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盡嚴酷折磨 善良婦女仲淑娟無辜枉死

受盡嚴酷折磨 善良婦女仲淑娟無辜枉死

文/明慧網遼寧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大連法輪功學員仲淑娟,於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五時,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終年六十六歲。據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說,「她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與命令,受了很多折磨與迫害,但她都一笑了之。」

仲淑娟家住大連市甘井子區華南中學附近,在大連理工大學商店工作了二十多年,於一九九四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曾經嚴重折磨她的風濕性關節炎等頑疾都好了,急躁的脾氣也和緩了。

在修煉之前她經常病休,修煉後身體健康,曾經連續四個月一人幹兩人活兒,沒休一天,也沒任何怨言。無論在家、在社區或工作中,她真誠善良、熱心助人,深受同事們的喜愛好評。

然而,這樣一個在法輪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善良婦女,卻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對法輪功超過二十二年的迫害中,被非法關押十二年,歷經七次綁架,遭受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與迫害。

她的寶貝女兒李秀麗,在東北財經大學附屬中專讀書時各科成績都是全班第一名,全年級第三名,也在迫害的暴力恐懼中精神失常。

一、大連教養院非人的折磨和性摧殘

在大連勞教所,一個姓高的大隊長問仲淑娟還煉不煉,她說煉,結果姓高的大隊長就開始打耳光,然後體罰她九十度躬腰,雙手捧著後腦勺頭朝下拱在兩腿之間這樣撅著,稍有晃動就被毆打。

之後,仲淑娟在大連教養院期間受盡了非人的折磨:不讓睡覺,體罰,在小號裏迫害了三次:絕食後被灌食,惡人拿起給別人灌食後沾有苞米糊、塵土、頭髮茬的管子也不消毒,插進抽出、插進抽出,她只有「啊!啊──」的慘叫著,無法形容的慘痛。

勞教所警察故意折磨人、迫害她,還當成示範給屋裏站滿了的、剛從警校畢業還沒穿上警服的小女警們看,教唆她們如何進行迫害。絕食時雙手背銬不讓睡覺,送小號敞窗凍。

還有一次,因仲淑娟不戴勞教牌,被送入小號迫害。進小號先把鞋脫了搜身、然後穿鞋跺腳,把衣服脫了,綁到小號鋼棍上吊起來,用一髒圍裙用大鉤子用力塞進嘴裏,兩胳膊成一字形,把左腿腳面朝上綁著、右腿不綁,前後左右搬,疼痛難忍;拿小剪子扎腳心;把下身的會陰部對準椅子高出部位搖;用穿皮鞋的腳踢陰部;用帶尖的拖布把,往陰部搗,致使會陰部位破損、潰爛,腫得像饅頭,造成大流血。

當時搖椅子時,疼得她「啊!」的一聲,緊塞在嘴裏的布都噴出來了,身上綁的繩子在掙扎中都斷了。然後獄警又用大可樂瓶子,裝滿水,往嘴裏灌。仲淑娟不張嘴,他們就用裝滿水的瓶子打,嘴腫得老大,然後拿紙、筆逼寫轉化書,不寫就繼續折磨。

折磨時間從下午一點到晚八點多才結束,當吊刑卸下時,她撲通就倒在地上了,腿殘了,手也殘了,褲子裏全是血和便。

當天值班是大隊長萬雅琳、中隊長苑齡月,管小號的是黃隊長,還逼著她寫「不帶勞教人員證是錯的」,然後,兩個架著她拖到嚴管室,綁在死人床上,四肢銬上,頭戴刑具帽,其後一天兩次上廁所,手腫得像兩個黑饅頭,上廁所、吃飯只鬆一隻銬,當時手都不能握了,後來才一點點有知覺了。

這樣過了八天,仲淑娟身上都長褥瘡了,才讓上樓,摘下刑具帽,發現頭頂一塊有兩公分大小的包,已沒有頭髮了,特別疼,耳朵也紅腫了,才結束了嚴管。仲淑娟上樓後,晚上渾身疼痛不能入睡。就這樣拖著帶有創傷的身體就又被強制幹活,扶著樓梯下一樓幹活,她們怕曝光,不讓去洗澡,到期又加四十天。

二、第一次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的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仲淑娟從大連教養院回家一個多月後,僅僅是在華南沃爾瑪超市裏為法輪功講了幾句公道話,就被非法勞教二年,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每天早四點起床、晚十一點、有時十二點才能上床休息。三個月後,不放棄信仰就用酷刑,酷刑過後打罵、不讓睡覺、送晾衣場凍。

當時馬三家每年兩次所謂「攻堅」戰,用各種酷刑強制轉化。秋天剝苞米,她手腕子腫起個大包,疼得連針都拿不了,楊小豐女警隊長逼她幹活,她不去就在食堂拖她,到樓上強制剝蒜。剝完苞米就開始進行洗腦「轉化」。不「轉化」就用各種酷刑折磨,不讓睡覺。

第一次,六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二十四小時體罰,睏得站著就睡著了,一宿九個猶大(被轉化的人)折磨:鼻子、臉上、脖子上粘滿了紙條,戴高帽子,紙腰帶,上面寫滿了攻擊大法的污言穢語,把衣服扒光,用彩筆往身上寫、衣服上寫髒話。

後來省公安廳提審兩次,問仲淑娟都受過什麼樣的酷刑,一個男警邊做筆錄邊問她知不知道自己犯罪了,她說:「我沒犯罪,我修大法對國家、對集體、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我以前體弱多病,經常病休,可自從修大法後至今沒吃一粒藥。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使人道德昇華、身體健康、對國家集體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

三、第二次在馬三家勞教所遭酷刑和毒打

二零零七年三月仲淑娟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再次送入馬三家勞教所迫害。三大隊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大隊,每月簽考核,不簽就打、用電棍電。

二零零七年十月,仲淑娟又被叫去簽字(每月都要簽字,不去就進行暴力迫害),仲淑娟不去,趙國榮就打,從屋裏往外拖,衣服都扯開了,鞋也拖掉了,趙國榮用一個直徑五、六寸的圓形的東西,上面包著布、一種說不上是什麼但有彈性的東西打她,她就眼前一片黑,直冒金星,甚麼也看不見了,鼻子也接著出血。

而後,一個叫彭濤的拿拖鞋給王延萍,王延萍就用拖鞋打,這時她的衣服上、臉上、地上全是血。拿一大卷手紙,幾乎用完,地上血流成片,她滿臉紫色,鼻子歪了,眼睛白眼球都是紅的。

接著又給她上大掛,抻刑,是一種特別的酷刑,人幾分鐘都很難受:把頭塞進二層鐵床裏,兩手用銬子銬在二層床兩邊,腿用一個三角鐵棍固定綁在一層鐵床上,腰彎得站不住,又累又疼,她們怕她麻木沒感覺達不到酷刑的效果,就又來活動手腕,使她更加疼痛難忍,就這樣她被抻了兩天兩夜,致使她渾身肌肉萎縮。

十一月三十日在彈棉車間,仲淑娟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而女警趙國榮,又強行叫她簽考核,不簽就打耳光,拽倒,穿著皮鞋用力猛踢全身,然後她吐了兩口血,嘴也打破了,臉也打腫了,渾身青紫色,倒下、起來都非常艱難。

由於遭受迫害,仲淑娟曾一度有過恐慌症,每當睡覺的時候,包夾或隊長來查房,只要碰著她,她就會驚恐萬狀的大喊大叫:「啊啊!打人啦!打人啦!」

四、被枉判七年半、迫害致死

(一)腰椎骨折還在恢復 又被綁架

仲淑娟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被中華路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派出所二樓。為了不讓警察進一步迫害好人而犯罪,仲淑娟從派出所的二樓跳下,造成身體傷害,被派出所警察送大連三院。

在派出所警察監視看管下,仲淑娟住院十五天後堅持要回家。卻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七點多鐘,又被大連春海派出所警察綁架,遭非法判刑七年半。。

(二)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二監區剝奪基本生存權

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二監區,警察指使包夾犯人強制法輪功學員認罪,強制法輪功學員寫所謂的「五書」,採取的手段很卑鄙,就是不給法輪功學員衛生紙用,把她們帶到監獄的東西全部封存起來,不給用。

仲淑娟因不「轉化」,半年沒給一塊衛生紙。對女性在生理期來月經也不讓用衛生紙和衛生巾,平時大小便都不給衛生紙。這種喪失人性的行為在國際社會上絕無僅有,嚴重違反「婦女兒童保護法」。

她們還邪惡地說「小便甩乾,大便用水洗」,可連個瓶子,盆都不給,怎麼用水洗?十二監區就是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強制法輪功學員轉化,認罪。

仲淑娟在監獄被迫害成乳腺癌,患病期間也不允許保外就醫。在這嚴酷的迫害過程中,實在無法想像她是如何熬過這三年半的非人折磨。

遼寧省女子監獄一直奉行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如:開水澆身、打毒針、電擊、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陰道、吊銬、扒光澆涼水、超強奴役等等,其迫害手段極其殘忍、卑劣,令人髮指。

據不完全統計,在此至少有三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名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被迫害致瘋、致殘。

五、家人遭受的迫害

仲淑娟的女兒李秀麗無論在學校和家裏都是個公認的好孩子。她乖巧、聰明,在家裏經常幫著媽媽做飯、洗衣服、收拾家;在學校裏時時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默默地做好人,在班上髒活累活搶著幹,在大連東北財經大學附屬中專讀書時各科成績都是全班第一名,全年級第三名。

一九九九年畢業後,爸爸拜託熟人給她找工作,但她感覺應該靠實力,不應該託人走門路,堅持自己求職。那年,她二十歲。

仲淑娟的丈夫李寬以前是大連軟件園附近某駐軍幹部,後轉業到大連石油化工公司,後來內退。

(一)女兒被迫害精神失常

華東路派出所第一次抄仲淑娟家的時候,是二零零三年,當時二十四歲的李秀麗阻止他們抄家,結果警察將她從四樓拖到樓下,又拖到派出所,使她非常害怕,從此得了憂鬱症。

二零零七年華東路派出所第二次從仲淑娟身上搜走鑰匙抄家的時候,家中只有女兒一人在家,警察的蠻橫無理使女孩非常害怕、驚恐,之後的日子便精神失常,動不動就往外跑,仲淑娟丈夫就到處找,結果著急上火一口牙全掉了。

自從仲淑娟被非法關押後,她的丈夫和女兒四十多天沒出門,在家一口菜也沒吃,喝了四十多天的粥。由於害怕,街道鄰居叫門也不開,電話也不接,單位以為父女死在家裏了,用升降機進屋才知他們還活著。

後來,女兒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療一段時間以後,想起要看媽媽。她的丈夫領著女兒到了馬三家勞教所,女兒跪著求見,大隊長李明玉狠心拒絕,女兒失望地哭著回家後便暴躁不安,精神失常更嚴重了,常常一個人跑到離家很遠的地方。

二零一七年夏天,一年多沒見到媽媽的時候,哭鬧著要找媽媽,李寬沒有辦法,只好帶她到看守所給仲淑娟存錢存衣物,讓看守所人員告訴她不能接見。看著孩子想媽媽盼見媽媽,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在場的人都陪著流淚,連看守所人員都同情地安慰著。

(二)李寬被非法冤判三年半緩刑 關押半個月

仲淑娟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綁架,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開庭,一直未下判決。數月後,丈夫李寬曾去法院,詢問妻子案情,被法官要求簽「三書」,李寬拒絕,結果妻子的情況也不得而知。

二零一八年年前,李寬又被金華法官找過,要求他在「三書」上簽字,李寬拒絕。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中共「兩會」期間)三月七日上午,李寬接到金華法官的電話,李寬以為有了妻子消息,因為精神失常的女兒無人照看,就在下午委託鄰居大姐來家照看女兒,他到法院去,結果被誘騙遭綁架。直到三月八日也沒回來。

因為李寬不簽法院的所謂「保證」,他們就把李寬扣押起來不讓回家,而且還把他的女兒李秀麗在家裏哭喊著找爸爸、瘋癲的視頻放給李寬看,致使李寬無可奈何地簽字。這樣,李寬才得知自己被冤判三年半緩刑,關押半個月後才被放回家,還被強制帶上電子定位器,禁止他去瀋陽探視。

李秀麗在家整天念叨媽媽,媽媽沒盼回來,相依為命的爸爸又不見了,每天都是不認識的陌生人穿梭往來,孩子的情況更糟了,如今爸爸回來了也是一副驚恐不安的神態。從這天開始,李寬的女兒精神失常的狀態更嚴重了,整天整宿地睡不了覺。

仲淑娟被凌虐致死離開了人間,留下生病的女兒和心力交瘁的先生,一個幸福的家庭活生生遭中共迫害的四分五裂!天理難容!

關於仲淑娟遭迫害的更多情況,請見明慧網文章《五次非法關押 六年半殘酷折磨》、《母親慘遭迫害 大連李秀麗精神失常》《大連仲淑娟已被非法關押逾一年半》、《大連仲淑娟被非法判七年半、丈夫被判三年半緩刑》等。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4/受盡種種殘忍折磨-仲淑娟被迫害致死-436398.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