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仇恨一切的「小粉紅」  他蛻變成先他後我的青年(下)

從仇恨一切的「小粉紅」 他蛻變成先他後我的青年(下)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和中國多數的年輕人一樣,王當(化名)從小生活在中共的洗腦灌輸下,成了它的「鐵桿粉絲」,在道德敗壞的社會中隨波逐流。然而二零一五這年,王當有幸返回正途,徹底改變了自己。以下是王當自述他走出「小粉紅」的經過,希望能讓讀到的人有所啟發!

無神論害人匪淺  中國人民互相傷害

然而,看清了中共,不等於擺脫了中共。它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破壞中華傳統,引進鬥爭哲學與無神論,在中國人心中植入了深深的黨文化,每個人都深受其害卻習以為常。

黨文化讓中國人做事走極端、戰天鬥地、互相傷害,與其他正常社會的人格格不入,素質低下的行為總是讓人側目。曾經是萬國來朝的禮儀之邦,如今被全世界反感。這些文化毒素,在《解體黨文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中有十分透徹的分析。

共產主義宣揚鬥爭哲學與無神論,在中國人心中植入了深深的黨文化,每個人都深受其害。(網路截圖)

我本人也是黨文化的嚴重受害者。在修大法之前,乃至修大法的初期,我都意識不到這個問題。

但是,隨著修煉的深入,我漸漸發覺黨文化思維的存在,讓我與法輪大法的要求相差甚遠,成了修煉中的一大障礙。因此,唯有按照「真、善、忍」歸正自己,清除黨文化。在這個過程中,也給我留下了許多難忘的修煉經歷。

路怒症也是黨文化 擺脫怨恨一身輕

黨文化體現在方方面面,其中最大的表現就是「恨」。從小在中共的仇恨教育下長大,「恨」深深扎根在我心靈深處,它讓我恨日本、恨美國、恨中共這個黨所塑造出來的一切敵人;它讓我做事極端,說話尖酸刻薄,生起氣來連父母都挖苦。

這些都與大法的原則背道而馳。師父在《轉法輪》開篇就說:「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因此,當我明白這一道理後,開始注意修去自己的怨恨心。

例如,現在的人很多都有「路怒症」,開車時遇到別人插隊就會不停按喇叭,甚至破口大罵、大打出手。有時我騎著自行車在路上,前面幾個人並排走擋住了我的路,或者騎電動車的外賣哥差點把我撞了,我都會很生氣,儘管表面忍著不發作,但心裏還是不悅,常常習慣性的埋怨別人。

有一天學《轉法輪》,看到一個故事:一個學員的衣服被汽車的後視鏡掛住了,被車拖出了十多米遠摔在地上,但學員並沒有計較,撲了撲身上的土就走了。

平時學這段法時沒甚麼感覺,但是那天我卻突然想到:人家被汽車在地上拖行了十幾米,一點都不生氣,這是多大的寬容啊!我只是被人擋一下,就憤憤不平了,這是修煉人應該有的狀態嗎?離大法對我的要求差距何等大呀。想到這裏,我感到很汗顏。

再進一步想,其實這不就是與人鬥的黨文化嗎?別人擋我的道,畢竟也不是故意的呀;外賣哥開快車了是不對,但畢竟人家著急給顧客送飯啊,何必仗著自己遵守交通規則了,就得理不饒人呢?

在家庭中、工作中,遇事習慣性的埋怨別人、不為別人考慮、以自己為中心,這不就是「鬥爭哲學」在生活中的延伸嗎?想明白後,發現人與人之間其實是可以很和諧的。遇事多體諒別人,多找自己的不是,反而可以讓生活少很多煩惱,在人際關係中留下更多溫情。

遇事內找 面對青關會也得平和

還有一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香港的法輪功學員舉辦大型集會遊行,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恰好我在深圳工作,離香港很近,就以遊客的身分去觀看。

在香港有一個中共花錢培養的組織,叫「青年關愛協會」(簡稱青關會),但是做的事情和「關心」毫無關係,就是專門騷擾、恐嚇香港法輪功學員的。

青關會專門騷擾、恐嚇香港法輪功學員,甚至假冒法輪功學員做反宣傳。(大紀元)

那天在香港的街頭,我就遇到了一個「青關會」成員,她給我遞過來一張誹謗法輪功的傳單。當時我心裏十分憤怒,就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她立刻把頭扭開了,看出來她很尷尬。

過後我想我的表達方式可能是不對的:她的確是做了壞事,幫中共散播謊言、欺騙世人,但是她才是中共最大的受害者啊!

誹謗佛法是要遭報應的,她卻被中共以金錢引誘,不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她難道不值得同情嗎?當我白她一眼的時候,我的慈悲心哪去了呢?想到這裏,我很慚愧。

其實在遊行路上,「青關會」架著高音喇叭,大聲對著法輪功學員罵髒話,可隊伍裏沒有一個大法弟子與對方爭執,只是平和安靜的繼續做著自己的事。而青關會在香港這麼多年,香港的法輪功學員也一直不用以惡制暴的方式面對。而我對那位青關會成員如此的反應,與黨文化對我的毒害不無關係。

正如《解體黨文化》中指出的,黨文化的非正常思維在解決事情時,往往第一念頭就是整人、鬥人、治人。在如何對待矛盾的問題上,中共從小教我用「鬥」、「對敵人像嚴冬一樣冷酷無情」;而大法教人的是用真誠、善良、忍讓去對待一切。

當然,黨文化也不只是表現在「恨」,還表現在說假話、說空話、糊弄事、狂妄自大、人人互相戒備、做事不為人著想等等。它不僅不符合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也與中華傳統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等價值觀背道而馳,更與西方文明的「自由、平等、博愛」等理念格格不入。

幸而有法輪大法的指引,讓我有機會發現自身的這些問題,在大法的法理中不斷歸正自己,重拾道德,清洗黨文化,做回正常人。

期盼中國人民覺醒  別再當粉紅和戰狼

回首我過去這十幾年從愚狂到冷靜的過程,若不是有幸得法、聽聞大法真相,我至今還被中共蒙在鼓裏,說不定還照樣是個「粉紅」,在網上說著「戰狼」的話。也正是法輪大法,讓我在亂世中找到了內心的寧靜,明白生命的意義,心靈得到了昇華。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二年,法輪功卻從來不和中共鬥。大法弟子揭露中共、勸退黨,也是本著善念,希望世人免受中共謊言毒害,不要到中共遭惡報時和它一起遭殃。中共即將被神清算,機緣所剩無多,快快拋棄中共,不要害自己遺臭萬年,成了歷史的笑話。

在當前天災人禍不斷的背景下,希望所有中國人,包括那些仍在追隨中共、迫害大法的人,能靜下心來了解一下法輪大法是甚麼。相信法輪大法好和明白「真、善、忍」這三個字,對世上所有人都有重大的意義!願普天之下善良的人們平安得福報!

(原文:「小粉紅」的轉變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6/-407352.html)

(本文主圖讀者鄭清隆提供)

Ads