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的北大菁英 失落的中國正氣

失憶的北大菁英 失落的中國正氣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北京海澱區醫院,一間極為寬敞的病房中,白色被單罩著一床床病人。奇怪的是,這些病人一動也不動,像植物人一般沒有知覺。偌大的空間,一片死寂,只能隱約聽見病人們間歇地發出微弱的喘息聲;還有,就只剩穿著白大褂的醫護人員定時前來巡視的腳步聲。

這裡,唯一的外部訪客,不是病人家屬,而是穿著警服的中共公安人員。

這是北大校友、前律師李文棟的口述回憶。他在二零零一年,曾在那間病房,躺了將近一年;直到接近病危,才由院方通知家屬接回。

菁英夫婦修煉大法 身心受益

李文棟,北京大學法律系八五級畢業生。二零零一年以前,他是北京某國營企業的處長,和在北京農業大學任教的妻子邵岩,都是少數能從東北老家,黑龍江的佳木斯,憑著聰慧天資及刻苦學習,考入北京一流大學的知識分子。

在上個世紀末,這對菁英夫婦與當時眾多中國人一樣,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身心受益,沉浸在無病一身輕的喜悅中。尤其是妻子邵岩,原本嚴重的腎臟病,竟然也在修煉之後不翼而飛了。

邵岩親身經歷的,這種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奇蹟,在他們身邊的修煉人中比比皆是。就這樣,人們口耳相傳,到了一九九七年,全中國有將近上億人修煉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中國境內,就有一億人在煉法輪功。圖為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某天,法輪功學員們在北京天壇公園集體學法。(圖片來源:明慧網)

上億人身心健康了,上億個家庭就幸福了;連帶地,改革開放以來,下滑的社會風氣也好轉了。對這上億人來說,當時的中國社會,真是充滿光明與希望。

這樣發展下去,身心健康的李文棟,又怎麼會出現在故事開頭,那個宛如死城的病房裏呢?

全民叫好 江澤民卻發動鎮壓

原來,隨著法輪功的聲勢如日中天,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便越來越無法接受整個社會對法輪功的一片叫好。尤其當他發現: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數,即將超越中共黨員的人數時,更是頭皮發麻,惡向膽邊生。他不禁握緊了手上的權力棒子,決定傾全國之力,對法輪功發動鎮壓。

就像一九八九年,中共掄起坦克機槍,對準了北京天安門廣場那群訴求民主、手無寸鐵的大學生,也對準了無數聲援學生的北京市民;一九九七年七月,江澤民綁架了整個國家機器,誓言要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一個修煉真善忍的信仰團體。

為此,江澤民親自設立了凌駕一切法律的「610辦公室」。從媒體鋪天蓋地的造假宣傳開始,全面開始瘋狂執行對全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政策。

於是,雖然中國憲法保障人民信仰的自由,李文棟和邵岩夫婦,還是和全中國上億的法輪功學員一樣,面臨了攸關生死的選擇:堅持信仰,還是放棄信仰?

在610指揮下,放棄信仰,中共就讓你過正常的生活;堅持信仰,就等著被「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李文棟和邵岩夫婦,勇敢地選擇了良知,拒絕中共的強制「轉化」。中共邪惡的爪牙,也伸進了他們原本平靜祥和的生活。

為逼迫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信仰,全國範圍內酷刑泛濫,一億法輪功學員遭到迫害,數百萬法輪功學員失去生命。圖為法輪功學員酷刑演示。(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利用國家體制犯罪 菁英夫婦輪番遭迫害

中共的邪惡,在於為了維護權力,它綁架、奴役了全體中國人,自己卻成為唯一的利益分配者。因此,從公司、社區人員,到醫護人員、派出所警察,在這般萬惡的體制下,都難逃威逼利誘,被迫為了生存,成為迫害信仰的共犯。

首先,李家的電話被監控,屋外開始出現跟蹤、騷擾他們的中共人員。導致他們心理壓力巨大,有家歸不得,被迫流離失所。

八個月後,夫婦倆被綁架到北京海澱分局。李文棟先被帶到海澱醫院,被強行注射了一種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此後,這位聰慧的法律菁英,竟然不會說話、不認識人,也不能走路了。

李文棟失去了記憶,他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命在旦夕。

醫院裏,恐嚇要廢了李文棟的惡人,這時也害怕了。因為怕醫死了人,被追究責任,醫院趕緊聯絡遠在東北老家的李家父母,把病人接回去。

剛回老家的李文棟,每天晚上都發出驚恐的喊叫聲。即使李文棟已經癱瘓在床,佳木斯市的警察還是經常上門騷擾。眼看著如此成材的兒子,被迫害成了這副模樣,警察竟然還不放過他們一家人,李文棟耿直的老父親悲憤欲絕,不久便過世了。

李文棟的老母親,這時已經七十多歲了,只能強忍悲傷,艱難地繼續照顧兒子。

夫婦相濡以沫 走過人生至暗時刻

此前,李文棟躺在北京醫院,慘遭毒針折磨的同時;妻子邵岩,在北京女子勞教所,也受到類似的藥物迫害。她不堪勞教折磨,好不容易因修煉康復的舊疾又復發了;勞教所見狀,竟然還強行施打大量激素藥物,加大摧殘她的健康。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圖片來源:明慧網)

一年後,邵岩終於被釋放。她拖著極為虛弱的身體,回到東北婆婆家,照顧她幾乎快認不得的丈夫。

此後,邵岩不厭其煩地照顧丈夫,天天念大法師父的經文給他聽。李文棟聽著聽著,逐漸能認識人了,健康也好轉了。在意識恢復之後,他又開始堅持學法、煉功。幾年間,李文棟的身體恢復顯著:從拄著雙拐,到單拐,再後來,他終於又能走上八層樓了。

身體康復的過程中,李文棟也漸漸找回了過去的記憶。故事開頭的可怕場景,就是他這段時間,回憶起來的親身經歷。他指證歷歷:海澱區醫院就是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邵岩對丈夫的不離不棄,實在令人感動。中共特務卻不放過她,始終變著招數跟蹤、監視、上門騷擾。二零零六年,這位堅貞的信仰者與忠誠的妻子,就在身心巨大的壓力中,因健康惡化離世了,年僅四十歲。

失去了相濡以沫的妻子,李文棟也失去了幫助他學法的環境。幾年間,他的身體再度惡化。二零二零年六四的前一天,這位曾經的北大菁英,晚妻子幾步,離開了這個世界,時年五十五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8/曾被打毒針致癱瘓失憶-北京李文棟含冤離世-439814.html

(本文主圖來源:大紀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