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歲的臨床醫生  從被排擠到備受肯定

四十七歲的臨床醫生 從被排擠到備受肯定

【明慧之窗記者子嫣綜合報導】近年有一部電影叫高年級實習生,姚安(化名)沒想到自己也成了高年級的臨床醫生,二零一七年,已年屆四十七歲的她重新投入醫師行列。眼看同學們當醫生都二十幾年了,甚至已有一番成就了,而她才開始當臨床醫師,這是怎麼回事?

話說姚安醫學院畢業後,到一家醫院工作,但醫院一直沒安排她從事臨床工作,理由只有一個,那是因為她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二年,她還被醫院辭退了。

二零一七年,姚安在一家養老機構找到工作,因她有醫師證,也曾到黑龍江中醫藥大學成教院學習兩年,而被聘為醫生。但她如實告知該機構的領導,說自己沒有臨床經驗。主管說沒關係可以學習。

開始工作那一天,姚安跟著比她年輕的三位醫生查房,「我還準備本子,舉凡診斷、處置、用藥都認真的一一記錄。不懂就問,認真求教,有空隙時就看醫書,或上網查找有關病例,同時還要熟悉工作流程,以及院內一百多位老人的個別情況。」由於認真學習,四個月後,她就獨立值班了。

「打不還手,駡不還口」 真誠善待他人

由於投入陌生的新環境對作業不熟練,姚安飽受護士刁難,甚至還被欺負;當她值班時,有的護士就表現出不願配合和消極怠工的態度;而主任也生怕受到新手連累,打算出問題就推到她身上,以便撇清自己的責任;個別醫生甚至等著看笑話。

在內外交迫之下,姚安感覺壓力很大,有時也會委屈的生起悶氣來。

「冷靜下來後,想到自己是修煉人要有大忍之心,要做到打不還手,駡不還口,更不能跟別人計較;從此不管他們怎麼對我,我都真誠的善待他們,從不記恨,並且認真負責做好工作。護士有時沒做好,我就自己把事情做好。對生病老人,我一天會去查看好幾次,不怕麻煩。」

一段時間以後,同事對姚安的態度都轉變了,有些護士先前在背後說她壞話,現在卻說:「我就跟某醫生(指姚安)對班,別人誰都不跟。」一次主任跟她說:「有人到院長那說你的壞話,院長讓我辭退你。我對院長說,你要辭退她,那你就先把我辭了吧,就她工作最認真。」

姚安四十七歲才當臨床醫生,她真誠善待他人,從被排擠到備受肯定。示意圖非本人(圖片來源:pixabay)

凡事為病人著想 護工:「我就服你!」

在養老院中,要是有病人做了靜脈輸液,院裡就可得到提成(可抽取佣金,在中國大陸是普遍現象);因此,為了得到更多利益,當老人一出現病情時,主任大都要求醫生跟家屬說,病人需要做靜脈點滴,而且要使用有提成的藥。

不過,姚安絕不這樣做,「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損人利己,當我值班時,遇到病人需要做靜脈點滴的才做,該用哪種藥對症就用哪種藥。」

二零二一年初,一位臥床老人又發燒了,因疫情關係,院內老人只要有發燒、化驗、用藥都要上報,作業很麻煩,其他醫生為了怕麻煩大都只開口服藥,敷衍了事。

「輪到到我值班時,如沒退燒,就認真聽診,結合老人以前的病史,判斷老人有胸腔積液的話,就給老人打靜脈輸液幾天,促進多排尿後,就讓家屬送來療效好的消炎藥,老人很快退燒了。」等姚安隔天上班時,護工開心的對她說:「我就服你!」

「時間長了很多護工都信任我,老人有甚麼事,寧可忍到我值班時再治療,甚至護工自己、親戚有病也來問我,一些家屬也信任我。」

其他醫生給老人做點滴,家屬有時看花錢多了就要求停藥,但只要姚安跟他們一通話,他們馬上說:「你根據情況,該用藥就用藥,我這邊馬上交費。」

同事都認同  大法弟子是好人

二零二零年共產黨搞所謂的「清零」,社區人員找過姚安,而她則是跟他們講了真相。因拒絕簽字,擔心他們來單位騷擾,她就跟主任提出辭職。主任當然知道她修煉大法,再三挽留,最後說:「我跟院裏提要求,給你漲工資,你就算幫幫我別走了,好吧?」

「我只好留下,並接受了漲工資,因為我在這裏已經工作四年了,按理也應該漲了。後來社區人員也沒再來找我。」姚安說。

四年來,姚安跟院裡的大部份護工都講了真相,她發現只要聽過真相的人,他們的不好行為都有所收斂。而常接觸的醫護人員,基本她也都給講了大法真相勸「三退」,他們都認同大法弟子是好人。

「感謝師尊的教誨,我知道,這都是得益於大法的恩澤才有今天。」姚安說。

(在從醫過程中證實法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8/-429601.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