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抓住了幸運之手 您呢?

我抓住了幸運之手 您呢?

文/ 日本法輪功學員(明慧記者沈容改寫)

說起法輪大法,我可以用許許多多的文字來描繪我內心的感覺,但對我來說,第一個要選擇的就是「感恩」!因為,我與大法的結緣,是在自己上手術台的當天早晨。

一九九八年,我三十二歲。一天深夜,突然感到腹部一陣劇痛,剛到衛生間,整個人就栽倒在地。家裏人嚇壞了,打車把我送到市立醫院。當時只有值班護士,說可能是急性闌尾炎,需要手術,但必須等到第二天早上醫生上班後,今晚只能採取止痛消炎措施。

第二天天還沒亮,姐姐便打車來到醫院,她對我說:「我認識的許多人都煉法輪功,病好了。現在幾乎每家都有煉法輪功的,人家癌症都治好了,你這點病算啥呀?」

這時我想:「是呀,就算手術治好了這個病,下一個病上來怎麼辦?再手術、再治療,啥時是個頭呀!豁出去了,煉!」這本能的一念,讓我抓住了幸運之手,與大法結緣。

這時醫生也來了,護士們忙來忙去地準備做手術。可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下子從病床上下來,說什麼也不做手術了。後來才知道人的正念升起時,會突然強大起來。醫院讓我簽字,說後果自負,並給我開了一大堆針劑和口服藥,定期來複查。

生活中最美的風景

當時在東北,無論是早晨、中午、晚上,無論是公園、小區、廣場,法輪功的煉功場景就像一道道風景,隨處可見。可以說法輪功已走進了千家萬戶、融進了無數人的生活中,再正常不過了。

法輪功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剛剛煉功,還不知道學法。樓上的鄰居家是學法點,特意來找我學法。通過學法,我才知道,修煉是從內在改變人體,清除一切不好的東西,包括疾病。而醫療手段只能從表面上暫時抑制和推移。

我當時就想:「這麼骯髒的身體,還護著它幹啥?豁出去了!」就這麼樸素的想法,可能就是「放下生死」的概念吧,當天我就把所有的口服藥和沒打完的針劑統統扔掉了。

僅僅三個星期,不但闌尾炎的症狀消失了,困擾我多年的腸炎、胃炎、附件炎(輸卵管和卵巢的炎症)、關節炎、肩周炎等疾病也都不翼而飛。沒花錢,也沒動手術,我整個人就徹底康復,一個正確的選擇能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幸運,並且人生軌跡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我能不感謝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嗎?

不久,我認識了現在的日本人丈夫,並登記結婚。丈夫先回日本工作,我在家等待去日本的簽證。正常情況下,結婚定居簽證一、兩個月就通過,可是我的簽證快半年了,還沒下來,身邊的人都替我著急。

但這段時光對我卻是珍貴的,我和同修每天早晨在空氣清新的公園裏煉功,白天有時間的人去洪法,晚上大家坐在一起學法,交流自己的感受和收穫。雖然只有幾個月,那段時光卻是我人生最重要也最幸福的時光。

那時的社會環境都充滿友善,到哪裏人們都客客氣氣,到處都能看到佩戴法輪章的人。原來天生愛美、只穿高跟鞋的我,每天穿著平底鞋,胸前佩戴著令我自豪的法輪章,總是面帶笑容,走路一身輕。

意外之中 我毫髮無傷

半年後,我到了日本。可是不到三個月,就趕上了第一場積雪。日本的街路很窄,降雪量很大,我還沒有適應。

一天早上,我開車上班,剛出家門不遠,看到前面有人除雪,一個急剎車一下子衝到馬路對面,與一輛對向車相撞,當時我的車門凹陷進來都打不開了。我現在也想不起來是怎麼從車裏出來的,只記得當時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

這時對方的司機也下來了,是位老大爺,車頭已經是報廢的程度,慶幸的是,我和對方沒有任何受傷。我知道,是法輪大法保護了我們。

日本北方的積雪有時達到一、兩米,有一次,我幫著丈夫除雪,用獨輪車把院子裏的雪推到路邊,倒入融雪水道裏。快要結束時,我突然感到被雪晃得很刺眼,就拿出了丈夫的滑雪墨鏡戴上,接著推雪。

就在我掀起推車倒雪時,獨輪車突然前傾,鋼管的車把一下子打在我的眼睛上,幸虧我剛剛戴上墨鏡,眼睛和臉完好無損。滑雪用的墨鏡是相當結實的,卻被車把打裂了。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在我過語言關時,也體現了大法的超常。我沒有學過日語。剛到日本時,由於語言不過關,我在縫紉廠工作半年多,就辭職了,在家自學日語。學生時代,通宵達旦努力也沒考上大學的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卻開智開慧,三十多歲,還能每天背五十個以上的單詞,不到一年,就取得了日語一級。

十多年後,有一家與電腦相關的大公司與中國某大型集團公司合作,中方派幾十名技術人員來日本學習技術,招聘若干名中日文翻譯,我前去應聘。當我試聽了專業人員的翻譯後,一下子失去了信心,因為裏面有大量的電子、物理和生產流程方面的專業術語,我根本不會。

當我提出無法勝任時,公司借給我一本中日技術用語翻譯詞典,鼓勵我試試看,拿著厚厚的詞典回到家後,我求師父加持。不到一個星期,常用的相關詞彙基本都記住了。如果不是大法開智開慧,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後來我順利錄取,在實際的翻譯工作中得到了中日雙方技術人員的好評和信賴,也給我帶來了經濟上的受益。

一人煉功 全家受益

丈夫說他以前患過痔瘡多年,嚴重的時候還出血,我來後不久就好了。丈夫從我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十多年前就開始和我一起煉功,日語的《轉法輪》也看過一遍。雖然只停留在氣功的認識上,可是也幾乎沒吃過藥,身體一直很好。

我用中文教他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出門時說三遍,進門時說三遍,有時買來水果就放在師父的法像前。

修煉法輪大法,是我生命中最幸運、最無悔的選擇。常人中有句話:「不改變自己,就改變不了命運」。可是,有太多的常人不肯放下被欺騙的謊言,不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法輪大法中隨處可見的奇蹟,也不肯用自己的耳朵去聽聽大法修煉者真實的故事。

有多少人抱怨命運不公,從心底裏發出要改變命運的吶喊,然而卻被謊言迷住心智,與天大的幸福擦肩而過!

當您能理智的面對法輪大法,您就能走進「真善忍」的世界,您就能體會到「感恩」一詞的涵義與分量。那時,您也就抓住了幸運之手。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5/抓住幸運之手-437219.html

(本文主圖攝影:Alinda Tian)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