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棒打手到最優替罪羊

從最棒打手到最優替罪羊

文/聞思睿  

「生存或毀滅,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英國文豪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的這句名言,也是劇中主人公哈姆雷特王子的名言。現實中,面對重大選擇,的確並非所有人都能用自己的手握緊正確的答案。

一、從「最棒子」打手到「最優質」替罪羊的幾段往事

1、「對黨無條件服從」的葉若夫

從1934年到1940年這段時間,蘇聯有大約一千九百萬人被捕,很多人在勞改營中死去。

葉若夫是克格勃(國家安全委員會)1934年至1939年期間的負責人,被稱為最忠實於斯大林的「共產主義戰士」,對於蘇共指派的任務從來無條件服從。

克格勃特務組織是蘇共用來製造冤案的頭號打手。葉若夫一上台,首先在克格勃內部開始大清洗,將大批參與或知情前任克格勃鎮壓清洗的幹部槍斃。僅僅在葉若夫當政的最後兩年,1937~1938兩年間,蘇聯內部大清洗達到高潮,約有350萬─450萬人遭到鎮壓。

蘇共不失時機地給葉若夫頒發了各種榮譽,列寧勛章、榮譽契卡人員獎章等殊榮。他的大幅照片出現在報紙上,他的豐功偉績被蘇聯畫家和作家用宣傳畫、雕塑、小說、詩歌等藝術形式廣為傳頌,許多城鎮、街道、場館被冠上了他的名字……蘇共領導赫魯曉夫曾在秘密報告中稱「葉若夫是惡魔第二」。

然而,每一輪蘇共的大清洗都導致堆積如山的冤案,而每一次的冤案都要有人擔責。和中共一樣,蘇共也標榜其決定永遠是「偉大而正確」的,所以每次處理冤案,永遠是下面執行的人犯了錯誤,永遠需要從下面執行的人中找出最佳替罪羊。

這一次,最好的打手葉若夫成了那個最佳替罪羊。1939年4月10日,葉若夫被捕。在檢察機關的起訴書中,蘇共把葉若夫曾經強加給別人的罪名原封不動地還給了葉若夫:「葉若夫與國外情報機關以及敵視蘇聯的國家有間諜關係,並領導了內務人民委員部內部的陰謀活動。」

克格勃頭領有5人遭槍決,每一個人都認為是蘇共選擇自己來結束不忠誠的前任,卻不知道在其為共產黨賣命殺戮的同時,自己正在成為下一個被捕殺的對像。在《歷屆克格勃主席的命運》(列昂尼德﹒姆列欽著)中,作者寫道:「很多人在掌聲中邁進了這座位於盧比揚卡廣場的著名建築物、在這裏獲取了權力和獎賞,然而很少有人是出於自願或是由於職務的提升而離開盧比揚卡的。」

2、逼糧者,最後把自己逼入絕地

在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飢荒期間,由於中共徵糧的指標太高,農民交不起糧,中共便拋出一個新的鬥爭目標:生產隊隱瞞了糧食產量、私分了糧食。

一場「反瞞產私分」的運動開始了。1960年12月6日,河南省信陽地委第一書記路憲文在電話會議上推廣了反瞞產鬥爭的經驗。

信陽轄區的各縣、鄉、村幹部用政治壓力、精神折磨和殘酷的暴力,搜刮農民留下的口糧和種子。

1959年10月15日,熊灣小隊社員張芝榮交不出糧食,被毒打後死亡,大隊幹部還用火鉗在死者的肛門裏捅進大米、黃豆,一邊捅一邊罵:要叫你身上長出糧食來!張被打死後留下8歲、10歲兩個小孩,兩個孩子先後餓死;

1959年11月13日,熊灣小隊隊長馮首祥因沒有向來這裏的大隊幹部讓飯,被看成瞧不起大隊幹部,就將馮吊在大隊食堂的房樑上毒打,並將其耳朵撕掉,6天後死亡。

這樣的事情,在當時的信陽不計其數。除了拳打、腳踢、凍、餓以外,還採取了竹籤子穿手心、松針刷牙、點天燈、火炭塞嘴、火烙奶頭、拔陰毛、通陰道、活埋等數十種極為殘忍的酷刑。

即便是這樣的酷刑,糧食還是徵不上來。因為在「大躍進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運動中,大煉鋼鐵,糧食荒廢,農民手裏根本沒有糧食。

1959年12月,信陽到了餓死人最多的時候了,河南省委還念念不忘徵購任務。在衝破重重封鎖之後,消息終於到了北京,信陽已餓死105萬人。

中共怎麼對待信陽事件呢?1960年10月,在中共中央轉發的《信陽地委關於整風運動和生產救災工作情況的報告》(中發[61]4號)中引用了毛澤東的一句話:「壞人當權,打人死人,糧食減產,吃不飽飯,民主革命尚未成功,封建勢力大大作怪,對社會主義更加仇視,破壞社會主義生產關係和生產力。」 中共對於信陽事件是這樣定性的:「披著共產黨外衣的地主、國民黨對勞動人民的殘酷階級報復。」

各級黨政組織變成了地主、國民黨進攻人民的大本營。各級領導幹部變成了統治、殘害人民的組織者、領導者和殺人兇手。

中共公安部將信陽地委書記路憲文39人,列為審查對像,在縣以下的公社和大隊,對前兩年為非作歹的基層幹部進行控訴和批鬥。前兩年幹部處罰社員的幾十種刑罰反過來又加在基層幹部身上。

信陽地區專員張樹藩後來的回憶中說,信陽地區先後有20萬幹部被集中審查,甚至包括食堂管理員、會計等人。

即便信陽餓死一百萬人,共產黨仍然是「正確、光榮」,執行中共指令的基層幹部,最後成為替罪羊,被中共卸磨殺驢。

3、省委書記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從1958年到1961年的三年大飢荒,餓死了數千萬人。四川、安徽、河南、山東、甘肅是餓死人最多的幾個省。然而,在追究責任時,中共往往只到省以下的基層幹部,四川省委書記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聖、河南的吳芝圃、山東的舒同、甘肅的張仲良,在三年大飢荒結束後卻未被追責。

1959年開始的三年大飢荒時期,李井泉擔任四川省委書記。在四川全省掀起畝產萬斤的「萬斤畝」運動。在李井泉的狂熱慫恿和高壓下,成都郊區竟然放了一顆「畝產稻穀二萬四千斤」的「大衛星」。1960年,全國性的農業生產遭到嚴重破壞,糧食產量驟降。

中央不斷地下令,讓四川確保京、津、滬等地供應,李井泉也因此成了「搞極左、餓死人」的罪魁禍首,四川餓死人數全國居首,達一千餘萬人。

然而,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極左的李井泉遇到了更左的紅衛兵,李井泉成為被批鬥對像。1967年2月,長子李黎風被抓進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監獄拘留所審查。1967年8月24日,他的北京航空學院上學的二兒子李明清受到他株連,被造反派打到幾乎要嚥氣的時候,強送到火葬場,竟然活著就塞進焚屍爐。李井泉的結髮妻子肖裏,揪鬥中她的頭髮全部被扯光。1969年4月23日,肖裏在監禁中被迫害致死,年僅52歲。李井泉的孩子們沒錢吃飯,到垃圾箱去揀東西吃。

河南省委記吳芝圃,在文革中被揪鬥,死於1967年。

甘肅省委第一書記張仲良,在文革中甘肅造反派說:「張仲良欠了我們甘肅人民一百三十萬血債」,阻止其在江蘇的任職。

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誰要相信了共產黨,誰就賠上了自己的性命。事實表明,只要稍微拉長一點時間看,曾經為中共賣命殘害民眾的,最終都沒有甚麼好下場。


二、「誰要相信了中共,誰就賠上了性命」

1、「打死白打死」是中共埋下的陷阱

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發起了對於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丑類江澤民赤膊上陣,親自指揮、發號施令,對法輪功學員打壓步步升級,「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截止2019年7月,20年來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的總人數達86050(多次被綁架的也只算一人),被非法判刑達18796人次,被關進洗腦班達19566人次,1999-2013年間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高達28430人次。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4334人。

並且,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仍在每天發生著。直至現在,中共法庭上在非法審訊法輪功學員時,最常見的一句話就是:「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在魔頭江澤民當政期間,薄熙來、周永康等權欲熏心,對法輪功極盡迫害之能事。江澤民對薄熙來公開聲稱:「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

從大連到遼寧,薄熙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其對公安局人員下令:「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裏狠狠地整!」

2000年至2002年12月,周永康任職四川省委書記期間,極力推動並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一次,江澤民到四川視察,聽彙報時,對迫害死43名法輪功學員的周永康大加讚賞,並予以重用。

對此,看透門道的周永康,曾公開發出這樣的指令:「殺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輪功得抓。」

中國司法體系的潰敗,只要對中國社會稍有了解的人都會脫口而出,是江澤民的腐敗毀了一切。

然而,正像克格勃頭領葉若夫、貝利亞最終被蘇共拋棄一樣,薄熙來、周永康等中共高官在迫害好人,惡事做盡之後,同樣鋃鐺入獄,被中共掀落馬下。

2、多行不義必自斃

正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自中共十八大以來,共計164位中共省部級高官落馬,而其中政法委體系佔47名,在明慧網惡人榜上,記錄了這164人在迫害法輪功中的惡行。表面上,他們因為貪腐落馬,但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都相信善惡有報。

近期以來,中共對於政法委展開了「倒查二十年」的「過篩子」運動,其中黑龍江、江蘇、河南、四川、陝西等35個政法機構都在採取的「倒查20年」試點,包括法院、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國安局、監獄等。

根據中共官媒消息,截止2020年11月底,試點地區被列入審查的1.6萬名警察中,有2,247人被處理,其中廳局級官員2人,處級官員227人;立案審查448人,移送司法39人。

港媒稱,不到8人就有1個受到處分,可見問題之嚴重。而倒查20年,實際涵蓋胡錦濤江澤民時代,也就是從周永康出任公安部長開始,當時的政法委書記是羅幹。

而近年來政法委書記分別是孟建柱和郭聲琨。目前倒查20年運動已經在政法系統全面鋪開。

北京市公安局4月18日通報,北京市檢察院政治部主任馬立娜,在其住所墜樓身亡。官方稱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並稱死者生前患有「抑鬱症」。

有網民則留言寫道,「又是抑鬱症,抑鬱症成了背鍋俠,莫須有的病。」還有網民稱,當官的動輒患上抑鬱症自殺,給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的 「打虎」運動,中共政法系統人人自危,據不完全統計,從2013年1月至2017年9月,至少有81名官員自殺,其中大部份是政法系統高官。

結語

正所謂:「自古機深禍亦深,休貪富貴昧良心。簷前滴水毫無錯,報應昭昭自古今。」這天底下,有一個亙古不變的道理,一個人無論做了甚麼事情,都要自己承擔後果。對於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事實,中共仍在掩蓋,並驅使目前在位的政法委人員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上,相當多的政法工作者已經明白真相,選擇了善良,然而仍有執迷不悟者,還在替中共賣命,殊不知已將自己推到了非常危險的懸崖邊上。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