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四.二五」 上訪心聲重現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 上訪心聲重現

文/明慧廣播電台(明慧之窗記者郁欣編輯)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發生了名震中外的「四﹒二五」事件,來自中國大陸各地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前去中南海上訪。

一、事件緣起

這件事的起因是在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天津大批的防暴警察抓捕了四十五名去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天津政府表示公安部介入了此事,法輪功學員得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二、被稱「規模最大、也最理性平和的上訪」

四月二十五日,週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陸續前往北京信訪辦,這個被國際社會稱為「規模最大、也最理性平和的上訪」,卻被中共當局稱為組織嚴密的圍攻中南海。真相究竟如何?我們來聽一聽幾位在現場的法輪功學員的描述。

現場警察在放鬆地閒聊,無任何壓力。

三、現場學員回憶當時情形

以下摘錄三位現場學員描述當時的情況:

(一)曾留學蘇聯學員

第一位是在五十年代後期曾留學蘇聯,他在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回憶當天上訪的情況說: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我騎著自行車前往國務院信訪辦。九點到西四的時候,我看到大街兩旁擺滿了自行車,於是我也把車放在了那裏。

我走到信訪辦所在的府右街,那時已聚集了大批大法學員,在武警的引導下,分別站在府右街馬路兩旁。我加入到馬路西側行列之中,離中南海信訪辦大門只有幾十米遠。

不久,順著府右街馬路的隊伍已不只一公里長,僅府右街就得有一萬人。向北、東西向街道的學員,從西四一直排到北海公園,總共有幾里地。

我的左側是十幾位從天津趕來的大法學員,右側是幾位從新疆烏魯木齊乘飛機趕來的學員。大家都很安詳,靜靜地站著。前邊的情況是通過人傳人傳過來的,只是越傳剩下的話越少。

(二)中科院博士生

第二位則是當時正在中科院讀博士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他的描述是這樣的:

府右街和附近的街道兩邊站了許多學員,大家或站、或坐、沒有和行人交談,有的手裏捧著書在看。人雖然很多,但沒有阻塞交通,也沒有喧嘩聲。馬路上騎自行車上班的人們如往常一樣地趕路。

我穿過西安門大街,進到南邊的城區。小區裏也有許多人,公廁旁邊等著上廁所的人排著十多米的隊伍,秩序井然。我是第一次來這裏,連門在哪裏都不知道。心想先轉一圈,希望遇到認識的學員。

沿途我沒有見到我認識的學員,倒是隨處可看到一些年輕人拿著對講機在報告情況,衣著和普通人差不多,可能是便衣。

人雖然很多,但沒有阻塞交通,也沒有喧嘩聲。馬路上騎自行車上班的人們如往常一樣地趕路。

(三)法輪功女學員

第三位是名法輪功女學員,她回憶了當天看到的一件具體的事情:

當時現場男女警察一批批地輪換,雖然大法弟子數以萬計,但紀律出奇得好,所以警察輕鬆地在街上走來走去。

下午,京郊各縣的官員奉命趕到現場,一個自稱是延慶縣縣長的人詢問一個女農民:「你們放著地不種來這裏幹什麼?」女農民答:「我們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好了,莊稼長得也好,我們要把這些告訴中央領導。」準確又樸實的語言讓我印象深刻。

女農民答:「我們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好了,莊稼長得也好,我們要把這些告訴中央領導。」

四、參與的學員被記錄在案  面臨長達十年的殘酷迫害

當晚九點鐘左右得知上訪問題得到了解決,大家自覺地清理乾淨垃圾後就平和迅速的離開了。

但由於外地來的學員多是被當地政府組織車輛接走的,所以參與進京上訪的學員被記錄在案。而這些廣大善良的大法弟子絕對想不到,兩個多月以後,他們將會面臨一場長達數十年的殘酷迫害。

從上面的幾位描述中,這些現場畫面您覺得會是所謂「圍攻中南海」的場景嗎?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24/「四﹒二五」上訪真相掠影——從1996到1999-423733.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