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里第一「厲害人」起死回生的經歷

屯里第一「厲害人」起死回生的經歷

【明慧之窗簡楊綜合報導】慧珍(化名)曾經是屯里的第一「厲害人」,她體弱但個性好強,連村霸都得讓她三分,最後病的奄奄一息然後神奇康復,以下是她起死回生的經歷 。

別看我病病歪歪的,吵架、干仗可是無敵手,「村霸」見我都要讓三分。可是,人再強橫,終歸是人,在病魔面前,不到四十歲的我徹底敗下陣來。就在我癱在炕上等死的時候,誰能想到,我命中的「福星」來到了,從此,我的人生完全改變了……今天,我就講講我自己的故事吧。

小時疾病纏身 多次病發險斷氣

我自小多災多難。母親說,我不到一周歲就開始抽風,醫生稱「小兒癲癇」。每次病情發作都很厲害,全身抽動,口吐白沫,母親感覺我活不了了,就把預備好的一捆穀草抱進屋裡,等我斷氣時準備用草把我裹上扔出去。可是每次我又都活了過來。

五周歲時,我又患了咳喘病,並且留下了病根兒。可以說我從小到大沒有沒病的時候,常年離不開藥,成了個藥簍子,在病痛中苦熬著。我抱怨自己的命怎麼這麼苦?怨恨老天對我不公。

我這個病包子,不只自己遭罪,還害了娘家、婆家兩家人。常年治病得花多少錢啊!全家人為了給我治病都得節衣縮食。

結婚時,正趕上分產到戶。因為我身體不好,幹不了地裡的活,家裡的二十畝田就靠丈夫一個人幹。他忙不過來時,公公、婆婆、小姑子都來幫著幹。農民就是土裡刨食。丈夫一年到頭辛辛苦苦,靠賣糧掙的那點錢都拿來給我治病了。

身體差個性卻很強 吵架干仗是常事

雖然我病病歪歪的,卻是一個特別要強的人。我性格外向,性子急,脾氣暴躁。誰惹了我,我抓住人家的「尾巴」不是拎三圈,而是拎夠才撒手。我經常和人吵架、干仗,不打贏不罷休,街坊鄰居沒有不罵我的。

有一年,上交村政府負擔款,會計說我家還欠五十元。我一下就翻了臉:「我們昨天交的糧,怎麼還欠?!」會計說:「賬上沒有。」

我不依不饒,開始大鬧起來:「我這筆賬不算清楚,往下誰也別想算!」村書記看我如此蠻橫,親自動手把我拽到了室外。在眾目睽睽之下,我掄起拳頭就開始打他。村書記沒還手,只是陪著笑臉。事後才知道,是我丈夫自己忘了給會計報賬。

了解我的人,都躲著我,連村霸見到我都得先和我打招呼。有人對我說:「你若是男人,就去闖江湖。保證打遍天下無敵手。」

我也覺得自己挺能耐的,就是老天沒給我一個好身體。年紀輕的時候,靠藥撐著,我的身體時好時壞的。隨著年紀漸長,我的病也越來越重,最終到了臥床不起的地步了。

四十歲就奄奄一息  法輪功救了她一命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那天,已經癱在炕上三個多月的我,奄奄一息。想到我這即將結束的一生,真是太失敗了。我一天到晚和別人鬥啊鬥的,對誰有好處呢?自己還不是落下個不到四十歲就等死的下場。唉,如今一切都來不及了……

家人商量著怎麼給我辦後事,這時傳來一陣敲門聲。

來的人是我的嬸婆。她老人家特意從外地趕來看我的。她握著我的手說:「孩子,別怕,你有救了。」她從包裡拿出一個錄音機和幾盤錄音帶,說:「這是法輪功。好好聽,聽明白了,你就有救了。」說著就給我播放起來。那是法輪功師父在濟南的講課錄音。

我躺在炕上盡力地聽,聽累了,就迷糊一會兒,醒來後繼續聽。法輪功師父講的做好人的道理真是太好了,我怎麼沒有早一點聽到呢?就這樣第一天聽下來,我竟覺得有一些力氣了。我想,我可能真的有救了。

第二天,嬸婆教我煉功動作。我說煉不了功,嬸婆說:「能煉多少,就煉多少。」我就盡量爬起來,可也只能堅持煉幾分鐘。

第三天晚上,我吐了半盆又苦又澀的苦水。吐完後,脹的象扣著一口鍋的大肚子沒了。

第四天,我開始沒完沒了的便尿,隨後渾身的浮腫全消了。

第七天,我能起床做些簡單的家務了。

半個月,我覺得我的病全好了。

二十天后,我就能和丈夫一起下田種地了!

不足三星期,我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的心裡可亮堂了!

全家人高興極了,丈夫逢人就講:「法輪功是神功,把我家等死的人救活了!」就這樣,法輪功在我們村傳開了,先後有幾十人來我家學煉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後我沒有病了,不用看病買藥了,和丈夫一起種田、養豬,家裡的日子一天天好起來,一年比一年強。幾年後家裡蓋了新房,再後來,娶了兒媳,抱上了孫子。

近十年來,老伴打工,我種田,過日子不愁了,家中和和睦睦。我老伴說:「你煉功給家裡省了二十萬醫藥費。我知足了,虧得你煉了法輪功,才能好好活著。」

我非常清楚,我能死裡逃生,有了今天的健康和一個和睦的大家庭,完全是託了法輪大法的福!

身體的病源自不好的心  化解怨恨善待他人

通過學《轉法輪》,我知道了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回想過去自己的所作所為,真是一場噩夢。

師父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

我過去一身的霸氣,傷害了多少人,造了多少業?我能沒病嗎?病能不重嗎?想起來真是羞愧萬分,我必須要為我以前的惡言惡行負責。

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佛家修煉大法 (大紀元)

村里有一位大哥,我曾在眾人面前打了他一個嘴巴子,從此他跟我結了疙瘩。十五年了,他見面從不理我。現在我主動給他賠禮道歉,得到了他的諒解。

有一位本家族的妯娌,我倆十幾年了見面從不打招呼,還橫眉豎目的經常發生口角。現在我本著善意,主動找她說話。起初,她冷臉相對。我不生氣,還是充滿善意的對待她。

漸漸的,她對我也有了笑容。後來,她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如今我倆比親姐妹還親。一個鄰居對我說:「多虧法輪功,你們倆才有了今天。」

我身體好了,心情也好了,村里人都說我變的善良了。是啊,我真正懂得了怎樣做一個好人,怎樣去善待別人,再也不爭強好勝了。

村書記說:「慧珍在咱們屯的婦女中,是第一厲害的人。法輪功能把她變好,法輪功真不是一般的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彌天大謊鋪天蓋地。派出所警察沒日沒夜地來村里騷擾法輪功學員。

有一天,村書記煩了,他對派出所所長說:「法輪功怎麼啦?法輪功把我村要死的人都救活了。你是不是吃飽撐的?沒完沒了的整法輪功幹啥?! 」

他從內心反感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不管上頭咋下令、怎麼催,他從沒有登門找過我,而是盡其所能地保護著我。

如今村書記早已退休,和老伴都是年過古稀的人了,身體難免生病。我經常囑咐他倆: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年前,老倆口遷進城里居住,現在身板都很硬朗,晚年生活很幸福。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