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病危通知  岳父神奇起死回生

三次病危通知 岳父神奇起死回生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二零零四年的子夜,刺耳的鈴聲劃破寂靜,我接到岳父一通緊急電話......

岳父的一生中有過一些神奇的經歷,年輕時,武術方面有些造詣,會武功,學過易筋經,人很正直。

當他來到了文革期間,造反派的人要他當頭目,岳父不願意幹。後來,造反派的人找上門來批鬥他的岳母,他當仁不讓、出手相救,據說把家裏的碗都打飛起來,其中一個端正落在孩子的床頭上,而那些人自是落荒而逃。

岳父還當過廠長,修理過汽車,由於當時辦廠的人寥寥無幾,岳父獨占鰲頭的收入令人羨慕。

不幸的是,後來岳父和岳母離婚,岳父漸漸消沉,經濟也開始陷入困境,必須依靠親人朋友周濟。我常和岳父聯繫,去看望他時,才知道他就租住在沿河邊的一座木頭結構的民宅裏,過著清貧淡泊的日子。

那一晚的緊急電話

雖然生活多舛,但岳父幾乎從未生病,也沒有過什麼心臟病。可那天晚上,岳父突然來了緊急電話,口氣急促地向我求救。我放下電話匆匆趕到他住處,立即將岳父送到當地一個大醫院去。

醫生安排他在醫院的留觀室,一邊打吊針,一邊插上心電圖之類的儀器,我看著心電圖上的線條在屏幕上流動著。

從子夜兩點到凌晨五點,醫生給岳父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每一次都要親人簽字,彷彿岳父隨時會失去生命。

在醫生下達了第一次病危通知後,我大起膽子勸岳父,岳父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也明白法輪功能讓人們身心健康。我說:「爸,您念法輪大法好吧,很多人因為念了『法輪大法好』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神奇結果,這都是真的。」

岳父疼得難受,瞇著眼睛,不假思索地說,「嗯,嗯,迷信,迷信……」我不好說什麼了,只是在一邊伺候他。

當醫生下達第二次病危通知後,我看岳父的情況越來越不對勁。我無意中摸到岳父的一隻手臂,有些涼涼的,再一摸腿,也涼涼的。還好另外一邊身體,體溫還算正常,但嘴唇看起來發白,心電圖的曲線也不正常。

(圖片來源:明慧網)

起死回生的關鍵轉機

岳父並和我說了一些話,彷彿是所謂的「瀕死反應」,岳父說:「我一生的事情,無論大小,六十多年的事情,就在一瞬間像電影膠片一樣歷歷在目呈現出來了。可是心臟的疼痛,就像一座山一樣壓過來……」

同時間,我也看到他頭上的汗珠,一顆一顆往外淌。岳父是習武之人,看得出忍耐力非常強的。

這時我又開始建言,我說,「爸爸,這吊針都在打,念『法輪大法好』不會耽誤治療,別人都說念『法輪大法好』有效,您試一試,或許有用的。」岳父見我說得誠懇,他同意了。

岳父開始集中精力念「法輪大法好」這幾個字時,看上去對他已經非常困難。他咬緊牙關,一字一字地堅持默念。我能感覺到他是誠心誠意地念,雖然聽不清楚,但從嘴唇的變動能看得出是在念「法輪大法好」。

時間在「法輪大法好」的默念中靜靜地流淌,一小時後,岳父的臉色變紅了,開始散發出朝氣。嘴唇的顏色也由白轉為紅潤。一邊身體的體溫和心電圖也恢復正常。岳父的臉上,開始露出身體輕鬆後的笑容。

我親眼見證岳父轉危為安,心中不知道怎麼感謝慈悲的師父,我知道岳父一個大的關難已在不知不覺中化解了。

第二天,醫生會診後說,昨晚的情況叫做心肌梗死,相當危險。之後可以動手術,也可以保守治療。和岳父商量後,我們選擇了保守治療。

岳父在醫院又住了三天,基本恢復正常,已能順利出院了。此後很多年,他老人家的身體都很好。

出院不久,岳父有了退休收入,還常出去打工,往日瀟灑快樂的精神狀態又回到岳父身上。

我經常告訴人們發生在岳父身上的奇蹟,當大家向岳父本人問起這個事情,他也勇敢大聲地說出實情:「我就是念了法輪大法好,才救了我的命。」從岳父起死回生的那一刻起,他便用他的親身經歷不斷證實著大法的偉大與美好。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4/誠念「法輪大法好」-病危的岳父起死回生了-441658.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