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症痊癒 ·上】股骨壞死雙腿癱瘓的她竟然能跑了

【絕症痊癒 ·上】股骨壞死雙腿癱瘓的她竟然能跑了

文/馬忠波(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改寫)

我叫馬忠波,熟人都喊我小波,家住哈爾濱市。現在才認識我的人,看我幹活俐落,都誇我身體好。但老鄉都知道,我曾生過兩次嚴重的大病,當時的慘狀,我們村屯裏人人皆知。

第一次大病,是在二十七歲那年。我的兩邊股骨頭都壞死了,為了四處求醫,連房子都賣了;病情卻一路惡化,我從跛腳、拄著拐杖、到最後雙腿癱瘓,只能用爬的。

第二次是三十歲那年,我的右邊乳房潰爛得只剩下一張肉皮。醫院確診為乳腺癌,醫生說只能馬上切除了。

這兩次大病,每一次都沒人相信我能挺過去,沒人想到我竟然活到了今天。

我如今行動自如,什麼累人的活兒都能幹;第二個孩子也是喝母乳的,因為我的右邊乳房神奇地再生了。

股骨頭嚴重壞死 家破人將亡

我還清楚地記得,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那天,在哈爾濱北方股骨頭壞死研究所,我的好姐妹七姐背我上了二樓,然後我在地上爬著走。好不容易進了醫生辦公室,我趴在地板上,吃力地抬頭仰望沈默不語的大夫。

大概是怕我難過吧,醫生沒跟我細說診斷。我抱著一線希望,怯生生地問:「大夫,我什麼時候再來拍下一回片子啊?」沒想到,醫生只是木然地說:「八個月以後吧!」

八個月!我還有救嗎?我整個人癱坐在地,徹底絕望了。花了兩千塊錢(人民幣)拿了一副藥,家裏再也沒有錢給我治病了。我不敢想家,因為我的病,那個家已經被毀掉了。

丈夫知道我的病沒有任何希望了,從我們最後的一點錢中,拿走一半;丟下我和六歲的女兒,走了。回到賓縣的娘家,我想到女兒小小年紀,就要失去媽媽;想到丈夫的無情無義,我就怨恨。我天天以淚洗面,埋怨上天對我如此不公。

馬忠波女士。(圖片來源:明慧網)
馬忠波的女兒。(圖片來源:明慧網)
馬忠波在北方股骨頭壞死研究所的診斷。(明慧網)

娘家哥哥們輪班背我,父母捨不得看我被劇痛折磨,悄悄討論,要賣房子再給我治病。我不想連累家人,卻不只腿疼,全身十幾種病,讓我哪兒都疼。我右邊胳膊伸展不開,拿不住東西,吃飯喝水都得別人照顧。

多少個失眠的晚上,我夜裏偷偷流淚,醒來看見母親雙眼紅腫,就知道她也是一夜沒睡。我後來乾脆老喊這兒疼、那兒疼,讓媽媽多買藥。我打算一次都吃了,連搶救的機會都不留,死了一了百了。

我可憐的母親向親友哭訴,到處打聽醫治的辦法,可誰都說這是不死的癌症,沒特效藥啊。

八旬姥姥精神矍鑠 青年孫女百病纏身

一九九九年三月,就在我的人生陷入絕境時,八十歲的姥姥讓我去她那兒,和她一塊煉功。姥姥說,法輪功是佛法,挺神奇的。

我從小受無神論影響,從不信什麼神佛,便沒好氣地對姥姥說:「您看見佛了?骨頭都爛沒了,煉功能給我長上啊?再說各大醫院都治不好,還一期變二期,單側變雙側,煉功就能好?」

可當天晚上,我夢見一個身著袈裟的人,從窗外飄進屋裏,雙手合十,對著我微笑。雖然那人沒有開口,我卻能感覺到,他在對我說:「妳的緣分到了,這回妳該跟我走了。」

隔天,我和媽媽講了這個奇怪的夢。我問母親:法輪功是佛呀?真有佛嗎?要真有佛,才能救我。另一方面,看著姥姥,我忍不住在心裏悲鳴:姥姥八十歲了,還這麼精神;我還沒三十,就要死了,這是為什麼?

帶著滿肚子委屈與渾身病痛,我回到從小長大的姥姥家。

姥姥給了我一本她們用於修煉的書,我馬上被這本叫《轉法輪》的書吸引,花了兩天半讀完了。

「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書中的法理讓我頓時明白了,我經歷的苦難,都是自己不知哪生哪世,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我真恨自己這麼晚才看到這本書,要是早明白這個理,就不會去做傷害別人的事,當然也不會得這樣的重病了。

我發自心底讚歎:這是一本天書,這世上咋有這麼一部好書呢?這不是一般人能寫出來的啊。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在全球已被翻譯40多種語言。(明慧網)

我的心結打開了,也願意聽姥姥的話,和她們一塊兒煉功了。舅舅家的孩子用推水泥的推車,把我送到了煉功點。

我拖著沈甸甸的身子煉功,累得我很快就想放棄了。但周圍都是和姥姥差不多的老人,我可不能讓老人家看笑話;我只好一邊煉,一邊在心裏嘀咕:煉完這回,我再不煉了,但這次必須得堅持下來。

那天晚上,我跟著大家學法,就覺得腿疼,骨頭也疼,止不住動來動去,坐立難安。

隔天,我開始煉功的第四天早上,身體突然變得輕鬆了,腦袋不疼也不暈了。平時因為肩周炎,我老肩膀疼、腦袋沉,坐著想動一下,都常常手軟,重重地摔在炕上。地球的引力,對我好像特別大似的。

「我能走了!我不疼了!」

那天坐著,卻突然發現,我今天咋這麼高興呢?摸摸腿,就像正常人一樣,什麼感覺也沒有。我不由自主地喊人:「快把我的皮鞋拿來!」

我穿上那雙久違了的高跟鞋,站在地上走來走去;高興地大笑大叫:「我好了,我能走了,我不疼了,我真的好了!」姥姥家的人都愣住了:「不可能啊,是不是精神作用啊?」

我趕緊跑到附近的雜貨店去打電話,要把這個天大的喜訊,告訴我的好姐妹。在電話裏,我對著這個老端著碗,餵我吃飯;還背著我去看病的七姐喊:「七姐,我好了!」

七姐說:「妳別糊弄我了,妳病那麼嚴重,我還不知道哇?」我興奮地告訴七姐:「我自己走到雜貨店給您打的電話,您也知道我不撒謊的。」

七姐開心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好半天才說:「妳怎麼得病嚇人,好病也嚇人哪!一得得個絕症,這麼快又好了?妳等著,我馬上去接妳。」

兩百多里地,七姐真開著車來了,我高興地往屋外跑。哥哥拿著拐杖在後面追,對著我直勸:「妳快拄拐,妳快拄拐,妳的骨頭都爛了,萬一摔倒,這輩子就完了……」我笑了:「我好了,不需要拐杖了。」

誰想得到呢,才三天,滿屋子爬的我,突然能跑了。

我們先到父母家報平安,我屋裏屋外地走給父母看,爸媽就屋裏屋外地緊緊跟著。來回走了幾次之後,父親終於一字一句地吐出了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

家裏的二老最清楚,我原本身體劇痛到什麼程度。爸爸語重心長地囑咐我:「妳這可是實病啊,這麼重的病,怎麼可能一下就好了!好好修(煉)!」

我出發去姥姥家那天,村裏的公車路過,停在我家門口。我原本就不願意讓人看見自己的慘狀,那會兒卻讓整車的人都看見了。

鄰居四姑當時也在車上,現在她卻看著我站著回家了。四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抓著我的胳膊問:「妳好了?妳咋出來的?妳能走了嗎?」

我奇蹟康復的故事,立即在十里八村轟動起來。我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是大法救了我的命。當天娘家湧入三十多人,還有外村來的,地上炕上都坐滿了來學功的人。

法輪功一經傳出,便展現了數不清的祛病神蹟,人們激動地奔走相告,學煉人數飛速增加。圖為中國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那時我的家鄉,和周圍村屯掀起了學法煉功的高潮,很多人都成為法輪大法的修煉人,也和我一樣親身受益。

一個月後,丈夫來到娘家,把我和女兒接回家了。

因為大法,我這個原本破碎的小家,終於團圓了。

(接下文:【絕症痊癒·下】乳癌面臨切除 右乳奇蹟再生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0/絕症得愈驚四方-284227.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