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中國人活成一座座孤島?

誰讓中國人活成一座座孤島?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一九五二年出生的龔國興,趕上了一個風雨飄搖的時代。那一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繼位;二戰名將艾森豪,當選了美國總統;在中國,毛澤東以反貪腐為名,開始了「三反」、「五反」等一系列政治鬥爭。

被文革偷走的學生時期

龔國興的青春歲月,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過的。這場十年浩劫,也帶動了大規模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當時中國有上千萬「知青」到農村勞動、定居,龔國興也是其中之一。

這又一場的政治運動,讓他早早離開了有「太湖明珠」之稱的老家——江蘇無錫。原本應該好好接受教育的學生時代,也因此在農村中艱苦地度過了。這個城裏來的年輕人,為了生活,在鄉下磨出了歲月的痕跡,也熬出了一身的病痛。

四十六歲那年,龔國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通過修煉,身體恢復健康了,他才終於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這樣讓他身心健康的高德大法,八年後,竟變成他被非法判刑的理由。

多數人也想不到,文化大革命結束了,中共對思想的箝制、對信仰的迫害,卻絲毫沒有停止。

極權專制的鐵拳再次襲來

二零零六年,龔國興被人惡意舉報,只因為他向民眾發放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他被抄走了許多私人財產,還因此被判刑八年。

在監獄的日子,他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尊嚴,甚至不被允許擁有個人意志。

龔國興不得隨意走動,也不能與人接觸、交談。他被四個犯人盯得牢牢的,一言一行都被紀錄。為了強迫他放棄信仰,獄警逼他看黨媒的洗腦影片。

他整天坐在極小的凳子上,用這種體罰的姿勢,「學習」各種污衊信仰的歪理邪說,再違心寫下各種「思想認識」與「彙報」。龔國興沒法下筆,獄警就找來其他人寫的資料,讓他照抄。然後,要他當眾宣讀這些假話,再錄影存證。

獄方很清楚:要一個修煉「真、善、忍」的人,說假話、做假事,其實就是在扼殺他的靈魂,讓他陷入無盡的罪惡感之中。

龔國興一進監獄,不是整天被填鴨洗腦,摧毀他的精神;就是長時間強迫做奴工,虛耗他的健康。一個好好的人,就這樣被反覆地折磨著。

龔國興一進監獄,不是整天被填鴨洗腦,摧毀他的精神;就是長時間強迫做奴工,虛耗他的健康。(明慧網)

誰讓無數的中國人 活成了一座座孤島

英國詩人約翰·多恩(John Donne)曾說:「沒有誰是一座孤島,在大海裡獨踞;每個人都像一塊小小的泥土,連成了整片陸地(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但監獄卻企圖切斷他與外界的一切聯繫,使龔國興徹底成為一座孤島。

他在獄中寫的許多家書,都被獄方暗中扣押了。入獄一年後,他終於收到妻子的來信,才知道:他被非法判決之後,竟然沒有執法單位通知他的家屬。龔國興就這樣,突然「被消失」了。

妻子的信中,充斥著病痛的折磨與精神的壓力。自從龔國興被判刑之後,她就犯了嚴重的胃病,吃得很少,病得無法工作了。

監獄告訴龔國興,要家人來探監,就得有「610辦公室」(註)的證明。於是,他的妻子拖著病體,找了當地的610辦公室。卻發現根本沒有這樣的規定,完全是獄方惡意刁難,不讓龔國興與家人相見。

為了打聽丈夫的下落,龔國興的妻子不只跑了610,還問了當地派出所。那裏的工作人員卻對她破口大罵;這個被迫與丈夫生離的女人,只能回家傷心流淚。因為丈夫的事,她經常承受著各方的精神壓力;後來,她得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

在中共治下,一個人出生後的方方面面,都掌握在黨的手裏。藉由緊握一切權力,中共切斷了正常社會中,人本有的自主與自助能力。

它讓每個中國人,都活成了一座孤島。

就連與龔國興沒有往來的親人,也受到了株連。他的弟弟有個大舅子,在區公安分局當刑警隊長,也無故被調離了工作崗位。

二零一八年,龔國興再次被人惡告。這次,他被判了一年六個月。隔年,又被判刑三年。這次關押期間,他的養老金也被扣押了。

為何被迫害 又為何而堅持

像龔國興這樣經歷過文革,親眼目睹了政治造神運動的人,合計長達十二年的牢獄之災,為什麼沒讓他放棄信仰?

他為什麼不乾脆躲在家裏,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

為什麼非得自討苦吃似的,自掏腰包印製真相資料?

又為什麼一再冒著被人惡告的危險,上街跟陌生人講法輪功的真相呢?
時間拉回一九九九年。

為了在三個月內,打倒法輪大法,江澤民祭出了臭名昭著的滅絕性政策:「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並藉由610這隻黑手,憑空捏造出無數的冤假錯案。

此後,610的幕後操縱,掏空了中國的司法制度,讓法律成為滿紙空談。各級執法人員為求自保,盲從上意,竟成為這場反人類罪行的實際執行者。

610的幕後操縱,掏空了中國的司法制度,讓法律成為滿紙空談。各級執法人員為求自保,盲從上意,竟成為這場反人類罪行的實際執行者。(大紀元)

當時中國有將近一億人,依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心恢復了健康;近一億個家庭,從絕境中被挽救了。這些善良的人們,卻無辜地被捲入中共的政治鬥爭中。

如果,像龔興國這樣,親身受益的大法修煉者,都躲在家中,那麼「真、善、忍」也就成了一句口號。正因為大法修煉不講口號,只求實修,他們才能無懼殘酷的鎮壓,在道德無限下滑的世道中,也要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法的法理讓人明白了:任何外在的形式,都無法改變人心。人唯有真正從心底改變,發生了本質的變化,一切才會變好,生命才有希望。

法輪大法傳出後,在極短時間內,就憑著口耳相傳,讓中國社會達到了這樣的精神變化。而這恰恰與中共的本質相抵觸,在中共的意識形態中,黨性絕對高於人性。

當越來越多人相信「真、善、忍」,誰還會舉著拳頭,宣誓要為「假、惡、鬥」奉獻生命呢?正因如此,中共將這樣一個信仰團體,定性為「與黨爭奪群眾」,不惜動用整個國家機器,也要鬥垮這個「階級敵人」,只為了維繫手中的政權。

二十多年來,無數的法輪功學員,憑著堅定的信仰,不計個人犧牲與代價,不斷地勸告世人:不要因為中共的謊言,而隨之迫害正信。漠視不公不義之事,犧牲了心中的良知,自己終究會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看清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法輪功學員畫作)

正如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沈默呼聲 Unsilenced》中,主角振聾發聵的那句話:「在一個沒有正義的社會,每個人都是受害者。」

龔國興生在一個風雨飄搖的時代。為了讓更多中國人免於受害,今年已經七十歲的龔國興,還是繼續出門,講清真相。

註:「610辦公室」是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打造出凌駕一切法律之上的祕密組織,隸屬於中共政治體系中的政法系統。其滅絕人性的行事風格,有如納粹德國時期,由黨衛隊控制的蓋世太保。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5/江蘇無錫龔國興被非法判刑三次-合計超過十二年-440911.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