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煉中見證的神蹟

我在修煉中見證的神蹟

文/山東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方睛改寫)

我今年六十四歲,退休前在文化館工作。二零零四年學了《轉法輪》寶書,一學就放不下了,但是,一直到二零零五年才開始煉功。還沒煉功前,我的手一摸哪兒,哪兒就有電,就如同書所說的,我知道,我已經有功了。

我把修煉後,發生在生活中幾個神奇事蹟的例子,與大家分享。為法輪大法的偉大神奇作一個見證,希望有緣的朋友們,不要被謊言矇蔽,能看一看這本寶書「轉法輪」,不要錯失千萬年難得的機緣。

鄰居敬念九字真言 躲過急性闌尾炎開刀

住在我家的對門的一位女性鄰居,一天,她端著一小盆熱騰騰的小豆腐來我家,紅著眼圈激動地對我說:「前天,我得了急性闌尾炎,但我對手術的兩種藥物有很嚴重的過敏反應,當時簡直嚇死了。」

她接著說:「忽然,我想起了妳講過的法輪功真相,以及遇到危難時可以和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沒想到,奇蹟出現了!急性闌尾炎不用做手術就好了,第三天就出院回家了。」我高興地對她說:「妳相信大法好得福報了,真替你高興。」

發正念 電腦免修理就好了

還有一次,在女兒家想學電腦,可電腦壞了,家人也修不好了說:「可能得換個零件才行。」我說:「同修的電腦壞了,先不修,發正念就好了。」女婿脫口而出說:「那您去發呀。」原本,只是說說而已,女婿一說,我想:那我得去好好的發。

於是,到我屋裏盤腿發正念。不到十分鐘,女兒大聲地叫我,沒想到,電腦竟好了。我問女婿:「你換零件兒了?」他說:「沒換。」我高興地說:「看,我發正念把電腦發好了。」女婿半開玩笑地說:「以後別人叫我修電腦時我也發正念。」我說:「你不修煉可不行。」女兒說我是碰巧碰上了。我知道她還不相信我有這樣的能力。

抹除污衊標語 黑油漆變白漆

我們單位大院門外兩邊的牆上,寫了毒害世人、污衊法輪功的標語,我去看了一下,發現是白牆紅字。於是,建議用白油漆覆蓋過去,因為黑油漆塗在白牆上,引起反感,可能對以後救人講真相勸三退不利。

但同修已把黑油漆準備好了。我也就不再堅持用白漆了。沒想到,油漆一打開看,黑漆竟變成了白漆。同修馬上說:看來就應該是用白漆塗抹。現場還有另一個同修,三人同時見證了這次奇蹟。

講真相被綁架到派出所 警察照相照不了、上銬銬不住

二零零七年,我因爲在火車上講真相、勸三退,被兩個乘警(鐵路警察的一個警種)劫持到鐵路派出所。所長要給我照相,我說:「你別照,照不上」,他不信,反覆照了好多次,還是照不上。

我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不答應就走了。看守的兩個警察,一開始很兇,我給他們講真相,慢慢的,他們都同意用化名三退了,後來,也對我很友好了。

第二天,我被劫持回本地派出所,所長叫來七、八個人,讓我坐到一個鐵椅子上,沒想到,他們一下把我的腳鐐上了,接著要銬我的手,我說:「我師父說了算」。一下把手抽出來。

他們左右開弓銬我,卻被我一次次地抽出來,後來,看他們累得夠嗆,不忍心再爭鬥下去,就不再抽了,他們猛勁給我銬上了,我感到「嗖」的麻了一下,還給我頭上套了個黑布袋,就都出去了。

一會兒,有個在這裏做飯的女人來到我面前,「哎呀」叫了一聲,拿著我的手大喊著,「這樣不行啊,會把她手弄殘廢的,這樣不行啊!」外面警察也沒有吭聲的。

我說:「妳心這麼善良我幫你三退保平安吧。」給她起了化名退出少先隊,我對她說:「沒事兒,妳忙去吧。」

「妳心這麼善良我幫你三退保平安吧。」(圖片來源:明慧網)

她走後,我想,手沒感覺到疼,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不能被這樣銬著,這樣對他們的得救不利。於是,我求師父讓我把手拿出來,手就真的拿出來了,這樣沒人再來銬我了。

二零一二年夏天,晚上,在街上給兩個中學生講真相、勸三退,被他們惡意舉報。被劫持到城關派出所,又讓我坐在鐵椅子上,警察把上面的鐵手銬給我按上去,試了多次都彈上來,他就不管了。

當時,我悟到是師父不讓我被銬著,所以,他們走後,只留一個看守時,我就把手和腳都從銬中拿出來。最後,看守給我換了一個最小的鐵椅子,我對看守的人說,我照樣能拿出來,於是,我又把手和腳都拿出來給他看。他們就不再銬我了。

看守所警察用鞋底打耳光 腫痛轉到施暴人臉上

我被綁架到看守所時,一天,放風時,我在院子裏大聲背《論語》。剛背完,副大隊長就走過來了,很生氣地對我說:「妳在示威啊。」然後讓我們都回屋,他帶著人來我們這間房,非讓我出來。沒等我走出門,被他拽著,一下摔在地上,被踹了兩腳,我的鞋太大掉下來了,他拿起一隻鞋,先在我身上打了一下,再往我嘴上狠狠地打了三鞋底,然後就離開了。

我回屋裏後,她們都說我很堅強,一聲也沒吭,因為過程她們都看到了。我問她們:「我的牙出血了嗎?我的嘴腫了嗎?我臉很紅嗎?」她們說:「都沒有」,只是臉上有點兒土,幫我抹了下來。她們對我說:「打了妳,隊長臉通紅通紅的。」

我沒對她們多說,被打的時候,我心想:「背法不應該被打,這會讓她們害怕聽我講真相,對救人講真相不利。」所以,我動了一念「讓疼痛上轉到他身上去」,因此,我臉一點兒也沒疼,疼痛都上他那兒去了,他的臉才那樣通紅的。

非法開庭有神奇 手銬銬不上並非縮身術

二零一五年,我居住地的法院對我非法開庭,法庭上,我兩手拿著自己脫下來的手銬敲打著,為自己辯護、講真相,勸他們三退保平安,基本沒被打斷過,看得出法庭上的人員心情也很沉重,有的也是應付的態度。

退庭時,一位女工作人員經過我身邊時,停下了腳步,看著我脫下來的手銬說:「以後咱們也練縮身術吧。」我對她說:「那鐵椅子上的手銬給我壓下去,蹦一下上來了,再壓下去再蹦上來,這可不是縮身術吧。」她沒再說什麼就走出去了。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一些親身經歷,還有很多沒寫出來。因在修煉中法沒學好、悟性差,摔過兩次大跟頭,但,在師尊的慈悲看護和加持下,很快地爬起來了。

我心中對師尊的感恩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唯有在這最後所剩不多修煉中,更加努力做好講真相、救人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有緣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2/在大法修煉中見證神跡-437065.html

(本文主圖攝影:鄭順利)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