕的滋味,我真的像走進了神話裏,那種美好的感受難以用語言表達。

從沒有過的幸福和快樂

通過學看《轉法輪》這本書,我明白了要想保持一個健康的身體,首先必須從做好人做起,做事先考慮別人,用善去溶化一切,不能以惡制惡。

在家裏,我開始做起家務活,想到這些年家務活都壓在了丈夫身上,真是辛苦他了。開始的時候,丈夫不放心,怕我犯病,不讓我做。後來時間長了,丈夫看我真沒犯病,才放心讓我做。我幹活的時候,他還常常站在我身旁看著,臉上充滿了笑意。

我病好上班,單位很震驚,因為我是孩子四歲時調到此單位的,大家見到我的時候,我的眼睛就是瞇著的,現在眼睛睜開了,大家都很關注。

另外,我在單位是長期「病號」。那時每當過年、過節,單位工會、行政都要統計單位住院人數,然後買禮品(各種罐頭、水果等四樣),和本科室領導一同到醫院看望住院的職工。

記得有一次,工會主席對我說:「老妹呀,下次咱就不統計了,直接帶妳一份就得了。」意思是每次都有我。

現在,我病好上班了,很多人都來詢問,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都很驚訝。有的直接跟我學煉功。有幾個人立刻和我一起看法輪功講法錄像。還有一位離婚後,陷在苦悶中不能自拔的同事,也和我們一起看錄像、學煉功了。

我每天早晨到煉功點上和大家一起煉功,白天一身輕,沒有一點乏、累的感覺。有一天,輔導員領我們去了一個較大的煉功點煉功,說是電視台給我們法輪功做錄像。

從那以後,我才發現電視、報紙等常常能看到法輪功晨煉的場面和採訪法輪功學員祛病健身的情況,我真的好開心。

有一次,我們市召開亞洲體育節大會,法輪功被邀請參加,體育節開幕那天,我在電視裏看到整個體育節報導主要都是圍繞著法輪功,入場式我們法輪功鏡頭最多、最長。

會場上,法輪功學員用人排成的法輪圖案,一次一次出現在電視屏幕上。領導、記者都高度地評價法輪功。

第二天報紙的頭版頭條刊登的也是法輪功學員入場式的照片和法輪圖案。而且還用了多半版刊登了現場採訪法輪功煉功者祛病健身的事蹟。

1998年8月28日《中國青年報》關於瀋陽亞洲體育節開幕式的報導版面(圖片來源:明慧網)

其中還有我們煉功點的輔導員(她是國家幹部),她開始學煉功時是坐著輪椅的,她是粉碎性骨盆骨折和粉碎性腿骨骨折,而且腿是打著鋼板的。醫院已經判她永遠不能站起來,腿永遠不能打彎。

她煉法輪功不但站起來了,而且腿都能雙盤了。看到這些,我真是太激動了。

日子在一夕間驟變

然而,到了一九九九年五、六月份、包括七月份,早晨在煉功點煉功時,常常看到有幾名警察騎著帶斗的摩托車,到煉功點上和我們一起煉功。聽說是上邊派下來了解法輪功的。我想法輪功還用了解?只要煉就受益無窮啊!而且對社會、對國家、對家庭都是百利無一害的。

我記得有一天,其中一位警察用手拍著他的後脖梗對我說:「這法輪功真厲害呀!我這頸椎病煉這麼幾天就好了。」我也把我煉功前後的變化講給他聽,並提醒他把這些神奇的功效彙報給他們的上級領導,他不住的點頭答應。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七月二十日早晨,發生了全國統一將我們法輪功所有的輔導員全部綁架、抓捕的事件。面對空蕩蕩的煉功點,我驚得目瞪口呆。帶著無限的不解、壓抑回到了家。

我找出了那份厚厚的病歷,懷著沉重的心情和對國家各級領導人的信任,來到了省委門前,期待著見到省委領導,說出我一個普通市民的親身經歷和心聲。

可是沒有想到盼來的是警車、警察和嶄新的大客車像牆一樣,將我們所有煉法輪功的人擋在了裏面。然後是警察指揮我們上大客車,我還以為讓我們上車是去見領導。

可是上車後,車竟開向了市外郊區很遠的地方。那地方像是個很大的球場,四邊用網圈著。因為是夏天最熱的時候,我們直對太陽,被曝曬了一天。

在這一天裏,我們和警察講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和煉法輪功必須先從好人做起的道理。他們都表示贊同,只是說是上邊叫他們這樣做的。他們還能讓我們回家,就回家吧。

有一位警察還說:「我姨也是煉法輪功的,肝炎都煉好了。」這位警察還說晚上讓我和他坐一輛車回去,到市內讓我下車。我沒有照辦,因為我還想見領導,講明法輪功的真相。

晚上,警察將我們送到了區體育場,又轉各街道,由單位接回看管起來,不准回家。到單位後,孩子來找我了,處長就讓我回家了。

回家後,我覺得好像天都塌了一樣,怎麼世道一夜之間天翻地覆。我不住地流淚,孩子也嗚嗚地哭了起來,我們抱在了一起哭。丈夫在外地出差,聽說此消息,也是連夜往回趕。

我們被強迫推到了對立面

我實在沒有想到事情嚴重到了所有電台、電視台、報紙、刊物,所有的宣傳工具全都鋪天蓋地的像暴風驟雨般,對法輪功進行歪曲報導,栽贓陷害。

我的心都碎了,我不明白為什麼我一生中最崇拜的「黨」,竟變得如此荒唐無理、沒有了一點人性。把我們這些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只想做好人、做健康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視為敵人?

形勢越變越緊,我也因此成了「名人」。

有一次區公安分局警察來我們單位找我。廠長、處長怕我被他們抓走,沒有讓他們見我。廠長處長去見他們,廠長經過我身邊時,眼神裏流露出無奈,處長告訴我:「不要出這個屋,不要讓他們見到妳。」有幾位外廠的廠長也來看我,很擔心我。

因為我是負責進廠原材料、半成品的質量檢察員。人們都認為做這項工作很有「油水」,而我煉法輪功是要求從好人做起,不允許隨波逐流的。所以我從不收客戶任何東西,而且處處為他們著想,從不難為他們。

有一天午休,我遇到了我們廠的銷售員,他招手讓我過去,他手指銷售廠長說:「我們去香港了,香港遍地都是煉法輪功的,還發給了我們大法的真相材料和光盤。」

有一天,我接到門衛電話說門口有人找我,我出去看,是分廠保衛處負責人。他手裏拿著大法真相材料和真相小冊子,他一邊遞給我,一邊說,這都是他家接到的,他還說他也讓他小舅子看了,他小舅子是某派出所的警察。人們都這樣關心我,理解我,相信我,我很感動。

一天,一個車間材料員跟我說,她與丈夫和一位朋友去飯店吃飯。那位朋友是記者,談話中那位朋友說:「現在領導硬性規定,全部圍繞法輪功報導。我每天都到各醫院找住院的患者,讓患者冒充是煉法輪功的,按照他們事先準備好的污衊法輪功的台詞說。如果同意這樣做的,就給報銷所有的住院費用。」

一天,廠辦主任告訴我:她去局裏開會,局裏負責迫害法輪功的領導要求各單位,務必將所有煉法輪功的全部「轉化」,不准任何職工煉法輪功,不「轉化」一律上報。

廠辦主任說:「人家祛病健身也不讓,這不是不講理嗎!」局領導當場拍桌子,要將廠辦主任抓起來。廠辦主任語氣低沉地說:「上邊老有讓你們脫離法輪功、不煉法輪功的表讓你們填寫,我都沒有讓妳填寫,都是我替妳寫的。」

她還囑咐我:「妳一定要好好煉法輪功,千萬別忘了,妳的變化我是看著的。等我退休了,我跟妳一齊煉,我們老姐老妹的,到老的時候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給孩子添麻煩,就是無價的了。」

良知覺醒的時候

有一天,一位煉法輪功的同修給了我一份法輪功傳單,內容是去北京上訪的同修被抓,送回當地被迫害的情況。

其中有兩例是我們當地的,其中之一是一位年輕女同修被警察用電棍電了三、四個小時後引起發燒,昏迷不醒。另一例是二位大學生被暴打後,又用電棍電,全身青一塊紫一塊,不能行走。

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到去北京上訪。(圖片來源:明慧網)

還有一位是濰坊市濰城區的五十六歲女性法輪功學員陳子秀,她三天就被活活打死。家屬見到屍體看到:嘴上有血跡,牙齒被打斷,腹部腫起,臀、腿紫黑。還有一位女同修,警察用電棍電她的嘴,她滿嘴大泡,嘴唇翻翻,臉都變了形,我看不下去了。

我的心都在流血,怎麼能這樣無法無天。昨天還報紙、電視歌頌、弘揚,今天就血雨腥風,殺無赦了。我的心陷入了極度的悲哀、沉重。我的良知告訴我:不允許迫害好人,不允許迫害我的同修,不允許這樣欺騙中國人。我要讓中國人都知道,中國正在發生著什麼。

晚上我背著丈夫,拿了丈夫單位的門鑰匙。因為當時丈夫是單位銷售部經理。我來到丈夫的銷售部,把那份大法真相材料,複印了幾十份,裝到信封裏發送出去、郵出去。我在心中發誓,迫害不停,我此舉不止。後來我自己買了打印機。

「天安門自焚偽案」前後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前,單位一片恐慌,不時地傳來警察協同街道來單位,當眾綁架法輪功學員,誰說話也不行,點誰綁架誰。我去了丈夫銷售公司,一同去買過年的鞭炮,回家一進門,看到警察已經在我家等候了(孩子在家)。

警察看到我之後,很高興地說,真沒想到我的管轄區,隱藏你這麼個「法輪功分子」。(因為我們家住處和戶口不在一起)並威脅說:「妳想好了,是在家過年,還是上馬三家教養院過年去。要想在家過年,就寫個保證書。」

保證書內容有兩條,第一條保證不去北京,過年期間不去,以後也不去。第二條必須保證不煉法輪功了,和法輪功決裂。

然後,他又轉話題手指著孩子說:「妳說你兒子多好,妳煉的哪門子法輪功,妳要再煉下去,告訴妳,妳兒子將來大學都上不了了,妳這不是把孩子毀了嗎?」

孩子聽到這裏,馬上說:「如果媽媽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我上不了大學,我不會怨媽媽。」我也跟他講了我煉法輪功前的身體狀況,和煉法輪功後的變化。他還是一定要我寫「保證書」,還說不寫他就逮捕我,把我送馬三家教養院去,還可以得到一筆獎金。

孩子急了對警察說:「你不能逮捕我媽,更不能把我媽送馬三家教養院去。那裏是壞人和犯人去的地方。我媽不是壞人,更不是犯人。另外你知道不知道,馬三家教養院將十八名女大法弟子衣服扒光,投進男牢,被男犯人凌辱,已曝光全世界了。我不許你把我媽媽送到那種地方去!」

警察聽到這裏,直直地看著孩子,停頓了一會說:「我不把你媽送到那地方去,不把你媽送到那地方去。然後,開門向門外走去。」

八天後,也就是大年初七,中央新聞電視報導了震驚全國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我恍然大悟,原來年前對所有大法弟子的綁架,寫保證不去北京,就是為了製造這樁偽案,真是太卑鄙了。

中共自導栽贓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圖片來源:明慧網)

大法書中,師父早就講過:「自殺是有罪的。」(《悉尼法會講法》)大法弟子敢自殺嗎?這種自欺欺人的誣陷也太沒人性了。這不是愚弄人民嗎!而且中國政府大年初五向國外報導時,報導的是五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可初七向國內報導就變成七個人了,又多了兩個孩子。都欺騙到了掩耳盜鈴的地步了。

大家想一想,法輪功要是像電視、報紙等宣傳的那樣,誰還煉呢?難道我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沒有思想,沒有思維嗎?紙裏是包不住火的,現在大法已經傳遍了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地區,而且得到了各個國家的褒獎,這不是法輪功的超常和博大精深在全世界的展現和驗證,不是大好事嗎?

我們中國人都是經過了一次次運動過來的,誰能輕易地隨便去相信什麼,去做什麼,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我最衷心的願望

一次又一次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的歪曲、誹謗和慘無人性的迫害,使我更加認清了真理和黑暗。

我憑著一顆人的良心,一顆感恩於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的良心,我走向了北京,走向了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我一個普通的中國人、一個大法弟子的心聲!而且在廣場的幾處欄杆上,天安門旁粘上了「法輪大法好」!這個全世界都知道的五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我們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把大法真相材料、小冊子、光盤等,送到千家萬戶。把大法真相「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保命講給每一個有緣人聽。

我們是在用心做,用我們自己的良知做。我們的目地是讓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是無辜的。我們的願望是讓所有的中國人民都不被謊言所欺騙,不被假相所矇蔽。

我們真心的希望每個得到大法真相的中國人都認真了解一下大法真相,了解一下發生在您身邊的事情。更希望您珍惜這份大法真相材料,那裏有我們省吃儉用的辛苦,有我們對您的一片真心,真心的希望每個善良的中國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在線閱讀各語種《轉法輪》:https://www.falundafa.org/
線上免費學習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5/【徵稿選登】彌留之際點燃生命之火-257919.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