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是企業菁英   只因堅守信仰被害辭世 (下)

他們都是企業菁英 只因堅守信仰被害辭世 (下)

【明慧之窗記者陳柏年綜合報導】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許多成功的企業家、優秀的領導者,皆是一方動見觀瞻、造福鄉里的重要人物,卻由於堅守信仰,成為中共首當其衝的虐殺對象。

崔海冤獄罹難  十八年受盡非人待遇

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獄折磨   。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崔海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崔海為武漢市化工進出口公司幹部,曾派往外地擔任總經理。一九九六年起,為病所苦的崔海修煉法輪功,纏身多年的結石重症、胃病、婦科病等頑疾,皆不翼而飛。恢復健康的崔海,優異的工作能力贏得公司上下的讚譽與欽佩。

武漢法輪功學員崔海。(圖片來源:明慧網)

不幸中共發動迫害,堅持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的崔海,自此屢遭騷擾、綁架,非法判刑、非法開除工職、剝奪了一切工資福利待遇。自五十一歲起,經歷了十八年的冤獄與折磨。

二零零一年五月,只因為要求合理權益的上訪,崔海被送到武漢女子監獄郊外的漢西大隊迫害。獄警隊長經常讓她罰站,一站就是二天二夜。獄警還把謾罵法輪功的污言穢語貼在牆上,命她接受。崔海不從,便將她吊銬在鐵窗上,連續八天八夜不讓她睡覺,致使崔海的雙腿從膝關節以下異常腫漲,穿不下鞋,行動艱難。

無人性的惡警還命令崔海在炎夏時,到田裡做繁重的勞役。全獄只有崔海一個人從早晨六點到中午,在攝氏四十度高溫下,一個人頂著烈日在田裡工作。

二零一二年十月,崔海「洗腦班」,以絕水、絕食反迫害,竟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遭受慘無人道的「灌食」。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圖片來源:明慧網)

所謂的灌食就是用刑:用一根很粗的橡皮管子,一米多長,將橡皮管捅進喉嚨裡又抽出來,這樣連續幾次,直到喉嚨吐出血來才罷手。這些惡警與醫生,以熟練手段施行灌食酷刑,並在一旁譏笑冷語,實與禽獸無異。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野蠻灌食。(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拳打腳踢。(圖片來源:明慧網)

崔海在獄中經常被毆打。她後來感到頭腦昏沉,兩腿發軟無力,記憶力明顯減退,發現他們在飯菜中下藥,只得經常倒掉飯菜,或是不吃。

二零一四年一月,崔海的律師在武漢市安康醫院見到了垂危中的崔海。然而法院罔顧人命與尊嚴,維持誣判,堅持迫害。不准家人探視之外,獄中所有行動都被多名犯人監控、限制。晚上十二點鐘以後才讓其睡覺,等兩百多個犯人都洗漱完畢後,才准她洗漱。

在武漢女監遭受不盡的折磨,二零一七年年底崔海出獄時頭髮全白,骨瘦如柴。僅僅十九天,就於二零一八年元旦,含冤離世。

李建侯  妻子遭關押兒子死亡

四川法輪功學員李建侯。(圖片來源:明慧網)

李建侯,男 ,66歲,四川省南充市大法弟子。在部隊時曾多次立功受獎,後轉業到南充市農資總公司任黨組書記、副總經理,市政協委員。

原本苦於頸椎骨質增生、膽囊息肉等疾病的他,修煉法輪功之後不藥而癒,不僅滿面紅光、體力充沛,而且變得寬容、善良、真誠。見到先生的巨大轉變,妻子張清芬也並肩踏上修煉之路,全家沐浴在幸福的陽光下,充滿著說不出的喜悅。

然而邪惡的中共發動了迫害。為了堅守信仰,李建侯先後五次被「六一零」綁架關押迫害、非法勞教,不幸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在四川省德陽監獄被迫害致死。可憐的也非法關押四年的妻子,一年後才得知李建侯死亡的消息。而面對雙親關押的冤屈,二兒子竟走上自殺一途,更添家人悲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李建侯屢次被惡警勒索、騷擾。以「沒聽到廣播」、「公安需要差旅費」等等奇怪理由非法關押,如果家人不繳錢就不讓回家。每次關押短則一兩天,長則二、三十天,每一次的罰款高達一千多元,惡警肆意綁架索款,形同盜匪。

二零零二年六月,李建侯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開始絕食抵制迫害。他每天都喊「法輪大法好」,寫真相資料,逢人就發。見他不吃飯,看守所的警察就將他長期綑綁在刑床上,承受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長時間捆綁。(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妻子張清芬在李建侯的非法審判旁聽席上,看到骨瘦如柴的先生被兩個警察架著進法庭,遭到誣判。妻子悲憤大喊:「他是好人!法輪大法好!」當晚就被惡警押到順慶區看守所關押,承受五年的非法牢獄、每日十五小時的勞役生活。之後又在獄中接到丈夫與兒子驟逝的噩耗,張清芬說:「我的眼淚都流乾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張清芬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痛訴司法不公與蒙受損失,期待丈夫冤屈昭雪、正義伸張的一天。

傑出學者成海燕  被迫離婚含冤離世

江蘇物資集團總公司任輕紡公司總經理江蘇成海燕,中國藥科大學、上海交大雙學位畢業,曾先後任中國藥科大學副教授、宣傳部負責人,徐州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公司經理。一九九五年因丈夫調回南京軍區工作,又在江蘇物資集團總公司任輕紡公司總經理。

成海燕家庭美滿,工作績效卓著,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沒想到這位傑出的女性菁英,卻被逼迫與先生離婚、關在精神病院摧殘、非法判刑十年、抄家五次、關押洗腦班多次、屢遭各種形式迫害。

二零零零年,成海燕因去北京上訪,被警察劫持後,強行關入南京精神病院殘酷折磨四個多月。南京軍區邪黨委書記溫中仁(已遭惡報死亡)親自出馬,逼迫丈夫與成海燕離婚。江蘇省「六一零」頭子王榮生(已遭惡報罹患白血病)多次脅迫海成燕夫婦仳離,強逼成海燕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活活拆散這對恩愛夫妻。

匪夷所思的是,省「六一零」與軍區黨委還不罷休,強令丈夫必須在三個月內與一個毫不相識的女人結婚,否則就命令他離開部隊,即使如此,成海燕的先生仍舊受到株連,被強行退休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成海燕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南通監獄受盡折磨。獄警使盡種種卑劣手段逼她放棄信仰:閱讀攻擊法輪功的書籍、冬天零下七、八度著單薄衣物、禁止別人和她說話、不許洗澡等等。

在她血壓高到二百四十度以上的情況下,仍強逼她做重工,拳腳相加……有一天夜裏,成海燕在廁所煉功被惡警發現,馬上被戴上沉重的腳鐐和手銬,幾天幾夜不讓她睡覺。

好不容易走出監獄,無家可歸的成海燕只好暫住姊姊家,在藥店打工維持生計。她堅持信仰,向世人傳播法輪功真相,又被多次綁架關押迫害。

多年來,成海燕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省高級檢察院、高級法院、中央巡視組等申訴和控告徐州市雲龍區法院的非法判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長期迫害的巨大身心摧殘和精神壓力,導致其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三歲。

廠員群起抵制迫害未果  田世洪含冤離世

山東威海市文登壁掛廠廠長田世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長期遭受精神與身體上的高壓迫害,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含冤離世,年六十四歲。

田世洪是文登壁掛廠廠長,管理著一百多位工人。在修煉法輪功前,因不分晝夜戮力經營,健康每下愈況。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聽說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入了修煉。不久,不但身體神奇恢復健康,整個人猶如脫胎換骨般神采奕奕、氣宇軒昂。廠裡都私下議論他一點兒都不像五、六十歲的人,與小夥子無異。

田世洪的工廠裏絕大多數是年輕人,他平時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也用真善忍的理念去教育工人,他這麼做,整個廠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工廠的經濟效益越來越好,產品銷售到全國各地,加上他處處以誠待人,客戶樂於與他合作,因此生意越來越好,在當時經濟不景氣的年代,顯得一枝獨秀。

田世洪待員工若親人,協助他們改善伙食和住宿條件,無論是單職工或雙職工,皆可擁有自己的宿舍,水、電、煤氣等各種設備一應俱全,因此職工皆愛廠如家、愛田世洪如家人。

二零零一年一月廿十二日,田世洪進京到天安門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便衣警察非法拘捕,慘遭毆打、辱罵、關廁所、不讓睡覺。後被劫持回文登,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七天。七天後,田世洪出了拘留所回家,才得知當地派出所所長蔡德勝帶著人半夜三更闖入他家,強行勒索七千多元現金。在村裡,村支書派人天天監視他。之後幾年,田世洪備受騷擾。

二零零四年五月,又被綁架至拘留所,田世洪從拘留所走脫,在外流離近兩個月。七月六日,拘留所所長王從倫、六一零向洪平等三、四十人突然闖到工廠,意圖再次綁架田世洪,引起廠內六十多位工人的正義譴責和堅決抵制。

工人們義憤填膺的說:「廠長是好人,不能抓好人!」員工們啟動砂輪,想要磨斷警方強行銬在田世洪的手銬。即使被飛濺的火花燙傷,也一心要救出田世洪。

警察見勢不妙,一面大打出手,一面用呼求增援。不久後幾輛警車呼嘯前來,一群警察下車對工人們施暴。多人被打傷,有人當場昏厥,場面淒慘。最後,警察們還是把他劫走了。之後有五、六十名職工到文登市信訪辦上訪,卻遭到六十多名公安警察強制驅散,並當場抓走了十人非法拘留。

事件之後,田世洪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受盡非人折磨,被罰站、被監規、以車輪戰方式強行洗腦轉化,無休止地強迫寫誹謗文章。三個月後,因其血壓高到二二零至一九零,勞教所怕擔責任,才放他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月,文登分局環山派出所王勇、張衣,副所長畢某等十幾個警察,突然闖進辦公室,意圖劫持。田質問原因並詢問員警姓名。警察竟心虛不敢回答,還把警號遮起。所長王勇想自己動手將他銬起帶走,拖到樓梯時,工人們團團圍上,妻子也大聲質問:「修真、善、忍做好人到底有什麼罪?」僵持許久,警察才放人撤離。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東文登國保警察欲劫持廠長田世洪去洗腦班,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屬制止。(圖片來源:明慧網)

歷經多年迫害與抗爭,二零一五年,田世洪遞交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字字都是血淚。然而等不到公正的判決,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不幸含冤離世。

(原文: https://reurl.cc/MAlb8X)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