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回真正美好純淨的自己

我找回真正美好純淨的自己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是一名軟件工程師,從六歲時就跟著爺爺奶奶一起修煉,我愛學法也愛聽法,還沒上學之前,就可以和大人一起通讀《轉法輪》,也許是大法為我開智開慧,上學之後,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上初中後,我和兩個同學並排騎自行車,不小心倒在地上,差點被摩托車壓過去,萬分驚險之中,我什麼事情都沒有。當時我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師父在保護我,我才能平安健康地長大。

然而從高中開始,我慢慢脫離了修煉的環境,慢慢迷失在常人之中,直到我得了白癜風。

一開始,是室友發現的,我的腦門正中間有一塊白白的痕跡,醫生開了藥,我又吃又抹卻反而越來越明顯。

我聯想到之前做了一個夢,夢裏看到我的世界,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垃圾場,裏面黑壓壓的一片。醒來後,我很難過,我知道這個夢的涵義,我知道我得修煉了,要不然我的生命就完了。

我知道抹藥不能使我真正好起來,於是我重新走回修煉。我找到了明慧網,找到了大法書籍,看了師父的各地講法,我的心裏充滿震撼,我對自己掉隊了這麼長的時間,感到萬分痛惜,我知道不能再掉隊了,不能再錯過這萬古機緣了!

青年法輪功學員。(圖片來源:明慧網)

生命從本質上的轉變

現在我的白癜風很淺很淺,母親也說我變得更好看,之前我有一個眉毛很緊張,無法放鬆,現在卻是平坦的。

以前和同學一起出去,我走不了幾步就累得不行,騎自行車也騎不動。走回修煉之後,我的身體一身輕,很能走的人都走不過我了。而且以前會痛經,經常肚子疼,這些毛病也在不知不覺中好了。過去只要吃點雪糕或者西瓜,肚子都會受不了,現在卻一點事兒都沒有。

為了打發時間,自己很能看電視劇、看綜藝節目,有時候還要把小說補上。但這些電視劇充斥著現代人的變異思想以及黨文化,修煉之後,這些我都不看了,我發現不看這些東西後,思想更清淨了。

從小,我怕心就很重,對一些老師以及一些長輩都有恐懼的感覺,長大後對一些領導以及很強勢的同事,也是有怕心的,總害怕自己被人嘲笑,不能和他們說出真實的想法,總要求好心切地拐彎抹角,再加上不會拒絕別人,總想要別人誇我好,這總總負累都讓我活得好累。

但重新走入修煉之後,我對於領導不那麼害怕,自我保護的心也變小了,可以大大方方地溝通,即便被別人說、被別人否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緊張了,面對人生更加坦然和輕鬆。

曾經,我很容易抱怨別人,怨恨父母、怨恨同事、怨恨同學。感覺別人都對不起我。抱著自己的利益不想失去,這樣讓我的心塞了滿滿的抱怨,活得很苦很累。現在每當有怨恨的念頭上來,我就抵制它、不要它,那些怨恨的物質被師父逐漸消掉了,我的心也越來越平和安靜。

而怨恨心小了之後,我對待別人的態度也改變了,我感覺我和周圍人的關係也改善了,一種心裏面憋著的勁兒沒了。

以前,我對利益看的很重,比如請同學吃飯,別人占了自己的便宜,心裏總一直惦記著,很不舒服。工作中,別的同事使用了我的勞動成果但是並沒有給我署名,心裏也要憤憤不平。公司不給我升職,心裏也是上下活動。別人要買房管我借錢,我也會很妒嫉不想借。

重新修煉之後,這些利益的事情都看淡了,我發現自己看淡了之後,周圍人也看淡了這些事情。

不再焦慮找不到對象

今年三十歲了,前幾年對於找對象的問題很焦慮,一是周圍的朋友很多都慢慢結婚生子了,自己依然是單身。二是自己也會想以後有個陪伴與依靠。

在工作場所中,男生會多一些,受到現代變異思想意識的影響,和單位的一些異性接觸的時候,也比較隨意,沒有遵守兩性之間的禮儀規範。雖然沒有性行為,但是從修煉人的角度來說,還是超出了界限。

通過學法,我逐漸改正自己的行為,歸正不好的想法,不斷去掉色慾心、妒嫉心,抱著一個順其自然的態度,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我也不爭。現在在工作單位和異性溝通的時候,我感到心情平和正常,沒有其它的目的,也沒有了以前那種一定要有依靠的執著和焦慮了。

大法在我的生命扎下了根,這十幾年中,我得到過很多別人羨慕的成績,也有體面的工作,但是這些都不能讓我真正開心,高興也是很表面的,心裏總是空虛的。只有大法打開了我的心門,讓我有種生命的歸屬感,找到回家的感覺。

在剛剛開始走回修煉的時候,煉功經常淚流滿面,我想這也許來自我生命明白的那一面。我很想謝謝師父,一直都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直不斷地給我機會,不斷點悟我,不斷指引我走回返本歸真的路!

法輪大法指引人們走回返本歸真的路。(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9/青年大法弟子重返修煉之路-438873.html

(本文主圖攝影:龔安妮)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