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同堂的八口之家  遭非法迫害後只剩三口

三代同堂的八口之家 遭非法迫害後只剩三口

【明慧之窗記者陳柏年綜合報導】一對恩愛夫妻,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黑浪滾滾之中,一死一殘。原本幸福美滿的八口之家,因此變故而五人離世。致殘的孫鴻昌與死去的妻子王秀霞,更親身經歷了驚悚至極,令人髮指的酷刑虐待。

孫鴻昌與王秀霞是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人。孫鴻昌在蔬菜公司工作,婚後兩人育有二子,與公婆、弟弟與弟媳三代同住。自從他與妻子王秀霞、弟弟孫鴻森等三人步入大法修煉之後,一家笑語融融,前嫌盡釋。

王秀霞常說:「師父在《轉法輪》裏告訴我們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就按照這個法去做。」孫鴻昌回憶:「婆婆罵她,她從不還口,還樂呵呵叫媽媽。」眾人眼中,王秀霞是一個「公婆誇、小姑敬、兒子孝、丈夫尊」,不可多得的賢妻良母。

孫鴻昌(左)與妻子王秀霞。(圖片來源:明慧網)

黑獄十六天  王秀霞遭受酷刑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孫鴻昌、王秀霞仍堅守信仰。為了將大法的美好與江澤民發動迫害的真相告訴世人,他們與同修合作,傳送真相不懈。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點,王秀霞、張守慧與康孝生三位法輪功學員,在新屯一地,突然被撫順東州刑警隊、新屯派出所、萬新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團團圍住。警察惡狠狠的將他們三人打倒在地。

由於三人拒報姓名,即遭酷刑折磨。天快放亮的時候,康孝生奇蹟似的脫銬走出。王秀霞也脫了銬,但剛要走出就被發現。在面對一名監禁者成功逃離的瘋狂憤怒下,惡警們對王秀霞加重酷刑虐待。

為了避人耳目,王秀霞被劫持到撫順市公安一處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暴力毒打,又用牙籤亂扎她的身體;還用腳踩在一條腿上、用手抬起另一條腿,使勁往上掰,使其承受筋骨分裂的劇痛;接著用茶缸往頭頂上、臉上潑冷水,將其按倒在床上,頭倒懸在床下,不斷往頭上澆冷水,王秀霞的衣服全濕透了。

惡警還用一種「煙燻」的酷刑,就是把一張大報紙捲成一個喇叭筒形,喇叭筒的尖頭朝上,正對著王秀霞的鼻子和嘴;喇叭筒的大頭朝下,用打火機從大頭點著,讓煙從尖頭冒煙,直接對她的鼻子和嘴燻……。不讓她睡覺,輪流刑訊逼供。警察惡狠狠的恐嚇她:不轉化就把妳的衣服扒光了,送到衛生間,把手銬在牆上,把窗戶打開,讓大家看。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張守慧,也受到酷刑虐待。她被帶到一個黑屋子,四肢固定在鐵椅子上,惡警們拽頭髮、打耳光、用拳揍臉與胸膛,兩人一組的輪班迫害她。打累了,就用溫度很高的白熾燈泡對著她烤燙,期間張守慧暈厥過去多次。後來,張守慧也被帶進同一間看守所,見到了王秀霞生前最後的狀況。

法輪功學員絕食聲援 仍救不了王秀霞

王秀霞在鐵椅子上,一直喊著「法輪大法好」。她的聲音從洪亮到低沉、最後變得微弱。為了怕她喊「法輪大法好」,惡警縱容犯人用襪子和髒抹布,把王秀霞的嘴堵上。

王秀霞被銬著手銬腳鐐關入一零三號監室,白天,幾個人把她抬出去綁鐵椅、灌食折磨,晚上再抬回一零三號牢房。因怕脫逃,惡警將她雙手反銬在緊挨廁所的暖氣管子上,用髒布堵著她的嘴。暖氣管子很低,她只能坐在地上過夜。這樣幾天,王秀霞的腿上、胳膊上都有牙籤扎的傷口,任何有良心的人都看不下去。

王秀霞被銬著手銬腳鐐關入一零三號監室,白天,幾個人把她抬出去綁鐵椅、灌食折磨,晚上再抬回一零三號牢房。(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六月四日,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以集體絕食的方式聲援王秀霞。但是到了第三天,副所長於貴德就把所有作奸犯科、吸毒等惡行重大的犯人找來,讓他們盡情吸飽煙之後,動手毆打絕食的法輪功學員。孱弱的學員有被打傷眼睛、打昏過去、門牙被打掉的。

然後,一零一室、一零二室的打手都集中到一零三室,十來個犯人圍毆王秀霞。有人看到犯人穿著皮鞋,對王秀霞的心臟連踹三腳。每踹一腳,王秀霞就「噗——」的噴出一口鮮血。連踹三腳,連噴三口鮮血。

之後幾天,王秀霞臥床不起。黑警坐視犯人拿煙頭燙她、拔其陰毛,把王秀霞陰部和腋窩的毛全拔光了。有一天,法輪功學員扶她上廁所,她蹲下很長時間解不出,惡犯等得不耐煩就出去了。這時她很費力,小聲告訴旁人:她陰部和腋窩的毛髮已經全被惡犯拔光,因此陰部腫得撒不出尿來。

六月十五日晚,王秀霞突然臉色蒼白,呼吸困難,情況危急。但看守所惡警卻漠不關心。王秀霞死在法輪功學員王德芬的懷裏。時間是晚上九點三十分。

撫順公安局通知家屬說王秀霞死亡。家屬趕到後,遠遠看到王秀霞的遺體被冰凍著,已認不出人形。惡警不讓家屬上前看遺體,也回答不出死亡原因。就在十七日,強迫他們草草入殮。

孫鴻昌遭受劈胯酷刑折磨

王秀霞離世之後,丈夫孫鴻昌也因為堅持修煉、傳遞真相而屢遭迫害。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孫鴻昌在清原縣興隆小區的室內從事裝修工作時,突然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公安一處)的七、八個警察,綁架到清原縣的清原鎮派出所(又叫天橋派出所)。

當天深夜十一點,撫順市國保大隊關勇(亦是迫害王秀霞致死的主兇)等六名警察在場。他們對孫鴻昌施加酷刑,關勇尤其惡毒殘暴。

警察先暴打孫鴻昌一個小時,再用電棍電擊他的生殖器、用拳頭猛力擊打生殖器官。孫鴻昌痛得幾次昏死過去。泯滅人性的關勇,還用雙手狠狠的將孫鴻昌的腿劈過頭,用最殘忍的劈胯酷刑折磨,將孫鴻昌的右腿扣在鐵床上固定住,再用雙手死命劈他的左腿;一瞬間,孫鴻昌的胯部就像被撕裂了一樣。如此的劇痛使孫鴻昌昏死過去。

劈胯是撫順公安惡警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殘忍手段之一,受此酷刑之後,人的腿就殘廢了。被折磨的人痛入骨髓,實非語言所能形容。

劈胯是撫順公安惡警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殘忍手段之一,受此酷刑之後,人的腿就殘廢了。被折磨的人痛入骨髓,實非語言所能形容。(圖片來源:明慧網)

從昏厥中醒來的孫鴻昌,聽到喪盡天良的警察在想折磨他的手段。關勇說:「你們去找兩根木棍,再買寬的膠帶。」不一會兒,他們就拿來了,將兩根木棍分別放在孫鴻昌的兩條腿的外側,不讓腿打彎,用寬膠帶從上到下緊緊的將木棍纏在孫鴻昌的腿上,然後再把孫鴻昌的右腿扣在床上,惡警用雙手劈孫鴻昌的左腿過頭,每一次時間都長達一、兩個小時。期間孫鴻昌痛到多次昏死。

雙腿癱瘓靠人背行  法院還非法判刑

那三天夜裏,派出所周圍的居民都聽到了孫鴻昌淒厲的慘叫聲。這樣的折磨從深夜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晨五點鐘。警察過程中惡狠狠的咒罵:「我們就是沒人性!你媳婦就是我們打死的!打死你也不用償命!大不了再花上兩千多元錢!」

惡警們把孫鴻昌迫害得奄奄一息。此次酷刑使孫鴻昌左腿傷殘,無法站立和行走,只能躺著,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整整躺了一個多月。

病重之下,看守所曾經帶他到醫院就診三次,診斷的結果分別是腿神經損傷、左側腓總神經小脛神經損傷,以及左坐骨神經損傷。

一段時間以後,孫鴻昌的左腿、左腳明顯萎縮,比右腿、右腳細了很多,左腳趾頭彎曲。本來右腳還可以行走,漸漸兩條腿都不良於行,只能靠人背行。即使如此,清原法院仍以「阻礙法律實施」非法判孫鴻昌五年。

家人驚懼 兒子孫峰十四歲也離世

王秀霞被迫害致死時,小兒子孫峰才十二歲,由親戚撫養。他變得抑鬱寡言。母親過世不久後,孫峰就被醫院確診為白血病,多次送醫搶救。母喪兩年後,剛滿十四歲的孫峰就在孤苦中離世。

孫鴻昌年邁的父親,不捨兒子酷刑致殘,為了討回公道,苦苦奔走於各級公、檢、法、司單位,受盡各種恐嚇與屈辱,於二零零八年罹患重病,驟爾離世。臨終前的老人常說:「我兒子出來了,我的病就好了。」可憐他始終沒能實現這個願望。

孫鴻昌的弟弟孫鴻森,因修煉法輪功,從一個不務正業的年輕人,變成一個心地善良、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好人,卻因警察無數次的騷擾與恐嚇而離世。弟媳也因丈夫被綁架,而在驚懼中去世。

短短數年,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樣破碎噤聲。透過孫鴻昌在二零一五年一紙控訴江澤民的訴狀,也透過明慧網披露,才得以流傳於世。

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樣破碎噤聲。透過孫鴻昌在二零一五年一紙控訴江澤民的訴狀,也透過明慧網披露,才得以流傳於世。(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妻死夫殘 老幼申冤無門、孤苦離世https://reurl.cc/dxVWvM)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