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以往的不敬道歉 「法輪功說的都是真的」

他為以往的不敬道歉 「法輪功說的都是真的」

文/明慧網記者章韻(明慧之窗記者慈璇改寫)

二零二二年新年伊始,遼寧的霍先生接到北美法輪功學員何女士的真相電話,讓他了解到法輪功在海外洪傳的實況、中共對法輪功的不實宣傳和造謠誹謗,也讓他明白從心裏和共產黨劃清界線、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的意義和重要性。

他做了退隊、退團聲明後,感謝法輪功學員讓更多人覺醒,也很敬佩他們多年來堅持講真相。同時,以前自己對法輪功學員的不敬,也表示道歉。

以下是霍先生在真相電話中的自我表白。

「我要跟法輪功學員道歉」

他說:「我之前對法輪功的了解只是聽說和在電視裏看到的,所以我剛開始是很牴觸的,覺得是歪門邪道,離他們遠遠的。有時看到樓道裏貼的法輪功的真相貼紙,我還都給撕下去。」

「有幾次大冬天凌晨,天還沒亮就看到他們背個大包,挨家挨戶發傳單,那時我對他們都很不禮貌。我曾經說過他們,我說你這麼個歲數了,幹點正事不行嗎?我認為他們是一種不正常的行為。想想以前自己的所為就很愧疚,所以我特此向法輪功學員說一聲道歉,我過去的認識太低了。」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遠離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我了解到了中共的邪惡」

霍先生的親身經歷讓他看透了中共,他說:「最近我有一個起訴中國銀行欺詐的案子,因為它挖坑下套騙走了我的錢。而他們的律師在法庭上所陳述的東西都是行業的規定,在我看來它就是一個黑幫的規定,一個強盜的規定。它那個規定高於法律,這就是金融界的亂象,可以說是變相搶劫。」

「我真正認識到了中共統治下的社會太邪惡了,說搶你的就搶你的,你到哪都說不清,老百姓打官司打不起,也打不贏。」

他進一步說:「到法院,他不聽你辯論,你說啥沒有用。庭審如演戲,有的法官不讓你說,有的法官讓你盡情地說,但不給你做記錄,說了等於白說。你說這不都是流氓的套路嗎?」

「因為我要說真話了,他們就把我看管起來了,派人監視我了。我認為現在這不是個正常的社會,而是個弱肉強食的動物園。所以導致人性的扭曲,都很自私自利,善良的人逐漸地減少。」

「過去在我的印象中哪個被拘留或判刑的人都不是好人,我離他遠遠的。但是現在出現了顛倒過來的現象,被冤枉的人太多了,他如果有權有勢找個藉口就給你整進去。」

他接著說:「現實教育了我。從小不明白,很盲從,現在逐漸認識到社會出現了很多問題,讓我知道了我們都是被共產黨給騙了,我們都是體制的受害者,準確地說也是被共產黨迫害的。」

「我開始相信法輪功學員說的了」

看到了中共的邪惡後,霍先生開始思考法輪功學員傳遞的真相了。

他說:「通過這幾年對社會的認知後,我認為他們(指法輪功學員)沒有錯,他們能夠這樣的堅持就令我敬佩。我認識的一位八十歲的老人就一直在給人講真相。我認為這個東西有這麼多人相信,肯定有他相信的道理。」

他還說:「從內心來說我很欣賞他們,很讚賞他們敢說真話,我很敬重這一億人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能夠說出自己的心裏話,並告訴別人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因為現在的社會沒人敢說真話了。通過他們的堅持不懈,現在老百姓逐漸都在覺醒了,很感謝他們,我現在都相信他們所說的了。因為我這幾年的經歷讓我看清了中共的本質。」

我很敬重這一億人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能夠說出自己的心裏話,並告訴別人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感謝法輪功學員讓我三退」

當霍先生做了退隊、退團的聲明後,他也說出當時入隊和入團時的心態:「當時各班級學習成績好就可以入隊,它讓你從心裏頭感到是一種榮耀,面對大人小孩都有一種顯示的心理:你看我,趕上第一批入少先隊了,第一批入團了,多榮耀啊!現在才知道是進入了一個魔道上去了。所以感謝法輪功學員讓我做了三退。」

他表示:「現在這個社會,老百姓就像一個木偶,它(指中共)說你好你就好,說你不好你就不好,完全沒有一個衡量標準,沒有規矩。一個社會要沒有規矩,什麼是好,什麼是壞都難分得清。」

他還說:「我過去也是個小粉紅,為這個體制唱讚歌,而當中共這個鐵拳頭落到我的頭上時,我什麼都明白了。人吧,不碰到你痛處時,你可能看不到這個體制的邪惡。因為我痛過,所以對這個社會了解透了,共產黨是很邪惡、很流氓的。所以我想提醒大家不要盲從,要有主見的看看這個世界。」

(圖片來源:大紀元)

最後他說:「人家(法輪功)有個信仰,有個追求,有個向上,這是正常人的生活軌跡,而在中共統治的社會裏,沒有,不允許。也只有法輪功敢站出來說真話了。所以謝謝他們。」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9/大陸民眾-向法輪功道歉-感謝你們讓更多人覺醒-436616.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