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來時  誰能不受侵擾?

瘟疫來時 誰能不受侵擾?

文/淨音(明慧之窗記者李翼雲改寫)

在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很多次瘟疫,史冊中有許多關於當時狀況的記載。

東漢末年瘟疫盛行,著名醫學家張仲景在其《傷寒雜病論》序言中寫道:「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紀元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張家家族壯盛,不到十年間,二百多人的家族,就死了三分之二,想來心驚。

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也對瘟疫有過詳細地記述:「人們只知道死亡的人數在劇增,但找不出原因,也找不出制止的辦法。屍體多得無人掩埋,食人肉的鳥獸都因撕咬了屍體而死亡,連家中的狗畜都不能倖免[1]。」

當時疫情的慘烈可見一斑。

十七世紀,英國倫敦發生了一場大瘟疫,小說家丹尼爾·笛福(Daniel Defoe)親身經歷了這場浩劫,他在其著作的《倫敦大瘟疫親歷記》一書,寫下這麼一句話:「倫敦在一六六五年發生了一場可怕的瘟疫,奪取了十萬人的生命,然而,我卻活了下來。」言辭中充滿了大劫過後倖存的餘悸,以及對生命中冥冥不可知力量的驚嘆。

瘟疫乃天地之邪氣  惟人自招

清代醫家劉奎所著《松峰說疫》一書,博採古代與瘟疫相關的論述,廣泛收集民間的驗方,輔以臨床診治經驗,内容十分豐富。

書中闡述「瘟疫乃天地之邪氣」,發生的原因「多因人事之相召,而天時之氣運相感也。故氣機相侵,而地氣又復相應,合天地人之毒瓦斯而瘟疫成焉。」

瘟疫是天地之間的邪氣所造成的,是人的心念、行事招來的,天時的運轉感應了這股邪氣,邪氣遂侵擾世間,汙濁的地氣又與之應合。這股由天、地、人所生的邪氣合而為一,就成為毒氣,也就是瘟疫。

可見,瘟疫的到來,與世道人心有著絕對的關係。

孝悌之人平安度過劫難

瘟疫不是絕症,也有許多相應治療的處方,劉奎書中將疫病詳加分類,並羅舉大量相關的處方。然而,身為醫者的劉奎,同時也記載許多不依靠藥物,仍平安度過劫難的事蹟。

什麼人能不染疫呢?

晉朝咸寧年間,一場大疫席捲而來,隱士庾袞的三個哥哥,有兩人感染而亡,二哥庾毗病況沉重。由於當時疫情實在太嚴重了,他的父母與其他家人都不得不到外地避居,只有庾袞不願離去,即使父母嚴厲強逼,他也不願跟隨。

庾袞獨自留下親自照顧哥哥,日夜不息,又經常在兩位哥哥的靈柩旁垂泣哀號。三過多月後,疫情逐漸消歇,家人才返回,庾毗的病好了,而庾袞始終沒染疫[2]。

劉奎在故事後評注:孝順父母、友愛手足的人,是如此受到上蒼的護佑啊!

孝婦感動天 

晉朝陵城縣東邊的村落遭逢大疫,聽聞有人染病,眾人都不敢接近。

熊禮的妻子錢氏正巧歸寧娘家,聽到公公婆婆染疫,便想要回去探視,她的父母卻不允許,錢氏說:「媳婦本來就應該侍奉公婆,現今公婆病重,我卻不回去照顧他們,這跟禽獸有什麼不同呢?」隨即隻身上路。

抵達公婆家時,她的公婆看見疫鬼互相交談說:「諸神都對這位孝順的媳婦百般護衛,我們不趕快迴避的話,會受到不小的懲處。」自此,公婆的病都好了,一家都沒再染疫。

一位孝婦不畏瘟疫照顧公婆,危難之時,仍謹行孝道,真心為公婆著想,是以劉奎評注曰:「邪不侵正,孝可格天,真祛疫之良方也。」

舜帝「孝德聲聞」(圖片來源:《帝鑑圖說》公有領域)

愛民仁官不染疫

隋朝時,岷州刺史辛公義,發現一個令人憂心的現象:當地人家中,如果一人得了疫病,全家人都躲得遠遠的,不照顧病人,病人大多不治而死。

於是,辛公義派遣官員巡視考察其所管轄的區域,把病人都抬來,安置在官署的廳堂。夏季暴發瘟疫時,病人有時達到數百人,廳堂廂房都擠滿了。

辛公義親自在廳堂上設立一張床榻,自己從早到晚坐在其上處理事務,而且他將所得的俸祿都用來買藥,為病人找醫生治病,勸說病人吃飯喝水,不久,病人全都痊癒了。

事後,辛公義召集病人的親屬說:「死生有命,和是否接觸病人無關。過去你們拋棄病人,所以他們才會死。如今我集合這些病人,坐臥都在他們中間,如果說傳染,我哪能不死,且病人卻全好了?」

劉奎記錄了此事後還有一句點評:「辛公之不染疫,乃清正仁愛,存心得報,世之作吏者,不可不知也 。」

清正仁官不染疫,世間為官的人,不可不知啊!

積德行善 疫鬼不侵

同時,劉奎還收錄了兩則事蹟,說明積德行善的人家,自有吉神的護持,疫鬼不侵。

從前,城裏發生一場大疫,一位白髮老人卻教導一戶富裕人家調配藥材包贈送給城裡的人,生病的人都因服用此藥而痊癒,而富人一家始終沒有染疫。

之後,有人看見兩個疫鬼經過富人家門口說:「這戶人家為善不欲人知,經常默默行善,造橋鋪路,賑饑濟寒,陰德無量,有吉神擁護,我輩怎麼敢進入他的家門!」

宋朝縉雲未顯達時,天亮前出門遇到好幾個惡鬼,膽大的縉雲就問他們是誰,疫鬼回答:「我們是散疫人間的疫鬼」。縉雲說:「我家有人染疫嗎?」鬼說:「沒有。」縉雲又問:「為什麼呢?」疫鬼說:「您家三代都隱人之惡,揚人之善,是心存仁厚之家,以後會很顯貴,我們怎麼敢進您家門呢?」說完就不見了。

疫鬼說:「您家三代都隱人之惡,揚人之善,是心存仁厚之家,以後會很顯貴,我們怎麼敢進您家門呢?」(圖片來源:明 仇英《清明上河圖》公有領域)

正氣存內 邪不可干

醫者劉奎在廣輯民間藥方,詳論診治之法之餘,為什麼還費心記載這些在疫情中未染疫者的事蹟呢?

身為醫生,閱盡生死無數,千帆過盡後,深解人力有時而盡,只能盡力尋找良方,盡心治療病患,善盡人事,而天道深遠,許多的奇蹟顯示:宇宙有更高的力量護衛著人身免於疫氣的侵擾。

劉奎書中開篇第一條,即引《黃帝內經》素問篇說明了一個重要的道理:

上古時代,黃帝問老師岐伯說:「我聽說瘟疫到來,都會互相傳染,不管年齡大小,病狀都相似,如果不施以治療,要怎樣才能不互相感染呢?」岐伯曰:「不受感染的人,都是因為正氣存於內,邪氣無法干擾之故[3]。」

那麼,什麼是「正氣」呢?從劉奎的記載中,我們了解「正氣」是存在於人內心的良善品德,良善的品德正如熠熠發光的珍珠,緊緊牽引著神靈的護持。

守住良善正氣  重視信仰

如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各國感染人數居高難下,死亡人數持續攀升。沒有特效藥,沒有足夠的醫療物資和醫務人員,芸芸眾生要如何度過這次全球人類大災難呢?

面對瘟疫,美國前任總統川普尚且號召民眾祈求神的護佑,重視信仰的力量。

然而,近代以來,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者長期在東西方系統的推行反傳統、反道德的思想行為,很多人已經拋棄了傳統的道德與是非標準,拋棄了對神的正信。這正是世道大亂,人心下滑的亂源,是邪氣所從生的根源。

有些朋友可能會說,我只相信科學。然而,科學家指出,科學發展到今天,已知物質質量在宇宙中只占4%,其餘96%的物質存在形式,科學根本還無法探究。

二零零五年,美國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的免疫學家,在權威雜誌《替代與補充醫學期刊》發表論文,證實與健康者相比,法輪功修煉者的嗜中性白血球吞噬和殺傷細菌功能明顯增強,與抗禦病毒有關的調節基因也顯著增加,能對各種外來病毒、細菌具有更強的抵抗力。

二零二零年九月,前瑞士諾華製藥公司、傳染病學醫學董宇紅博士與美國前陸軍微生物學研究員、Walter Reed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博士兩人合著論文《新冠病毒疫苗研發困境及出路之思考》。該研究指出,三十六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在無法得到醫院收治、醫藥罔效時,在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具有顯著且快速的臨床改善的效果。

兩位醫學專家認為,「當人們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佛法九字真言時,會與宇宙高能量場發生共振,就能增強免疫力,保護自身免受病毒感染。」更不可思議的是,不諳中文的各族裔人士誠念「九字真言」,同樣能展現效果。

自古「邪不勝正」,恢復並持守自身的良善正氣,並重德敬神,方能「人身正氣固,則邪不能干[4]」。這樣的人,在這次巨難大疫中是不會受侵擾的。

【延伸閲讀】
「九字真言」帶正能量 細胞生物學家:負能量病毒的剋星

◎注釋

[1] 修昔底德《伯羅奔尼撒戰爭史》
[2] 《松峰說疫》庾袞,字叔褒。咸寧中大疫,二兄俱亡,次兄毗,複病癘氣方盛,父母諸弟皆出於外,袞獨不去,父母強之不可。親自扶持,晝夜不眠,其間又扶柩哀號弗輟,十餘旬,疫漸消歇,家人乃返,毗疾瘥,袞終不染。
松峰曰:孝弟之人,天之所以佑之者如此。
[3] 《松峰說疫》刺法論帝曰:余聞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問大小,病狀相似,不施救療,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岐伯曰:不相染者,正氣存內,邪不可干。
[4] 《松峰說疫》瘟疫乃天地之邪氣,人身正氣固,則邪不能幹,故避之在節欲節勞,仍毋忍飢以受其氣。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1/瘟疫來時-誰能不受侵擾--404133.html

(本文主圖來源:1661年,Pieter van Halen,公有領域)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