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企老闆最信任的「管家」

私企老闆最信任的「管家」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剛開始修煉法輪功時正值風華正茂、事業有成的年齡,儘管期間遭過冤獄迫害,但我依然用「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從而成為私企老闆最信任的「管家」!

找到生命歸宿 幸福難以言喻

一九九六年,我剛三十歲出頭,大學文化,是地市級某國有商業銀行的一名會計科長,在全行一百多名科級幹部考核中排在前十名,是單位要培養的後備幹部。

那年夏季的某一天,單位一位同事來我辦公室跟我說:「有一個氣功非常好,你一定要抽時間了解一下。」見他這麼懇切,我就說:「好啊,那就看看吧!正好是週末,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幹。」於是他就給我拿來了十多盤錄像帶,說共有九講,要連續九天看完。

拿回家後,我看了第一講,感覺的確非常好,於是我也沒有按照同事說的一天看一講,而是一口氣,用了兩天多的時間就把這九講都看完了,並萌發了一念:「我也要學煉法輪功!」

星期一上班,我就跟那位同事說:「我要學法輪功。」於是他就把我介紹到我家附近的一個煉功點,我沒有想什麼祛病健身,就是感覺這位師父講得好,很有道理,把自己很多困惑的問題都解開了,感覺好像找到了人生歸宿。

修煉後,身上的毛病,如類風濕、骨質增生等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好的,再也沒有犯過,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感受實在難以用言語描述。

法輪功一經傳出,便展現了數不清的祛病神蹟,人們地奔走相告,學煉人數飛速增加。在中共鎮壓前,國內官方的報紙、電視、電台、雜誌都報導過法輪功的奇效及廣大群眾的修煉熱潮。(圖片來源:明慧網)

一九九七年,我考取了全國統考的中級會計師及經濟師資格證書。我的妻子是市某局的一名業務科長,還有一個上小學的品學兼優的女兒。那時我們住在一百多平方米的寬敞樓房了,是令周圍親戚、同學、鄰居、同事羨慕的一家。

但修煉法輪功後,我就嚴格要求自己,不貪占一分錢公款。一次,銀行兌換到期債券,剩下二十多萬元的現金,我主動交給上級。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明白了善惡有報、不失不得的道理,同時也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更重要的是我有心法約束,有法輪大法指導,自然會主動約束自己的一言一行!

我當科長,有人送禮時,能退回去的我儘量退回去,我告訴對方:「我學大法了,不收禮。」只要是該辦的事我都會秉公辦理,決不利用職權勒索他人,不以權謀私,並讓對方理解。退不回去的我就交給科室人員保管,作為辦公經費。單位辦培訓班安排我去講課,我把所有的講課費都留給科室當辦公經費。

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在這個道德下滑的大染缸裏,我很難做到出污泥而不染。

我這個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經過自己的努力,在工作、家庭、生活方方面面樣樣如意,如今又喜得大法,有真、善、忍指導我如何做道德回升的好人,真是錦上添花啊!

然而,就在我沉浸在無比幸福喜悅之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瘋狂迫害,給中華民族成千上萬的平民家庭造成巨大的傷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及修煉者的瘋狂的造謠誣陷和打壓。

用你們法輪功的人,我一百個放心!

我進京上訪為大法鳴冤,卻被邪黨警察綁架三次,科長職務被免,先後被關押進看守所、監獄、勞教所等,累計時間長達七年多。

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天安門請願。(圖片來源:明慧網)

從監獄回家後,我失去了令人羨慕的工作,但我不氣餒,就根據自身的技能特長,找了一份兼職的會計工作,並在同修的無私幫助下,又陸續找了一些其它兼職的專業工作,在工作中堅持以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二零一二年年末,以前的叔伯連襟找到我,讓我到他的民營集團公司做會計,負責三個單位的會計工作。他的女兒負責出納,但是經過幾個月的運營,老闆發現自己的女兒經常把公司的錢挪為己用,於是決定讓我既管錢又管帳。

我說:「這不符合會計制度要求,一方面是容易出現差錯,更重要的沒有制約機制,資金容易出現問題。」

老闆說:「我看過法輪大法的書,我知道學大法的人都是世上難找的好人,只要是真修的人,他會嚴格要求自己,不會出現問題的。為了不改變自己的信仰,你都能放棄自己的一切,我當然相信你能做好這份工作,你就放心大膽地幹吧!」

就這樣我在這裏工作至今已經整整八年了。

我嚴格要求自己,將公款、私款分開,有時公司急需用款來不及從公司取款時,我就先從自己存款中支付,過後再從公司轉款補回。每年進出款項少則上百萬,多則上千萬元,沒有出現過差錯。有一次從外邊轉過來一筆十幾萬元的工程款,老闆忘了,我及時把這筆錢轉給了老闆娘。

老闆家裏、廠子、生產、生活方面遇到難處,就找我商量、出主意,把我當成知心朋友。

老闆還把賣貨收到的現金放我這裏,花多少從來不管。有時購買辦公用品,如:計算機、打印機、複印機、傳真機等用品,都是我一個人採購,花多少錢老闆從不過問,維修時花多少錢也不管。購物時對方開發貨票據時,商家問我開多少錢?我說;「如實開,花多少錢就開多少錢。」

我從來不多開一分錢,老闆及工作人員的費用票據給我讓我入帳,我從不趁機做手腳,不謀取私利,不做這種損德、缺德的事。因為修大法有「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有心法約束,無論多小額或鉅款,我都沒有絲毫貪婪之心。

因為修大法有「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有心法約束,無論多小額或鉅款,我都沒有絲毫貪婪之心。(圖片來源:明慧網)

公司支付的資金,老闆從來不親自簽字,都是我一個人處理,有時讓他過目一下資金的具體使用情況,他總是說;「我不用看了,你把握住就行了。」他知道真修大法的人是世上難找的好人,值得信賴的好人,他說:「用你們法輪功的人,我一百個放心!」

公司每一筆錢的去處,老闆也從不過問,從不查帳。有啥事問他,他說:「你決定,怎麼合適你就怎麼辦,對你,我一萬個放心。」老闆和他的妻子把我當成管家,當成家裏的一員,都信任我。

是凡公司的資金有一些轉出、轉入剩餘的,我都用一個單獨的借記卡把它保管好。

二零一八年八月份,公司賣了一台翻斗車,價值一萬二千元,現金存放在我這裏。公司先後用去兩千元,還剩一萬元,在公司資金周轉緊張時老闆也沒有提起這筆款,估計他已經忘記了,但我一直保存在銀行卡上。

還有一次老闆出差前將八千元轉到我的卡上,讓我替他保管幾天,說過兩天出門用。可他出差回來多日了,也沒有跟我要這筆款,我就及時的把這筆款項轉到單獨保管的那張銀行卡上。

有時公司將資金轉進轉出時,經常剩下一些零星尾款,我也及時的轉到這張銀行卡上。現在單獨保管的這張卡裏累計已有四萬多元。

老闆平時花錢大手大腳,很少算細帳,但現在的經濟發展環境不太好,他的公司也受到了衝擊,外面欠公司的錢老闆還沒要回來。在適當的時候,在資金最吃緊的時候,把積攢的這四萬多元零星款項拿出來交給老闆,說不定就可以解燃眉之急。

老闆將鑰匙與金庫密碼放心交給我

老闆家的廠子獨門獨院,是個二層樓,一層辦公,一層居住。公司春夏秋三季忙,冬天是淡季,老闆全家去南方休假,少則一個月,最長一次三個多月。

這段期間他會把小金庫的鑰匙交給我,裏面有外幣、人民幣、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需要什麼打電話讓我從小金庫裏拿。廠子、辦公室、他自己家裏的鑰匙也經常放我這裏。

過了冬季,有時老闆家有事家裏沒人,就讓我臨時住在他家,幫助照看一下,有時我在他家一住就是十天半個月,家裏的所有鑰匙,包括小金庫的鑰匙密碼都放在我這兒,把我視為他們家中的一員。

老闆家樓上樓下面積大,房間多,有時他們把鑰匙給我讓我去為他找東西。他們夫妻倆大大咧咧,家裏到處都有現金。面對這些現金和公司經營管理上存在的不足,我絕不會因此而讓老闆家出任何問題。

有時公司缺人,老闆讓我推薦法輪功學員來做,比如:燒鍋爐,大法弟子一個人頂兩個人用,既燒鍋爐又幫助看廠子,廠裏連一塊煤都不會丟,更不會貪占任何東西。

老闆雖然沒有修煉法輪功,但他知道大法好。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多人也越來越欽佩學大法的人,看到大法弟子是值得信賴的好人。是的,如今法輪功「這是人間僅剩的唯一的一塊淨土」[1]。

法輪功「這是人間僅剩的唯一的一塊淨土」。(圖片來源:明慧網)

結語

時常有人問我:「法輪功再好,因煉法輪功而失去了那麼好的工作,你真的不後悔嗎?」我平靜地回答:「人各有志,不是人人都把金錢和名利看得那麼重。人們看到的只是表面那點現實利益,其實我什麼都沒有失去,我得到了很多世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東西,而且家人也都跟著受益了。」

我為自己有幸修煉法輪大法而感到萬分榮幸,也為能成為私企老闆最放心的人而寬慰。我的一切是大法師父恩賜給我的,我也會更加努力用真善忍宇宙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3/私企老闆最信任的「管家」-437302.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