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保姆的神奇變化

三個保姆的神奇變化

文/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黃凱熙改寫)

我叫佟雨(化名),是居住在加拿大的九零後華人。

我於二零一九年真正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初期,覺得大法很好,很想跟受中共謊言洗腦、對大法有錯誤認識的身邊中國人講大法美好的真相,但是卻不知道怎麼樣開口。

第一個保姆:沒戴老花眼鏡也能讀書中的字

當時,一個在我坐月子時曾經到我家幫忙的月嫂突然聯繫我,說想來我家住五天,她上一個工作結束了,準備回中國了。她說回國前,想來探望我。我喜出望外,心想太好了,要趕快跟她講大法的美好呀!

她到我家後的頭兩天,我剛想張嘴對她講真相,就害怕地把話又嚥回去了。心裏一直很著急,心想怎麼辦呢?還有三天,她就要回國了,不能讓她帶著遺憾回國呀!

這時,她主動提出來,想讓我開車帶她去遠一點的地方玩,來回車程要一個半小時,我答應了。

一上車,車上的音響自動連接了我的手機,開始播放師父的廣州講法第一講。我聽到後,心臟「怦怦」快跳出來了。心想:哎呀!我手機裏這麼多音樂,怎麼直接開播師父的講法了呢?我又想:那可能就是師父的安排吧。我就不多說話,她一路上都默默地聽著師父講法。

在回家的路上,我告訴她,剛才她聽到的是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然後,跟她講了一些基本的真相。誰知道,她聽到後,覺得大法非常好,問我能不能跟我一起煉功?我當時又驚又喜,覺得自己悟性太差,師父把有緣要得法的人帶到了我身邊,我還不敢開口,師父卻幫我打開了這個局面。

然後她告訴我,她看到了我的變化。她在我家做月嫂的時候,常看到我吼先生、當著她的面摔盤子、罵孩子。那時我也不能吃一點苦,每天就是躺在那裏,等人伺候,可現在的我比以前勤快多了。她說,看到我人都累瘦了,她心疼地流下了眼淚。

我告訴她,這都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呀!是大法師父教我要忍,要善,要多考慮別人的感受。

她離開的前一個晚上,正好是我們當地的大組學法,我問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參加?她說好。到了之後,她發現沒帶上老花鏡,看不清書上的字。她就想,那就閉著眼睛聽吧。結果,聽著聽著,她再睜開眼睛,發現竟然能看清楚字了。她高興地也跟著一起讀法。

學完法,同修交流的時候,正好也是一位做保姆的新學員上台交流,她向大家鞠了一躬,說感謝大法弟子這麼多年來不懈的努力,才讓她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我家月嫂聽完交流後,一直在抹眼淚。

第二天,月嫂要回國啦,她堅持要請一本《轉法輪》回國,並且還說,一定要告訴她身邊的所有人法輪大法好!

《轉法輪》是李洪志先生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40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第二個保姆:煉功改善了找不出病因的關節痛

這位月嫂離開之後,我申請的菲律賓籍阿姨來了。因為此時我已經得法了,所以對待她都是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對阿姨說話也很尊重,別人都稱呼她為菲佣,可是我就算在外面,也不這樣叫她,我就叫她阿姨。

因為加拿大勞工上班是按小時收費的,並且週末不上班,每天若是上班超過八個小時,要付一點五倍工資的加班費。我按照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該怎麼樣支付,就怎麼樣支付。

身邊的朋友知道後,都替我打抱不平,說我既然幫她辦移民了,就應該讓她多幹活,哪裏還會有人付她加班費啊?還說,保姆還週末雙休,怎麼不把她供起來啊?

我告訴朋友,在加拿大,就是很講人權、講平等,我跟她之間沒有甚麼不同,更沒有甚麼級別之分,我們之間應該是互相尊重的關係。朋友聽後,都覺得不可思議。是呀!畢竟她們以前所認識的我,是一個給不相關的人多付出一點什麼,都覺得虧的人。可現在的我,竟然成了一個明明白白的「傻子」。

我向這個菲律賓籍阿姨介紹大法,她聽後覺得真、善、忍真好。我還告訴她煉功的好處,但是她沒有往心裏去。

直到有一天,她說想請假半天,因為她的手關節很痛,她不知道是不是關節炎或者患了風濕症,想去醫院檢查一下。她回來後說,醫生檢查了,沒什麼毛病,可就是痛。

我勸她不如試試看煉功,並打開師父的教功視頻給她看。她看完後,覺得不難,就答應回去嘗試一下。結果,第二天,她來告訴我,手好多了。

直到現在,阿姨已在我家工作兩年了,她清晨若睡不著覺,都會起來打坐。她還告訴我,她打坐時有一種「飄浮起來」的感覺,很神奇。她身邊的朋友看到她煉功後的變化,也要求她教她們煉功。

雖然她是菲律賓人,但是她很相信善惡有報、輪迴的事情,所以我經常會跟她聊天,她也會與我分享她的很多人生經歷。我聽完後不禁感慨:師父沒有落下世界上任何一個好人,全部都送到了大法弟子的身邊。

因為這些善良的生命,在人世間一直保持著善良,等待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要同化真、善、忍,走入未來。

今年,電視上播放神韻晚會節目時,她一邊帶孩子,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看,她發自內心的感歎:太美了,中國文化真是太美好了!

神韻的藝術家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復興形神兼備的藝術。(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中文官方頻道)

第三個保姆:誠念九字真言 抑鬱症女兒打消自殺念頭

另外一位月嫂是在我生完第三個孩子時請的,也就是大半年前。當時月嫂來我家的時候,電視正在播放《歸途》這部大法弟子拍攝的電影,我招呼她坐下來一起看。誰知她看完後嗤之以鼻說,這是宣傳法輪功的電影。

我大概跟她講了一下真相,她不聽,並且告訴我,她媽媽在打壓前就是煉法輪功的,打壓後就不煉了。她家親戚也有人煉,但無論是誰,只要敢在她面前提法輪功,她都會把她們罵出去。

我聽到後,知道她對法輪功存在著很深的誤會,於是我不急於跟她講真相,我就默默地做好我自己。讓她在現實生活中跟法輪功學員相處看看。

我做什麼都為她著想。有一次,我發現她捨不得浪費,會把我吃剩下的月子餐吃乾淨。我知道後,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後來在吃之前,都會故意撥一些出來,告訴她,這些我都沒有吃過,不要再吃我剩下的食物了。

我還讓她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需要吃什麼水果、零食,都告訴我,我們買回來給她吃。

也體諒到她半夜要帶孩子,總是睡不好,我們經常會在白天留幾個小時的時間,讓她補覺。我母親留在家裏的按摩椅、遠紅外線洗腳桶,全部都讓她隨便用,還帶她出去旅遊。她漸漸地感受到了大法弟子與一般人不一樣的品格。

她有一次終於敞開心扉地問我:「這麼多年了,誰跟我說法輪功,我都不聽。但是你這麼年輕,學歷又這麼高,這麼有素質,你跟我說說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就聽你說。」

我笑著對她說,不如你自己聽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吧,你自然會找到答案。

她答應了,她用兩天的時間把九講講法全部聽完了。她做飯時聽,帶孩子時也在聽,做家務時更是聽。她說:「我根本放不下來了,太好了!上至天文地理,下至人生哲學,裏面什麼都說出來了!而且就是教人做好人,根本沒有其它不好的東西,怎麼聽都不夠。」

有一天,我下身恥骨聯合處很痛,床都下不了,只能慢慢平移著下床。她看到了,說:「哎呀!生了三個孩子,骨頭都回不去嘍。」

我咬著牙說,我要煉功。一煉完動功,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突然一抬腿,就上床了。我自己這才意識到,我怎麼一抬腿就上來了?

月嫂看到後,覺得太神奇了,因為恥骨痛時連腿都分不開,這個痛可假不了。她看到我一煉完功,就抬腿上床了,她也覺得不可思議。

這時月嫂說,她也想學煉功。當她煉第三套功法,做沖灌動作的時候,她說,感覺自己變得好大好大,像一個宇宙這麼大。

雖然如此,但她還是有很多觀念障礙著,對大法還是半信半疑,所以,沒有堅持學法煉功。

直到有一天,她告訴我:「我的女兒得抑鬱症,已經好幾個月了,現在連理都不理我了,要自殺。怎麼辦?我就這麼一個孩子,我好怕失去她。」我看到了她的痛苦,於是我真心告訴她,如果你真的希望你女兒好,請你真正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直念,一定會有用的!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圖片來源:明慧網)

她說:「好!為了女兒,我一定念!」過了幾小時後,她激動地跑過來告訴我:「我女兒發了一條很長的短信給我,向我道歉說,自己之前太任性了,不懂得體諒母親的感受,現在她準備走出抑鬱,積極做康復治療!還說,媽媽我愛妳。」

我聽到後,感動落淚了。一方面是感恩師父的慈悲,一方面也是感動這位母親一定真心地念誦九字真言了,讓女兒打消了自殺的念頭。

四個月後,月嫂要離開我了,她戀戀不捨地說:「再也找不到像妳這樣子的女孩子了,這麼溫柔善良,這麼善解人意,這麼能吃苦,真的是太好了!以後,我只要有空,一定會常來你家,免費給你做飯、帶孩子,你就把我當成真正的一家人吧!」說完,頭都不敢回,揮著淚離開了我家。

幾個月後,她果真回來探望我了。她看到我家週末來了一個新阿姨,正好也是這位新阿姨第一天來上班。於是,月嫂便告訴這位新阿姨說:「妳再也遇不到像這樣的九零後了,妳來這裏工作就有福了,因為她是煉法輪功的人,法輪功好啊!」

這位新阿姨說:「我老公也是煉法輪功的。」但是,她不太支持先生修煉。在這裏工作了幾個月後,新阿姨也真心地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開始支持先生修煉了,也同意先生出去做一些助師正法的事情了。

至今為止,我接觸了不少人,來來往往,有的在生命中與我擦肩而過,有的駐留了一會兒,又舉步前行。可是,在我看來,這些可愛、可貴的生命就是來找尋真相的,當她們找到了真相後,便離開了我,像種子一樣去外面播散大法的真相,然後生根發芽。

在修煉的這段時間裏,我也做過很多非常真實清晰美妙的夢,如天女散花,金佛顯現;在彩色的宇宙中飛速地向上沖;巨大無比的郵輪帶我在海上巡航;帶隊在懸崖峭壁上努力攀爬;神佛滿天、師尊現身等,太多太多了,更加鼓勵我確信:自己就保持修煉人的善良、忍耐和純真與人相處,自然會得到最好的結果。

再一次感謝師父把這麼美好的大法傳於世,讓世界上善良的人能有歸宿!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9/三位保姆明真相-走入大法修煉-434996.htm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