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次地震 冥界準備了五十年

為了一次地震 冥界準備了五十年


【明慧之窗記者宇群整理】「因果相連,善惡有報」,這在人類社會曾經是人盡皆知的天理常識。然而到了十惡毒世,很多人不信因果,所以遭難時頗覺不公和不解,這種現象自古便有。其實萬事哪有偶然?本文要講的是清朝的一個例子。

1、寧遠知府牛樹梅和城隍的對話

在清朝道光、咸豐年間,牛樹梅先生擔任寧遠府知府,為官清廉勤慎,政績顯赫,民眾一致稱頌。忽然有一天發生了大地震,全城房屋倒塌,死傷人數無算,府衙也損毀多處。先生的兒子不幸遇難,他自己的足跟也受傷了,行走很不方便。

圖:牛樹梅

牛先生感到很憤懣,就寫了一篇疏文,來質問地府城隍神。他的大意是指責城隍神享受萬民香火,卻不加以保護;全城這麼大,難道都是惡人嗎?就連自身為官也是問心無愧,而兒子竟然死了,自己也受了傷;難道真的是天道不足憑信?神明鑑察也有差錯嗎?

到了夜裏,先生夢見城隍神請他前去,按照賓主之禮坐下,對他說:先生以文字相指責,理直氣壯,可惜不能明瞭鬼神之道,所以請君前來一談,以解釋猜疑誹謗。凡是浩劫之成,都是由於眾人積孽所導致的,絕非偶然。

此次地震災難,冥冥之中已經進行了五十年的調查、記錄;凡是不應遭受災禍的,都已移到別處;如果是近期造下新的罪孽的,又將其移過來;即便是臨時也會有出入變化,絕不會漫不加察、置人民生命於不顧。

先生說:既然如此,難道全城中竟然沒有一個善人?我和我兒子也要遭到罪譴嗎?

城隍神說:還有三家人家,確實難以在短期內遷走,現在都安然無恙。一家是某街的節婦,三世孀居,撫養一個小孫子;一家是某醫生,生平不賣假藥,有請他看病的,即使是深夜下雨、道路泥濘,也即刻前去,盡心療治;一家是賣油糍的老婦人,和她的小孫子,全都沒有遇難。先生回去查訪就能找到,不會欺騙於你。

先生的兒子前生業重,是無法逃免的。就連先生本來也在劫數之內,因為居官廉慎,所以得以從寬,只是傷了足跟。總之,神天賞罰,慎之又慎,決不偏私。既無無妄之災,亦無倖免之理。先生勉力做個好官,將來會升到「陳臬」(按察使的代稱)的官職。

牛先生聽了之後,向城隍神辭謝並致以歉意。他醒來之後到處查訪,果然找到了節婦和醫生。他們都是全家安然無恙,只不過因房屋矮小,被兩側的房屋遮擋住,所以沒有發現。只有賣油糍的老婦人,經過多次查找,才在房屋椽子支撐形成的角落裏發現。牛先生向她詢問,她說平時在這裏做生意,凡是遇到老弱殘疾的,即使錢不夠也賣給他們,偶爾也會施捨,不要一文錢。

在地震前一兩天,買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來,供不應求,於是帶著她的小孫子夜裏做油糍以備出售。地震發生後,祖孫二人被蓋在倒塌的房屋下三天,就用油糍充飢,因為壓力太大自己無法出去,沒想到現在得以重見天日。

牛先生聽了大為驚奇,從此以後深信鬼神因果的道理,更加勉力做好官,後來果然升到為四川按察使。

2、關於牛樹梅

關於牛樹梅,歷史上確有其人。牛樹梅,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進士,曾任四川彰明縣(今江油市)知縣、茂州直隸州知州、寧遠知府、四川按察使等職。

傳說當年科考前,一個晚上,道光皇帝突然驚醒汗,第二天上朝逐將夢中的情景與負責解夢的官員說起。原來,道光皇帝夢見自己掉進一口枯井中,正當道光皇帝絕望之時,一頭牛打此路過,只見牛用觸角將井旁一棵梅樹順著井壁拱進枯井,於是道光皇帝便順著這棵梅樹爬出枯井得救。

聽完講述,負責解夢的官員立刻跪倒恭賀:“陛下大喜!”喜從何來?解夢官員說皇帝可得一良臣,此人不姓牛必姓梅,且名字的組合與樹有關。於是,一道聖旨令下,速查全部考生試卷,果然找到有人名叫牛樹梅。道光帝禦覽薦卷,果見牛樹梅會卷文筆流暢,才氣溢於卷上。欲委其重任,但輾轉一想“文可識其才而非識其人”,還是謹慎一、二為好,遂接連放任數縣,以作考驗。

牛樹梅不負“皇恩”民望,繼任隆昌縣期間,執政勤勉,惠澤百姓,疾惡如仇,除暴安良,以減徭役,勸農桑,興教育,淳民風,戒科飲,抑胥吏,禁強暴,清獄訟的卓著政績深得百姓擁戴。由於其仁施德政,善舉無數,政績豐碩,深受百姓擁戴,後任四川按察史,受道光皇帝重用。

《清史稿》稱牛樹梅「決獄明慎,民隱無不達,咸愛戴之」,當地百姓稱之為「牛青天」,還為他修建了一座「德政坊」,此牌坊目前尚存,位於今四川江油市青蓮鎮,距今已有一百五十餘年的歷史。

牛樹梅於道光二十八年(一八四八)擔任寧遠府知府。當時的寧遠府屬四川省管轄,府治西昌(今四川省西昌市,為涼山彝族自治州政-府駐地)。此次地震,正是發生於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一八五零年九月十二日)夜間的西昌地震,震級約7.5級。

據《清史稿》載:「尋署寧遠知府。地大震,全城陷沒,死傷甚眾。樹梅壓於土,獲生。蜀人謂天留牛青天以勸善。樹梅自咎德薄,不能庇民,益修省。所以賑恤災黎甚厚,民愈戴之。」

當時的四川總督徐澤醇在向清廷呈遞的奏稿中說:「接據署西昌縣知縣鳴謙奏稱:八月初七日夜亥刻,縣城忽然地震,簸搖動盪,屋宇倒坍。闔城號呼鼎沸,因黑夜霖雨,無從往救。及至天明,遍城木石倒塞,不辨街巷,廟宇、城樓、文武衙署及監獄、倉庫盡行倒坍……軍民被壓身死者不計其數。」

牛樹梅本人也寫了一首《西昌地震紀變》詩,描繪了大地震後的情形:「坤維夜半走奔雷,山岳震盪海波頹。床榻如舞人如簸,萬家棟屋枯葉摧」,「遲明一望滿城平,欲辨街衙誰能曉」。

位於瀘山的西昌地震碑林對此次地震亦有詳細記載。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