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複雜的遊樂場  她以一顆為人好的心改變一切

在複雜的遊樂場 她以一顆為人好的心改變一切

【明慧之窗記者劉瑩綜合報導】景新(化名)原來是做管理工作的,習慣了在辦公室里安安靜靜工作,身邊也沒有孩子,一直過著清靜的生活。可是有一天,因爲某些原因,她突然後來到了一個兒童娛樂場工作,一下子每天要面對幾百個孩子和家長。她不但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還要不停的收拾衛生,有時像個小服務生一樣被人吆喝來吆喝去的,不但工資低,每月還只休息兩天。

但她後來成了這個遊樂場自創建以來入職最久的工作人員,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的職業生涯發生那麼重大的改變,以下是景新的自述。

不與人爭 默默出力做好工作  

這個兒童遊樂場的店長,因為要照顧兩個孩子,家庭瑣事較多,所以不能上夜班。老板抓住這一點,把她的工資壓低。這樣以來,雖然店長有額外的提成,但月工資僅僅比普通店員高幾百元;加之脾氣火爆,她經常與店員發生摩擦。

店員中有農民工、課餘打工的大學生,他們之間相互爭鬥、相互推諉,每天拿著手機拍視頻,發給老板,或發到工作群里。店長整天就是看監控、拍視頻,以扣罰工資樹立自己的威信,加上學歷低,下班早,髒活、累活甩給別人幹,所以店員也不服氣,經常到老板那裡告她的狀。老板苦於不好招人,也只好一再遷就。

我是外行,就默默的學做這個行業的工作,多幹體力活,不去參與人們之間的紛爭,但還是被店長防範、壓制,總是把最難幹的事派給我,天天安排我上夜班。其他店員整天挑唆,說閑話,弄的曾經長期做人事工作的我都頗為頭疼。

幾天後情況熟悉了,我開始老老實實的做好份內的工作,哪怕是打掃衛生,也一絲不茍。

幫年輕同事去掉戾氣

慢慢的,同上一個班的大學生也不好意思欺負我了。聽說以前他都是讓別人去跑腿、打掃衛生,自己在前台享清閑。而我從不跟他計較,幹完自己的活,還去幫他幹。

只幾天的功夫,他就和我在工作上不分彼此了,而且在顧客少的時候,他總是讓我給他多講點什麽,因為他發現我講的很多東西他從來都沒聽過。他是學舞蹈的,我就給他講了很多美國神韻藝術家的故事,還有很多時事、高官落馬的新聞等等。每次他都很認真聽。我又給他下載了一些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還有有關法輪功的真相視頻。

這位男大學生本來是個脾氣特別急、經常打架的孩子。他自己跟我說,他一想打架,很快就會進入狀態,所以很多人都怕他。我一聽,就仔細問了問他的情況。他告訴我,不記得聽誰說過,在宿舍裡放個國旗能避邪,於是他就弄了一個放在身邊。我心裏馬上明白了,為什麽在被觸犯的時候他瞬間就變的整個臉(包括耳朵)都通紅,眼神非常兇惡,渾身帶著一股強烈的惡怒逼向對方。那個血旗很邪啊!不但不避邪,本身就是邪物!

於是,我給他講傳統文化。講了作為男人在社會、在家庭應該承擔的責任,講了血旗背後的因素,勸他趕緊扔掉,告訴他「三退」保平安,並就他喜歡的專業幫他展望未來。他說,他爸爸媽媽做生意特別辛苦,小妹妹特別可愛,以後他不會再打架了,要好好學專業,以後當舞蹈老師。他痛快的退了共青團、少先隊。

他是我勸三退中最特別的一個人。記得當他一答應退出共青團、少先隊時,突然滿身冒汗,白T恤都濕透了。他問我是怎麽回事,我問怕嗎?他說:「不怕,相反一下感覺很輕鬆,而且一股熱流直往外沖。」我說:「這是好事啊!那個邪黨是陰邪的。你退出之後,身體當然要恢覆陽剛之氣了。」

一天,他告訴我「阿姨,我退出團、隊後,前幾天發生了一次車禍。那天我騎摩托車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碰了一下,我人沒事,可是我的頭盔掉到了地上,還滾出去好遠。我看著頭盔掉地時,竟然感覺它是代替我的腦袋掉下去的。阿姨,我真的保命了!」他還說,把宿舍裡的血旗扔進垃圾箱後,感覺宿舍裡好象亮堂了

一桶清水帶來新傳統

我跟這位年輕同事說:「我們不要對別人的指責、埋怨憤憤不平,更不要針鋒相對,不要讓別人的壞情緒帶動我們。讓我們來引導他們好不好?」此後,每天我建議怎麽做,他就怎麽做,相互配合。

下班時,他都會拿起話筒跟顧客道別,並祝福他們。然後及時整理賬目,把現金整理、收藏好,再高高興興的去打掃衛生。

後來我又提議:每天收拾完之後,再去拎一桶清水,用手機拍照發到群里。他們每天早上拼命找毛病,而我們每天留給他們的是清清之水,讓他們早上一來就能看到,有個好心情。這樣下午他們也不至於再給我們留一桶污水了。

因為地面要隨時打掃,為了方便,店裡放了幾個海綿拖把,還有兩個水桶。誰都懶得去換水,認為這是額外的活,所以,只要水沒臭,就湊合著用。而我們這班,寧肯自己晚下班,每天都認真打掃衛生;每天上傳圖片時,也都會顯示時間。

於是,從老板到其他員工,都看到了我們不僅延遲了下班,還給他們換了水。

過了幾天,接班時店長突然說:「啊?該接班了嗎?……你等等,我去把水換了。」我笑著說,快去接孩子吧!等一會兒我們換吧。其他的員工有時也會說:「你看看哪裡不行?我再收拾收拾。」

慢慢的,大家不是到點就走,而是快到點了就去收拾衛生,免得交給下個班一個爛攤子。

不久,那個學舞蹈的小夥子辭職了。他除了正常學習外,還在幾個舞蹈學校擔任代課老師,能專心於他的舞蹈專業了。而給晚班換清水的事情,卻作為一個傳統延續了下來。

煉功人重誠信  老板託以管帳重任

老板雖然還有其它的業務,但還是抽時間經常來店裡查看。也讓他的家人、朋友經常不定時、不動聲色的幫助監督。而且店裡還有監控設備。即使這樣,也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而已,有些東西是很難控制的。特別是現金被盜取,或者賣了東西不記賬、不入系統。表面上基本看不出問題,可是總有人能鑽漏洞。老板既要雇人,又很難建立起彼此信任的關系。

從一開始老板對我就特別信任,因為他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因為他的親人也有修煉的,所以他對大法弟子特別了解。他一直希望我能接手財務工作。我剛來,他就讓我每天晚上結賬,讓店長把所有賬目交給我。當時因為我不想在這裡長期幹,所以就遲遲沒接。

同時,店長也不想交,一來覺的沒面子,二來她每天可以用做賬為接口,逃避體力活兒,三來有什麽事情她自己心里有數,該記不該記,什麽時間記,她自己把握。我一來老板就讓我幹記賬,這也是讓店長從一開始就對我防範、嫉恨的因由。

為了區裡小孩好  打消辭意決定留下

我本來想辭職的,可是因為那個大學生辭職了,又趕上暑期特別忙。我想修煉人應該為別人著想,就再幹些天吧,等暑假完後再辭。沒想到,老板很誠懇的挽留我,在電話裡跟我談了一個多小時。

爲什麽我一直不想在這裡幹呢?環境太吵,噪音大,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店里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各種電玩、奇奇怪怪的遊戲機裡都是各種精靈鬼怪,變異、血腥、恐怖、暴力、刺激。因為電玩比較賺錢,而且孩子會上癮,所以老板不斷擴大這方面經營的比重。

我們修煉人都知道,這些東西對孩子是絕對不好的,對任何人都不好。我也跟老板提過,可因為這個生意他是跟人合夥做的,不能獨自說了算。

我歷數了店裡的遊戲機、玩具、手工製作項目等,真是太恐怖了。有幾個比較敏感的孩子,只要來一次就病一次,基本都是發燒。還有幾個孩子害怕,不敢進店。我們修煉的人心裏都知道這是怎麽回事。

我意識到了自己應該做些什麽了。這里方圓幾公里,只有這一家比較上規模的兒童娛樂場所。那麽多的學齡前兒童,都是在這裡成長的。如果有好的經營方向,不僅店裡的效益會很好,而且,對這一方的孩子該有多大的益處啊!

這樣想著,我突然就沒有了自己是外行的壓力,反過來有種有責任能勝任的感覺。於是,我給老闆撥通了電話,告訴他鑒於店裡最近的狀況,我決定暫時留下來試試看。

老闆激動的不得了,說這幾天愁壞了,正準備找長輩來求我呢。我順勢把自己對店裡經營的狀況及應該規避的地方,都跟他說明了。沒想到,他非常痛快的說放手交給我經營,需要他做什麽,他會全力配合。就這樣,我在這個遊樂場留了下來。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