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竊翹課的孩子 終於找到回家的路

偷竊翹課的孩子 終於找到回家的路

文/真心(明慧之窗記者黃凱熙改寫)

我叫真心,今年二十多歲,是一個女大學生。

在我一歲左右的時候,父親就因公傷去世了,母親因為堅修法輪大法,被中共邪黨綁架、勞教、判刑。於是,我先後由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撫養。

隔代教養學會偷竊 生病壓抑翹課人生無望

爺爺與奶奶住在鄉下,帶小孩是放羊式的方法,我沒有去上學,天天和一群不讀書的孩子玩在一起。我在那裏養成了很多非常不好的習慣,例如,看到店裏有喜歡的玩具,就直接拿走;甚至見到別人家有好玩的玩具,也偷來玩。

後來,我被外公和外婆接回到城裏讀書,老師說我特別愛哭,上課喜歡和別人講話。我的身體也變得很差,患有貧血症,有時會突然臉色蒼白,感到頭暈、四肢無力;淋巴結也經常發炎,脖子腫得很大,所以很多稍微帶點熱性的東西,我都不敢吃。我每個月都會生病,必須去醫院打吊針,一次就要花掉家裏一千多塊錢。

每當外婆提起母親和我所遭受的不幸時,我和外婆都會以淚洗面。我常在半夜睡覺時做惡夢,甚至會突然坐起來,滿身是汗,眼睛睜得很大。家人想叫醒我,我卻意識不清楚,把她們都看成了鬼,嚇得站起來大喊、大叫,哭著叫她們不要靠近我,要過好一陣子,才能清醒過來。因此,我對睡覺也產生了恐懼的心理。

我上小學的時候,母親從監獄回到了家中。母親因為受迫害,被迫放棄了修煉;她的脾氣也變得很不好,當我不聽話或做錯事時,她會對我發脾氣,有時甚至會打我。

我小學的班主任脾氣也很暴躁,她對班裏的學生要求很嚴厲,學生平時在班上的一舉一動如果稍不滿她的意,她就會大發脾氣,對學生進行嘲諷,甚至是打罵。我當時成績一般,上課經常開小差,所以免不了常被她打罵。

這樣壓抑而痛苦的生活,讓小小年紀的我感到人世無常,對生命死亡後是否還存在而感到恐懼,擔心人一旦死去,這個生命就不復存在了。

與母親重新走回正途 變善良且樂於助人

母親平時還是偶爾會對我提起法輪大法的美好。有一天,我突然對母親說我要去美國,母親問我為什麼?我說我要去美國煉法輪功。母親說:「那你就努力學習,將來考到美國的大學去。」

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求母親讓我學法輪功,母親就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並教我煉功,後來母親自己也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通過閱讀《轉法輪》,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也相信了人死後還要繼續六道輪迴;知道人生在世,做人不是目的,而是為了返本歸真,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去。

從此,我開始在日常生活中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努力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同學打我,我也不還手;有幾次別人挖苦我,說很難聽的話,我也不動心,甚至微笑地看著對方。

以前我很小氣,母親開玩笑,說喝一口我手裏的奶,我都會急得流眼淚;修大法後,我不再把身邊的東西看得那麼重了,有好吃的東西會主動分一半給同伴吃。

有一年,汶川發生了大地震。我看到電視裏報導那些在地震中遭遇悲慘的人,我流下了眼淚,覺得他們很可憐。

學校讓全體師生為汶川捐款,我和母親商量後,從自己積攢了很久的零用錢中拿了一百元出來交給班主任,並告訴她這是我自己的零用錢。班主任知道我家裏的情況很是感動,在全班同學面前表揚了我,並把這件事告訴了其他老師,那次捐款我也是班裏捐最多的學生。

身體疾病不藥而癒 半夜不再做惡夢

修大法後,我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好,基本上沒再去過醫院打針,淋巴結也不再動不動就發炎了。半夜驚醒坐起來大哭大喊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後來就再沒出現這種現象了。

我的心變得比以前平靜了許多,開始能夠靜下心來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上課認真聽講,學習成績也由一般變成了中上水平。

到了初中,我的成績在班裏名列前茅,班主任和其他任課老師都很喜歡我,我當了班裏的課代表和學習委員,並被評為學校的文明之星。

後來我考進了市裏的重點高中,雖然我多才多藝經常參加學校的演出,但是卻從不張揚,對周圍的同學都很和善大方,平時也經常會幫助同學,班裏的同學們都喜歡主動和我交往。

到了大學,因為要住校,修煉的環境沒有在家裏那麼寬鬆,但是我仍然努力堅持每天學法煉功。為了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我努力地做好身邊的事情。

在寢室,我買了好吃的東西,經常會分給我的室友一份。平日裏,我主動打掃寢室的衛生,洗澡水池髒了,我就隔一段時間清洗一遍。我和同學相處時,經常面帶微笑,友善平和地和她們交談,當同學遇到學習上的問題找我幫忙時,我總是耐心地幫助她們,同學們也喜歡和我交往。

大法讓我開智開慧,所以我在很多方面都表現得比較優秀。有一次院系舉辦「最美女生」評選,每個班要推舉一個女生參加評比,班長推薦我去,大部分同學也都表示同意,但是我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好,還是把名額讓了出去。

到了大學,因為要住校,修煉的環境沒有在家裏那麼寬鬆,但是我仍然努力堅持每天學法煉功。為了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我努力地做好身邊的事情。(圖片來源:pixabay)

善待幫助同學 獲得出乎預料的成績

在學習上,每當我把心放下,不執著事情結果並把修煉擺在第一位的時候,總是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此僅舉一例:有一個學期上體育課,體育老師讓我們學打乒乓球,並在期末進行考核。我因為小時候玩過乒乓球,所以有一點基礎,在體育課上練習的時候,也不算太差。我的室友都打不來乒乓球,所以她們練起來就比較吃力。

期末考核中,有一項是要兩人一組對打,在規定的時間內對打的次數越多,分數越高。我們一般都是選自己寢室的室友組成一組對打,儘管在練習時我和寢室的一個室友對打得比較好,但最終我選擇另一個打得最差的室友為一組,因為我知道其他室友肯定不願意和這個打得最差的室友一組。

剛開始,在和這位室友對打的過程中,因為她基礎很不好,總是把球打飛,我就要到處去撿球。我常會忍不住想發脾氣,但是我想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不應該發火,我的心就漸漸平靜了下來,耐心地糾正她打球的手勢,自己盡量配合她,努力把每個球都發到她手中,減少她接球的難度。

上體育課前,我們經常提早到乒乓球桌練習,經過這樣長期的努力,我們對打的越來越連貫,到了體育期末考核的時候,我們兩人配合得很有默契,儘管對打得比較慢,但是時間卻彷彿是特意等我們一樣,也過得很慢。

等到規定的時間一到,我們的對打次數達到了這項考核的滿分成績,結果出乎我的意料,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做對了,所展現出來的成果。

班裏的同學說我很善良,和一般的人不一樣,也不爭、也不搶。室友說我就像一位小仙女一樣,與世無爭。

一次,我和室友講大法真相,她問我是不是也煉法輪功,我說是。她說:「我知道這個功應該是好的,因為我覺得妳人很好。」通過這件事情,我切實體會到要修好自己,自己符合大法的行為,就是直接證實法和講真相的最好方法。

今生能夠修法輪大法是我最大的榮幸,是大法讓我從一個自私自利的壞孩子,變成了一個乖巧懂事的好青年,讓我這個迷失的孩子找到了真正回家的路,在這個亂世中不同流合污。

自己今生能修煉這麼好的大法,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喜悅,而這一切都要感謝慈悲偉大的大法師父改變了我。叩拜恩師!

是大法讓我從一個自私自利的壞孩子,變成了一個乖巧懂事的好青年,讓我這個迷失的孩子找到了真正回家的路,在這個亂世中不同流合污。(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5/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440077.html

(本文主圖來源:法輪功學員提供)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