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人幸福的源泉

我們一家人幸福的源泉

文/宇明(明慧之窗記者郁欣改寫)

人類自上古起,就有信神敬神、崇德向善、修心養性的傳統。近代,因為人越來越注重外在的物質享受,加以被邪惡的無神論所迷惑,使一些人漸漸變成了逆天叛道、極端自私、拜金好鬥的變異人,從而使道德下滑,隨之而來的是天災人禍不斷。

在這人類趨於走向毀滅的危急關頭,李洪志師父以博大的慈悲與無量的智慧,從一九九二年起洪傳真、善、忍大法,給人們有了得以重生得救的希望。

尤其在當今瘟疫蔓延的多事之時,為了讓人們得知在真、善、忍大法的指導下修心向善的美好,我以我們全家得法修煉的神奇故事,再一次證實,李洪志先生所洪傳的法輪大法是人類走向真正幸福的寶貴源泉。

一、全家得法  喜沐甘霖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當時氣功熱已在國內風行了近二十年,數以十萬計的人練過各種氣功。在氣功高潮中,李洪志師父所傳的法輪大法如最閃亮的一顆巨星喜降人間。

一九九三年四月,法輪大法在我所住的城市廣州傳播開來,慈悲的李洪志師父來到美麗南國傳功講法。

1.師父為我解脫了身心兩重苦痛

我有幸參加了兩期李洪志師父親自傳法傳功學習班。那時我丈夫英年早逝,兒子才八歲,我一度陷入極度的悲苦之中,不能自拔,精神幾近崩潰,而且平時的一些其它病也隨之加重。

在學習班上,師父在最後一天講完法後,說要幫學員清理身體。師父令全體學員起立,教大家跺腳,先跺左腳,後跺右腳,接著再兩個腳連續跺。

因為在學習班上,師父給我開了天目,當大家跺腳時,我就看見,被師父清理出來的黑氣、病氣,還有附體等害人的靈體,就像骯髒的垃圾一樣,從每個人的身體上散落下來。

還看見每個學員周圍都有好幾個師父的法身在忙碌,幫學員清理身體,下修煉的一切氣機,在學員頭頂、身上安裝什麼「設備」,好像是安鼎設爐、採藥煉丹一般。

參加師父幾天學習班後,我像脫胎換骨一樣,人完全變了樣,一是身體被淨化了,一身輕,過去患過的頭痛病、關節炎、婦科病等症狀全部消失;主要是精神好起來,臉上的苦悶與惆悵統統一掃而光,心裏充滿了喜樂。

自己原來苦苦尋求想不明白的問題:人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人來世間的真正意義是為了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苦難?師父在講法中都作了解答:人的真正生命是從宇宙高層來的,人來世間的真正目地不是為了當人,而是為了修煉,為了返本歸真。

我覺得自己好像被什麼神奇的力量炸了一下,腦袋好像開了竅一樣,開始覺悟,感到整個人都空了,什麼喪夫之痛,什麼人生苦惱都消失了,心裏暖暖的充滿光明,有說不出的喜悅。因此,自己暗暗發願,一定要跟著師父好好修下去,真正脫離人間苦海,回到天上自己真正的家園。

2. 師父為我兒子加持功能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七日,師父在廣州舉辦第四期法輪功學習班。這次辦班的時間,正值我八歲兒子放暑假期間,我就給他也買了票,一起來聽師父的講法。

當上了三、四天課後,師父在課堂上還叮囑學員寫心得體會。我因為感受很深,寫了長篇大論的體會文章。

在師父課間休息時,我帶著八歲的兒子上到舞台右側。見師父在靜靜地坐著,我走過去,輕輕說:「李老師,我寫了一篇心得體會,想請您看看。」兒子很積極,連忙遞了過去。師父還很開心地在兒子的頭頂上摸了幾下,說道:「這小伙子,不錯不錯。」

後來,才知道是師父給了我兒子加持了功力。原來兒子讀書很笨,還常生病。後來身體變得很結實,讀書也很聰慧,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被保送到重點中學。而且,兒子平時在學法中談體會時,對大法的感悟很深,像個小大人。心性守得也很好,小小年紀,能吃虧不計較,性格寬厚穩重。

在我被迫害關入牢籠時,他一個人生活、讀書,無怨無悔,還考上了重點大學,後來還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研究生。

3. 師父遙治好了我母親的心臟病

這次學習班上,師父又給大家清理身體,叫每人想到一種病,然後聽師父口令跺腳去掉它。師父喊口令,「啪」,大家跺得很整齊。這時,師父聽說台下有的人還沒想好,就說咱們再來一次,「啪」的一聲,大家又整齊地跺下去。

師父後來說(大意),老學員注意了,今天你們占便宜了,你的身體已經給清理了,可以想想你一位親人的病,今天我給他們祛病。

我馬上想到我的母親有嚴重的心臟病。師父問,想好了嗎?學員答,想好了,一瞬間,師父說,好了。

後來回家,我同母親講這件事情,我母親說,那天晚上,真的感到心臟部位有些異樣,像有光閃過,感到心裏很熱很熱。後來母親去醫院檢查,心臟病真的好了。所以母親也下決心要同我一起來學大法,後來還將大法洪傳到老家,當了當地法輪大法輔導站義務輔導員。

隨後,我父親、弟弟,婆婆也都先後走入了大法修煉。那時,我們全家人都身心健康,日子過得幸福快樂!

法輪功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深圳的《深星時報》刊發「熱點專題──法輪功」的報導。 (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師恩浩蕩  遇難呈祥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團發起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大陸無數大法弟子因此受難。

「七·二零」之後不久,我與同修一起去了省政府、市政府上訪,要求還大法和師父清白,還多次和當地學員去北京上訪,要求國家領導了解法輪功,停止迫害。回來後我被當地邪惡列為「重點」人物。隨後遭受了被無理開除公職、被關洗腦班、被非法判刑等殘酷迫害。

1. 大法使我母親的結腸癌症狀消失了

我父母等家人因害怕迫害,也都沒有再堅持修煉下去。二零零六年,我從魔窟出來後,回到家鄉,對父母親講真相,父母親和弟弟、弟媳、姪兒們都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我又勸父母親走回來修煉大法,母親也就點頭答應了。

由於母親停止修煉很長一段時間,不但過去修煉痊癒的疾病,如高血壓,心臟病、風濕病、糖尿病等又回到身上,還患上了結腸癌,生活都不能自理,非常痛苦。她到處求醫,西醫、中醫都用上了也不見好轉。因此她對生活都失去了信心,有時還冒出求死解脫痛苦的念頭。

最糟的是,她這些年聽信邪黨風暴式的謊言宣傳,中毒甚深,心裏很多謎團還需要耐心地講真相解開才行。

她第一個迷惑是:××黨使婦女翻了身,現在還給她發退休工資,她不能反××黨。我給她上第一課就是:她的工資不是××黨給的,是納稅人的錢,人民的錢。

我對母親說:××黨當年成立的時候,是民國年間,屬於非法群團組織。而且它既無產業,哪來的資金。所收的黨費還不夠它幾個貪官的消費。是××黨將竊取的納稅人的錢,騙大眾說成是它的錢。而且,它中飽私囊,從來就沒有給老百姓辦過一件好事。

年年搞運動,整人害人從來就沒有停歇過。我語重心長地對她說:「媽,您不是也幾次在運動中挨整,差點送了命嗎?媽您被騙、被愚弄了一輩子,現在您還迷迷糊糊的和它同流合污,可不可憐哪!」母親聽了後,覺得有道理,沒吱聲。

她的第二個迷惑就是,修煉人不參與政治,你在家好好煉功便是了,幹嗎要去北京給政府「找麻煩」,到處派發真相資料「搞煽動」。

我說,它們要是允許我們煉功,我們還會去北京上訪嗎?就是那個江魔頭出於妒嫉從而干擾,他怕全國有一億人誠信李洪志師父而不相信它了,它就喪心病狂地起來迫害。

我們是受益的大法弟子,這個時候大法和師父被誣陷,我們不站出來講公道話,誰還會站出來?而且我們是採取平和說理的合法方式,又不像××黨當年那樣,拿起槍桿子鬧革命,打砸搶,殺人放火。

我們這樣做怎麼能和什麼政治扯上關係呢?它那樣教唆人暴力造反才是搞邪惡的政治,而且是用血腥鬥爭來運動群眾。

現在我們大法弟子用平時節儉的資金印發真相資料,還冒著被迫害的危險去告訴人們事實真相,就是為了讓善良的人們明白:不要因為聽信了中共謊言,受到矇蔽和欺騙,而令自己陷於危險的境地;當中共的這一惡行遭到天譴時,同時被天懲的一定是那些與中共為伍的人。

母親在我耐心的講真相之後,真的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答應退出黨團隊。我帶著她學法前後不到一個月,她結腸癌的症狀就消失了,身體又漸漸康復。

2. 大法使我父親兩次起死回生

我的父親是一位轉業軍人,為人溫和,慈眉善目。二零零九年,他患腦出血,病情危急,面癱嘴歪,大小便失禁。主治醫生同我們談父親的病情說:「父親腦出血只是暫時控制,還在滲血,由於年齡太大(八十歲)不能手術,只能保守治療,康復的幾率很小,你們要做好辦後事的心理準備。」其實就是治療無望了。

當時又快過年了,醫院對我父親這樣治癒率低又占床位的病號就比較冷淡,父親的病漸漸惡化,其實就是在等死。

我想起了師父所講的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我就對父親說:「您是得過大法的人,您是知道大法和師父是慈悲的。醫生都講您的病他們無能為力了,不如出院,回家碰碰大運,我給您讀大法,給您講真相故事。」父親聽了後連連點頭。

我知道父親求生的願望很強,我每天坐在父親的床邊讀《轉法輪》,我叮囑他要用心聽。就這樣,每天讀一講,其它時間就給他講真相。

《轉法輪》是李洪志先生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因為我父親這一代人被黨文化污染得很厲害,受無神論的毒害很深,我耐心地將這些問題對他講清楚,清除他心中的迷惑。

就這樣,父親一天天的漸漸好起來。回家的第五天,他偏癱那側的手腳能動了,嘴也不歪了。到了第九天,就是讀完了一遍《轉法輪》的那一天,他說他要下地走一走。我就慢慢將他扶起來,慢慢一步一步地走。不到半個月,我父親漸漸康復,能自己吃飯、洗漱,扶著能走路。

我父親經過那次腦出血的大難後,又活了五年。有一天,我弟弟又打電話過來,說父親得重感冒,並發肺炎,現已高燒昏迷,醫生說可能救不了,叫我馬上回去。

我趕到醫院,看到父親因高燒滿臉通紅,呼吸急促,全身插滿了管子。醫生同我們商量要不要轉院到市中心醫院做氣管切開手術,以便吸痰,保持呼吸通暢。

我和弟弟們商量,我說人命天定,我父親能活到今天還是受益於大法。我們就不要做什麼氣管切開手術,給父親增加痛苦了。

當我在醫院守護父親的時候,就在他耳旁說:「您雖然昏迷,那是肉身的衰弱,您的意識是清楚的,我要告訴您的是,只要當了人,不管是貧、富、貴、賤,生老病死誰也躲不過去,您是聽過法的,也是一個幸運之人,現在我就同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靜心聽清楚了。」

我念了無數遍,念的我自己都想流淚了。隨後我就用數字播放器在父親耳旁播放「天音」音樂。

第二天,我父親居然醒了過來,燒也退了,漸漸好了起來。醫生們和病房其他患者都感到很驚奇。這樣,我隨緣在病房裏講真相,是凡見了面的人都三退了,我還送給他們每人一個《天音》CD碟,和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字掛飾。

3. 大法使我兒子「苦海回頭」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兒子不舒服沒去上班而去了醫院看病,做了許多檢查,說是患有腎結石、還有膽裏長了小息肉、還發現肺部有白泡。胃部還有問題,要第二天去做胃鏡檢查,說是無痛胃鏡檢查,打麻藥要求家長陪護。

我遭受邪黨殘酷迫害在監獄時,我兒子還在上初中,由於怕心,就不再修煉了。

我對兒子說:兒子,做人其實都是很苦的,生老病死的,不管你有錢沒錢,有權沒權都是一樣的,哪個都不能逃出去。你看看你媽我,修煉二十多年了沒吃過一粒藥,現在都六十歲了,還遭受了那麼大的迫害魔難,照樣心身健康,白頭髮都沒有幾根,臉上白裏透紅,顯得很年輕,我娘倆走在一起,別人還以為我是你的姐姐呢。

我也知道你是害怕,然而修大法是這麼堂堂正正的事。不妨你也放下心來,學學法、煉煉功,師父的慈悲是無量的,是不會放棄每一個大法弟子的。

我兒子聽了後,有所觸動,就坐了起來。我們就讀《轉法輪》,讀了一講。他說,他好像舒服了一些,想睡一會兒。第二天一大早,他說,好多了,可以正常去上班了。

過了幾天後,兒子很感慨地對我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這也是遇苦海方知回頭啊。媽,現在我的肚子不疼了,胃鏡我不去做了。」

我對著兒子說,修大法多幸運哪,師父佛恩浩蕩,法大威力大,不但幫助我們淨化身體,還要幫助我們演化各種功力神通,最後得正果,返本歸真。我們娘倆能成為師父親自救度的大法弟子,真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最最幸福的事啊。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4/真正幸福的源泉-434791.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