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是企業菁英    不放棄信仰被害辭世 (上)

他們都是企業菁英 不放棄信仰被害辭世 (上)

【明慧之窗記者陳柏年綜合報導】自古以來明君治世,皆恪守「藏富於民」,「讓利於民」的原則。一位成功的企業領導人,往往獨具卓見,是一方動見觀瞻、造福鄉里的重要人物,卻每每成為中共階級鬥爭中首當其衝的虐殺對象。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許多成功的企業家、優秀的領導者,只因信仰即遭綁架、酷刑、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者,所在多有。

據明慧網資料統計,二十二年來,在中國大陸國有、民營等企業公司,至少有法輪功學員二十六人遭迫害致死,六十六人遭非法判刑或非法開庭迫害,二十人遭非法勞教迫害,一七九人遭綁架迫害。

李津鵬坐十一年黑牢   出獄時虛弱佝僂

身為北京一家製冷公司企業主的李津鵬,自幼多病多舛,步入大法修煉之後,不但無病一身輕,凡事更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上對父母恪盡孝道,下對僱員體恤照顧,無論大小事情皆熱心協助,義氣承當,朋友之間都稱他「大哥」,對他敬愛有加。

二零零零年十月,北京市政法委、「六一零」海澱、豐台兩地警察,竟以「印刷大法資料」為名,將三十六歲的李津鵬非法抓捕、非法判刑六年。他在茶澱監獄歷經罰站、剝奪睡眠、電擊、群毆等酷刑迫害,導致肝硬化、雙眼視網膜脫落等後遺症,原本煉功的健康身體大不如前。

六年過去了,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李津鵬重獲自由,親朋好友從北京開了好幾輛車前來迎接,場面溫馨感人,在世態薄涼的社會實屬奇事。然而當年意氣風發的年輕人,遭迫害到如同虛弱佝僂的老人,見者無不落淚。

堅持正信的李津鵬出獄後,仍然時遭惡警騷擾。二零零七年底,李津鵬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及萬壽寺派出所警察再次綁架,二零零九年二月,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枉判五年。先後兩次歷時十一年之久的黑獄,身體備受摧殘。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一位身強體健、品德高尚、事業有成的企業家,就此離世。

法輪功學員李津鵬(明慧網)

吳白梅無私助人  卻於四十八歲驟然離世

樂從國際家私城香迪總部總經理吳白梅,家住廣東省佛山市,擁有好幾家實體企業。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收留許多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在最艱困的時候給予最無私的幫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吳白梅被惡警綁架到三水市洗腦班迫害,一百三十多天後才被釋放。她的臉色蒼白,第二日感覺胸口痛,第三天跟先生去超市購物時,突雙腿癱軟無法行走,陷入昏迷後送醫院搶救,驟然離世。

醫院診斷死因是心肌梗塞,但家人陳述吳白梅身體非常健康,遺體卻呈現嘴唇、手指甲發紫,肚子腹水脹大,直言是洗腦班非法迫害所致。

遭迫害離世的吳白梅時年僅四十八歲,八十老母淚送愛女,悲痛至極。

清華高材生袁江   堅守信仰二十九歲辭世

出生於書香世家的優秀青年袁江,慘烈離世時年僅二十九歲,令人不勝唏噓。

袁江的父親是甘肅省西北師範大學的教授,母親則是高教教師。成績優異的他在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就讀時,曾因病休學一年。一九九三年喜聞大法後,脫胎換骨般的不藥而癒,順利完成學業。畢業後,袁江回到甘肅省,任職蘭州市電信局的信息技術工程公司副總經理,是公司不辭勞苦、首屈一指的重要幹部,也義務擔任法輪功輔導站站長。

法輪功學員袁江(明慧網)

受益於法輪功提昇心性、祛病健身的奇效,袁江積極洪揚大法。很長一段時間,袁江每天早上獨自一人、一條橫幅,在西北師範大學偌大的操場上煉功。短短的一、兩年,僅蘭州市一區的大法修煉者就達到了數萬。

迫害發生前兩年,西北地區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暴增,經文、資料奇缺,袁江經常自費購買後再托運寄出給其他需要的學員。

酷刑演示:懸空吊起(明慧網)

迫害開始後,袁江不願放棄信仰,被非法強行解職。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他在甘肅敦煌附近被捕。當時甘肅省「六一零」惡人載來兩車刑具,慘烈折磨他近兩個月,長期將以「大」字形吊銬,或戴著手銬腳鐐迫害。

酷刑示意圖:吊銬(明慧網)

十月二十六日,袁江神奇的解脫了手銬腳鐐,避開幾道監視,驚險逃離魔窟。由於遍體鱗傷兼長期絕食,體力不支的他走不遠,就鑽進一個山洞後昏迷了整整四天,躲過了近三千位軍警天羅地網式的搜查,但軍警翻查了所有與他聯繫過的學員,還導致一位六十歲的學員跳樓出逃,摔傷腰腿。

老百姓感慨說:「抓一個法輪功的人就這麼兇狠。一九九九年一個連殺四人的殺人犯跑了,都沒這麼興師動眾。」

後來袁江堅強的爬出山洞,到了一位學員家,十一月九日,就因身體多處嚴重內傷發作致死。當年那個沐浴在金色朝陽下煉功的年輕人幾成殘疾,面目全非。

袁江去世後,甘肅省「六一零」公安展開邪惡非法迫害。曾經協助他的大法學員於進芳、夏付英夫婦,以及王志君、文仕學都被非法判刑。其中於進芳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亦遭迫害嚴重離世。

羅俊玲   寒冬中著單衣外提遭酷刑

法輪功學員羅俊玲(明慧網)

三十九歲就被迫害致死的羅俊玲,是四川省會理縣糖果廠廠長、人大常委委員。她生前最後一段時期的遭遇,就是中共對一位前程似錦、年輕有為的企業家殘忍迫害的真實記錄。

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羅俊玲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四川省攀枝花惡警非法抓捕,關進攀枝花市看守所。惡警為偵訊她的身分與聯繫人,避人耳目使用酷刑,兩次在夜間「外提」,在當地一個名為「沁園山莊」的地方對羅俊玲施加酷刑。

第一次外提,羅俊玲雙手被銬、頭套上黑塑料袋,憋得滿頭是汗。她在那裡被吊了一天一夜,橫遭毒打,回到看守所時全身烏青。

酷刑示意圖:人為窒息(明慧網)

第二次外提時值寒冬,羅俊玲只穿著單薄衣褲,惡警則身著大衣,氣勢洶洶。這次她被吊了兩天兩夜;遭國保支隊的惡警張柏林、田萍(女)輪番折磨:用打火機燒手心腳心、樹枝戳臉,帶鐵架的凳子殘暴毆打,直至鐵凳打到散落,再將無凳面的鐵架套在她頭上……。

羅俊玲幾度昏迷,又被冷水澆醒,但堅強的她除了勸善,堅不提供任何訊息。回到看守所時,羅俊玲已被摧殘得幾乎無法行走,全身烏青,目光呆滯。因吊的時間過長,直至半年後,她的手都是冰涼麻木的狀態。

酷刑演示:凳子砸頭(明慧網)

二零零三年三月,羅俊玲被判非法勞教一年,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在那裏,她遭到惡警更加殘酷的折磨。她曾經被吊起、捆綁、電擊,長時間不准睡覺,每天六個人看管她,只要一閤眼,看守惡人就施暴毆打,並不准如廁。羅俊玲曾因此絕食抗議,身體受到嚴重傷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羅俊玲被釋放回家,但是以往那個身輕體健、處事明快的女廠長已經不再,眼前的她不但骨瘦如柴、虛脫無力,且全身都是毆打血痕與大片瘀紫青傷,牙齒全部都被打鬆。

更嚴重的是,羅俊玲連話都不會講了,精神狀態明顯有異。家人悲痛萬分。回家後的羅俊玲每天受莫名頭痛折磨,兩月後,於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上午痛苦離世。

上述李津鵬、吳白梅、袁江與羅俊玲,都是地方優秀的企業管理者。優秀的企業家不但是社會富裕幸福的重要力量,也是社會的重要資源。當年罷相在家,退休養老的王安石,一句「安有盛世而殺才士乎?」快馬急呈京師,才救下了恐被神宗處死的蘇東坡。

九百多年後的中國共產黨,卻對才士如此趕盡殺絕、耗費國民經濟總產值的四分之一迫害億萬善良無辜的信仰者,難怪建政以來天災人禍不斷。

(原文網址:https://reurl.cc/MAlb8X)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