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艱難歲月中的故事

我在艱難歲月中的故事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過去的我是一個伶牙俐齒、得理不饒人的「刺兒頭」,眼睛容不得半粒沙,但遇見法輪大法後,我的心態從自視清高、嫉惡如仇,變成一位善解人意、樂於助人的姑娘。

那轉變大到從學生到家長,從同事到親友,都覺得我與以前相比,簡直判若兩人。甚至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校長們仍對我說:「我們想了想,妳還是煉吧。如果妳不煉了,又回到從前,我們可受不了,妳注意安全就行了。」一位老教師甚至感慨對我說:「共產黨沒把妳教好,法輪功把妳教育好了。」

我知道你是幹啥的

正因為法輪功對我改變如此巨大,當中共誣陷抹黑大法時,我勇敢地去北京上訪,想坦承說出自己的真心話。

在車站,我碰到一個二十九歲的農村女子,她為了躲避計劃生育,背著女嬰去湖北十堰投奔在工地打工的丈夫,還拖了一個裝滿舊衣服和澱粉的化肥大口袋。由於是春運期間,車上擠滿了人,只能站著,我數了數包裏不多的錢,花十多塊買了一個塑料小板凳,讓她坐下。

第二天,我站不住了,想坐一下她裝澱粉的大口袋,她擔心口袋被壓壞了,不讓我坐。

旁邊一個男子看不下去開口了:「妳是不是太自私了?我看到她花錢買凳子讓妳坐。她站了這麼久,妳那個破口袋,有什麼坐不得的。不讓坐,那好,妳把凳子還給她,妳自己站。」我本想算了,堅持站吧,可周圍人一聽不樂意了,非要我坐在口袋上,她也不好意思了。

她不會帶孩子,說在家都是她母親帶的,又不給孩子吃東西,孩子哭了,她也跟著哭,把著小孩在車廂地板上拉屎。周圍的人紛紛指責她,她更加不知所措了。

我只好用自己的錢買了包旺仔小饅頭,一小提廣柑,把饅頭捏細了,餵給孩子;又將柑子掐開,把汁水擠到孩子嘴裏。孩子吃飽了,不渴了,睡了。我去撿來報紙,把地上的屎、尿擦乾淨。

旁邊有個小伙子問我:「妹妹,剛才妳不在,我們問她,她說不認識妳,也不知道妳的名字,是真的嗎?」我點點頭,小伙子更覺得奇怪了:「不認識,妳還這樣幫她,為啥呀?圖啥呀?妳真是個好人,妳是幹什麼的呀?怎麼現在還有這樣的事兒呀?」

車上滿是警察,一趟又一趟地來回檢查,旁邊一個年紀稍大點的男子衝我神祕地笑了笑:「我知道妳是幹啥的,妳是煉法輪功的。」我有點吃驚,他接著說:「我們村有好多煉功的,都跟妳一樣,對人好。」

法輪功教導人遵循「真、善、忍」原則做人處世。(明慧網)

三個瘤子不翼而飛

有一次,我帶了很多真相碟子乘中巴車送往外地,途中上來兩位農村婦女。其中一位被另一位攙扶著,臉色像死人般,瘦弱的身軀好像隨時都會被風吹倒,說話的聲音也有氣無力。

三伏天車內溫度高,曬太陽的座位沒人願意坐,我招呼她坐我這兒,我說:「看妳不舒服的樣子,那兒太曬了,來吧,這不曬。」坐下後,扶她的女人就對我講述起來,原來她倆是一個大院的鄰居,這個瘦女人身體不好,常年有病。這次她已經很多天沒吃飯了,連床也下不了,可她家人還經常罵她,打她,說她在裝病。

因她是個心地善良的人,院裏鄰居很同情她,又不敢多說,只能趁她家人不在的時候偷偷幫她。這次鄰居們湊了四百元錢,讓她陪著去醫院看病,醫生說胰腺上長了三個瘤子,可剛做CT就用了三百多元,哪有錢住院啊,只好落寞地回去,聽天由命!

我把手機號留給她,說是幫她諮詢一個熟人醫生,她也留給我一個座機號和姓氏。待她下車時,我送她倆一人一張碟子,告訴她:「好好看看,對身體有好處。」

一個月後,當我給她打電話聽到回話時還有些疑惑,這麼洪亮清脆的聲音,搞錯了嗎?她興高采烈地說:「沒錯,好人哪!妳沒聽錯,就是我。我現在不用看醫生了,我的病好了!」

我問:「怎麼這麼快就好啦?」她說:「妳記得那天給我的碟子嗎?回家我太難受了,動也動不了,就把碟子放起看,哪曉得越看越舒服。就在我看的過程中,突然間發現我可以下床了、吃飯了,現在還可以做活路了。」

我聽了很吃驚:「我只知道很多人看了,身體舒服了,所以那天才給了妳。但沒想到妳的病這麼重,竟然效果這麼好。妳一定是個善良之人,佛度有緣人哪!妳受益了,那些鄰居對妳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妳能給他們講講,讓他們也受益嗎?」

她告訴我:「妳放心,我早就把電視機搬到院子裏,讓全院的人都看了。他們還湊錢讓我去醫院檢查拍CT,結果醫生說瘤子沒有了,一個也沒有了。大家都在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共產黨盡在造謠,太壞了,騙老百姓。」

「我終於可以做個清白的人了」

那天,我在公車上遇見一位穿著藕荷色風衣的阿姨,看著有七十來歲,氣質高雅,匆匆而來。她徑直走到我面前,我起身讓座,我們低聲交談了二十分鐘,話很投機。

可當我提到讓她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時,她不說話了,流露出一種遲疑。我說:「我不勉強您,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您身體健康。」

我說:「我不勉強您,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您身體健康。」(明慧網)

沒想到她的眼睛一下亮了,馬上同意退黨,她說:「我剛才擔心妳是特務,現在共產黨到處安特務,妳是法輪功,我相信妳。我們省委的那些老幹部都知道你們是好人,說真話。」

我拿《九評共產黨》一書給她,她說:「共產黨打進這兒的前兩年,我就是大學的中共地下黨員了,我的女兒也是省上的機要秘書,它們的事兒,我太清楚了。那不叫壞,那是太壞了,沒底線。《九評》寫得都是真的,很多老幹部都看過。中共幹的壞事太多了,寫不完。」

她收下我給她的大法真相護身符,開心地說:「姑娘,謝謝妳了。本來我已經絕望了,以為這輩子我會帶著這個邪黨的烙印埋到地下,沒想到今天遇到了妳,太好了,我終於可以做個清白的人了。」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1/善與慈悲使我走過艱難的歲月(上)-439256.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1/善與慈悲使我走過艱難的歲月(下)-440330.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