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四歲老人的深深感恩

一百零四歲老人的深深感恩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記者沈容改寫報導)我一百零四歲了,五世同堂,身心健康,白髮變黑髮,頭腦清醒又靈光,記憶力一點不比年輕時差。見到我的人都說我像個八十歲左右的人,可如果不是我修煉大法,二十年前可能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家人為我安排後事

我從小就在淨土法門修煉,一修就是七、八十年,但這麼多年修來修去,總感覺自己還是原來的我,暴躁的脾氣沒改,說一不二的強勢性格也沒有變,遇到不順心意的事情,照樣說打就打,說罵就罵。家裏的人只知道我是一個惹不起的厲害老太婆,對我保持距離,不敢親近我。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身上的病越來越多,那一年,我八十五歲,嚴重的肺氣腫、冠心病、肺心症、老年婦科病、痛風等多種疾病,把我送到死亡的邊緣。我身體嚴重到連續十一天不能吃不能喝,村裏的醫生要打吊針已無法從胳膊上打了,只能從頭上和腳上打,最後哪也打不進去了。

醫生表示他已無能為力,大醫院也不收,家人都有心理準備把後事安排好了,只等著我咽下最後那口氣。

就在這時,我那五十九的兒子突然得了嚴重的頸椎病,壓迫的脖子不能轉動,頭和手都抬不起來。不僅家裏的活不能幹,多方治療也不見效。修法輪大法不久的孫女,想叫她爸學大法。我一聽就不讓了,因為我覺得自己修了這一門,懂得挺多,不用再學其它法門了。

孫女看到我生氣的樣子,就用商量的口氣跟我說:「奶奶,我先不叫父親學,光叫他和我母親一起看看講法錄像吧。」那天,錄音帶剛開始播放,躺在炕上等死的我突然感到內心一震:「這是誰在說話啊!怎麼說的這麼好啊!句句都說到我心裏去了。我活了這麼大歲數了,還從來沒有聽到這樣的話呢!」

這回真的是來高人了!

這時,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當初修淨土時,那一門的師父曾講過:「說將來在末世時,有一個姓李的高人下世傳真道。」我在心裏激動的想:「這回真的是高人來了!」我趕忙問孫女:「這講話的人姓甚麼?」孫女告訴我姓李。此刻,我忘記了自己是一個病重快要離世的人,激動地大聲和家裏人說:「這才是真正來救人的真法大道啊!」說著我竟然坐了起來。家裏人見此都感到很驚奇。

法輪大法講法錄像。(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迫不及待的用心靜靜聽了一下午師父的講法,不但沒有累的感覺,反而覺得身心輕鬆,好像年輕了不少。就在當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我連續不斷地吐了很多的髒東西,又硬又粘,紙都擦不動。誰也想不到,只一夜的功夫,折磨我要送命的多種重病都好了。我激動地止不住地流淚,發自內心的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這神話般的事情,要不是發生在我自己的身上,像我這樣剛愎自用的人是決不會相信的。

我非常珍惜這珍貴的大法,發願把我的一切全部交給偉大的師父,師父怎麼安排怎麼辦,不去考慮自己的歲數。我不識字,每天用心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能背多篇師父的短篇經文。我修煉至今已有快二十年了,身體健康,再沒吃一粒藥和打一支針,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兒子的病也在修煉之後很快好了,我們全家人都深深的感激師父。

來學的人都身心受益

我想,這麼好的法不能光我們自己家得,應該叫更多的人都得到。我就叫家人把左鄰右舍很多的人都叫到我家來看師父講法錄像。很快來了四十多人。家裏裝不下,兒子就把一個空房子修理好叫人都去那裏看。看完了錄像,我們還成立了學法小組,天天學法煉功,每天的生活都很幸福和快樂。

看到村裏這麼多的人都得了大法,我真打從心裡高興。來我家學法的人也都受益很大,不少人學前身體都有病,學法不長時間都好了。有一個五十多歲的鄰居,得了乳腺癌絕症,因家中貧窮無錢治療,只能聽天由命。可學法不長時間,她就完全康復了,她一家人高興的不知說甚麼好,打心眼感激師父,相信大法。

中國法輪功學員煉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一個外孫女,結婚後,她的丈夫不務正業,在外面找女人鬼混,回家後拿我外孫女不當人對待,不是打就是罵。我外孫女快要氣瘋了,幾次要尋短見。我知道後想,人世間沒有甚麼好辦法幫外孫女解脫,唯有大法能幫她。我把外孫女叫到我家裏,叫她學大法,她痛快地答應了,很快就學了起來,不長時間,外孫女就從氣憤和痛苦中解脫出來了,對生活有了信心,她很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至今一直是一個堅定的修煉者。

兒子也起死回生

我的兒子從九五年得法後,身體健康,生活快樂。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打壓大法後,警察喪失人性地折磨我兒子,用皮鞋朝全身狠命亂踢,整個胸膛被打的紫黑一片,看人快不行了,才捎信讓家人用車拉回了家。第二天又逼他去派出所幹活,警察們還寫好了「不煉功」的甚麼書,逼著兒子當眾念。就這樣,兒子被折磨的不敢煉法輪功了,但他心裏知道大法好。

兒子這樣停止修煉就是十幾年,到了七十四歲那年,一天他栽完樹回家,洗完澡躺下睡覺,醒來後就不會動了。連續去了幾個醫院檢查,都檢查不出病來,無法確診,最後在一個比較有名望的外市醫院住了四十多天的院,也沒檢查出結果,只能起了一個名字叫「疑難雜症」,先後花了五萬多元錢,卻越治越嚴重,最後兩隻腳一動也不能動了。

兒子對醫院完全失去了信心,叫孩子們辦理出院手續回家了。先前,家裏的人怕我知道兒子的病難過,瞞著我長達五個月之久。當時我在城裏孫女家裏住,兒子出院後,也來同住。但他是被人抬上樓的,醫生來針灸時,兒子才哭著告訴我他生病的事情。

當家裏只有我和兒子倆人時,我就問兒子:「針灸管用嗎?」他說:「不管用。」我嚴肅地對他說:「醫院對你的病沒有甚麼招使了,現在只有大法能救你的命,咱娘倆一塊聽師父講法吧!」兒子答應了,兒子用心的聽著。

第二天,兒子的病就大有好轉,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就完全好了,搬五十多斤重的東西也不費勁。兒子病好後直到現在身體都非常健康,當時全村的人沒有人相信兒子的病能好的,看到兒子起死回生的表現,覺得大法真神奇。

(圖片來源:明慧網)

鄉里人爭相與我握手

我曾是一個眼裏揉不得沙子的厲害人,說一不二,很愛管閒事,甚麼事都要我決定,家裏所有的人對我只有服從的份。

可學大法後,我聽師父的教導,努力改變自己不好的性格,用善心對所有的人,不挑別人的毛病,光看人的長處,當孫女和孫子說兒媳不好時,我都制止他們,說出他們母親的許多優點,養育他們的不容易,使得他們的關係能相處和諧。

我做事也能為別人著想了,自己能做的事儘量不麻煩小輩們,他們都有工作也不容易。子孫們花錢給我買甚麼營養品時,我都不叫他們花錢買。我告訴他們:「你們的孝心我領了。我現在身體健康,能吃能喝,不需要甚麼營養。我不斷的學法煉功,有更好的東西補充身體,不要浪費這些錢,掙個錢不容易,要用在需要的地方去。」

當我從農村老家回城裏子女家住時,不用孩子們攙扶,我自己從一樓走上了四樓,也不覺得累,小輩們誇我越活越年輕,我自己也感覺是。

而在農村老家過年時,初一的早晨,幾乎全村的人都來給我拜年,誰來都和我緊緊地握手,把我的手都握痛了。但我心裏很高興。我知道,是法輪大法把我變成了一個慈祥善良的、受人歡迎和尊敬的老人。

我活到這麼大歲數了,現在只有一個心願,希望趕快結束這場對大法的迫害,讓在監獄裏被迫害的所有大法弟子早日回家,過自由的生活!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8/【慶祝513】一百零四歲老人謝師恩-309425.html

(本文主圖攝影:蘇玉芬)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