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融化了恨我入骨的丈夫與婆婆

我融化了恨我入骨的丈夫與婆婆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是一名單純的家庭主婦,三十三歲開始就小病不斷,包括婦科病、神經痛、劇烈頭疼和痔瘡。雖然痔瘡不算病,也做了手術,可每天上廁所就是一大關,苦不堪言的過程,讓我真的不想去。我是做服裝生意的,每天不能坐著,只能站著或趴在櫃台上,但為了生活,我只能忍著。

一九九九年三月份,我有幸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當我第一次捧起寶書《轉法輪》時,師父就管我了。我不僅有了全新的人生觀,過去困擾我的病也都好了,當時心中那個高興啊,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直到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健康得沒吃過一粒藥,這就是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我的丈夫性格溫柔,比我小兩歲,在生活上,我處處照顧他、關心他,把他當作手心裏的寶。

但每當我工作一天回來後,卻總是一進屋就不自覺地掉眼淚,生活的苦、身體的痛、心中的悶,讓我根本高興不起來。可看完一遍《轉法輪》後,我的心平靜而敞亮,我知道這是教我們怎樣做好人的書,胸中的鬱悶也跟著一掃而光。

可看完一遍《轉法輪》後,我的心平靜而敞亮,我知道這是教我們怎樣做好人的書,胸中的鬱悶也跟著一掃而光。(明慧網)

中共迫害後 丈夫變了一個人

就在我學了四個月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起了史無前例的迫害,我心想這麼好的法,怎麼就不讓學了呢?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獨自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喊出我發自心底的呼聲:「法輪大法好!」卻被那裏的武警綁架,送回當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從此之後,我的魔難就來了。

到天安門請願的法輪功學員(非本文主角)。(明慧網)

丈夫變了,不再溫柔善良,成天對我橫眉立目,彷彿恨之入骨。他不讓我學法、煉功,街道、派出所來人,他就叫人把我帶走。

看著我煉功就打我,把我推到地上,拳打腳踢,有時搧耳光,有時拿皮帶抽,抽的我後背全是一道道觸目驚心的青紫傷痕。姪女和我去洗澡,說後背怎整的?我說:「妳姑父打的。」姪女難過地留下眼淚,我告訴她:「我沒事,不疼,別哭,」但我的眼淚也不自主流了下來。

我想起了大法,心想就算丈夫是個石頭,我也要把他熔化。我不生氣了,該上班就上班,並給他做可口的飯菜,但我的付出丈夫並不買帳。他看改變不了我,又生一計,離家出走了,說要和我離婚。當丈夫開口的時候,我真的好痛苦,痛苦到心力交瘁。

那時我上班,每月三百元工資,供孩子上學,根本就不夠,家裏也沒有積蓄,丈夫每月給我五百元,供孩子上學、生活,我不想要,我難,丈夫更難。

我給丈夫回了一封長長的信,我說:「你一個人在外面,挺苦的,好好照顧自己,別惦記我們,我們挺好的。你留點錢,冬天交取暖費,別凍著,別給我們拿錢了,我們夠用。」

雖然這一切,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很大的創傷,但我不怨丈夫,也不恨他,我告訴孩子:「不管我和你爸爸發生什麼,他永遠是你爸爸,要尊敬他,愛他。」就這樣,半年過去了,我知道他住的地方了,我找到他,緊緊拉著他的手,眼淚掉下來,他也哭了。我說:「我們回家吧!」

丈夫回來了,心裏的堅冰也開始融化了。丈夫不像以前那樣阻撓我修煉,可是看見我煉功,心裏還是有點不舒服,我知道我還得修好自己,做一個更好更好的人。

堅持了十年 婆婆終於轉變了

婆婆很能幹,是一個處處拔尖的女強人。二零零三年,公公突發腦出血走了。丈夫姊妹四個都在城裏,婆婆一人在農村種植十畝地,生活的孤單、寂寞又勞累,再加上身體還有慢性氣管炎,真的不容易。於是每年開春種地與秋收時,我都回去幫婆婆幹活。

剛開始由於邪黨對法輪功的造假宣傳,婆婆害怕,就恨我、罵我。我幫婆婆幹活,婆婆也不高興,總是冷眼相對,什麼難聽罵什麼。

但我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設身處地去理解婆婆的擔憂,甚至想著婆婆能把心裏的不快釋放出來對身體比較好。就這樣婆婆見我一回罵一回,但無論婆婆怎麼對我,我從不告訴丈夫。

我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設身處地去理解婆婆的擔憂。(pixabay)

婆婆穿的、用的、吃的我都給買,丈夫覺得買太多了,我說:「不多,我們走了,婆婆自己吃。」婆婆氣管不好,怕油煙嗆,每回買去的菜,我都給做好了,就希望我們走後,婆婆可以自己熱著吃。

丈夫生日那天,我告訴丈夫:「不管今天掙多少錢,我們都不幹了,回家同婆婆一起過生日,兒的生日娘的苦日,必須回家孝敬母親。」我們回去,婆婆可高興了,丈夫也感到由衷地開心。就這樣,我堅持了十年,婆婆慢慢對我好了,也理解我了,我成了婆婆手中的寶。

婆婆年紀越來越大,開始種不了地,再加上氣管炎,肺心病,維持自己都難了。我說:「媽媽,上我們家吧!我來伺候您。」婆婆說:「不行啊,姊妹四個呢,不能讓妳自己伺候。」我說:「您兒子願意讓您來,孫子沒意見。就差我嗎?」婆婆說:「妳好,也不能老熊妳啊!」我說:「媽媽,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有個女同修伺候癱瘓在床的老公公九年如一日,我和她比差遠了,媽媽您就在我這吧!」媽媽挺感動的,當時我還伺候自己的老父親。

婆婆怕我累,就決定四家輪著吃。可小叔子與老丈母娘一起吃住,婆婆去了不方便,就剩三家輪。婆婆不在我家時,每當我做好吃的,都會讓丈夫送去,婆婆吃在嘴裏,甜在心裏。

輪到我家時,每天我都會給婆婆打水洗腳,幾天一次澡。我們家住單室,臥室給婆婆住,廳裏有小床,兒子住,我和丈夫打地鋪。婆婆看著,疼在心裏,讓我上床睡。我說:「不用了,我怕我耽誤您休息,媽媽,沒事的。」丈夫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臉上露出笑容,不再管我修煉了。

我們伺候婆婆整整三年,在二零一七年四月份,婆婆經過二十一天的搶救無效,祥和離開了我們。

臨終時,她拉著我的手說:「大兒媳婦,妳真好!」十八年的等待,婆婆終於說出了她的心裏話。婆婆離開了,我們四家人的感情卻越來越融洽。去年新年時,小叔子說:「嫂子,我想給妳一個擁抱!」我嘴上說:「行,謝謝你。」卻感動地流下淚來。

寫到這裏,我真心感謝我的婆婆、我的丈夫和我的親人,以及關心我的所有朋友們,我會更加珍惜你們,願你們永遠幸福、平安與快樂。而我更感謝的是最慈悲偉大的師父,是您讓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是您讓我從一個普通的人,變成更好的人,一個真心實意為別人著想的人。謝謝您!我的師父!

我更感謝的是最慈悲偉大的師父,是您讓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是您讓我從一個普通的人,變成更好的人,一個真心實意為別人著想的人。(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5/丈夫變了-437246.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