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神蹟

我所經歷的神蹟

文/宇明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編輯)

曾經,身為中國大陸的普通人,「神蹟」是什麼我不知道,也沒這個概念,「有沒有神?」我也不知道。而現實生活中拼搏、奮鬥、努力幹好工作,都不一定能得到社會、單位的公平對待。工作、生活、前程總有操不完的心、生不盡的氣,哪有心思去管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事兒?

「有沒有神?」對我來說是個非常遙遠又弄不清的問題,我從來不曾去思索。

然而三十年前,法輪大法弘傳於世,我有幸拜讀了大法師父的著作,法輪大法對天體、宇宙、生命、宇宙根本特性等等博大精深的闡述,使我的身心、眼界都隨之昇華、開闊,我的人生觀、世界觀也有了徹底的翻轉。

我忽然覺得這世上當然有神啊,遠遠高於人的高級生命,聖潔、美好,大能力,但凡人做不到的,神佛都信手拈來!人與神的對比,不就和螞蟻與人的對比一樣嗎?所以神的存在,用常理想想也不難理解。

一天,我忽然意識到,我也經歷過神蹟呀!不說修煉這二十年來沒上過醫院,也沒吃藥打針過,身體健康卻比年青時都好,這一切不都是因為我在大法修煉中身心的改變與昇華嗎?

不說修煉這二十年來沒上過醫院,也沒吃藥打針過,身體健康卻比年青時都好,這一切不都是因為我在大法修煉中身心的改變與昇華嗎?(圖片來源:明慧網)

就說當年我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絕食絕水二十多天抵制邪惡的迫害,身體卻一切正常,只是消瘦了些。

當我在看守所時,被強灌濃鹽糊生命垂危,醫院診斷為嚴重的肺結核,回家後我停止吃藥,三個月後複查結核鈣化痊癒。

當我被非法判刑、送監獄上車前,看守所強制對我打了一針大劑量的麻醉藥,可車上警察卻說:「看回來不找某某(給我打針的獄醫)算帳,他說加大了藥量,保證安靜,可這哪有睡的意思,精神著哪!」一路上我喊著「法輪大法好」,十分精神,不渴不餓。

在監獄裏,我長期遭受各種酷刑折磨、惡毒謾罵等等,這一切都足以使一般人精神崩潰,然而,因為心懷真、善、忍,使我能不怨不恨的坦蕩走過,這些經歷正是活生生的神蹟。

而對於看上去人心不古、亂象紛呈的現代社會,我也看到了無處不在的神蹟:許許多多不治之症患者,遭遇天災人禍生命垂危、彌留之際不幸的人,當他們的生命、財產面臨毀滅之際,卻因為聽明白了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而遇難呈祥,重獲新生。

還有無數被暴力、毒品、賭博、電玩等癮好纏身,焦躁、抑鬱身心不健康的人,甚至人生遭受重大打擊欲殺人報復再自殺的人等等,也在聽明白大法真相後,放下不好的思想,成為身體健康的正常人。

甚至看守所中的死刑犯,聽明白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講述的真相時,真心懺悔自己的罪過,棄惡從善,無怨赴死贖罪等等。

當然還有更多、更不可思議的真實故事,已無法在此一一細數,因為這些神蹟太多、太多,發生在世界的各個國家、各個民族、各個角落,很多人因此相繼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

更不用說,在中共傾盡國力、開動全部國家機器的殘酷迫害、鎮壓下,法輪功學員卻坦蕩走過二十多年,同時讓更多世人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這不是神蹟嗎?

在中共傾盡國力、開動全部國家機器的殘酷迫害、鎮壓下,法輪功學員卻坦蕩走過二十多年。(圖片來源:明慧網)

法輪大法弘傳三十年,數以千百萬計的大法弟子秉持著正信在修煉中昇華,這不更是前所未見的神蹟嗎?

神蹟可能就在我們身邊,只看我們是否能認識而已,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千里馬常有,而伯樂卻不常有啊!

自古以來,日月星辰、斗轉星移,晝夜交替、春夏秋冬、寒來暑往、風霜雪雨、陽光大地、江河湖海、山川河流等人類生存的環境、人體、生命、萬事萬物都是神造就的,人類沒有現在的科學可以生存、延續幾千年直到今天,而如果沒有神造就的這一切,人怎能生存幾千年呢?事實上,如果不是神造了人,連人都不會有。

回頭看看我自己,現代社會的一員,但內心深處向善的本能,讓我在大法中修煉自己,找回了人應有的謙遜、和善,並深深震撼於神的慈悲,無條件、無選擇地賜予每一個世人陽光、空氣、水、日夜、生命及其生存的環境。

自古以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在神的護佑下,我們人類才得以延續幾千年走到今天。

從這個角度來看無神論、進化論,就知道他們謊言欺騙的背後,是在斷絕人和神的聯繫,讓人否定神、對神犯罪,居心險惡!

人之初,性本善,當我們靜下心來用內心深處寶貴的善念良知,冷靜沉著的想一想,相信神佛的慈悲一定會讓我們選擇善良、找到真相,並在不久的將來和我一起有幸見證更宏偉的神蹟。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3/【徵文選登】用謙和的心見證神跡-43977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