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是馬馬虎虎的人了

我不再是馬馬虎虎的人了

【明慧之窗記者黃詩改寫】今年是壬寅虎年,關於虎的成語可不少,大部分都是以老虎的兇猛威武比喻力量強大、銳不可當,而「馬馬虎虎」這個成語卻是個負面的詞。

這個成語由兩種動物名稱組合,但它既無馬的帥勁,也無虎的威風,反而是指「勉強草率,敷衍了事」。這個詞是怎麼來的呢?相傳有這樣的一個故事。

「馬馬虎虎」的故事

宋朝有位畫家,作畫往往隨心所欲,令人搞不清他畫的究竟是什麽。一次,他剛畫好一個虎頭,碰上有人來請他畫馬,他就隨手在虎頭後畫上馬的身子。來人問他畫的是馬還是虎,他答:「馬馬虎虎!」來人不要,他便將畫掛在廳堂。

大兒子見了圖,問他畫裏是什麽,他說是虎;小兒子問他,卻說是馬。 不久,大兒子外出打獵時,把人家的馬當老虎射死了,畫家只好賠償馬主的損失;小兒子外出碰上老虎,卻以爲是馬便去騎,結果被老虎活活咬死了。

畫家悲痛萬分,把畫燒了,還寫了一首詩自責:「馬虎圖,馬虎圖,似馬又似虎,長子依圖射死馬,次子依圖餵了虎。草堂焚毀馬虎圖,奉勸諸君莫學吾。」

這個教訓實在太深刻了,從此,「馬虎」這個詞就流傳開了,人們把做事草率、不認真、粗心大意叫「馬虎」;稱辦事不認真的人為「馬馬虎虎」的人。

做事馬虎不再被派發任務

嘉寧(化名)小時候,思想很單純,做一件事情就心無旁騖地做到底,不會有糊弄了事的想法,長大之後,她成了一個只圖表面上能應付過去便完事的人。但是修煉以後,她心性昇華,找回純真的自己,不再是個「馬馬虎虎」的人。我們來看看她的修煉故事,以下以第一人描述。

我長大後,受到在各種不好的觀念潮流污染,尤其在急功近利、急於求成的思維引導下,內心變得浮躁,總想儘快達到最終目標而馬馬虎虎、敷衍了事。然而,這樣的態度反而影響了最終要達成的目標。

在急功近利、急於求成的思維引導下,內心變得浮躁,總想儘快達到最終目標而馬馬虎虎、敷衍了事。(圖片來源:pixabay)

有陣子因為工資不穩定,便在網站找兼職文案的工作。雇主要求每人試稿兩篇,若通過就錄用。看到試稿內容,我洋洋灑灑很快就寫完了,後來才看到還有一定的要求,但沒仔細看就發過去了,懶得再去改。心想:「反正只是個兼職,工資也不高,成了就成,不成就算了。」

小編最後的反饋是這樣子:「寫得挺好也挺用心,但是格式不符合要求,這個在以後合作中是很重要的,後期合作要注意。」然後就錄用我,開始正式寫稿了。

正式寫稿時,我確實比之前認真,但還是沒有逐字地仔細看雇主的要求。所以寫完之後還會發現一些問題,有的改了,有的也懶得去改;有些沒搞明白的問題,也懶得去問,就交過去了。心想:反正小編會改的。

兩天的稿子發過去後,小編都多少有所修改。第三天開始,雇主就說近期沒有任務了,我也信以為真。但是下午社群裏小編無意中說:「有些稿子達不到我們標準的,我們後期就不派任務了。」我才知道,原來是人家對我的稿子不滿意,所以不派發了。

這些年中,因為自己的不夠認真,導致工作中給自己、給別人帶來的麻煩不少,甚至於給之前一家公司造成十萬元左右的損失。

修煉後幡然醒悟

後來我修煉了法輪功,按「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才幡然醒悟:這真的是我很大的一個問題。

想想小學時,我的學習態度十分「認真」。平時作業認真完成,甚至連很多師生都不很重視的寒暑假作業,我都認真地一題一題做得明明白白。如果哪一題不會做,會請爸媽帶著我到處問人,不厭其煩登門請教,直到把這個問題弄懂了。

考試時,答完卷子了我也不交卷,就一遍遍地檢查著,直到鈴聲響了收卷為止。我記得有一次老師摸摸我的頭,對著全班同學說:「看到了嗎?考試只有像某某某這樣的態度,你才能拿高分!」

這種不糊弄了事的想法是人本性純真的一面,用這樣的狀態做事,交代出去的才是最「真」的狀態。而求速成的態度就會滋長了急躁心,導致做事不在乎過程。同時,心也變得不純淨,還滋長了安逸心、不為別人考慮的自私的心。

大法師父說:「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1]

師父也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2]

師父還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我就以「真、善、忍」為準則要求自己實修,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我就以「真、善、忍」為準則要求自己實修,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圖片來源:明慧網)

做一個為他的生命

以前我認為的「真」,就是誠實、誠信,不欺騙人。是大法的法理提醒我,其實做到這些還遠遠不夠,「真」的內涵還無比之大。真正修到「眞」的狀態,就是要不斷地排除影響自己純真本性的各種內在、外在干擾,當然也包括排除讓自己急躁、自私自利的一切干擾。

修煉後我心境轉變了,現在我做任何事,無論是大事小事,就站在替別人著想的立場去做,用心去做,排除做事不認真、馬馬虎虎、糊弄事、執著自我觀念。做一件事情要一遍一遍反複檢查確認,直到覺得萬無一失再交付給別人。

這是為別人負責的無私狀態,也是不斷修去自己急躁心、怕麻煩心、安逸心的修煉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返本歸真,修出「真」的先天本性,同時,也修出為別人著想的「善」。大法挽救了自私自利的我,謝謝師父的教導,做一個為他的生命真是美妙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9/從認真中修「真」-414369.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