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二十三年 再沒吃過一粒藥!

我這二十三年 再沒吃過一粒藥!

文/清玉(明慧之窗記者楊梅改寫)

從三十二歲那年患上高血壓開始,各種難治之症纏繞著我,包括冠心病、腦血管痙攣、青光眼、類風濕等,為了看病,家裏錢全掏空了,還開始借債,病情卻沒有好轉,全家人愁眉不展。

後來,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我走入大法修煉,僅半個月,身上的病都好了!當時那種喜悅、修煉的神奇,真是無法言說。二十三年來,我再沒吃過一粒藥!同事、親友也從中見證了大法的美好。

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我們家也受到來自各方面的迫害和壓力,先生在二零零四年甚至被迫害離世。這些事情,對我家人是很大的打擊,但即使壓力很大,他們從來都是站在我、先生和女兒一邊,支持我們修煉大法。

我在單位認真敬業,成績突出,同事看在眼裏,從內心知道了中共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造假抹黑。於是親人、同事很多做了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因為他們支持大法,了解真相,紛紛在不同程度得了福報:有人抑鬱消失、有人工作晉升、有人車毀人平安,我很為他們高興。

現在,把我和他們的故事寫出來,跟大家共同分享,見證大法的超常、殊勝,見證大法師父的慈悲。

一、袪病有奇效 人生不迷茫

三十二歲那年,我就患上了高血壓,從此開始吃藥。隨著時間的推移,高血壓沒好,又增添了許多疾病:冠心病、腦血管痙攣、青光眼、類風濕、卵巢囊腫、頸椎骨質增生等病。每天大把吃藥,臉變得灰黃。

因為有類風濕,全身關節腫痛,夏天不能用空調,也不能吹電風扇,一年四季手不能碰冷水。半年後,關節即開始變形,疼痛不已。

醫院發病危通知  全家無助嘆息

一九九六年春天,我在單位上班,突然暈倒、昏迷不醒,被救護車送到醫院搶救,醫院發來《病危通知書》。從此,我就再也不能上班,成了醫院的常客。

在醫院裏,每天吃著各種中藥、西藥、還開刀做了「腎上腺瘤」切除手術,能用的招都用了,病情仍無轉機。而且,因治類風濕的藥是螞蟻製品,全部自費,家裏的錢一下全掏空了,並開始借債。

我先生、兒子、女兒精心照料我,但是病情沒有好轉,他們除了嘆氣,別無它法。一家四口,整日愁眉苦臉,失去了歡樂。

為了治病,我還先後練了兩種氣功,花了不少錢,卻沒有效果。

姑且一試 修煉喜獲新生

後來有人向我介紹法輪功,有前面練了兩種氣功的教訓,我搖搖頭,擺擺手,不相信。但病魔的折磨,促使我抱著「再試一試」的心理去了煉功點。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五日,這是我終生銘刻在心的日子:這一天,我走入大法修煉。

第一週,我煉了法輪功的一至四套功法;第二週,煉了第五套功法──打坐。在煉五套功法時,我感到全身各處,如頭、頸、肩、胯部、膝蓋等處都有東西在轉,但看不見是什麼在轉。

我問老學員,他們笑瞇瞇地說,是師父在給你調整身體呢!我恍然大悟。

我每天參加集體學法,自己在家再讀《轉法輪》一講或兩講法。

《轉法輪》這本書是我從未讀過的書,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如人的生命是從哪裏來的,當人的目的是甚麼,人為甚麼會得病,「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修煉人要按這個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等等。我完全被這些法理折服了,每天都如飢似渴的學著。

我完全被《轉法輪》這本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折服。示意圖,非本人。(圖片來源:新世紀影視)

僅僅半個月 病完全好了!

漸漸地,我頭不痛了,晚上睡得很香,沒有因為心臟疼痛而起來吃「救心丸」。視力由模糊變得清晰起來、手接觸冷水關節不痛了。煉功才半個月,我的身體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我清清楚楚地意識到:我的病完全好了。因此我興奮地把自己先前吃的所有藥全都扔了。從那至今二十三年,我再沒吃過一粒藥,沒有產生一分錢的醫療費用,身體健康。

我一個快要死的人,煉了短短半個月的功,變化如此大,使家人驚喜不已。

先生與我同一天走入修煉,他看到我的變化,樂得闔不上嘴。女兒、兒子都拿起《轉法輪》看個究竟。一個月後,女兒也走入修煉的隊伍,並一直堅持到現在。

兒子雖沒修煉,但我的變化使他十分相信大法,並一直支持我修煉。

二、中共迫害下 家人正義支持我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中共江氏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我們家也受到來自各方面的迫害和壓力,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女兒被關進拘留所,非法拘留數月,被送到洗腦班洗腦,先生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這些事情,對兒子、媳婦都是很大的打擊。即使壓力很大,但他們從來都是站在我、先生和女兒一邊,支持我們修煉大法。

二零零五年「三退」大潮開始後,我開始向世人講真相,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僞案、法輪功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等等,以及勸他們「三退」。

我向兒子、媳婦講了真相,又講了為甚麼要「三退」的道理。他們兩人都很認同,都退出了曾加入過的團、隊,並隨身攜帶法輪功真相護身符,也經常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一次,兒子的同學小張來我家作客,我正準備給他講真相,兒子突然對我說:「媽,你別講,我來說。」接著,兒子不慌不忙、有條不紊地講起了真相,並解釋為什麼要「三退」。那同學聽了很認同,並立即退出了曾入過的團、隊。

看著兒子這樣的舉動,我欣慰地笑了。

協警上門想迫害      兒子正義斥責:我媽犯什麼事?

中共的迫害仍持續著,二零零五年九月的一天,我從菜場買菜回來,剛到家門口,便被一便衣堵在門口,說讓我跟他去派出所一趟。

我當然不配合他(因去派出所,可能遭到殘酷迫害),並大聲叫著兒子的名字。我家住一樓,他剛好那時休假在家。兒子聽到我的喊聲,忙從室內出來,打開房門,看到一個陌生男子站在我家防盜紗門外,堵住門,不讓我進屋。

兒子大聲問那男子:「你有什麼事?為什麼不讓我媽回家?」那男子有點心虛(後知道是一個協警),低聲說:「上面讓你媽去派出所一趟,我也是奉命而行。」兒子說:「那你說清楚,我媽犯了什麼事要去派出所?」

那人支支吾吾了半天,只說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只是讓你媽去趟派出所,去去就回來。」

兒子有點生氣,說:「平白無故讓我媽去派出所,不去!」我站在門口也回應:「煉法輪功的又不犯法,憑啥跟你去?」

正講著,那人突然像被人推了一把,往後倒退了幾步。

兒子一看,眼明手快的一伸手,把我從門外拉進屋內,並立即鎖上防盜門。

這時,突然聽到單元門外另一個人的聲音:「看!看!你怎麼又讓她進屋裏呢?」我這時才發現,原來他們來的是兩個人。

我對站在門外的人說:「回去對你們領導講,老太太見著了,她不肯來。你這麼跟領導講,你也算完成任務了。」並說:「今後你可別再幹這樣的事。」那人尷尬地走了。

那時我還不大會講真相,善心也不夠,所以沒給上門的協警講真相,很是後悔。

聽天安門自焚造假 派出所女警吃驚

二零一三年,女兒曾遇險情,當時她一人在家,有人敲門,她沒多想便去開門,結果從外面進來一群人,把她綁架到派出所。

在路上,她設法給我兒子打了電話,當時兒子、媳婦都在家,兩人立即趕到派出所,知道妹妹確實被抓到派出所來了。

於是,他倆在派出所裏,只要碰到人就問妹妹被抓的事。但派出所的人推諉,根本不肯放人,兩人只好回家。

下午,我和女婿、外孫、媳婦四人又去派出所(兒子單位下午有事,他上班去了)。我和女婿進了派出所門口的值班室,裏面有三個女警在值班,我們說明來意後,那三人表情冷冷的,不理睬我們。

我和女婿不管這個,給她們講真相,女婿特別談到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幾個疑點:(1)自焚男子的棉衣、棉褲都燒著、燒爛了,頭髮卻還完整的在頭上(人身上著火時,頭髮是最容易燒著的),且兩腿間夾著的裝汽油的雪碧瓶,還碧綠鮮亮,完好無損。(2)小姑娘燒傷後,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後,四天之內是講不出話來的。那小姑娘不但能清晰地講話,還能唱歌。

「天安門自焚」偽案。(圖片來源:明慧網)

聽到這些,那三個女警沒有了冰冷的表情,露出了吃驚、疑惑的表情。

其中一個女警拿起電話說:「我給你們問問。」然後告訴我們:「現在還不能放人。」我們四人都不走,在派出所門外徘徊。

到了下午四點鐘左右,有人把女兒送出派出所大門,我一看是片警(我多次給他講過法輪功真相,他知道大法是好的)。他走到派出所大門外,見到我們家人,說了一句:「你們家都支持法輪功呀!」我笑了笑,大聲說:「我們家都支持法輪功。」

後來與女兒交流得知,她被綁架後,就不停地給遇到的每一個人,講法輪功是什麼的真相。

支持正義得福 兒子車毀人平安

兒子、媳婦因為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得了福報。兒子多年的胃病──胃潰瘍、胃出血好了。媳婦的難以治癒的紫癜性腎炎也好了。他們非常感激大法,感激師父。

兒子長年出差在外。一次他剛修好一輛摩托車,給摩托車試車時,不知怎的,摩托車一下子撞到路邊停著的大貨車上,他當時被撞飛出去,人摔在馬路中間。好一會兒,他清醒過來,摸摸頭、手、腳都好好的。站起來走走,沒有問題,只是衣服、褲子好幾處都劃破了,手、腳有幾處青紫,沒有破皮,也沒有流血。

但再看那摩托車,已撞得七零八落,完全廢了。兒子沒有被撞傷,但被嚇了一大跳,所以第二天沒上班,在宿舍裏好好休息了一下,平復一下被驚嚇的心。第三天他就照常上班了。

他上班後給我打了個電話,給我講了這件事,我聽了也很吃驚。我含著眼淚對兒子說:「車毀了,人沒事,這是師父救了你,我們得永遠記住師父的大恩大德呀!」兒子在電話那頭一個勁的「嗯」著。

三、念九字真言、三退 親友得福報

我有兄弟姐妹六人,先生家五男二女,直系親屬加上沾親帶故的,百十號人不止。這些人我都利用各種機會,如婚宴、生日宴、聚會等等,給他們講真相,做三退,絕大部分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並虔誠地念九字真言。他們不同程度地得到了福報。

精神抑鬱減重四十多斤 親家母完全康復

親家母二零零七年得了「精神抑鬱症」,精神恍惚,鬧著跳樓、跳水,整夜不睡覺,還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醫院診斷是精神抑鬱症,並查出胃腸之間多了一個房間:憩室。上面連著食管,下面連著胃卻不通,是堵死的,所以什麼都吃不進。

自她發病後,人迅速消瘦,從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八十斤。我對女婿說:「去醫院做個手術,把憩室去掉。」女婿說:「這憩室長的位置不好,手術後會引起腸粘連,一輩子受罪。」於是沒讓親家母做手術。

她見到我後直哭,說不出話來。我對親家母說:「別哭別怕,咱們有大法呢!」我又講了法輪功的真相和念九字真言得福報的事例。她聽得很認真,也很相信,當即一字一字的跟著念起來。她沒有上過學,一個字也不認識,所以只能口頭教她念九個字。

第一天念下來,她心情不那麼鬱悶了,但仍不能睡覺,吃不進東西。我囑咐她女兒,每天日夜陪著她,只要有空,就與她一起念九個字,她女兒答應了。

到第三天晚上,親家睡了一個多小時,隔天早上起來,她說想喝點稀飯。接下來一天比一天好,晚上睡覺時間一天比一天延長,從吃稀飯、軟麵條、稀粥到吃乾飯,逐漸正常。

在第五天時,她突然問我:「我念九個字,再加上一句:李大師就是好,行不?」我高興地拉著她的手,使勁地晃著:「行,你就這麼念,一直念下去!」

二十三天後,她完全恢復正常,臉色紅潤,體重又恢復到一百二十斤。從那時起到現在,十四年過去了,她天天念「九字真言」,身體一直很健康。

患肺病咯血 大姑姐:我今年一年沒犯病!

念九字真言得福報的例子很多。如小叔子患腰椎間盤突出,中藥、西藥、按摩、理療走了一遍,不見好轉,我讓他念九字真言,他很相信,立即就念,結果十分鐘後腰就不疼了。

大姑姐當時在場看到後,立即說:「這麼神奇,我也來念。」

大姑姐患肺病多年,一犯病就咳嗽不止,還伴有咯血,每年為這事住院三、四次是常見的。

自從她念九字真言後,大姑姐打電話告訴我:「我今年一年沒犯病,沒住院,天天去公園蹓躂。」我笑著在電話中說:「太好了,你就一直虔誠地念下去。」

念九字真言得福報。(圖片來源:明慧網)

同事明白  我和電視宣傳的不一樣

自中共江氏集團打壓法輪功後,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使許多人對法輪功產生誤解,甚至仇恨,我所在單位的人也是一樣,他們都遠離我,不敢與我講話。

對這些,我並不在意,利用一切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慢慢地他們都在轉變。

俗話說:「老百姓心中有桿秤。」我在單位是業務骨幹,工作兢兢業業,成績很突出,口碑很好,這是有目共睹的。這和電視上宣傳的殺人、自殺根本就不沾邊。

而且在煉法輪功以前,我是單位有名的「老病號」、「藥罐子」。煉功後,判若兩人:氣色紅潤、不再去醫院看病,也沒有醫藥費報銷。會計說:「這法輪功真神,某某(說我)再也不來報銷醫藥費了。」

別人聽了不大相信:「她真的不報銷醫藥費嗎?」會計肯定地說:「是的,她確實一分錢醫藥費也沒產生過。」許多人聽說了這事,在吃驚之餘,也明白了許多。

親眼看到藏字石 同事做三退

單位許多同事出去旅遊,特別是去台灣、香港,到處都看得到法輪功學員,隨處可見他們煉功、派發真相資料,很是自由。他們十分震撼,回來跟我說:「台灣法輪功(學員)真多呀!」

我說:「是呀!這麼好的功法,除了在中國受到打壓,在世界上其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是受歡迎的。」

還有的同事,特地去貴州的平塘縣掌布鄉看「藏字石」。回來告訴我:「那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刻在崖壁上,清清楚楚的,真大呀!」並說:「字外面還罩上了透明的防彈玻璃,你講的一點也不虛呀!」

貴州平塘縣「藏字石」(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因此,我所在單位的人,大多都做了三退。

有六個在職的年輕人三退後不久,被提拔到中層或中層以上的領導位置上。看到大家明白真相三退後,身體健康、事業順利,我真為他們高興。

目前,瘟疫在全球肆虐,天災人禍不斷,望大家明白真相,誠心念誦九字真言,這可是逃避瘟疫、災害的千金良方呀!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0/疾病纏身的我修大法康復-親友明真相得福報-434002.html

(本文主圖攝影:Alinda Tian)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