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政治迫害 從如履薄冰到底氣十足

面對政治迫害 從如履薄冰到底氣十足

【明慧之窗記者宇群綜合報道】江西李緯先生(化名)曾經歷過朝鮮戰場的殘酷,今年(二零二一年)他已經九十歲了。以下是他古稀之年一些重要經歷的分享。

一、正視「抗美援朝」等運動留下的恐怖陰影,為真理說出公道話

我當過兵,參加過所謂的「抗美援朝」。在中共執政的幾十年裏,多次見證了中共惡黨的各種殘酷迫害人運動,運動中各種駭人的害人手段在我內心留下了恐怖的陰影。每次運動中,我都是如履薄冰的走過來的。

一九九七年,我近古稀之年時,有幸看到了《轉法輪》。。我激動的連聲說:「這是天書,我要學。」剛煉功時,我就感覺到法輪在全身旋轉。夢中又夢見師父揮動巨大的手臂,為我掃清了修煉路上的障礙。

當時,我老伴也修煉了大法,她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看見大法書中的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煉功後,老伴的心臟病、高血壓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與江澤民集團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當時造假的謊言鋪天蓋地,紅色恐怖籠罩全國。單位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叫我這個七十歲的老人在黨小組會上公開表態。因為經歷過中共惡黨歷次的迫害人運動,我知道這次對法輪功的迫害來勢兇猛,內心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但是我想,很多世人都被造假宣傳矇蔽了,我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我一定要挺身而出,說公道話。

在黨小組會上,我手中拿著《轉法輪》書,坦然的說:「這是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正規出版的書籍。你們可以拿去看一看,裏面講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個好人,如何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們知道,我煉功後,身體變好了,不用打針吃藥了,這有甚麼不好?」

當場有幾個人還真的拿了《轉法輪》書回去看,而且當時就有一位同事跟我煉起了法輪功。看過《轉法輪》的同事後來說:「書裏是沒有寫甚麼不好的東西啊!」

在「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潮中,我善勸這些老同事,他們全都發表了「三退」聲明。

二、血雨腥風中  内心越來越堅强

我的大女兒是個堅定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她發放真相資料,被中共非法勞教。我和老伴依照相關規定,一起去省勞教所見她。可是,勞教所卻無理蠻橫的剝奪了我們的會見權,說家人是煉法輪功的,不能見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就是父母也不行;而且我女兒沒「轉化」,就更不行。

那時,我心中存有怕心,強忍心中的憤懣,不敢吱聲。老伴擔憂女兒受折磨,又焦慮、又悲痛,忍不住在勞教所的大門外嚎啕大哭,大聲為女兒喊冤。

二零零三年九月,本地邪惡的「610」在郊外的警察學校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女兒堅持不去。結果七、八個身份不明的人就闖到我家,不顧我女兒的極力抵制,強行把我女兒抬去了洗腦班迫害。我當時被這種場面嚇的心顫手抖,因為根據幾十年的經驗知道,中共惡黨害人有多麼殘酷,可我卻又無可奈何。老伴則斥責他們這麼做太過份了。

後來,我女兒從洗腦班走脫,在外面流離失所半個月後,回家了。我雖然還是心有餘悸,但隨著學法、煉功時間的增多,我的正念越來越強,怕心也越來越少了。後來,警察要我簽字,保證女兒以後不再去北京上訪,我說:「公民年滿十八歲,就享有自主權,我不能代替她簽甚麼保證。」

二零零五年,我女兒由於背包裏面有幾張真相護身符,被惡人構陷,遭綁架後,再被非法勞教。我去勞教所探視女兒,勞教所的警察叫我做女兒的「轉化」。這次,我理直氣壯的對警察說:「人各有志。她好好的在單位工作,你們卻迫害她,她沒有錯。」

二零一五年三月,女兒又一次被非法抓捕。八月六日非法開庭時,法院如臨大敵,布滿了大量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人員、國保大隊便衣警察、身著制服的派出所警察及法院的法警,法庭門口還特別運來了一大麵包車身穿黑色衣服的警察。

二零一五年下半年,我不僅自己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郵寄了起訴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還代替被非法關押中的女兒向兩高郵寄了起訴狀。不久,派出所警察來調查此事,問我:「是不是你自己寫的?」我直截了當的說:「是我寫的,是我簽的字。」派出所的警察找不到迫害的證據,沒有再說甚麼,悻悻的走了。我還經常把用EMS特快專遞郵寄控告狀時郵局給的回執單拿給旁人看,拿給老家的村長及村民看。

二零一六年,我到省女子監獄探視女兒,獄警說我女兒沒有「轉化」,不讓我會見女兒。我責問道:「誰不讓我見我女兒,就叫誰來見我。」獄警刁難說:「如果他(獄警)不來呢?」我沒有退縮,大聲回答:「如果他不來見我,我就去找他。」後來,監獄按正常程序讓我會見了女兒。獄警問我;「你為甚麼也要煉法輪功?」我回答:「煉法輪功身體好,道德提高了啊!而且學煉法輪功不收一分錢。」

二零二零年初,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全國各地都發出了居家令,大家都出不了小區院子的門。我很著急,遇到院子裏的熟人、門衛、居委會來的人、派出所來的警察,都會告訴他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字真言,可保平安,很多人都會爽快的回答:「好!」有的人還說:「謝謝!」

我在村裏過九十大壽時,花了一萬三千多元錢,辦了二十桌酒席,宴請了全村人,還有親朋好友,但我沒收一分錢禮錢。我還捐獻了幾萬元錢給村裏修路,鄉里鄉親都說我是個好人。

我做這些,不是為了個人的好口碑,而是因為我牢記師父的教誨。

我今年雖然九十歲了,但是煉功時,可以站在那裏一氣呵成煉完一至四套功法,還可以雙盤打坐一百多分鐘。我看大法書時,看到哪一行,哪一行的字就會放大,非常清楚,也不用戴老花眼鏡。我內心很明白,這輩子能遇上最偉大的師父傳宇宙大法,能看到天書,真是無比榮幸。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