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敬的妹妹與妹夫

我可敬的妹妹與妹夫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晚上,電視不斷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家中排行最小的妹妹和妹夫目瞪口呆地搖頭道:「看三姐修煉後,身體都變好了,在家做飯都不殺生了,還處處做好人,怎麼能像電視演的那樣呢?」

後來,當中共迫害法輪功逐漸升級,偽案真相卻被逐一揭示出來後,不修煉的他們心中也有了一桿秤,知道怎麼樣用理性和智慧明辨善惡與是非。

「天安門自焚」僞案。(圖片來源:明慧網)

乘警搜查 身正心不慌

那時,妹夫是一個廠的銷售經理,常年出差在外,我們兩家就在他所在的省市買了房子。他們先搬過去,我是第二年搬的,我搬的時候,他們不讓我帶大法書,怕我不安全,說等他們回老家的時候,會給我帶回來。

不長時間後,妹夫就回去了,在他往回返之際,正趕上「十六大」,形勢非常緊張,那時火車只要是開往北京方向的,都檢查得非常嚴格。

妹夫打電話問我帶什麼?我說:「什麼也別帶了,現在嚴,以後再說。」妹夫堅持要幫我拿,我便說:「有一個小紅布包裏面有師父《轉法輪》,還有新經文。《轉法輪》先別拿了,放不下,新經文少,放在小布包裏正好拿來。」

結果,妹夫沒聽我的,將《轉法輪》和新經文都包上,放在了保暖衣裏,外邊穿上羽絨服就上車了。到了車上,乘警開始逐一檢查,除內衣外,都得脫下來檢查。到他這,讓他把羽絨服脫下來。警察看到紅布包,命令他打開看看是什麼?妹夫鎮定的回答說:「是人民幣,還用檢查嗎?」警察卻反常地說:「不用了。」

回來時,妹夫跟我說起此事,我內心震驚不已。那一刻,妹夫得有多大的正念啊!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妹夫平安地把大法書和所有新經文帶給了我。

妹夫帶回來一個警察

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個晚上,突然有人敲門,聽聲音是妹夫。當時是晚上十點半,我打開門,進來的卻是一個年輕警察。妹夫在後面說:「我給妳帶來一個警察。」我把他們讓到屋裏坐下。

妹夫開始介紹說:「這位是咱老家另一個城市過來的,是我的客戶。這是我與他第一次吃飯,感覺他談起話來與其他客戶有些不太一樣,而且怎麼讓他喝酒也不喝,現在在外面跑業務的很少有不喝酒的。」

「他就跟我說:大哥,我跟你說實在的,一九九五年在上大學時,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我就不喝酒了,後來,中共迫害打壓法輪功,和同修之間失去了聯繫。雖然現在不煉了,但我還是儘量按師父在法中講的要求去做。」妹夫很快地介紹了客人的背景。

妹夫對他說:「那好啊,既然這樣,咱哥倆不喝酒了,吃完飯,我領你去見一個人。」妹夫看看我,並對警察說:「這就是我帶你見的人,你叫她三姐吧,她和你一樣是修煉法輪功的。」

當時,這位警察非常驚喜,可找到同修了,然後,我倆互相了解了各自情況。他走時,我把師父的新經文,也是當時我唯一的一套送給了他。

過一段時間,他回到老家,就和當地同修聯繫上了。這些年,我妹夫和他之間雖然沒有業務上的合作了,但他倆之間還經常聯繫著,用我妹夫的話講,他們倆的關係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個好,是帶有層次的好,因為他走得太正了、聰明智慧、非常有才華。

妹夫說:「有時他也有遇到事情過不去的時候,鬱悶時,他就給我打電話,我在正理兒上跟他說上幾句,他說,大哥我明白了。一再感謝我,你咋說得那麼正確呢,一句話就打開了心結。」我也跟妹夫說:「你好像是個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

「快點啊,這一車人等著那!」

小妹和妹夫他們倆夫妻相處和睦、做事正直,朋友特別多,三教九流都有。有一次,他們單位住外地的幾位銷售人員,還有老家幾位同學來這裏遊玩,妹妹和妹夫為了讓我能和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就把這些朋友安排在他們家裏吃飯。等人都到齊了,妹夫就打電話叫我去一起吃。

我剛一進屋,小妹夫就介紹說這是咱家三姐,並把話題引過來說:「三姐現在好著那,自從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也不用吃藥了,看看多好啊。」我就接著話題開始講真相,大家有不明白的就問我,最後都聽明白了真相,高高興興地做了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

《大法福音救世人》。(圖片來源:明慧網)

還有一次,聽說小妹在老家單位的一個好朋友搬來這個城市,小妹就經過多次打聽,與她取得了聯繫,約他們一家人到家裏來吃飯,並打電話叫我過去一起吃。這類事情很多,他們經常打電話叫我過去吃飯,並催促我:「快點啊,這一車人等著那!」是啊,這一車車、一桌桌的人,都在等著被救哪!

小妹和妹夫的燒餅店和小庫房

我家是印刷大法真相資料的資料點,那時,小妹家開個燒餅店,有一個階段,因當地同修家出事,對周圍影響很大,為了安全考慮,我就把在家裏做好的資料分批送到她家店裏去。小妹在店裏和取資料的同修聯繫,資料每天放在店裏,小妹就每天跟著擔心。

做資料的耗材,我家沒有地方儲存,協調同修也沒地方放,小妹家樓下有個小庫房,妹夫就把小庫房讓出一多半來,給我們使用。這麼多年來,他們處處都為大法弟子著想,事事都為大法講真相的事情開綠燈,從來都沒有怨言,也從來都沒有不高興,只要是大法需要的,他們都毫無條件地提供幫助。

最近幾年,小妹和妹夫兩人因為工作的需要,又搬家到另外一個城市。每逢佳節,他們兩人都惦記著我身邊的同修,都托我給「親戚」(就是他們在電話中對同修的代稱)們代問好。他們每次利用寶貴的假期回來看我,總買來很多水果和糕點,讓我給師父敬上。不管去哪裏、不管有多遠,心中一直惦記著大法和師父。

我知道,無論他們身到哪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一直常駐心中,保佑著他們、看護著他們,讓妹妹妹夫一家人健康吉祥、平安永遠!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8/可敬的小妹和小妹夫-437199.html)

(本文主圖來源:大紀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