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人的神話故事(下)

未來人的神話故事(下)

文:一名海外法輪大法弟子

(接前文)文化大革命的後期,我跟另一位修煉中的人一起去了康藏地區,希望在密教中找到即身成佛的法門。修煉界的人都知道,西藏的密教早已是政教合一的了,根本不是修煉,真正的藏密在康藏而不在西藏。

當我們到達的時候,遇上了一位從長春一步一拜,拜到康藏來尋求正法的人。我們一起找到了一座大寺院。寺院中一位大喇嘛正在講法,我們去了後,這位大喇嘛把我獨自叫到他的身邊並排坐下來聽他講法,這在藏密中是非常稀有難得的大禮遇。

大喇嘛問我們為什麽要到康藏來求法,我們都說內地已經沒有正法了,寺院中到處都是狐黃白柳的附體,所以上這來求正法。大喇嘛靜下來想了一下說:「不對呀,內地不久就會有萬古難遇的大法傳下來,而且就是從長春傳出來的,你們回去等著吧」。

我一聽內地有大法要傳,趕緊下山,並且與跟我一起去的人約好,誰先找到大法一定要告訴對方。而那位長春來的不相信,就留在了康藏。

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全國出現了很多有特異功能的小孩,有的能耳朵識字,有的能用手心識字,有的能用後腦勺識字。相信大家對那個時代還有印象。我們修煉的人知道這都是真的,但這些功能不能拿出來表演,於是我找到許多這樣的小孩,告訴他們的家長為什麽不能把小孩的功能拿出來表演。

結果這些被保護下來的孩子後來全部在修煉法輪大法,而那些被家長帶著在各地表演的小孩,最後全都毀在常人社會中了,而且給社會造成很不好的影響,因為超常的東西是不能在常人社會隨意顯示的。

至於那些所謂的揭批特異功能的人,只不過是被神在利用的小丑,是高層生命在利用這些小丑來抑制這種破壞常人社會的現象,因為人越不相信神,神就越不允許哪怕一點點神跡讓人看到。如果神要允許的話,讓你換個腦袋也是小事一樁。

人卻還覺得現在的科技如何了不起,為什麽歷史上全人類每一個民族都有類似的神話故事呢?那時候並沒有現代化的通信工具呀,就是因為人越來越不相信神,神的真實故事也就成了「神話故事」。那些被我保護下來的孩子當時就告訴我:「宇宙之主將要拯救地球」。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我為還找不到大法而難過,有一天我跪在佛像前發了一個誓願:「我一定要找到一個性命雙修的即身成佛的正法來普度眾生」。當天晚上打坐煉功時,我的主元神就飛了出去,在另外空間一個空間一個空間的找,一個空間一個空間的問:「有沒有真正性命雙修的即身成佛的正法呀?」每一個空間都有許多修煉的人,每一個空間都說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麽好的正法,他們都跟我說:「你要找到了這麽好的正法一定要來傳給我們、度我們呀!」

後來我的功力不夠、上不去了,我的一位師父給了我一隻仙鶴,繼續帶著我一個空間一個空間的往上找,一個空間一個空間的往上問,一直上到我們再也上不去了還是沒有找到。每一個空間的修煉人都希望我找到這麽好的正法來度他們。

正在我難過、絕望之際,突然從天上飛來一朵蓮花,迅速把我接到一座金碧輝煌的佛殿上去。一位巨佛正在講法,他身邊是一層一層的佛在聽他講法,離巨佛最近的佛的身體也很大,然後是一層一層的越遠越小,最外面一層佛是如來佛,身體也最小。我看到了很多如來佛,如老子、孔子等,最奇怪是我還看到了耶穌。

我一進佛殿,法會就散了,我心裏真是難過,心想我怎麽這麽沒緣份呀。蓮花帶著我來到了巨佛的胸前,我的身體隨著佛力的加持也大到了這麽大。巨佛對著我打起了大手印,頓時發出萬道金光,萬道金光中飛出一本本金光閃閃的經書,我高興得雙手拼命去接,最先接到的就是《轉法輪》和《法輪功(修訂本)》。

我的思想一動:「我在常人社會怎麽找到您呢?」巨佛立即顯現出李洪志老師《轉法輪》中穿著西裝的模樣。瞬間我就回到了人間的肉體上。

人間的等待是急迫難耐的。一九九五年,我在路上遇到了同我一起去康藏的朋友,我一看到她紅光滿面,就衝她說:「啊!你一定是找到正法了,趕快帶我去」。我拖著她就往她家走,心中之迫切難以言表。

一到她家,我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法輪功(修訂本)》,我一看就是他,一下就搶在懷裏。我的朋友死活不給,說她也只有一本,我說那你告訴我是在哪兒買的吧,我去找。

她跟我說了地點,當時已經要到下班時間了,我三步並作兩步趕到那家書店,書店正準備關門,我趕緊問店主還有沒有《法輪功(修訂本)》,店主說:已經賣完了,等下次吧。我不信,自己跑到書架上去翻,翻來翻去找不到,心想我怎麽這麽沒緣份呀!仍不死心,打開書架的櫃子一看,裏面金光閃閃的兩本《法輪功(修訂本)》,我立刻買了下來。

回到家打開《法輪功(修訂本)》一看,我全明白了。過去我那麽多師父都給我講過法,什麽大小周天、玄關設位、天目、宿命通等等等等,有的一個問題要講上一年也講不清楚,而《法輪功(修訂本)》中三言兩語就講清楚了。

為什麽人看了大法的經書覺得高呢?覺得師尊口氣太大呢?因為這些在修煉界都是密中之密的東西,從來就沒有人講清楚過,都把他當寶貝一樣藏著,而師尊把他就這麽簡簡單單的講了出來,不單人的大腦容不下,一些神也容不下,他當然就顯得口氣大了。

後來有學員把我後面這段故事畫成了連環畫送給師尊看,師尊說:「這對未來人來說,就是神話故事」。

後來我把大法傳到了康藏,傳給了被我保護下來的孩子,傳給了許多在深山裏修煉的人,他們都回到了塵世在修大法,他們有的是師弟帶師兄、師兄又帶師父的下來得法。

當我們學員去峨眉山洪傳大法時,山上的和尚當晚許多都得到觀音菩薩的點化,一大早下山跪在路旁接《轉法輪》。師尊說:「神都知道我在傳大法,只有人不知道。」

我把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下界投胎在哪裏做了一個目錄,我找到他們並把大法傳給他們,但一些人在常人中已經迷得太深得不了法,這其中就有大家在佛經中經常看到的「阿難」。

大法確實不是人隨便能得的,那些修了幾千年還不能圓滿的人都想得到他卻得不到,得到了的可是萬古難遇的奇緣呀!人卻不知道珍惜這偉大的宇宙大法!

所有的神都知道,迫害大法那是罪不容赦的。

我講的故事不到我親身經歷的十分之一,可我在大法修煉中卻僅僅是普通的一員。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