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傷口嚇壞醫師 「行醫三十年首見」

乳癌傷口嚇壞醫師 「行醫三十年首見」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一般人被醫生宣布癌症晚期,甚至發出病危通知時,往往晴天霹靂,難以承受;而家住河北的劉萍(化名)在聽到後,心情則是由懼怕轉為平靜,並順利地走出生命中的難關。

是什麼力量讓病情逆勢,讓她轉危為安?下面是劉萍所寫的自己的這段經歷,與世人分享在她身上出現的奇蹟!

胸口冒血嚇壞醫護

幾年前,我的左胳膊上長了一個疙瘩。當時我聽嫂子說,她的姐姐也出現了這種情況,後來查出得了乳腺癌,就是那個疙瘩引起的。

聽後,我的心中就出現了一種無形的壓力,時不時還會去想。

二零二零年,由於我沒守住心性,和丈夫吵了幾句嘴,產生了強烈的怨恨心。過兩天,感覺左乳房裏長了一個小疙瘩,就聯想到嫂子的姐姐得了乳腺癌的事,頓時心裏就害怕了。

後來疙瘩長得有兩個饅頭那麼大,整個乳房都是硬的。這時我自己的心不那麼穩了,不能把心一放到底。

接著我的乳房開始發脹,甚至流血水。一天,乳房突然破裂,碗口大的洞裏血肉模糊,血水向外直流不止。傷口邊緣的爛肉像張著嘴一樣,十分可怕。身為修煉人的我立即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不久,血流得漸少一些,我被家人送去了醫院。

大夫看一下傷口,當場嚇了一大跳,說:「我當醫生三十年,沒見過這麼嚴重的,整個乳房都裂開了。」連醫生都沒法清理傷口,因為一清理就血流不止,情況非常危險。醫生轉身對家人說:「做最壞準備吧。」

夢境點化逢「兆傑」

那時我臉色蒼白,身體極度虛弱,但意識清楚。我知道自己是煉功人,有師父管著,不會出事,心裏就不那麼害怕了。我就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念,一直念,什麼都不想,就是在心裏念。

(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醫院做了各種檢查,最後醫生診斷我患乳腺癌晚至末期。巨大的傷口潰爛的深至肋骨,肉已壞死,都變黑了,臭味難聞,傷口還在不斷地流血,醫生和護士嚇得都不敢多看。

住院期間,我怕心重。一次在夢中:我看到自己和幾個人在大街上走,別人背的筐頭內是空的,而我卻背著一大捆鮮玉米秸(禾莖)。我悟到這是師父慈悲的點化,讓我放下不好的東西,放下怕心,放下生死。

有一天輸液時,我睡著了,夢中看到病床上躺著人形這麼大的一塊肉。那個元神在外面一半,在身體裏一半,還在裏面飄動。我聽到一句話:「為別人的時候就能活。」當時我也悟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只是感覺自己怕心太重,太執著自己的身體了,放不下生死。

在醫院住了幾天之後,我回家等著做第二個療程。然而,醫生評估我連兩個療程都做不完,這個人就不行了。

回家後,師父又在夢中點化:我在公路上曬糧食,別人都收起來了,就剩下我還沒收,於是準備回家取麻袋裝糧食。快到家時,路上有個叫兆傑的人,手拿著鐮刀不讓我過。一會兒,他讓開一條道,笑著說:「我和你鬧著玩呢!」

我悟到「兆傑」諧音「兆劫」,這是師父點化我:這是我的兆劫,雖然難大,但能過去,師父要給我消去生生世世無數的業力。

高燒不退  命懸一線

三、四天後,我身體發燒39度不退。丈夫和醫生聯繫,醫生說趕緊辦住院吧,肯定是感染了。到了醫院抽血檢查,白細胞(白血球)只剩下0.4(正常值是3~10),已經沒有多少白細胞了。醫生說是骨髓抑制不產生白細胞了,高燒很難退。

當時我的體溫到了39.8度,醫生發出病危通知,並讓我兒子簽字,說:「你媽媽要是高燒不退,就很危險了。」

就在當晚後半夜,我當時還有些意識,朦朧中感覺我身體非常的輕,就像薄紙一樣,輕飄飄地在另外空間裏遊蕩。來到一座橋上,橋上男的女的都有,橋下邊就是萬丈深淵。橋上邊的人在往下掉,掉下去就死了。

這時,我也快掉下去了,我很恐懼,我用手使勁地拽著橋上的東西。情急之下,我從內心奮力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聲音剛落,只見一尊金佛像升起,瞬間我的身體就向金佛像飄去,這時我醒了,感覺已經退燒了。

第二天早晨,我的身體很輕鬆,思路清晰,而且特別精神,就像昨晚什麼事都沒發生般。我知道,是師父在關鍵時刻救了我的命,還給我淨化了身體。

就這樣,我順利做完了兩個療程,活過來了。醫生、護士都說:「真是奇蹟啊!」

由於兩次點化我的時候,都是同一句話:「為別人的時候就能活。」當時我就想:從現在開始,得放下自我,任何事都先替別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的生命。

首先,我得救自己空間場的這些生命,於是對著自己空間場的生命說:「我就是要救度你們,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也同化大法吧。」

這時我才悟到,我應該向內找自己。發現多年來自己沒有真正的實修心性,幹事心強、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虛榮心、面子心、執著自我的心、顯示心、歡喜心、色慾心、怕心,一找一大堆,都沒有修。這多危險,太可怕了!

我在心裏對師父說:「感恩師父慈悲救度!弟子這麼不爭氣,師父還管我。我以後一定做一名真修弟子,實修心性,一思一念按真、善、忍去做,事事替別人著想,勇猛精進,做好我該做的三件事。」

(圖片來源:pixabay)

傷口自癒  醫護嘖嘖稱奇

以後每次換藥,家人就問大夫:「這傷口能長好不?」醫生說:「長不好,不動手術長不好。因為裂開的地方肉已壞死了,裏面爛得很深,而且肋骨都已感染,又是癌症後期。整個切除吧,面積太大,又無法植皮,就是能植皮還不一定能植活,所以沒法手術。」

大夫又分析:「傷口自行癒合的可能性很小,除非出現奇蹟!只有傷口周邊的肉皮向上長,生出肉芽來才有癒合的可能,但是很難!我們還沒見過,只能看發展了。」

醫生都失去了治癒的信心,只是按例行常規治療,每天給我清理傷口和換藥。

但我相信傷口一定能長好,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當時就對家人說:「那咱就讓它慢慢長,我堅信師父無所不能。」

在之後的一次換藥時,醫生打開傷口一看,很是驚喜,就聽他對助手說:「你看,長了好多新肉芽,這情況非常少見,是好現象!」

我的乳房在逐漸變軟,多半都變軟了。在這期間,我就是多學法,能煉功就煉功,心裏就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個聲音說:「裂開的傷口已經癒合了。」我就想這是師父的點化,我的傷口很快就能長好。

幾天後再換藥,打開裹著的紗布後,大夫特別驚奇地說:「長啦!已經開始癒合了,還真沒見過像她這樣的,效果這麼好!」從此,傷口迅速縮小。那麼大的傷口一個多月後癒合了,還沒留下一點傷疤,平平的,光滑如初。真令人不可思議!

過了幾天,夢裏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說:「胳膊這個疙瘩也恢復正常了。」我醒來一看,真的平復了!大家都說:「真是奇蹟!」 從此,我的身體完全康復了,不再用任何藥了。

深挖執著  法中歸正

現在我的身體健康,皮膚變得白嫩細膩,人還年輕了許多。家人和很多親友從開始疑慮、惋惜、悲傷,到我完全康復後,無不讚歎法輪大法的超常!

在這一段時間裏,我也覺得特別不容易,經常受到另外空間的干擾。思想中那個不好的物質特別兇惡,一直往我腦子打不好想法:「放棄吧!」我還經常睡不著覺,一天一宿的睡不著。睡不著的時候,我就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心裏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沒修好的方面,我會在法中歸正。」同時我深挖自己的執著,決心在法上真正的歸正。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我完全康復後-無人不讚法輪大法的超常-439533.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