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的超常風範 讓殺人犯與小偷都變成好人

她們的超常風範 讓殺人犯與小偷都變成好人

文/北京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黃凱熙改寫)

中國北京的法輪功修煉者沈菀(化名)及其他學員,在被中共惡黨非法關押期間,其堅如金剛的意志及同化真、善、忍法理後所體現出的超常風範,感化並改變了看守所內的殺人犯、賣淫少女、小偷及女警等,曾與她們接觸過的每個人。

她們在一個最惡劣的環境中,不但沒有被擊垮,還處處幫助身旁一群道德敗壞的人,使她們迷途知返,走上一條正道,重新做人。

讓我們一起來聽聽,沈菀和其他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內的法輪功學員,是如何做到這些常人所不能及的大忍、大善的言行,以及發生在她身邊感人肺腑的故事。

修煉被非法關押 堅定實修幫助每個人

我因為修煉法輪功,多次被中共綁架、關押在看守所內。這些年來,我在所內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都真實體現了真、善、忍宇宙最高法理,我想把這些事情講述出來。

看守所每個監號關押著十到二十人,最多甚至達到三十多人。監號裏有木板大通鋪,通鋪末端有一組暖氣,但通鋪經常不夠住,有的人就得睡在水泥地上。

監號的門是不密實的鐵柵欄,是為了警察方便巡查觀看犯人的動靜。冬天在沒門的監號內非常寒冷,睡在水泥地上的人更是又冷又濕,室內溫度只有攝氏10度上下。因此,睡在地上的人經常生病,求醫也沒有用,因為看守所內也沒有好一點的藥,犯人即使生病也只能忍著,所以,大家都不願意睡在地上。

因為此事,經常有人吵架、鬥氣。法輪功學員看到這一切,就會搶著睡地上,把通鋪讓給別人,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這樣做。

那裏的生活用品奇缺,多數人剛進來時,身上沒帶錢,既使有錢也買不上,大概半個月才讓買一次生活用品,但價格比外面貴好幾倍。

法輪功學員會把自己家裏送來的洗髮水、香皂、手紙、衛生巾、洗衣粉都送給別人用;自己默默地用洗衣粉洗頭,上完廁所沒有手紙用,用手捧著自來水的涼水洗洗,也沒東西擦乾,就穿上濕褲子,雖然感覺不太舒服,但心裏快樂坦然。

看守所內讓人一個月洗一次澡,給每人一小盆熱水,容量只有吃飯用的小飯盒大。法輪功學員基本都把熱水讓給別人,自己用涼水洗澡。

法輪功學員基本都把熱水讓給別人,自己用涼水洗澡。(圖片來源:pixabay)

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關了一年多,一直用涼水洗頭、洗澡,冬天也如此,從不感冒生病,大家很是佩服。同修是默默地做,我意識到我與同修的差距後,也開始用涼水洗頭、洗澡,卻越洗越熱,感覺不到冷,我的熱水也讓出去給別人用了。

監號裏大多是半夜送新來的犯人入監,警察把人往裏一關,就鎖門走人了。新來的人沒有被褥,沒有地方躺,她們通常都是坐到天亮。只有法輪功學員經常半夜起來,把自己的被褥讓給別人,自己不蓋,或兩個人一起蓋一個被子。有時太冷了,法輪功學員乾脆就起來打坐到天明。

剛進監號的人,多數精神壓力很大,心中惶恐,不知道將面臨怎樣的結果,胡思亂想。有的哭哭啼啼、不吃不喝,有的自殺、自殘。

但不管是什麼人進來,法輪功學員從不嫌棄並主動接近她們;在生活與精神上給予關心和幫助,勸她們吃飯、愛護身體。她們在大法弟子的幫助下,很快適應了環境,臉上也有了笑容。

聽聞真善忍法理 嚎啕大哭悔過

以下講幾個記憶深刻的故事:

有一個婦女,三十八歲,丈夫過失殺人,她因包庇入罪。她以為丈夫會判死刑,所以她自己也不想活了,想偷偷自殺。

法輪功學員晚上基本都打坐,睡得較少,發現她有異常,為了打開她的心結,就好言勸她:過失殺人不會判死刑,包庇罪最多不超過五年,表現好,再減刑,夫妻是有機會團聚的。

而且人自殺是有殺生罪的,家裏的一雙兒女需要妳撫養成人,家裏老人需要妳養老送終,妳是有責任的,要為妳的親人好好活著。「欠賬要還」這是天理,咱們現在忍一忍,把賬還了就輕鬆了,只要我們順從天意,沒有過不去的坎。

她感動地哭著說:「沒想到法輪功這麼好,不是電視說的那樣。我一定好好吃飯,好好活著,不幹傻事了,我聽法輪功的。」

還有一個賣肉的婦女,跟人打架,用刀砍傷了人,判了四年。丈夫把肉攤關了,四處奔波,花錢找關係,又花錢請律師。家裏的錢很快就花光了,兩個孩子輟學在家,生活陷入貧困。

這個婦女嚎啕大哭地說:「我要是早點知道真、善、忍多好啊!我忍一忍不就沒事了嗎,我把家毀了,我把孩子毀了。」聽了她的話,所有人都哭了,真的很心痛。

百姓是多麼需要真、善、忍啊!她們是願意做好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就是因為沒有心法引導,人才會失控。後來,她說:「這回我把真、善、忍牢牢記在心裏了,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人,永遠不再進來了。」

她說:「這回我把真、善、忍牢牢記在心裏了,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人,永遠不再進來了。」(圖片來源:明慧網)

賣淫少女聞大法 心靈淨化自覺走回正途

有一對姐妹,姐姐十五歲,妹妹十三歲,父親死得早,母親帶著她們改嫁到繼父家。繼父經常打罵她們的母親,姐妹倆跑出來掙錢,賣淫三年多了,掙了很多錢寄給母親,母親蓋了房子,改善了生活,繼父對母親也好了。

姐妹倆很自豪,認為自己很有本事,讓母親過上了好日子。還滿不在乎地說:「我們不滿十八歲,判不了刑,過幾天就出去,繼續掙錢。」

她們不知羞恥,把賣淫當成了一個職業,完全沒有了做人的道德底線。但看到我們學法煉功,姐妹倆竟也要學。

我不好拒絕,就默寫了幾首《洪吟》中的詩詞給她們,姐妹倆很快就背下來了,並催著我說:「阿姨,您把《洪吟》中所有的詩詞都寫下來吧,我們快走了,想帶回家,讓媽媽和舅舅也學。我們以後好好做人,走正路。」

我真切地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偉大。法能歸正人心,法能淨化人的心靈,人學了法,能自覺自願地做好。

警察佩服大法徒言行 加菜照顧並三退

剛進看守所時,警察嚴密看著法輪功學員,不讓別的犯人與我們說話,怕我們向他們宣傳法輪功。警察也安排號長看著我們,阻止別人接近我們。號裏的人經常被叫出去,詢問: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說什麼?做什麼?號裏有什麼情況?等等。

警察慢慢地發現:大法弟子來了後,監號裏平靜了,打架、偷東西的事幾乎都沒有發生了。同號的人都知道,遇到矛盾時要先找自己的錯,知道了做事要先考慮別人,也能忍讓了,變寬容了。再後來,警察往裏送人時,就主動說:「快去找法輪功吧,讓她們給你們講講大法,你以後就不會進來了。」

有時,我們站在柵欄門口向外喊:法輪大法好。號裏人說:你們大聲喊,我們在你們身後小聲喊。有時警察也附和著喊:「好」。一聽到警察喊「好」,大家都一同開心地笑了。

有時警察還站在門口向屋裏喊:給法輪功倒點水喝。告訴送開水的人說:這個號有法輪功,多給點開水。別的號裏給一桶水,我們號就給兩桶水。警察還告訴送飯的人說:這個號有法輪功,飯菜不限,隨便吃。

監號裏的所有人,都切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好,真的能給人帶來福報。很多人跟著我們學法煉功,高峰時全號的人都煉功。打坐時,坐在板鋪上齊刷刷的一片。警察樂呵呵地來回走,視而不見。

很多人跟著我們學法煉功,高峰時全號的人都煉功。(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二零一五年,我又一次被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還是那個監號,但管班警察換人了,是個年輕漂亮的女警。我跟她講過幾次大法真相,她都笑而不答。

有一次,她叫我去她辦公室,她把監控和執法記錄儀都關了。她對我說:「在我心裏,從不把妳們當罪犯,妳們跟那些人是不一樣的(指其他關押的犯人),妳們是真正的好人,我尊重妳們的信仰。」

她接著說:「但我不敢放妳們,但生活上我可以幫助妳們。別人我不管,那些人不配。這裏有幾個年歲大的法輪功學員,身體不好,我都是自己掏錢,給她們買紅糖、豆奶粉、內褲。其實我也是好人。」我聽了女警察的話後,真的很感動、很為她高興。

幾年後,在一小區裏,我意外碰到那位女警,彼此再次見面都非常高興。我告訴她必須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才能保平安,她立即同意退黨;我還給她真相小冊子、護身符,她也收下了。她告訴我,她住樓上第十二層,歡迎我去她家玩。

「三退保平安」(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6/按真善忍做好人-世人敬佩-439338.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