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生命的答案

我找到了生命的答案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在我高三那一年,我的健康出現了問題,吃啥吐啥,無藥可醫,那年高考也因此發揮失常。本來我是上名牌大學的苗子,卻只達到了專科委培的分數線,高考的失利,身體的病痛,令我感到前途渺茫。我在打擊下苦苦思索著:人為什麼而存在?我痛苦地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找到了生命的答案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得到了寶書《轉法輪》。看完後,我終於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就是為了修煉,返本歸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當時我就想,我終於找到真正的師父了,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一修到底,跟著師父修煉到最後。

在我修煉後不久,一天樓下的妹妹來我家串門,她盯著我突然問:「姐,妳最近用了什麼化妝品呀?皮膚這麼白嫩,這麼好看。」還有一天,婆婆突然問我:「妳上次來例假是啥時候?」我說:「不知道。」婆婆接著說:「我給妳記著了,有四十多天了。妳是不是懷孕了?快到醫院去查查。」

去醫院一查,真是懷孕了,婆婆高興地說:「哎呀,這可太好了!現在我才敢說呀,那時候看妳那個樣,別人都穿短袖了,妳還裹著羽絨服進進出出的,臉色比黃紙還難看。我就一直愁著,不知道妳將來還能不能養個孩子。這下可好了,我心頭的石頭可算落地了。」

1999年7月以前,中國境內,就有一億人在煉法輪功。圖為1999年7月以前某天,法輪功學員們在北京天壇公園集體學法。(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工作中做一個好人

我剛開始上班的時候,在織布車間看守織布機,上夜班的時候,一到半夜三點左右,就會睏得不行。白天睡眠效果也不好,非常難受。剛剛適應了一點,又要倒班。那時候,我們一幫剛剛從學校走出來的年輕人,一下子受不了這苦,平時湊到一起,免不了互相抱怨,甚至打算結伴不幹了,或託人找關係從新找工作。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懂得了人生的意義,我的心一下子就變得平靜了。工作中,我不再埋怨,不再叫苦,總是兢兢業業、一絲不苟地完成每天的工作,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廠部領導下來視察工作時,也誇我聰明、勤快、動作敏捷。於是,我被調為車間統計員,上長白班。這可是之前當擋車工時,羨慕而不可求的事。

在織布車間,碎布頭、碎棉紗多的是,同事們隨手揣一點回家當抹布,也是常有的事,大家也都司空見慣,誰也不會說什麼。但是我修煉了,一點都不往家拿了,我這樣做,大家都看得見,同事、領導都非常信任我。

一次,廠裏要處理、清空車間的庫存,一下子來了三、四個壯漢。他們看就我一個小女人,故意胡亂往外扔布。我沒和他們爭,只看著往外搬布料的那一個人。不管他們過不過磅,我用眼睛估著記帳:大約一共兩噸半。

裝完布料,他們覺得占了便宜了,歡天喜地到廠長辦公室去結帳,我對廠長說:「讓他們一個零頭,應該沒問題。」廠長沒說什麼,打開財務送來的帳本一看,吃驚地抬頭看著我。我聽他念數時,也在心裏暗暗稱奇,我們都沒想到,我記的那個數,減去零頭,正好和帳本上的帳平了,一兩也不差。

過後,廠長說:「一直有人在我耳邊說你們車間主任偷賣棉紗、棉布。這次本來是想出其不意抓他的包的,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怪不得你們車間主任那麼重視妳,我想把妳調到廠部來,提了好幾次,他都沒答應。這是怎麼回事?」

我解釋說:「按照國家標準,在算帳的時候,布匹有一個正常的折耗,一般人都會在這個差額中算計。我是煉法輪功的,從來不在這方面動心思。而且我自己做的正,帳目清楚,只要是經過我入庫的東西,別人一般也不敢再動了。再一個就是,我平時給操作工們算工資,機器上的半成品不好稱,我就練習根據布匹卷的大小估測。時間長了,我估測的和實際過磅就差不多了。」

老闆不處罰了 還發獎金

二零零三年,我被調到縫紉車間當車間主任,當時廠裏設了兩個平行的縫紉車間,目的是創造一個競爭的環境。從招工到出成品,都是平行的運作。但是在我的心裏,沒有非要比個高低的概念,我只是想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把工作幹好而已。

有一天,廠部的業務員難得有空閒,他就在辦公室待了半天。大家都在低頭忙著自己的工作,他突然對我說:「哎,我怎麼發現來了應聘的人,大家都往妳的車間領啊?妳的人緣怎麼這麼好?」坐在我對面的同伴笑著說:「你才發現呀?人家煉法輪功,處處與人為善。所以呀,大家也都稱讚她的車間好,我也是這麼想的。她的車間好了,我們大家就都跟著好了。」

有一次,因為染色的工藝出了問題,導致同一批布料色差相差的太嚴重。我車間的裁剪工人們不能按照正常的流程進行裁剪,耽誤了工期。廠長把我叫到辦公室訓話,要我車間承擔違約罰款。

我和他解釋,他不聽。他說工期是在我這兒耽誤的,他只找我,其它的他不管。我說:「那你罰我個人吧,我不能對不起車間的員工。因為布料有色差,他們是一點一點挑著裁的,加班加點、費心費力、任勞任怨,他們不但得不到獎勵,還要被罰款,這說不過去。要不,我辭職吧。」

廠長又說:「妳可以往上找責任呀,妳可以找負責染色工序的人去爭理呀!他負責染色工序,妳把責任推到他身上,我不就可以不罰妳了嗎?我這樣罰妳,你恨他嗎?」我回答說:「不恨,我是修煉人,一切都要按照真、善、忍來衡量。工作中不撒謊,不造假,與人為善,對待同事要寬容。其實他也不願意出問題呀,加班那天晚上他也過來看了。我師父說了:『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1]更何況我是對待同事呢!」

廠長身體一震,問:「妳說什麼?妳大聲點兒,我聽不清!」我又重複了一遍:「師父說了:『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這回他聽明白了,突然出聲笑起來,一揮手說:「我知道了,不罰你們了。我還要獎勵妳一百元。妳回去吧!」

意外中平安度過劫難

工作中,我也遇到過危險的事,但在師父的保護下,都平安的度過了。在我剛幹統計員的時候,我對車間裏的物品還不是太熟悉,有一次,車間主任要找一匹合適的布,他本來性子就急,再加上廠長一直在催。所以對著我發脾氣,大聲吼我。慌忙中,我沒踩穩,我的腳從擺放布匹的螺紋鋼筋床上掉下去了,腿磕在螺紋鋼的床稜上,鑽心地痛。當時,我痛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下班回到家,我把這件事和丈夫說了。丈夫掀開我的褲腿一看,右腿膝蓋骨往下大約十五釐米的地方,磕進去了一個小坑,能看見白色的東西,也不知道是骨頭還是筋,但沒出血。

丈夫嚇得不敢再仔細看了,非要帶我去看醫生。我說:「已經不痛了,沒事了,這是在給我消業呢!」可他不依。最後,他帶我去衛生室上了一點兒黑色的藥面兒,那個血痂一年多才掉,但是腿真的一點事都沒有。

在尋找工作中和老闆結緣

國企倒閉以後,我開始到私企去打工,每天接觸的人很少,時間也很緊。但是在工作之餘,我每每想起自己沒修煉法輪功的時候,也在常人中隨波逐流,給自己及同學帶來了傷害,我心裏就非常痛悔,也非常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和我一樣,得到法輪大法的福澤。

但是在現實中,中共卻一直在殘酷的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致使很多人對法輪功談虎色變。所以,我非常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機會讓人們了解中共利用媒體造謠、誣蔑法輪功,以及編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的謊言,告訴人們法輪功教人向善的真相。

由江澤民集團自導自演拍出的「天安門自焚案」,被稱為「人類21世紀最大的偽案」。從鏡頭上看,警察先到位,然後自焚者才開始點火。(圖片來源:明慧網)

沒想到機緣巧合,一年夏天,老闆突然說:「下一階段接不到那麼多的活了,我想轉行。我給你們每人二千元錢,你們自己出去找工作吧。找到了,你們就可以離開這裏;找不到呢,班上有活的時候,妳還可以回來。」這樣,我帶上法輪功真相資料,高高興興地尋找工作去了。

每到一個應聘單位,首先都要填一份就職簡歷,我都是如實填寫,對方一看我的簡歷,一般還都挺重視的,然後,我就會被推薦見老闆面試。我在心裏非常感謝師尊的安排。否則,我一個無名小卒,哪位老闆能無緣無故的見我呢?

和老闆見面的時候,我特別注意禮貌,不強求,順其自然,能講多少法輪功真相就講多少。走的時候,適當的留下幾本真相資料。期間,沒有一位老闆拒絕我講的大法真相,而且反應都非常正面,一切都特別順利。

有一位老闆,以前我們認識,我站在他的辦公室外,猶豫著見還是不見他。恰好,他從一個門裏走出來,準備回自己的辦公室。一眼看到我,就主動邀請我到他辦公室坐坐。

我給他講了修煉法輪功的親身經歷,又給了他《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其事》的光盤。後來,我又給他送去了真相台曆和其它真相期刊,他都欣然接受了。

他曾問我:「妳見過妳師父嗎?」我用非常堅定的口氣跟他說:「我沒見過師父,但是只看《轉法輪》,就能使我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去面對我所遇到的一切,包括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而且,我也能體會到法輪大法的威德和大法師父的洪恩浩蕩。」聽後,他深受震撼。

一個月後,原公司來電話問我:「來活了,妳……」我心想:「這麼好的老闆,主動出錢讓我出去講真相救人,我當然不能不顧及他。」所以非常乾脆地答應回去上班。

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我同化法輪大法的喜悅和對師父的感恩說不盡。如今,明白真相的世人也感佩法輪大法了不起。有一個大學老師向我讚歎:「二十多年了,面對中共那麼邪惡的迫害,法輪功能一直堅持著做得這麼好,真是不簡單!我經歷過文化大革命,那太恐怖了,我佩服法輪功!」

繪画:《大法福音救世人》(圖片來源:明慧網)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0/在工作中做好人講真相-43870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正見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