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了 大家也都變了

我變了 大家也都變了

文/河北農村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宋芙瑛改寫)

慧芬(化名)來自河北農村,因爲脾氣暴躁,和丈夫有矛盾時,說打就打,從不計後果,和妯娌的矛盾也很多。四十歲就得了心臟病和美尼爾症,長期睡不著覺,還有婦科病導致的肚子痛,可以説是内外交困,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但是,正當她覺得走投無路,下了決心要尋短見的時候,她的姐姐給她一個建議,從此峰迴路轉。

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

我這個人脾氣很暴躁,在家裏,和丈夫說打就打,總是針鋒相對,從不服軟,一句話也不能讓他。他只要一動手打我,身邊有什麼東西,我拿起來就打,我才不管後果呢,自己出氣了就行。有一次甚至抄起帶刺的荊耙跟他打。

這種還脾氣也得罪了我的髮小和妯娌。

我和一個很親密小夥伴,在年輕時一起上班的時候,結了很深的怨,很多年來我們之間從來不說話。

平日裏,因爲看不慣妯娌愛占點小便宜,我就不讓她占,所以,和妯娌也經常鬧彆扭。

這樣一個壞脾氣的我,四十歲那年,就得了心臟病,長期睡不著覺;又得了美尼爾氏症,頭暈起來,幾天不能吃不能喝,還嘔吐;婦科病讓我的肚子疼也很嚴重,天天得吃藥,痛苦不堪,還被賣假藥的給騙了,花了很多錢。

直到一九九七年的五月二日,這是一個終身難忘的日子。就在我因爲家庭的衝突而心灰意冷、想放棄生命的時候,我得到了非常非常珍貴的東西,從此,我完全變了一個人,不僅如此,我身邊的人也變了。

走投無路時峰迴路轉

我公公去世發喪那天,我做了件錯事,把東屋的桌子搬到了當院,原因是我怕人多吃飯,把剛裝修的房子給弄邋遢了。

可是,這樣一做,得罪了家裏為當天活動請來的主持人,他很生氣了,並找到我丈夫抱怨。

從那天起,丈夫就天天跟我打架,大吵小鬧從不間斷,加上身體的病痛,我幾乎沒一天好日子過。

直到有一天,也就是一九九七年的五月二日,他又跟我打得厲害,我在心裏下定決心:我今天要離開這個家,也不想活著回來了。

正趕上那天是我老父親的生日,我想回家看看我的親人之後,我就不活了。

到家後,我跟姐妹把這事一說,我的大姐勸我:不管你以前做的對與錯,你把心放下,跟姐學法輪大法、學真、善、忍吧!姐學了一年,心臟病和幾種病都好了,保證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

不管你以前做的對與錯,你把心放下,跟姐學法輪大法、學真、善、忍吧!(圖片來源:明慧網)

從那天起,我們姐妹幾個都成了法輪功學員。學了大法我才知道,原來自殺是有罪的,真是幸運啊。我要不學大法的話,我已經死了二十多年了,那將是害人害己。

大法也給了我健康的身體。修煉法輪功後,很快全身的病全好了,無病一身輕,二十多年了,一片藥沒吃過,一針沒打過,一分藥錢沒花過,上哪找這樣的好事啊!

我真心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救了我的命。

夫妻和睦

從那一天起,我也按照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樣,要求自己,不和丈夫計較了。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

我覺得這段話就像對我講的,我聽師父的話,我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高標準要求自己。

有一次我和丈夫又發生了矛盾,突然,他揪住我的頭髮,扯下了一大撮頭髮,扔在地上的盆裏,我當時感覺非常疼,但我忍住了,我想我是個煉功人,不能和他一樣,我要忍,還是我自己沒做好,才惹他生氣了,所以心裏保持了平靜。過後,丈夫很是愧疚。從此我們沒有了吵架,家庭和睦,日子過得很順心。

我想我是個煉功人,不能和他一樣,我要忍,還是我自己沒做好,才惹他生氣了,所以心裏保持了平靜。 (圖片來源:明慧網)

化險爲夷 見證奇跡

因爲修煉後有大法師父的保護,遇到危險都能化險爲夷。特別是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號發生的事情,也讓我丈夫再一次見證大法的神奇。

因爲我家養牛,每天要用開水給飼桶消毒。那天太熱,我沒有燒柴火,用電磁爐燒了一大鍋的水,水開了,我準備倒在桶裏,我當時穿著拖鞋,背心短褲。可能水太多,不知怎的腳下一滑,一鍋的開水全倒在我身上,疼得我哇哇亂叫,滿地打滾,在開水中滾了好長時間也起不來,那個疼啊,沒法形容,小孫女當時嚇得大哭。

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別讓我燙壞吧,我還要出去講真相呢,我家裏活多,我還要幫我兒子幹活呢。師父救我。」好不容易才起來。丈夫回來後,我讓他看看我的後背燙壞沒有,他說就是有點紅,全身上下全都完好無損,沒掉皮,沒起泡,第二天皮膚也不紅了。這就是法輪大法的神奇,我和丈夫都萬分感謝師父的保護。

婆媳相親

改善和兒媳的關係,費了一些周折。

我因爲修煉法輪功,被本地的警察迫害時,家裏被勒索了一萬多元錢,導致兒媳很不高興,對我產生了怨恨,從此不搭理我。

我給她帶孩子,小孫女念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狠命地打孩子、掐孩子。

直到二零一二年,兒媳的弟弟要買房子,錢不夠,所有親戚都借過了,還差五萬元錢,兒媳愁得在家裏直嚷嚷,她讓我兒子試探我,能不能借給她。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別人有難要幫一把,她對我好壞沒關係,我得對她好,我借給她。」

我把沒到期的存摺裏的錢都取出來給了兒媳,損失了兩千多元的利息。兒媳非常高興,連連說:「媽,你真好,真偉大,我一輩子也忘不了您。」她抱著我在手機上照了像,我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雖然這筆錢直到現在也沒還,但我也把心放下了,一點沒有計較。

近些年我們分了幾套拆遷房,我做了裝修,出租的租金兒子和兒媳拿走了,我也沒要;牛場也讓給他們,他們很高興。平時買東西都是我花錢,我也不去計較,我把這些錢財都看淡了。

現在兒媳變了,過年過節的給我錢,還買東西。她認同大法好,她的娘家人也都選擇了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保命。孫女對我說:「奶奶,我媽說特別喜歡您,從心裏喜歡您。」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圖片來源:明慧網)

「百善孝為先」

我對婆婆也用心伺候,處處為她著想,給她做可口的飯菜,衣服總是乾乾淨淨的,因爲婆婆愛乾淨,我還經常給她洗澡。婆婆非常高興,不停地找我,她有三個女兒,女兒回娘家照顧她,她都說沒有小霞媽好(小霞是我女兒的名字)。

婆婆高興地到處去說,村民們看到我,拍著我的肩說:「妳媽說妳變得忒好了,忒善良了。」我說:「我師父教得好,是我師父好。」婆婆去世後女兒小霞做了個清晰的夢:婆婆笑瞇瞇地說,小霞呀,沒想到你媽對我這麼好,我忒滿意呀。

謙讓妯娌 化解宿怨

錢財看淡之後,和妯娌也和睦了。婆婆去世後,她家裏的四大缸麥子,她全拿去吃了,我不計較,不和她爭;婆婆過世後很長時間,妯娌給了我一千元錢,說是婆婆留下的,她留了兩千多花掉了,我對她說:「沒關係,你不給我也行。」

這些生活中的瑣事很多,我很坦然,不生氣。不僅妯娌對我很滿意,他們全家及妯娌娘家全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全部選擇三退保平安。妯娌常和親友們說:「我嫂子學大法後變得特別好啦,特別善良了。」我們家族和睦,兄弟一家親。

那位結怨多年的髮小,我主動找到她說:「現在我學大法了,咱倆鬧矛盾那是以前的事,現在我不和你鬧矛盾了,再發生那事那得賴我,不能賴你,我是煉功人,得用高標準要求,我師父要我們對誰都得好,對妳也得好。」她很感動,認可大法好,碰到我女兒就說:「妳媽和我好著呢。」

信大法 得福報

我的女兒小霞非常支持我修煉大法,我在被迫害中、被非法關押時,家裏人要把大法書毀掉,女兒說:「媽說過,這書非常珍貴,買都買不到。」她不懼壓力,把書珍藏起來。等我回到家,她把書還給我,我非常感動。

此後女兒福報連連。以前她和公婆住在一起,五口人住在六十平米的房子,真得很困難。那以後她很快就有了兩套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她很廉價地買了一套,後來我們的拆遷房也送她一套。

我的女婿本來下崗(失業)十年了,原單位要召回三個人,從二十人中找三個人,就有他,工資從原來的兩千提到四千九百多元,還是事業單位,幸運得很。女兒的小店生意也很好,有很多的回頭客。

有一天晚上外孫子頭疼,很難受,我女兒馬上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都念,外孫子的頭痛好了,孩子也感到很神奇,以後每次出現不舒服,他都念這九字真言,心誠則靈。

有一年我去我姪子家,因為父母去世後,我有七、八年沒回娘家來了,鄉里的親人看到我都很親熱,都問我怎麼這麼年輕,黑髮還很多,確實和我同齡的人都很衰老了。

我說:「叔叔伯伯兄弟姐妹,咱們都是親人,我學大法無病一身輕,這是大法給的福分,你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這個末後之末可以躲過災難保命,不管電視上怎麼說,那都是謊言,欺世的謊言,都別信。」

親人們明白真相,紛紛選擇了三退。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8/我變了-大家也都變了-437215.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