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大染缸中跳了出來

我從大染缸中跳了出來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武漢肺炎封城期間,我因疫情的關係停業放假,這段時間我在家通過明慧網,了解了法輪功,我如饑似渴地讀著李洪志師父深入淺出、直指人心的法理,人生彷彿照進無限光明!

我的父母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就得法了,早些年中共迫害得很瘋狂,父親多次被關押,母親則把我送到千里之外的姥姥家。姥姥不修煉,我也在失去修煉環境後,掉進了常人的大染缸。

濁世渾渾 一朝清醒

在大染缸裏二十多年,我染上了許多惡習,說謊、打架鬥毆、看黃色影片、爭勇鬥狠、忘恩負義,做什麼事情都以自我為中心。工作的時候常偷偷溜出去開小差,還以為自己很尖呢!更令人汗顏的是,我跟父母吵鬧,有時候,還會對他們說髒話。

我的身體也因暴飲暴食、體重飆升、虛胖、腿部痙攣、胃抽筋、過敏,還經常有腸胃感冒的時候,每到流行感冒時期,我都會感冒發燒,免疫力、抵抗力特別差。上學時代,只要我身邊的同學得了什麼病,我基本都會被傳染。

上班的時候,每天都凌晨才睡,現在大陸青少年沉迷網絡遊戲,我當然也不例外,打遊戲、看小說、時常熬夜。有時,我在想這日子真無聊,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呢?我的內心深處一直想尋求一種超脫的解脫之法,可是又被現實的既得利益、無神論、眼見為實的觀念阻礙著。

現在大陸青少年沉迷網絡遊戲,我當然也不例外,打遊戲、看小說、時常熬夜。(圖片來源:pixabay)

好在,父母修煉大法,我自己也見證過大法的神蹟。有一次,我在姑姑家和爺爺吵架了,我開始撒潑,這時我奶奶看我的表現很反常,面色發青,說是招沒有臉的了(註﹕一種附體)。

奶奶是一名基督徒,她開始禱告,親人用盡各種方法都無果,只好打電話給我父母。神奇的是,我爸媽才到樓下,我就好了。大法因此在我心裏留下烙印,有時身處一些危機情況,我也會選擇念九字真言。

雖然我一直沒有走入修煉,但師尊也沒有放棄我,總讓媽媽拉著我、往回拽我,每一段時間,媽媽都會給我聽明慧網交流文章、神傳文化故事等。

一天早上,在我開車出門等紅燈的時候,腦子突然出現悠揚的歌聲:「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那一剎那,我好像整個人都清醒了,我下定決心走入修煉。

腦子突然出現悠揚的歌聲:「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那一剎那,我好像整個人都清醒了,我下定決心走入修煉。(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真善忍

我們家自己有一個小生意,我平時負責開車運送貨物,母親負責銷售,父親負責庫房。我一邊送貨,也一邊利用時間,給一些裝修工人、業主,講法輪功的真相,每天都很開心。

有一次,我去送貨,到了一個地方時,對方卸貨的工人卻不給我卸車,要直接弄上樓。我說:「給你弄上樓,要幾個小時啊,而且事先都說好了。」他們卻很不講理地說道:「我們不管,你自己去卸。」

一開始,我的心裏忿忿不平,可轉念一想,現在社會風氣、道德水準下滑,人人都只顧自己。而我是個修煉人,是修「真、善、忍」的,不能這樣。於是我心平氣和卸完了車,與他們打聲招呼就走了。

師尊說:「真正修煉得修煉你這顆心,叫修心性。比如說,我們在人與人的矛盾中,把個人的七情六慾、各種慾望放的淡一些。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的時候,你就想長功,談何容易!」[1]

當我明晰法理後,每當這樣的事情出現後,我都能平靜的面對,並盡心盡力做好我能做的。雖然我也有被人心帶動的時候,有時在利益心、妒嫉心、怨恨心的影響下,就會覺得很不平衡,憑什麼我就白白給人家卸貨呢?但當真正靜下來的時候,我會深挖這些人心,努力去除這些執著。

當我明晰法理後,每當這樣的事情出現後,我都能平靜的面對,並盡心盡力做好我能做的。(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是個男青年,還有些好面子、虛榮、好高騖遠、爭鬥、色慾等人心,剛開始送貨的時候,一些業主和顧客每當知道我是老闆的兒子,都會說我真能吃苦,怎麼不學點技術呢?有時我還與母親說:「你可真捨得你兒子,讓你兒子幹這種活。」

可是每當自己願意從修煉角度看待這些問題時,我就知道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在考驗我,去除我的人心,慢慢時間長了,我也不被帶動了。

如果不是因為大法,我可能還泡在七情六慾中,渾渾噩噩,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是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將我從大染缸中撈了出來,賦予我全新的生命,這種了悟一切、發自內心的幸福,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感受!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2/一位得法一年的新學員的修煉體會-439085.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