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海總浮沉  我終於找到歸途

人生苦海總浮沉 我終於找到歸途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人類生命的意義是一個亙古不變的話題,有人在人生路上尋尋覓覓,有人在苦海中載浮載沉,而她則是在生命凋委之際,才恍然明白返本歸真的迫切和真義,並從此脫胎換骨,有了全新健康的生命。以下將以第一人稱敘述,講述她令人動容的故事。

初遇大法 卻不識天機

我是東北某大型國有企業的職員,從事會計工作。一九九九年的春天,法輪功在我們這座省會城市洪傳,我早晚出門,都會看到公園裏、操場上、健身廣場上,都有法輪功學員的煉功隊伍。

因為這個隊伍人數太多,經過時總不自覺留心了一下,後來又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不免產生學煉的念頭。可對於我這個帶小孩的上班族來講,時間是很緊張的,去了幾次,也沒有把功法學會。

那時候公司裏有不少人煉,都說這個功法好,還說大法師父寫了一本指導修煉的書叫《轉法輪》,我也跟著請了一本。書的封面是一個旋轉的大法輪,旁邊還有幾個小法輪,我迫不及待地翻開書看,發現裏面講的內容是我從來沒聽過的,還有些部分也沒看懂,但我卻記住了真、善、忍三個字,覺得這三個字真好。

因為這個隊伍人數太多,經過時總不自覺留心了一下,後來又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不免產生學煉的念頭。圖為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但書我還沒看完,功法也還沒學會,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開始了,鋪天蓋地都是污衊和抹黑,單位還開會通知讓所有員工把《轉法輪》及相關的東西都繳交上去,由單位統一銷毀。

當時我真的想不通,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不讓老百姓煉?難道按真、善、忍去做錯了嗎?教人做好人錯了嗎?一個反對真、善、忍的政黨,是一個什麼政黨啊?前幾個月報紙上報導的還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呢,怎麼風向一轉,現在又不好了?政府的態度讓我氣得直掉眼淚,請了一天假沒去上班。

母親也在修煉法輪功,我回娘家時,媽媽說若我擔心書放家裏不安全,可以放在母親家,我便把書交給了媽媽。一段時間以後,我把書取了回來,跟媽媽學會了五套功法。後來聽說我們公司有些學員去天安門,為大法和師父討個公道,結果有人被非法開除、有人被勞教、有人被判刑,可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

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天安門請願。(圖片來源:明慧網)

人生茫茫關難多 苦海總沉浮

接下來的那些年,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了問題,從乳腺纖維瘤、咽炎、鼻炎、鼻竇炎、子宮內膜增生、婦科病、缺鐵性貧血、腰椎病到頸椎病等,一個一個的出現。剛用藥物或手術緩解或治癒了一種,另一種病緊接著就上來了。也許,這些病看似不大,但身心承受的痛苦卻不小,那種煎熬也許只有生病的人才能體會。

那麼多的疾病當中,最困擾我的就是鼻竇炎和頸椎病,去醫院看過多次,西醫、中醫、偏方、輔助康復療法等多管齊下,也多次住院治療,卻是收效甚微。後來我學會了冷水洗鼻子法,使鼻竇炎得到緩解,頸椎病卻越來越嚴重。

頸椎患病後的十幾年中,丈夫領著我到省城各個醫院去看,三甲醫院都跑遍了,知名的骨科醫生、祖傳的民間中醫都看過了,各種治療手段也用盡了,連CT、核磁的片子都拍一摞了,可不僅不見好轉,症狀反而越來越多,明顯有加重的跡象。

肩頸、胳膊、手指開始麻木、疼痛、無力,不僅手握不住東西,就連走路都步態不穩,整個人有踩棉花的感覺。後頸還總像是被什麼東西箍著一樣,一轉頭椎骨就嘎吱嘎吱地響。在身心俱疲之下,我的頭髮一把一把地掉,睡眠品質也很差,睡十分鐘左右就得換一種姿勢,或者換一個枕頭。

我患的頸椎病是中央型脊髓型頸椎病,醫生說目前這種頸椎病手術治療風險比較大,容易使人致殘。如果用中醫中藥保守治療,可逆性也不大。若能維持現狀,病情不再發展,就是比較理想的狀態了。

二零一九年中國新年剛過,初六那天早上,我一覺醒來,突覺天旋地轉,本能的閉上眼睛坐起來,胃裏的東西翻騰上湧,我喊醒丈夫扶著我走到衛生間,抱著馬桶狂吐不止,吐到最後胃裏沒東西了,再吐出的就是苦水和膽汁了!我好像虛脫一樣,渾身是冷汗,頭髮濕漉漉地像水洗一樣,臉上的汗滴滴答答往下掉,那一刻,我感到身體的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

也從這一天起,我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儘管一直在看醫生,針灸、推拿、吃西藥、喝中藥、貼膏藥等,卻是一點起色都沒有。

到了四月份,我不得不去做核磁共振,因為我已經無法躺下睡覺了,平躺、趴著、左側躺、右側躺都不行,只要一挨枕頭,就要眩暈嘔吐。還得在別人的攙扶下才能行走,不然就要一邊倒,站立時也要拽著固定的東西,不然也有倒地的感覺,坐車得坐靠裏面的座位,坐外面的也要倒地上。

醫生想確定是不是壓迫脊髓了,堅持讓我再做個新核磁共振。可是我不能仰躺,因為做核磁共振是需要躺在艙裏的。這時候媽媽來到了我身邊,媽媽說妳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師父會幫妳的。

我躺進核磁共振設備艙,心裏一遍又一遍地念著這九個字,二十分鐘後我出來了,果然沒有嘔吐,可緊張的手心裏都是汗。很快,診斷結果出來了:頸椎曲度僵直,部分椎體緣骨質增生。頸三~七椎間盤突出(中央型),頸四~六層面頸髓受壓改變;頸椎退變,頸椎曲度改變。

這次給我看病的醫生是市三甲醫院的頂尖主任醫生,在不手術治療脊髓型頸椎病方面很有名氣。但看了我的片子後,他說有些嚴重,考慮要把我推薦給他的老師治療了。

這麼多年下來,我的內心早知道再有名的醫生都治不好我的病了,我走出醫院站在路口等紅綠燈的時候,看見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人流,不免想著,人活著到底是為什麼?就這樣在人生的苦海中煎熬嗎?既然生命如此痛苦,為什麼我還要活著?

回到家我便把手機密碼、銀行卡密碼、微信和支付寶密碼都寫下來交給丈夫,我這個舉動嚇到了他,他問我為啥要這樣做?不停安慰我說會好的。媽媽看我這樣,也很著急,讓我跟她一起煉功,還說她原來一身病,煉功都好了。可我站都站不住,怎麼煉功呢?

天機如雷貫耳 生命得到救度

到了晚上,我躺不下去,靠著床頭坐著打盹,腰椎也疼得坐不住了。我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忽然看見裏面有一個U盤,想起來是一個法輪功學員送給我的,放在那兒有一年,早已忘了這事。既然睡不著,那我就插上手機和耳機看看吧!

裏頭有一個《細雨人生》的視頻,這一看深深被吸引住了,內容是一個醫生得了罕見疑難病症,無藥可醫、無人能治,他在身處絕境之時遇到大法,短短幾日恢復健康的故事。因為是講述人自己的親身經歷,所以講起來真情流露,我跟著他的喜怒哀樂哭哭笑笑,完全融入進去。

看完這個,又看下一個,都是講述修煉者本人在聽了師父講法,或看了《轉法輪》後,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神蹟。裡面的每個人,都有他們絕處逢生的故事,我看著看著,哭著哭著,突然覺得有一束光照進了我烏雲密布的世界,我的生命有了一線生機。

第二天,媽媽和我一起學法煉功。這一次拿起《轉法輪》看,可一點也不迷糊了,我讀得非常入心,知道了師父來傳大法,是為了救人的,而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就必須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實修心性,師父才會給淨化身體,而淨化身體的目的,也不是給人治病,而是要把人度到高層次上去。

這一次拿起《轉法輪》看,可一點也不迷糊了,我讀得非常入心。《轉法輪》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40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讀完一講,我開始煉功,本以為自己站不住的,可一煉起功來,要倒下去的感覺就沒有了。第一天煉完功,我睏得實在不行,結果一下子睡了三個小時。第二天我暈乎乎的腦袋似乎被一種神祕的力量固定住了,雖然裏面依然有暈的症狀在,可是被外面的這層力量限制的起不了作用。也就是這一天晚上,我可以正常睡覺了。

第五天,我的身體也有了一層神祕外殼,把裏面那層忽忽悠悠的身體給固定了,我可以慢慢走動,不再暈了。第十天,外面的那層殼和裏面的身體合二為一,我不可思議的康復了,神蹟也在我身上顯現!

從那之後修煉的一年多時間裏,我多次經歷了考驗,也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就是希望有緣讀到此文的人,能明白大法的美好與真相,把握亙古難遇的機緣,走在生命得救、返本歸真的正路大道上!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6/新學員-神跡也在我身上顯現了-43606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