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不治之症纏身  憂鬱南韓青年找回歡笑

三種不治之症纏身 憂鬱南韓青年找回歡笑

【明慧之窗記者子嫣綜合報導】一九九零年,金(Brandon Sang Jin Park)十五歲,他們全家從南韓移民到美國,後來住在弗吉尼亞州的弗爾弗克斯郡。雖然常有些小病痛,年輕的他自信的認為自己的身體還蠻不錯的;不過,在一九九九年二月,金突然得了重病,甚至病重到無法工作。

在十月四日,金在醫院檢查後,約翰.霍普金森大學的一位醫生跟他說,對於他的病,他們已無能為力。因為他罹患了三種不治之症:Gastroparesis(胃輕癱、胃下垂)、Globus Sensation(臆球症)和Aerophagia(吞氣症)。

受到這些病症的影響,致使他出現消化不良,胸部不舒服、氣悶、喉阻、壓抑憂鬱等等,在一年四季裡,幾乎沒有一天是舒服的。

特別是在夜深人靜時,想到看不見任何希望的前程,一個人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常常把自己的枕頭都哭濕了。「我多麼希望從這些無休無止的病痛中解脫出來。我也曾想一死了之。」面對死亡的威脅,想想自己可能不久於人世,金只能一個人關起門來痛哭不已。

「我到底是做了什麼錯事?為什麼上帝要這樣懲罰我呢?」金認為自己也沒犯什麼滔天大罪,為什麼落到這樣的下場呢?總認為上天對他不公。「我總是感到憂鬱,因為我試了很多方法都無濟於事。我已經失去信心了。」

金問:「我到底是做了什麼錯事?為什麼上帝要這樣懲罰我呢?」。示意圖 (圖片來源:pixabay)

尋找救命的方法 終於找到法輪功

雖然表面上看似無望,不過在金的潛意識中,仍然不放棄的尋找任何可以救命的機會;那年十一月,金跟著一個氣功師學氣功,雖然剛開始好像有些作用,但還是沒什麼大起色。

「在那一年,我看了四個醫生,二年針灸師和一年氣功師,他們都有一套對我的病的講法,卻沒有任何幫助。」金說。

二零零零年一月,金的氣功師說,在互聯網上有「法輪功」的材料,說他在中國時曾有一個機會練習,但當時他忙於其他事而錯過了,他認為「法輪功」很好。幾天後,出於幫助氣功師的想法,金找到了「法輪功」的材料,並交給他。

雖然那一陣子金對氣功感到失望,但後來終於忍不住好奇,他想知道「法輪功」真有那麼好嗎?他開始打開《轉法輪》讀了起來,讀完第一講後,覺得美妙得令人難以置信;讀著、讀著,他就把整本書都讀完一遍了,當下他覺得了解了一些生命的秘密,認定了這就是自己要學的功法。

身體病痛易忍 不中聽的話難忍

「我感到李老師講的都是秘中之秘,我完全沒有障礙、都能接受,只是有一段話不能理解:『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的時候,那個心是最難把握的』。」

過後他發現,果然如老師說的,「身體上的病痛可以忍受(也不能不承受),但生病時,有人講了我不愛聽的話,我就覺得不能容忍了。我對講話的人很生氣,很想報復他而讓其後悔。」

現在,他已不再與人計較了。「有時,儘管我對某人或某事不滿,也能很快的平靜下來,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金有一個傳統的家庭,家中還有兩個三歲的雙胞侄子和一個六歲的侄女,他們在家中玩樂而喧鬧不止。以前他因生病不得不待在家中時,總覺得很煩。「得法後,我生活的各方面都發生了變化,我感謝我的侄兒和侄女,他們在幫我提高心性。」

上吐下瀉 兩個月後病痛消失

就這樣,在開始學法後,金的身體出現了一些變化:「我吐了四次,一次腹瀉,有一天劇烈頭痛,另有一天身上痛。但我沒有驚慌,我知道這是淨化身體,實際上當我經歷這些淨化的過程時,我微笑著感謝在我身上發生的一切。」

通過不斷的讀書學法,並注意心性的提高,兩個月之後,他的病痛全部消失了,那時,他還沒開始煉功呢。「病痛消失之後我才開始煉功,現在我每天打坐一小時左右,並延長打坐時間。」

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圖片來源:明慧網)

現在的金已是無病一身輕,回首過去他那段患病的日子,真是令人心驚膽顫、九死一生的可怕經歷,不過金卻說:「這段經歷卻是十分值得的,因為它幫我找到了大法。」

(我的得法經過和修煉體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7/--327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  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