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之光】她遭非法判刑  同個看守所的人都哭了(上)

【獄中之光】她遭非法判刑 同個看守所的人都哭了(上)

【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綜合報導】黑龍江省社會菁英張語南(化名)在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她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道德在不斷昇華,她自述:「整個人的身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真是脫胎換骨!」

她原來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鼻炎、低血糖等病症更是在修煉後全部消失,張語南的母親激動的說:做八輩子夢也想不到女兒的病能好啊!她的妹妹也說,原來姐姐那「酸臭」的脾氣不見了,心情好了。家人都為她高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利用整部國家宣傳機器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污衊法輪功,把全中國人都捲入這場浩劫之中。張語南也遭受嚴重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

然而,在中國大陸看守所那個特殊環境中,法輪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懷感動了這麼一群特別的人們,他們受到感召,在撲天蓋地的迫害中仍能從中共謊言中覺醒,認清正邪善惡、堅守良知、善待大法弟子。在漫漫黑夜中,人性的良善在熠熠發光。

日夜接觸後 學員煉功獄友幫忙把風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張語南上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上訪時被綁架,後來被劫持回當地看守所關押。她和幾位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同一個號房裏。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法輪功學員們陸續走上天安門廣場,高舉橫幅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示意圖非本人 (圖片來源:明慧網)

起初,號裏的犯人由於受廣播、電視造謠蠱惑,帶著異樣眼光看她們,「那眼神都是瞄著的,不是正眼看,盯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就好像看怪物一樣。」這樣一天天過去。

那時,雖然犯人和學員間心理距離遠,但每天她們之間都是近距離接觸,吃飯、睡覺以至學員的舉止言談、待人接物等生活細節,她們都看得清清楚楚。慢慢的犯人看學員的眼神在變化。

犯人發現她們幾個法輪功同修之間總是那麼和氣,比一家人都親。儘管她們對學員不理解,還懷有敵意,甚至對學員惡語相加,但學員對她們都是那麼善良,那麼真誠。她們有的人遇到難事了,法輪功學員就幫助她,她們中有誰心情不好了,學員主動和她聊天,安慰她。學員給她們講法輪功的真相,講做好人的道理。

漸漸的,犯人對學員的心態變了,「哎呀!原來法輪功都是好人啊!」一開始她們受獄警指使阻止學員煉功,後來演變成學員煉功時,她們趴在「門眼」給學員「把風」,由於沒有煉功音樂,學員煉功時還有人主動幫忙看時間。

犯人也信任法輪功學員了,有的會當著學員的面抒發心中的苦悶與惆悵;有的主動接近學員,給學員和被關押在其它號的同修傳東西、傳紙條、傳大法經書、溝通資訊等;到翻號(檢查號房)時,幫學員藏大法經書。

隨著法輪功學員不斷勸善,監舍裏打架的少了、罵人的少了,有的原來張嘴就罵人,後來不罵了,有時沒注意,突然口出一句髒話,就立即看看學員,吐舌頭,不好意思的噎了回去了;有的犯人和學員學大法了;有的說,我要早接觸法輪功就不會犯罪,被關到這裡來了。

堅持以善化惡 「冰山」號長融化

有很多犯人因為幫助學員而得到福報。例子很多,僅舉一例,有一個農村老太太和她家人一起把她的女婿殺死了,這是要判重刑的。

和學員接觸後,她知道了不管女婿多麼壞透頂了,殺人是不對的,她由恨她女婿,到後悔殺了他。她還幫助學員做事。後來判決結果下來了,她只被判了七年;還有的人本來是要判刑的,結果釋放回家了。

這其中有一個號的犯人號長,當時她受中共毒害很深,凡是分到這個號的法輪功學員,她都要千方百計逼其寫所謂「保證書」(即背叛信仰聲明)。

張語南在原來的號了待兩個多月後被轉入這個號。張語南剛一進去,號長就聲稱:到這個號誰都得寫保證,我就是要讓所有進這個屋的都寫保證書。她看張語南不寫,白天讓她天天值班打掃室內鋪上、地上的衛生。

監舍內非常髒,一點也不好打掃,加之張語南家庭環境好,從小到大很少做家務,所以對於她來說真的很難。有的犯人還故意往地上吐痰讓她擦。晚上就把張語南安排到大鋪中間的過道上睡,這個過道很窄,晚上睡覺時兩邊的人一伸腳就能踹到她,夜裡,她常常被踹醒。

面對這個號長的不理解和欺凌,張語南不去計較,善心對待她,每天樂呵呵的。只要有機會,只要能說上話,張語南就給她講大法真相。

漸漸的號長態度變了,她和別人說:我看張語南並不會幹活,還那麼肯幹,並且這裡環境這麼苦,她家裏的條件和她的工作又不錯,她只要寫個保證書就出去了,可她還堅持著,真是不可思議。

公安局人員:我最佩服法輪功李洪志師父

有一天,市公安局和區公安分局的人到看守所,所謂的提審張語南,她的父親也來了,父親高興的和她說:你不是不寫保證嗎,今天市局的人說,只要在保證書上劃一豎,你今天就能回家了,就不用寫保證書了。

張語南就和父親說:「爸,大法這麼好、師父這麼好、功法這麼好,我上訪沒有錯,抓上訪的人才犯法呢。反過來還說我們錯了,還無恥的讓寫不煉功的保證,不寫就不放人,多邪惡呀!為甚麼要在保證書上劃一豎呢?哪怕劃一點,也證明我錯了,我沒錯,我不會劃的。您放心,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堂堂正正出去的。」她的父親很難過的走了。

張語南往回走時,有一個市局的人指著她說:我最佩服法輪功李洪志師父了,你看她還是個大學生呢,她們這幫人,對他可忠了。

前述號長知道這件事後,很佩服張語南,後來她就主動接近張語南,張再煉功時她就不管了。再後來號長主動學煉功動作。從此再有被關到這個監舍的法輪功學員,她就再也不勸寫保證書了。這個屋的所有的學員和其它屋一樣,都能一起晨煉,白天一起學法了。

犯人哽咽:這麼好的人給判刑 共產黨太邪了

二零零七年末,張語南被關押在看守所最後一天晚上,大家知道她第二天就要被送女監了,她所在這個監舍的人有的急著為她收拾東西,有的要送她東西,有的在流淚,另外還有兩人沒有退出黨團隊,張語南勸她們趕緊退出。

善良的張語南卻被判刑要送往女監,監舍的人都哭作一團,說「共產黨太邪了…」。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另一個監舍的人都哭作一團,她們連夜為張語南趕製了一張卡片,大家都在上面留言、簽名。那留言有敬佩、有同情、有鼓勵;名字都簽上,希望互相之間都記住對方,珍惜這短暫的善緣,場面好感人。

第二天凌晨兩點多,張語南要被帶走時,她到其他監舍門前與犯人道別,見她們都趴在柵欄鐵門上哭呢!她們從柵欄縫伸出手,緊緊攥著張語南的手,哽咽著說:這麼好的人給判刑了,共產黨太邪了。

每每想起在黑窩裡經歷的一幕幕,張語南總是感慨萬千!大法徒在最黑暗、最污濁的環境裡,以無私無畏的心為生命挑起了希望的明燈,仰仗的是李洪志師父的洪大慈悲與法輪大法的恩澤。

(待續,原文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9/-429166.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